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1:13:52

“奶奶救我,救救我吧!”

关星可真听话,毫不犹豫就喊了奶奶,可幺姨却并不满足:“再叫一百声。”

“奶奶奶奶奶………”

尼玛,这关星真软弱到了极点,一个劲儿对幺姨喊,说得不好听就像一条哈巴狗,连我都忍不住鄙视他,还像不像一个男人了?

苏妃妃小手捂着嘴,噗嗤忍不住的笑了出声来:“哎,我说像幺姐都还这么年轻,你可真脑袋傻了的吧?还真管她叫奶奶了呀。”

关星老老实实的喊上一百声“奶奶”,再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极度渴求问:“幺姐啊,现在,现在可以答应救我了么?”

“我去……”

当关星站起来后,我这才看清他的模样,那张脸就跟张白纸一样毫无血色,与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比,就好像得了一场大病似毫无精神吓人得很,忽然我有个猜想,他这么执意说找幺姨救他,莫不是与他这么个吓人的脸色有关?

“嗯,上次说八十万,还得再加二十万,有无问题?”

幺姨没再这么的逗戏关星,直接就说了帮他的一份酬金,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关星,面子尊严都丢掉了,这哪还会还价可能?连忙答应下了幺姨不说,当场就拿了张银行卡出来,说里边已经有五十万了,剩下的等幺姨救了他之后就全部给清。

“行了,回去等吧。”

幺姨接过银行卡,并不想关星在她的零灵堂久呆,都怕脏了这里的地,可关星却有些不太放心,怕幺姨会食言骗了他:“不是幺姐,你看这事挺紧急,你还要再等……”

“怎么,信不过我?”

对关星质疑,幺姨烟都没抽了:“但凡我幺姐答应了的事,哪怕天塌下穿个窟窿都会办到,还不至于为你这种人,坏了我这块金字招牌名声!”

“啊,好好好,我知道了幺姐…”

幺姨都这么说了,关星连连点头,这才满意的跑了出零灵堂,就像身处快要淹没洪水中,在被吞噬掉生死关头,终于爬上了一艘救生船的兴奋。

当他走后,幺姨若有所思感叹道:“有时候呐,这人还是要向钱低头的。”

吧唧点上支烟,幺姨偏头对我说:“今晚早点休息,明天要开工了。”

“嗯嗯,好的幺姨。”

我怀着憧憬跟好奇,不知道明天我的工作,究竟是要做些什么呢?

在这种心绪下,我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窗外阳光正晒在我屁股上,觉得暖意浓浓的蛮舒服。

然而,当我穿好衣服起来,目光望去旁边的那口,被铁链悬吊起来的棺材,表情一下就愕怔住了,盖住棺材的那块大黄布,居然又再一次的掉落了下地来。

“不是吧,又掉了……”我吐槽了句。

上次幺姨说这个滑落很正常的,可这一晚过了又掉了下来,让我不免猜疑想,这块大黄布的材质,是真有这么的丝滑?

啪啪啪!

“咦,还不快起床吃早餐啦?浩哥哥。”

这时候外边响起了敲门声,听这喊话声音我就知道了,准是苏妃妃没跑了。

推开门,苏妃妃站在外边,笑嘻嘻的喊我去吃早餐。

“哎等下…刚才你,是叫的我浩哥哥?”

苏妃妃这么亲密称呼我,声音还那么甜的,我是有些尴尬带几分不适。

可苏妃妃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嘟着小嘴道:“是啊是啊,我在幺姐那知晓了你名字,也还晓得比我要大,所以得要有礼貌,不叫你哥哥怎行呢是不呀?”

我只得苦笑点头:“额,好吧……”

不得不说,苏妃妃这个女孩她的笑容,看了心里觉得特别舒服,觉得有一种自带治愈心情的能力,是一个很活泼阳光的女孩子。

嗯,被她这样的女孩叫一声浩哥哥,其实这感觉…也挺不错的呢。

被苏妃妃喊去吃早饭,吃的东西有包子豆浆油条,简单又不失营养。

“喏,给你浩哥哥,快穿上吧。”

吃完早餐后,苏妃妃屁颠屁颠的给我拿来了一套,那种黑白相间的紧身衣裤,这第一眼看上去就讨喜样子,苏妃妃介绍说,这就是零灵堂专用的一种工作服装,要我换上好就出来,准备去跟幺姨开工做事了。

看着镜子里面,换上这身行头后的样儿,我是真心觉得好土,黑白相间的两种色,简陋得没任何花纹以及图案,完全怀疑是不是搞错了,这不那些七老八十岁老头老太穿的,没年轻人半点活跃气息。

连我这么一个不太追潮的人,都觉得很难看,可想而知这身行头,是真不太给力,我穿上去是真的很难看,可当看到苏妃妃穿上后,这形象瞬间就让我眼前一亮!怎么都想不到,如此一身老土的工作衣服,让苏妃妃搭配穿上后,简直就像是为她所量身定做的啊,娇弱苗条的身姿被完美显露出来,完全可驾驭好这么一身行头,就像仙女的仙衣飘飘,焕发一股别样风姿。

我暗暗苦笑道,看来这人丑啊,穿金装都觉得难看,漂亮的哪怕套身乞丐装,那也是别有一番异域风味啊!真金不怕火炼,有实力颜值的,怎么都好看呢!

我们当员工的穿这样,作为老板的幺姨可就不同了,依旧是打扮得浓妆艳抹香水味扑鼻,肥硕大腿黑丝套高跟,斜叼着烟一副富婆样儿。

领着我们坐上了她的宝马,一路驱车来到碧桂园,豪华别墅区的一栋楼,幺姨将车停入车库后,苏妃妃从车后尾箱里头,拿出了两个挺大的木箱。

我问是什么东西?她回答说是些清洁工具。

不过我觉得有些不太信,这木箱从外边看起来,装的似乎不太像清洁器具啊。

嗯,这还先不管装的是啥?且先作为男子汉的我,看见像苏妃妃这么柔弱一女孩,要拿这么大的箱子觉得不太合适,就很大方接了过去,表现出我大男汉子的气概。

我这背着一个,双手还抓提着一个,没走几步路就觉得挺重受不了,额头上渗出热汗来,有些后悔心想我这B装得,没想到这木箱这么重呢。

“好啦浩哥哥,这还是让我自己来拿吧。”

看出了我的难受,苏妃妃咯咯笑着,又主动接过去了木箱,毫不费力背自己肩膀上,似乎她早习惯了这样,苏妃妃她的力气,也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弱小,她这边拿着箱子走,还从口袋掏了出一副墨镜戴上,这我可就有些不太理解,问她这大白天的,为啥要戴墨镜呢?

“咦,当然不是在耍酷啦,浩哥哥。”

苏妃妃解释说,以前在外就是因为自己这双眼睛,让很多人都来看围观,这戴上墨镜的原因,就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投来目光,招惹到不必要的注意呢。

说来也是啊,像这苏妃妃她这样的妹纸,本身就长得甜美可爱颜值高,是一道美丽风景线,再拥有这么一双异瞳眼,走大街上不想被人看都很难呢!

“进去后,小浩你什么都不要做,看着妃妃她就行了。”

进了电梯幺姨就对我嘱咐,对幺姨这个大老板说的,我当然是连忙答应了,心想这是自然啊,你老板说的是什么,我员工就怎么样去啊是不?

“叮当~”

电梯在4楼停了下来,我们这才刚出了电梯门口,昨晚上的那个西装男子关星,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哎呀,我的幺姐啊,可算把你盼来了哇!”

关星心情激动得难以复加,只差没抱住我们狠狠亲上几个,连连诉苦道:“昨晚她又出现了,吓得我一晚都不敢进屋,只好趴门口干坐着到天亮,可算等来幺姐你……”

“行了行了,我不是过来听你废话的。”

对关星的一番抱怨,幺姨很不耐烦,让他直接将房门打开,再到外边等着就行了。

我想刚听才关星说什么,像她来骚扰,什么吓人之类的话,这怎么着联想起来,都与我们这干清洁工作,一点点都挂不上勾啊?古古怪的,也不知道什么个意思儿。

砰!

幺姨将门给关上后,不慌不慢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嗯,这真皮沙发坐着,还是蛮舒服。”

幺姨翘着肥硕的二郎腿,状态就跟在零灵堂差不多,搞得这里像自己家的主人,点上支大中华烟抽着,对苏妃妃吩咐道:“来,先将这所有门窗通道,与外流通任何的缝隙间距全封好,免得让跑了。”

第三章:第一次开工

“奶奶救我,救救我吧!” 关星可真听话,毫不犹豫就喊了奶奶,可幺姨却并不满足:“再叫一百声。” “奶奶奶奶奶………” 尼玛,这关星真软弱到了极点,一个劲儿对幺姨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