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36:46

吃了一肚子火的龙予一瘸一拐的拎着在医馆开好的药慢慢悠悠的回了家,床头还没趴热乎呢,王捕头就来了。

听着咚咚的敲门声,龙予是一阵的火气,他还是一瘸一拐的模样去开门,“别敲了,催命呢这么急?”

龙予的嘴巴一直很欠揍,多少次的祸从口出,都没有让龙予长记性。

“是我。”王捕头的语气里充满不悦。

龙予听出来了是王捕头的声音,赶紧快步走出去,然而他一瘸一拐的快步,也费劲。

给王捕头开门的时候,迎接龙予的是一张带有愠色的黑脸。

龙予赶紧换了一个态度,他笑呵呵的看着王捕头,“王捕头,突然过来,这是有何贵干呀?”

王捕头也没跟龙予兜圈子,“今天县太爷说了,昨晚的审判有点唐突,太急促了就觉得有些疏漏,就想着今天再把你带去衙门重新判案。”

王捕头的一席话把龙予震惊在原地,他有点失神,“王捕头,你不会是搞错了吧,昨晚不是说得清清楚楚的嘛,怎么现在就变了呢?”

紧接着龙予还小声嘀咕着,“不还是有那十两银子在吗?怎么现在又这样呢?”

“十两银子?”王捕头颠了颠口袋,“唐旭旭昨天拿的十两银子都在这里了,等会儿就给唐旭旭送回去,至于你这个案子,你就自求多福吧。”

龙予在原地瑟缩着,他一脸的不情愿,“王捕头,我这件事……”

还没等着龙予说完,就被王捕头急匆匆的打断,“我就是一小捕头,这也都是奉命行事,你问我也没用,还是等会到了衙门,和县太爷说吧。”

龙予极不情愿的跟着王捕头出去,王捕头像是看押犯人一样的押着龙予。

自然迎接着龙予的是,一路上的白眼和嘲讽,龙予低着头,感觉自己的老脸都给丢尽了。

终于到了唐家,唐旭旭看着王捕头押着龙予过来,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过去,心惊胆战的问道,“王捕头,这是做什么呀?”

唐旭旭神色紧张的看向龙予,心跳加速,她心里生怕龙予把她当做是同谋给供了出去。

还没等着王捕头说话呢,唐旭旭就赶紧把自己跟龙予摘清楚,“王捕头,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和龙予只是走得近而已,他做的那些事,我可都是一概不知呀。”

龙予听到唐旭旭这样说,瞬间心凉了一半,没想到唐旭旭最后也是这个样子。

是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都各自飞呢,他和唐旭旭又算是什么呢?

王捕头摇摇头,把装有银子的口袋递给唐旭旭,“不是的,你想多了,这是昨晚你带去县衙的银子,县太爷说把银子送还给你。”

原来是这样啊,唐旭旭赶紧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自己的事就好。

不过眼前这形式?唐旭旭还有点发懵,“王捕头,那个……怎么突然把银子送还给我呢?”

唐旭旭又看了一眼龙予,“这又是要把龙予送去县衙?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这个啊……”王捕头看了一眼龙予,脸上多少还有些讥笑,“县太爷说昨晚”判案有些太匆忙了,今天想着不对劲,就想重新判案。”

唐旭旭松了一口气,甚至心里还有点庆幸这件事自己没有亲自参与,不然也会陷入这麻烦之中了。

唐旭旭的面部表情都被龙予看在眼里,他明白唐旭旭的心思,心里有点疼。

龙予被王捕头带走的时候,唐旭旭没有回头,她的眼里都是那失而复得的十两银子。

唐束月在餐馆外面,百无聊赖的等着林戎川。

看到林戎川过来,唐束月赶紧跑过去,“你刚刚干嘛去了,那时候我心不在焉的就没注意到你,我都快担心死了。”

看着眼前委屈模样的唐束月,林戎川是越看越喜欢,他摸了摸唐束月的鼻子,宠溺的刮了刮她的脸。

“傻乎乎的,我能去做什么呀,你还不放心我呀?”林戎川云淡风轻的说到。

但是唐束月心里就是觉得会有事情,按照林戎川这个性子,难保他不会去县衙去找县太爷的麻烦。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寻常老百姓又怎么可能掰得过县太爷呢?

“我怕你傻了吧唧的去县衙闹事,怕你受欺负。”唐束月委屈巴巴的看着林戎川,“你别傻乎乎的出什么事情,我怕。”

林戎川可真爱死了现在这种感觉,唐束月像个小女人一样的在自己面前,真实的暴露在他眼前的是,她最真实最懦弱的一面。

林戎川顺势搂过唐束月,“傻乎乎的是你吧,整天瞎想什么呐,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

唐束月靠在林戎川的怀里,这算是她俩第一次这么亲密这么久的待在一起。

“那你下次要乖乖的,不能让我担心。”唐束月还是一副小女人的甜美模样。

等等……林戎川怎么越来越大力了呢?唐束月感觉他都快要把自己揉在怀抱里了。

“林戎川。”唐束月声音恢复平静,她故作冷漠的样子看向林戎川,“你在干嘛呢?”

“啊?”林戎川有点发懵,“束月,你怎么……”

“我什么?”唐束月从林戎川的怀抱里挣脱开。

林戎川还留恋着怀抱里的温柔感觉,他微皱眉头,装作小气的模样,“你怎么前后反差这么大呀,我还没有抱够呢。”

还没有抱够?这很好,唐束月笑着靠近林戎川。

林戎川只顾着看唐束月精致的小脸了,直到脚下突如其来的痛感传来,他才后知后觉,“束月,你怎么又踩我呀!好痛哦。”

刚刚县太爷面前的大将军形象,在唐束月面前,又回到了一副小妇人的模样。

会害羞,会腼腆,会矫情,会偷偷的喜欢她。

“束月,束月。”从远处传来的是村长的声音。

唐束月赶紧出门去看,果然是村长,“村长,你有什么事情吗?”

村长笑呵呵的看向唐束月,“这不是听说你家开了个餐馆吗?我特意过来看看,支持支持你家生意。”

唐束月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状,她拉开一把椅子,招呼着村长坐在这里。

“村长,你就在这儿坐下吧,你想吃什么呀,我这就去给你做。”

村长总是一副和善的模样,“做什么都行,就做几个你的拿手小菜吧。”

唐束月踢了林戎川一脚,“还愣在这里干嘛呢?还不赶紧进去洗菜?”

“好的好的。”林戎川一溜烟的小跑进去。

“束月,这是怎么了,你这么开心呀。”唐母在后厨房忙着做午饭,都没有注意到村长过来。

唐束月笑呵呵的看着唐母,“这不是村长过来了嘛,说是光顾光顾咱家的生意。”

“哎,这是说得哪里的话。”唐母摆摆手,“今天的这顿就算是咱们请村长吃的吧,之前村长可是帮衬过我们不少呢。”

“娘,我也是这样想的啦。”唐束月一边切菜一边甜美的笑着。

村长听到唐母和唐束月的声音,赶紧走到后厨房的旁边,“这可不行,说了是光顾支持生意的,怎么可以让你们请我呢,这可不行啊。”

唐母看到村长,眼神里都是感激之情,“村长,你要是不嫌弃,这顿中午饭咱们就一起吃吧,反正我们还没有吃午饭呢。”

“行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村长笑呵呵的。

看在唐母现在这种日子,村长是打心眼里觉得高兴,他又感慨道,“看着你们这个样子多好,还不如早早地就分家了呢,也不用受着唐家那窝囊气。”

唐母点点头,她无意识的看了看唐束月,又瞅了瞅林戎川,颇有些一语双关的味道,“是呀,这样也挺好的。”

县衙里,龙予拘谨的看着县太爷。

“县太爷,这案子是还有什么问题吗?”龙予贴着温柔陪笑,“昨晚不都是说,这算是个误会了吗?怎么今天又要翻案了呢?”

龙予的心里非常不安,县太爷的抠搜爱钱他有所耳闻,今天县太爷居然把那十两银子退还给唐旭旭了,那事情肯定就不简单了。

县太爷端坐在公堂之上,“龙予,昨晚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没想明白其中缘由,今天我好好的反想了这件事情。”

龙予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

“那县太爷,我这案子……”

县太爷摸了一把胡子,还有点冷漠,“还是支持原判,不然谁都胡乱的用一个喝醉不清醒的理由,去做伤天害理的坏事,那这都不乱套了吗?”

龙予的心里彻底凉了,果然,他还是逃不过这牢狱之灾。

龙予苦笑,“县太爷,事已至此了是吧。”

县太爷没有机会龙予的问题,摆了摆手叫王捕头,“王捕头,你还是把龙予带下去吧,等到了关押时间,再把他放出去。”

“是。”王捕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龙予,你这是自己走下去,还是我把你带下去。”

“我自己走。”龙予径直的往前走,头也不回。

看样子这哪儿行呀,王捕头赶紧叫住龙予,“龙予,你走反方向了,大牢在这边。”

行吧,龙予翻了翻白眼,他知道了。

第二十五章 重新定夺

吃了一肚子火的龙予一瘸一拐的拎着在医馆开好的药慢慢悠悠的回了家,床头还没趴热乎呢,王捕头就来了。 听着咚咚的敲门声,龙予是一阵的火气,他还是一瘸一拐的模样去开门,“别敲了,催命呢这么急?” 龙予的嘴巴一直很欠揍,多少次的祸从口出,都没有让龙予长记性。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