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31:50

许萍给出的提议很简单,那就是捐款。

秦白需要钱,但不缺钱,可世界上还有太多人缺钱。

五十万,听起来不少,却也不多。

但如果只是买米面食品,绝对可以养活百名贫困儿童一年。

就算不买米面,也能买书,供给孩子们学习。

还能给贫困的孩子置办一套新衣服。

“不错,不错,许萍,做得好,这个想法好,这个月工资多给你三百当奖金。”秦白大大夸赞许萍。

许萍连忙摆手:“老板,说好的我不要工资。”

秦白是她的救命恩人,未来还会帮她寻找父母,她只是略尽微薄之力,怎么还能要工资。

“不行,公子必须要给,虽然我资金有限,给不了你太多,但绝对能达到我们河北的平均工资。”秦白也有自己的坚持。

人家来这里工作,不能因为一点恩情,就不给人家工资。

许萍始终是拗不过秦白,只能手下工资。

眼看着时间到中午了,秦白今天稍微赚了点钱,就和许萍一起外出吃。

走在街上。

秦白发现他的回头率特别高。

不论是男性女性看到他,都会莫名其妙多看几眼,仿佛他是什么稀世珍宝。

秦白就纳了闷:“许萍,贫道脸上可是有什么不干净东西?”

许萍摇头:“什么都没有啊,老板脸干干净净的。”

“那就怪了,怎么这么多人看我。”

“老板不知道么?老板身上有着一般人没有的气质,非常自然和谐的气质,连我平时也喜欢看老板写符。”

秦白懵逼,他不承认自己长得丑,但也不算帅,最多打八分,不可能吸引那么多人回头。

难不成每天写符,还能让他变帅?

管别人呢,帅不帅就那样,反正他已经有了晓晓。

午餐是在一家不错的饭店解决,两荤一素一汤,味道好,量也大。

本来二人点这么多,肯定吃不完。

可是秦白却发现,他的的胃有点像是无底洞。

平时习惯的他都吃七分饱,本来今天秉承着不浪费的原则,多吃点,谁想到一个人吃了七成多。

饭店服务员都看傻了,见过能吃的,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居然连汤都喝完了。

秦白干咳,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平坦的很。

此时连秦白自己都怀疑,真的吃午饭了?

会回铺,秦白先做功课。

这次通过帮助费泽,秦白发现了他的不少缺点。

比如写符时候提笔落笔的力度控制,都需要加强。

如果能写出和道符典录种一模一样的符箓,还需要勤加练习。

相对于控制力度,秦白还是有点自信。

最近他都发现了,自己的力气,比以前大上很多。

上次救冯峰时候,那好几百斤的充气气垫,都是他一个人搬运的,完全没压力好么。

虽说系统不给他什么超能力,但体质变好一些,也不错,或许这算得上,系统的特殊福利。

半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去。

秦白写符足足四个小时才停下,虽然没有明显的进步,在控力方面却也有了丁点加强。

目前一整天都没有行道事的机会,系统提示也只是说秦白不够十次行道事,领取不了奖励。

那就要该办正事儿了,捐款。

要说捐款渠道,秦白是一点都不知道。

手机上查找一番,发现有很多帖子都说市面上的捐款渠道存在风险,说不定他们的钱就会落入有心人的手中。

问许萍,许萍也不知道有什么捐款渠道。

秦白发愁,突然想到冯峰。

冯峰作为人民警察,一定知道不少正规的捐款渠道。

正好他也有冯峰电话。

拨打过去,冯峰正好这会儿没事。

听到秦白要捐款,拍胸脯打包票,说一定找到好的捐款渠道。

而且,冯峰也说了,下班会去看看许萍。

秦白自然欢迎。

全款渠道有了着落,秦白放心许多。

找了蒲团,秦白盘膝坐在老君像面前静养。

说是静养,不如说是在听系统讲道。

今天系统又讲了一些新的东西,虽然还是关于风水的,但却多讲解了一些关于风水法阵的东西。

秦白知道自古以来就有风水法阵一说。

比如说一些办公室的简单摆设格局,大门开向哪边,门口要放几颗发财树,还有办公室要怎么分割,都算得上简单地风水法阵。

但那都是基础,系统所讲解的是更高级一些的东西。

因为学新东西,秦白沉迷学习,无法自拔,连时间都忘了。

晚上冯峰如约而至,见到秦白正在打坐,没敢上前打扰。

只留下了一张照片,还有电话号码和姓名,就离开了。

那是冯峰提前联系好的一较为出名的记者,最喜欢拍摄一些关于正能量的新闻,并手里有很多条有效捐款渠道。

“萧淑,这名字挺占便宜的,萧淑,不就是小叔么...”秦白念叨。

......。

深夜。

一处经济适用楼十七层,萧淑正在电脑面前写着明天要发布的新闻稿。

因为是在家,穿着很随意,萧淑披散长发,身穿小老虎睡衣,到显得轻松洒脱。

萧淑写着写着皱起眉头,最近社会上总是出现不敢扶老人,碰瓷老人,霸座老人的情况,这也导致许多人面对老人敬而远之,更别说伸出援手。

她想表达的就是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心存恶念的老人并不多。

只要人人都抱有一颗爱心,就能发现真善美。

稿子写得有声有色,连夜传给主编。

写完稿子,端起桌子上放着的白瓷杯,里面的咖啡已经凉了。

但口渴的萧淑也顾不了那么多,吨吨吨几口就是一杯咖啡下肚。

透心凉下肚,萧淑浑身舒畅。

“爽!”

萧淑双臂抬起伸懒腰,放松后,抬起洁白纤细的小腿,精美的玉脚刚好交叉搭在电脑桌上。

跟着身躯后仰,双臂垫在后脑勺,身躯整个后靠在座椅上。

她在思考,今天一天的工作完成了,但还有很多需要报到的正能量新闻没有着手写。

没一会儿,她手机响了,一看是冯峰警官发来的微信。

微信内容是再三提醒:“萧淑,你明天记得一定要去找秦白道长,他要捐款。”

萧淑真是没见过冯峰有如此啰嗦的时候。

冯峰和萧淑算的上同学,是在进修专业知识时候认识的。

虽然年龄相差十几岁,但很聊得来,特别是冯峰那正气的做派,已经让萧淑发表了好几篇文章。

“行,我知道了,啰嗦的老男人,这么晚了,还给我发微信,小心嫂子让你跪搓衣板儿。”

床上的冯峰看身边老婆,摸摸鼻子,将手机递给老婆。

冯峰老婆一看,当场就笑了,替冯峰回复一条语音:“淑淑,我是你嫂子,放心吧,我不会误会,对了,嫂子上次给你说的人你见了么,人家是在职公务员,明天就要提升了,你记得一定要见见,你都二十九了,再不嫁,没人要了。”

萧淑内心一万只光头强砍树。

她赶紧回复:“嫂子,我刚写完稿子,瞌睡了,我们回头聊。”

另一边的冯峰哈哈大笑:“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萧淑看到晚安二字,像是身体失去力气一般放下手机。

相亲,又是相亲,一个月算上老妈介绍的,能给她安排四场相亲,烦都烦死了。

不想烦心事,萧淑想关于秦白的事情。

“能让冯哥这么上心的人,应该不差。”萧淑自语。

但萧淑也知道,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捐款这种事情,很微妙。

没有人会去无缘无故的捐款。

她见过太多捐款的理由,有人为了名,想当慈善大使。

有人逢场作戏,只想告诉合作伙伴自身的阔绰。

还有人是为了利益,做公益后,个人形象提升,而带动整个公司效益。

即便是这些人都是有目的捐款,可萧淑也很愿意去报道。

不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他们的钱都捐实实在在给了贫困儿童,建学校,修山路,让更多的孩子过上好日子。

“不知道这秦白是为了什么目的,捐五十万,不多也不少,真奇怪。”

要是捐的少了,捐几千块钱,可能是看山区的孩子们可怜,无私捐款。

可是捐款金额一旦超过十万,那绝不可能出现几十万几十万巨款,都是百万以上的大数字,只捐五十万这个数字很奇妙,并还想匿名捐款,这就很让萧淑感兴趣。

“想不通,捐款五十万,匿名,只是个小店店主,他是为了什么目的?”萧淑想着想着,有些瞌睡了,起身洗漱,上床。

一直到了床上都没想通秦白的目的。

太纳闷了,总不至于钱多烧得慌,还是说有钱没地儿花,总不至于是有钱不能花吧?

反正她是没见过有钱不能花的人,有钱在手,什么地方不能去,哪里不能消费。

想着想着她都笑了,瞎想什么呢。

“算了,不想了,明天去采访就知道那秦白的目的...”

第十八章:有钱不能花?

许萍给出的提议很简单,那就是捐款。秦白需要钱,但不缺钱,可世界上还有太多人缺钱。五十万,听起来不少,却也不多。但如果只是买米面食品,绝对可以养活百名贫困儿童一年。就算不买米面,也能买书,供给孩子们学习。还能给贫困的孩子置办一套新衣服。“不错,不错,许萍,做得好,这个想...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