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0:29:37

看着十几个打手气势汹汹的包了过来,一部分冲着楚江,一部分想过来抓住许雅。

于悠柔怒了:“孙兴,你想对小雅做什么?!”

孙兴舔了舔嘴唇,阴森道:“当然是做...爱做的事!”

“她是许家许震天的女儿,你确定你家的风潮集团惹得起?”于悠柔喝道,将许雅的身份道明。

许震天的女儿?

孙兴以及在场所有人听到这句话,身体都下意识的颤抖了下。

不为别的,就因为许震天三个字!

这是州阳真正的顶级大佬人物,风潮集团在他眼中,跟个垃圾没多大区别。

但很快孙兴就反应了过来:“许震天的女儿?呵呵,以前我怎么不知道,而且许震天的女儿会在外面租房住?”

他是知道许雅在外面租的房子,而且是很普通的小区住户,许震天的女儿不住在富丽堂皇的许家,住这种地方谁信?

“那是小雅低调,不想暴露自己身份,担心跟同学之间产生距离,可没想到你们这帮所谓的同学是这副嘴脸...”

于悠柔冷声说道:“到这个份上了,我都明说了吧,我是...于正光的女儿,你们今天若是敢动我们三人,我爸发起怒来在场的没一个承受得起!”

州阳首富于正光?

所有人又是一惊,这是一个不弱于许震天的顶级大佬,或许势力比不上许家,但家里的钱怕是几个许家都比不上。

而有钱能使鬼推磨,一把钱扔出去,替于正光卖命的人多得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于正光比许震天更有威慑力!

于悠柔挺无奈,因于正光和许震天交好,所以她跟许雅从小就是闺蜜,两人也一直很低调,不曾在外人眼中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因而在外人眼中她们一直都是普通家庭出身,顶多就是长的漂亮。

然而眼前这情况,必须要把身份表明出来了,不然孙兴绝对会做出丧失理智的事。

“一个许震天的女儿,一个于正光的女儿......”

孙兴沉默了一阵,忽然笑了,笑的很狰狞:“你当我傻子好糊弄是吗?两位顶级大佬的女儿在外面租房住?还是合租?平时你们上下学也都是打车,还在食堂吃饭,顶级大佬的女儿做这些事?”

其他人也带着嗤笑,一个许震天的女儿,一个于正光的女儿,不说别的,最起码的豪车别墅要有吧?

而许雅和于悠柔却是租房打车,哪有一点千金小姐的样子?

众人几乎都不相信于悠柔的话,这时孙兴转头对蒋空道:“蒋少,你也渴望得到于悠柔好久了,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蒋空虽然也不相信于悠柔说的话,他也的确想得到于悠柔,但心里却不知为何犹豫了一瞬,就是这一犹豫,他摇头道:“不了,我会用我的方式得到她。”

“蒋少,你有些迂腐了。”

孙兴说了句,然后又将头转向楚江他们。

这时候,那些打手已经动手!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好好讲讲道理,讲道理真的对你们很困难?”

楚江平静的声音在包厢响起,旋即众人眼睛就瞪圆实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那一个个壮的跟熊一样的打手,被楚江一手一个扔着玩,像炮弹似的挨个飞出包厢,连包厢被锁住的门都撞坏了!

一分钟不到,十几个打手就全扔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嚎叫。

“这,这......”

孙兴傻眼了,黄苗也直愣愣的,他是负责管理这一批打手的,知道这些人的身手,几乎每一个都能在外面一打三。

然而现在一分钟不到,就成这样了?

“既然你们都不喜欢和平沟通,那我们就采取另一种方式。”

楚江淡淡道,走到黄苗跟前:“那些都是你叫来的人?”

黄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冷笑道:“是我叫的如何?我是枫叶会所内部的人,你敢动我?”

枫叶会所的所长和副所长皆非常人,许多达官贵人都给面子,而且还都是武者!

更重要的是背靠白家,全州阳市有几个敢得罪?

“为什么不敢动你?”楚江微微一笑,手里拽着个酒瓶。

啪!

黄苗脸上还挂着冷笑,忽然,一个酒瓶就在他脑袋上爆裂,鲜血立马流了一脸。

“楚江,你打了枫叶会所内部的人,这回你真的完了,神仙都救不了你!”张峰在一旁大叫,脸上透着兴奋。

“你是真的喜欢蹦跶,给我安静一点。”

楚江微微皱眉,抓起桌上一酒瓶就呼在了张峰脑门上。

张峰惨叫一声,捂着脑袋怨毒道:“你得意不了太久,很快你就会被打成死狗!”

“谁敢在枫叶会所闹事?”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随即一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进入了包厢。

老者是薛鹰的师傅洪青,也是枫叶会所的副所长。

他本来在飞鹰武馆,后来接到所长秦伍的电话,是白三爷来会所了,他便马不停蹄赶过来。

刚一进会所,就看到会所内的打手从包厢被人扔出来。

多久没人敢在枫叶会所闹事了?

而且还是对枫叶会所的内部人员动手!

洪青走进包厢,目光扫视一圈,猛地停留在楚江身上,眼中一片森然:“小杂种,是你?!”

“洪老,您来的正是时候,就是他动手打我们会所的人,还有我脑袋也刚被他砸了一酒瓶!”黄苗指着楚江愤怒道。

听完黄苗说完,洪青眼中的森然更甚:“小杂种,在武馆打伤了我徒弟,还跑到枫叶会所来闹事,我就先打断你双手收点利息。”

说着,他就朝楚江冲了过去。

“是洪青!楚江,洪青也是武者,好像是什么后天中期的境界,你......”

许雅很是担忧,虽然楚江说自己也是武者,但她不知道是什么境界,不过以楚江的年龄来看再高也高不了哪去,不可能是沉浸武学多年洪青的对手。

楚江却没有一丝担心,反而一脸漠然:“老匹夫,一大把年纪还这么气盛?看来你也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洪青已经贴近楚江,手也扣在了楚江手腕上,只需用力就能扳断,他脸上挂着狞笑:“讲道理?那是弱者的行为,看老夫先扳断你的手,再踩断你的腿!”

话音一落,洪青扣着楚江手腕的手便一使劲,但想象中骨头断裂的声音并没出现,反而他自己的手一阵生疼,如同在扳钢筋一样!

怎么回事!?

洪青楞了一下,这时楚江的声音传进他耳里:“你喜欢扳断别人的手?”

洪青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自己的双手被楚江反扣住,咔擦一声,一股钻心的剧痛如同电流般席卷全身!

“啊...我的手!”洪青发出惨嚎。

“你还喜欢踩断别人的腿?”

楚江的声音很平静,但做的事却让人毛肚悚然。

他一把将洪青重重扔在地上,然后伸出脚狠狠的踩在洪青腿上!

“啊...我的腿,我的腿!”

洪青声音充满了凄厉,但楚江充耳不闻,继续一脚接一脚的踩着。

他觉得这些凡人就是在犯贱,能好好讲道理的事,为什么非要逼他动手?

他真不想欺负这些凡人,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犯贱?

楚江想不通,脚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洪青感觉自己双腿也断了,嘴里惨叫连连。

“别踩了,别踩了,是我不对,是我错了...”

洪青怕了。

楚江这么轻易把他玩弄鼓掌之间,再没脑子也知道楚江的实力在他之上,甚至不在一个等级上!

这样的人他根本惹不起!

“既然知道错了,我且问你,我伤你徒弟可有异议?”楚江平静道。

“无异议,无异议!”洪青惨然回答。

“我断你双手双腿可有异议?”楚江俯视着脚下的洪青。

“无异议,我无异议!”洪青疯狂摇头。

“我在你会所打人可有异议?”楚江眼帘低垂,眼神如幽泉,不起波澜。

“无异议,我都无异议,永远无异议!”洪青萧瑟哭丧,惨绝寡欢。

第十章 你可有异议?

看着十几个打手气势汹汹的包了过来,一部分冲着楚江,一部分想过来抓住许雅。 于悠柔怒了:“孙兴,你想对小雅做什么?!” 孙兴舔了舔嘴唇,阴森道:“当然是做...爱做的事!” “她是许家许震天的女儿,你确定你家的风潮集团惹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