2019-03-15 10:43:55

不过既然这家伙真以为我是个高人,那就让他这么以为着吧。

“那天一起去抓犯人的,有你么?”我问李君豪。

李君豪有点诧异,蔡妍对他说道:“就是网上逃犯那个案子。”

李君豪闻言点头:“我也去了。”

“那间精神病院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缠上蔡妍的鬼八成就是从精神病院带出来的。”我说。

李君豪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当时我跟几个兄弟一门心思都在逃犯身上,对那间病院的环境倒真没怎么注意。”说到这,他看了一眼蔡妍:“我记得你当时是不是在里头迷路了?”

“嗯。”

“你再尽力想一下那段时间都听到和看到了什么。”

蔡妍看着地板回忆起来,过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只听到一些人说话的声音,周围到处都漆黑一片,我什么都没看见。”

李君豪惊道:“有人在说话?可是那间精神病院在五年前就没有病人住了啊。”

“这还不简单,说明她听到的说话声可能并不是人发出的。”我道。

李君豪和蔡妍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我想了想,对蔡妍道:“要不这样,你们派出所应该有宿舍吧?这几天你干脆就住在宿舍里,别回来了,不然很可能又被那些鬼找到机会下手。”

派出所属于公堂,阳气十足,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鬼怪会轻易跑去撒野。

“好,听你的。”蔡妍道。

因为担心一会儿我们走后,那些鬼又去而复返,我跟李君豪便在别墅里待到了天亮才离去。

回去的路上,李君豪故意把车开的很慢,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扯着话题。

我知道他是希望从我这里学个一招半式,可我自己都不会,拿什么教他?

我倒是非常佩服他的身手,这家伙的身手可以说是我见到过的人当中最厉害的,我估计他打架也特别厉害,对付我这样的五六个应该都没问题。

后来才知道,这小子原来是特种侦察兵退役下来的。

而对于他的请求,我既没答应也没有拒绝,因为这时候我的心里已经萌生了一个想法。

李君豪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把我送到学校门口便开车走了。

我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一下。

庆城市只有两间精神病院,一间是现在还在正常运作的歌樂山精神病医院,属于公立,而另外一家叫做第三人民病院的私立医院,在五年前关停了。

蔡妍她们去的那一间很明显就是后面这间。

我仔细阅读着有关第三人民病院的消息,果然发现了一些问题。

因为医院是私立制,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医院里的医生拥有着极大的权力。

搜索出来的词条里,有不少都是患者家人投诉这间医院虐待病人的消息。

但关于第三人民病院最后为什么废弃的资料,却很少有人提及。

我找了很久,终于从那些零碎的消息当中拼凑出了一些东西。

五年前的某天,这间医院里似乎发生过一起非常惨烈的凶杀案,受害者超过了双手之数。

我立刻打电话给李君豪,让他帮我查一查所有有关这间医院的档案。

过了一会儿,李君豪给我回了电话。

“胡天师,我查到了,这档案属于加密级别,我拿所长的权限查的,那间精神病院确实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是一个主管抑郁科的医生因为长期待在那样的环境里,心理发生了严重的扭曲,14年2月16日,他杀掉了科室里所有的病患,包括一些医护人员,最后自杀了。”

“因为这个案子的凶手自己已经伏法,所以就被完全压了下来,这么多条人命,要是爆出去的话,估计整个庆城市的主要领导都得下台。”

李君豪无比严肃的说道:“胡天师,你可别告诉其他人啊,我当你是朋友才跟你说这些的。”

“行,我会严格保密。”

挂断电话,我呼了口气,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那间医院竟然发生过这么大的凶杀案的时候,我的心脏仍然忍不住狂跳了起来。

看样子,蔡妍应该是不小心进入了那栋发生凶案的住院楼,才会惹来这样的麻烦。

我掏出手机就给飞龙哥去了个电话,可拨出去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把手机号给注销了。

我不死心,又回到了那条天桥底下,一直从早上六点等到中午十二点,依然还是没见到他的踪迹。

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萦绕在我心头。

其实现在想想,他一直都尽心帮我,再说拜他为师又没什么坏处,我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喊道:“草,老子答应当你徒弟还不行么?!”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飞龙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钻出来,一脸玩味的看着我。

“我草。”

我吓了一跳,瞪着眼睛望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正巧路过,结果就听到你在天桥底下喊话。”飞龙哥笑眯眯的说道。

我嘴角抽了抽,鬼才信他的话。

“话你已经说出来了,可不能收回啊。”

似乎是怕我反悔,飞龙哥连忙又道。

我内心极其不爽,但想到之前的话,只得承认下来。

看我一脸吃了死苍蝇的表情,他咳嗽了一声:“我回去也想了想,你这么笨的徒弟老子还懒得带,我干脆就替师收徒,你就投在我师父门下,当我师弟得了。”

“还能这样?”

“嗯。”

我就跟他说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他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跟之前轻易就能被鬼吓住的他几乎判若两人。

“那间精神病院会有红衣厉鬼么?”我问。

“这个等会再说,我先带你去拜师。”

飞龙哥不由分说拉着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看他迫不及待的样子,我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出租车最后在一间中药铺门口停了下来。

飞龙哥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你不是算命的么?这也是你的产业??”

“算命只是副业,开药铺才是我的主业好吗。”

“你是中医?”

“不是。”

“我靠,那你不怕开的药把人给吃死了?”

“那倒不会,我开的都是一些没啥效果的假药,不可能吃死人的,最多就是没用。”

“……”

这个药铺有上下两层,飞龙哥领着我来到二楼。

在二楼的正厅里,拉着一层厚厚的窗帘,光线很暗。

飞龙哥把灯打开,我才看清了屋里的布置。

左边的供桌上供着三清塑像,右边供奉着的,则是一尊齐人高的老者像,老者面目慈祥,栩栩如生,像是按照真人的模子一比一制造出来的。

“这是我师父,长青真人。”飞龙哥对我说道:“胡非,跪下。”

我一愣,随后跪在了塑像面前。

既然之前已经答应了他,此时肯定是不能再反悔了。

飞龙哥也跪在了我边上。

他目光注视着这尊老者塑像,拱手道:“师父在上,弟子自知资质鲁钝,此生恐怕也无法完成您的遗愿,不过幸好天不绝我,让我为您觅到了一个资质俱佳的传人,今日我便代您收他为徒,让他投入您的门下,日后待他学有所成,再由他去完成您生前的志愿!”

说完,他便重重的将头磕在了地上,连着磕了三下,这才抬起头对我说道:“愣着干什么!你也磕头!”

说着,也不管我什么态度,他直接伸手把我往地上按。

“喂喂……先等等啊!”

我大叫起来,虽然我刚才没有听的太明白,但也听出来了大概,飞龙哥这么急着拉我来拜师,显然是另有隐情。

他看着我:“好吧,我告诉你真相。”

“你听说过崂山派没有?”

“听过啊,崂山道士,是这个不?”

“嗯,我的师父,现在也是你的师父,道号叫做长青真人,以前就是崂山派的弟子。”

“真的假的?!”

虽然我知道飞龙哥是个江湖术士,但崂山道士在我眼中,那几乎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提偶动画片,就是讲这个崂山道士,里面的那些道士本事都非常了不得,什么腾云驾雾、撒豆成兵之类的都不在话下。

可现实中真有这种人么?

“我骗你干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还有,之前在你掌心画符的那个人,是我的师兄,现在也是你的大师兄。”

对于这个,我倒是没有太过于惊讶,因为之前我已经隐隐猜到了几分。

不过令我好奇的是,他俩同出一门,为何二人的实力相差会这么大?

还有,这两人对彼此的态度,也跟普通的师兄弟根本不同。

像是明白我心里有很多疑问,飞龙哥淡淡的说道:“先把头磕了,你想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我依言叩了三个响头。

一道金光从我的头顶窜出,飞进了我面前的长春真人塑像里面。

于此同时,塑像里面也分出一道金光,直接没入了我的天灵盖。

我浑身一震,感觉很是神奇。

“看来,师父对你很满意。”

看到这一幕,飞龙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神色显得无比的轻松,就仿佛卸下了某种极为沉重的担子。

……

……

第十二章:代师收徒

不过既然这家伙真以为我是个高人,那就让他这么以为着吧。“那天一起去抓犯人的,有你么?”我问李君豪。李君豪有点诧异,蔡妍对他说道:“就是网上逃犯那个案子。”李君豪闻言点头:“我也去了。”“那间精神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