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31:51

如今诸葛清对于遁甲之魂的运用已经颇为熟悉,第二枚阵纹刚刚融合,其大概作用已经了然于心。

这是一枚“聚灵”阵纹,顾名思义就是拥有聚集一定范围内灵气的作用,这种阵法在那个诸神降临的时代应该很普遍。

虽然如今这末法时代,神仙之流已经成为了传说,但在诸葛清看来,“聚灵”这种功能型的阵纹,应该比第一枚进攻型的“强化”阵纹更为实用。

毕竟他又没想着打打杀杀,只要能安稳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就行。

“或许我知道怎么开这扇门……”诸葛清沉声道。

陈教授略一迟疑,随即让开了位置。虽然他很怀疑诸葛清有没有这种能耐,但眼前这块青铜制物绝对是罕见的古物,如果能在不破坏的情况下打开门,那是最好不过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诸葛清走到那青铜小门前面,缓缓将手掌放在鬼脸浮雕上。为了掩人耳目,他装模作样这里摸一摸那里按一按,然后掌间悄然浮现出一枚绿色图腾,无声无息融入到青铜鬼脸内。

只听得那铜板内部突然传出咔嚓咔嚓的声响,鬼脸旋转裂开,化作一枚枚锋利的锯齿,然后缓缓收缩进边缘的石壁内。

一个约莫一米宽的狭窄洞口出现在石壁上。

“你……你怎么做到的?”陈教授惊呼道。

“以前看过一本古籍,里面对于这类机关有过一些描述,现在刚好能派上用场。”诸葛清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陈教授直到现在才真正重视起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向淡漠的李沐此刻也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诸葛清。

就在这时,几人挂在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响起营地后勤的声音:“陈教授,外面不知怎的突然变了天,预计十五分钟之后会有特大雷暴雨,请问行动还要继续吗?”

虽然进来的岩洞通道每隔一段距离便会设置信号接收器,但如果天气太过恶劣,信号受到影响,行动组很可能会跟营地失去联络。

也就是说,就算地宫里面发生危险,外面也无法及时救援。

“行动继续,我们会缩减任务流程,尽快返回营地。”陈教授放好对讲机,望向其余人,“现在情况有变化,我们只剩下十五分钟的行动时间了。”

他指了指固定在胸前的记录仪,说道:“时间紧急,我们先不管里面的文物了,尽可能用记录仪录下地宫的情况,等回去分析完再制定相应行动方案。”

按照陈教授的话,众人将电子表统一调为十五分钟倒计时,然后分为两组行动。诸葛清范离和板寸头为另一组,剩下的陈教授三人为另一组。

通过小洞口钻进地宫后,众人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堪比足球场的巨大宫殿,地面竖立着无数排列有序的青铜像。那些铜像普遍高于两米,其中有手持兵器的恶鬼修罗,有怒目圆睁的佛陀金刚,也有长髯飘飘的道士,种类极多。

诸葛清小心翼翼行走在那些高大铜像间,或许是铜像太过逼真,他总觉得周围似乎有什么在窥视着自己。

“看起来很有兵马俑的感觉啊。”范离倒是毫不紧张,边走边道,“这就是商周那些大人物的陪葬品吗?”

板寸头一手按着系在大腿上的匕首,通过夜视镜神色警戒打量四周。

“千万不要碰这些铜像,我们这次是以录像为主,注意时间。”对讲机内响起了陈教授的话。

诸葛清只想尽可能多地收录阵纹,眼下时间只剩下十四分钟,不自觉便加快了脚步。后面的范离见状只得赶紧跟上,可是走着走着,前方的诸葛清突然一下子站住了。

他神色愕然仰着头望向上方。

范离见状心头一紧,连忙抬头望去,下一刻他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地宫顶部竟然绘有一幅幅森古浩大的壁画,每一幅都有近百平方米大小,范离甚至能看清楚壁画人物的头发纹理,可见其工艺之精细。

壁画的考古意义非同一般,陈教授连忙叫大伙将各自头顶的壁画录制下来。

诸葛清摘下胸前的记录仪,将摄像头对准了上方。他头顶的那幅壁画人物非常多,只见一个巍峨祭坛上,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正摊开一份卷轴,似乎正在说着什么,在他四周,无数神态各异的人或飞在天上,或跪在祭坛下,所有人皆是神态恭敬。

诸葛清突然眯起了眼睛,他看到其中有一个人物,手持长棍,背生双翅,脸上那张鹰嘴极其引人注目。

他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瞬间恍然大悟……这个人,分明就是商周神话传说中的雷震子!

那么祭坛上的老人,必然就是手持封神榜,正在分封众神的姜子牙了。

可就在这时,诸葛清忽地惊骇看到,壁画里面正在封神的姜子牙,突然抬起头望向自己,眼神冷厉如刀剑!

诸葛清瞬间吓得脸色煞白,可是等到他揉了揉眼睛再次望上去,上面的壁画却是再无任何异常。

“范离,这里好像有古怪……”诸葛清沉声道,可是等他扭头望过去,却发现身边的范离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踪影。

不只是范离,连负责警卫的板寸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诸葛清飞快取下对讲机:“范离,你跑哪去了?”

“陈教授?”

对讲机只有沙沙的电磁音,无人应答,偌大的黑暗地宫内一片死寂,似乎只剩下诸葛清自己一人!

诸葛清握着对讲机,警惕地望向四周,触目所及尽是一座座巨大铜像,看着没有人,可似乎又藏着很多人。诸葛清到底只是一个高中生,此刻心里渐渐开始紧张起来。

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对劲,诸葛清心念电转,决定还是先返回石室内再做决定。他转身沿着原路往回走,可是走着走着,前面的路似乎没有尽头,眼前除了一排排的铜像,哪里还能看到进来时的那个洞口?

诸葛清一下子站住了。

“有人在吗?”他转身望着四周,高声喊道。

就在这时,左侧的铜像间突然有人影飞跑而过,看那背影似乎是范离。诸葛清紧抿嘴唇,拔腿便追上去,果然不远处,范离正呆滞地仰头看着壁画。

“你瞎跑什么呀……”诸葛清上前抓住范离的肩膀,可是触手一片冰冷坚硬。他眼前一阵恍惚,等到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手正按在一个胖佛陀铜像上!

那铜像被诸葛清拍了一下,内部突然传来机关咔嚓咔嚓的响声。不仅如此,所有的铜像似乎都受到了影响,四面八方全都是齿轮转动的声音,地面开始震动。

糟了!

就在这时,诸葛清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一道道巴掌宽的缝隙,如魔方裂纹一般呈一个个井字形。所有的铜像开始动了起来,有的前后左右移动,有的升高撞向宫殿顶部,有的突然下坠形成一个个深坑。

整个地宫已经完全被激活,沉寂了数千年的机关此刻纷纷运转,在地下形成了一个神秘而致命的牢笼!

诸葛清脚下的地板呼啸隆起撞向顶部,他猝不及防,身子一歪翻了下去,在他下方,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正在等待着他……

就在这时,有人忽地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猛地拉向另一边。

外面营地,之前迎接范离的中年人此刻正站在帐篷门口,看着天上翻涌的黑色云层,电光如游蛇般若隐若现。

这场雷暴雨显然比预料中的更加可怕,一旦雨势过大发生山体滑坡,不仅营地会遭殃,山谷下的洞口很可能会被泥石流掩埋。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地宫内的人绝对凶多吉少!

“陈教授他们怎么还不出来呀……”中年人喃喃道。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开始剧烈震颤起来,中年人一个没站稳,顿时趴倒在地。

“是地震!保护好设备!”他仰头冲着营地里的人疯狂喊道。

这时,山谷下方突然传来不正常的轰隆巨响,中年人强忍着恐惧匍匐爬到山边,下一刻,他吓得面无人色。

山谷下,原本流淌的宽阔河滩此刻完全干枯,河床上只留下一道道幽深的裂缝,触目惊心。

整条河的水全部灌进了地下,灌进了……那座地宫!

第十章 致命牢笼

如今诸葛清对于遁甲之魂的运用已经颇为熟悉,第二枚阵纹刚刚融合,其大概作用已经了然于心。 这是一枚“聚灵”阵纹,顾名思义就是拥有聚集一定范围内灵气的作用,这种阵法在那个诸神降临的时代应该很普遍。 虽然如今这末法时代,神仙之流已经成为了传说,但在诸葛清看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