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09:08:38

“你不知道战时私自离开驻地是叛逃行为吗?!地球人都登陆了!”

大统领李奥纳多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出现在通讯终端上,要不是他熬走了之前的大统领,以末日骑士的寿命克拉克还要做200年的副团长。

“是的阁下,我知道。”

克拉克肃立在终端前,被刘浪打爆的左眼被人工光学义眼代替了,这样左眼被赋予了更多的功能,从某种意义讲他变的更强了,末日骑士可以自由改造自己的身体,就像真正的骑士可以选择自己的武器。

“阁下,我申请亲自去追猎刘浪修士“

“末日骑士最重要的就是战友情谊,你们亲的像一个卵子发育出来的一样,你下的去手吗?”

“阁下,下的去手,他在战时倒戈,乘我不备将我重创,我要为我这只眼球复仇,阁下。”

大统领沉吟半响。

“好吧,我帮你压三天,只有三天!”

“感谢您的慷慨阁下,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克拉克单膝跪地

“说吧”

“阁下,就像您说的,末日骑士最重战友情谊,自建团以来从来就没有过骑士叛逃,所以也从来没有末日骑士去讨伐末日骑士的先例,他选在在地球人登陆这个时机叛逃,也不知这叛徒有没有同党,或者和地球人勾结,为了不动摇军心我想自己一个人去追猎刘浪。“

“否决,虽然你是骑士团第一勇士,刘浪虽然年轻,但也是个善战的战士,这样太冒险,我不能因为一个叛徒而搭上一个团长。”

“阁下,我是说骑士团只有我一个,我只是想亲自参与复仇,但并不是单枪匹马去做这件事。”

“你把我弄糊涂了。”

“阁下,是我把事情讲复杂了,圣母院的丽莎修女也将和我同去。”

“既然都惊动了圣母院的战斗修女,那你还让我给你封锁消息干嘛?”大统领怒道。

“阁下,仅仅是丽莎修女知道,并没有惊动圣母院,您息怒。”

“好好好,你很神通广大嘛,连战斗修女你都有私交,别给我惹更大的麻烦!“

“阁下,之前是因为我将一重要人犯亲手逮捕交给了丽莎修女,所以她只是欠我一个人情,这次的追猎还是会由丽莎修女结案。战斗修女虽然强悍,但几百年来也未与末日骑士内部交手过,万一伤了圣母院的嬷嬷们,我们骑士团就欠圣母院好大一个人情了!”

“我们欠她们什么人情……事故的你倒是挺懂。”

大统领转了好大一个弯才把话圆回来,他纵横官场几百年深知火星这几方势力最重要的就是平衡,眼前风云变幻,有什么把柄握在别人手上那就难办了,所以就点头算是同意了。

“感谢阁下,三天之内,必将叛徒刘浪的基因腺带回。”

基因腺是末日骑士的核心,位置在胸腔,负责存取遗传和激素信息,是培育超能器官的重要原料,在一个末日骑士阵亡后基因腺会被取出并移植到一个新的末日骑士身上。基因腺的制造技术只有圣皇掌握,现在已经失传几百年了,所以当一个团的基因腺全部灭失也就意味着这个战团的消失。

“好了,你下去吧!”

关闭于克拉克的通讯,李奥纳多的脸色变得阴沉,他对着身后说:

“叫你们的人盯着他。”

“是。”

一个身影领命没入到阴影中。

火星的大地广袤无垠,除了星星点点的定居城市外,还是几百年前人类初次发现这里的样子,由于火星过于极端的仇视机器,即使以刘浪这么显眼的末日骑士,只要想藏,还是很难找到的。

补给背包只能供应他一个星期的生存,而克拉克告诉他的那个至纯人类定居点还连个影都没有。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克拉克冷冷的说。

自从返回火星,刘浪就把自己关起来拒绝一切的命令,好在克拉克是团长,抗命的事就被他给压下来了,这要是让军团牧师知道恐怕要直接取走他的基因腺了。

“……“刘浪依然一动不动的坐着,像是一栋雕像。

“你难道不想见见抓走伊芙的修女吗?”

刘浪额头的肌肉猛的拧在一起,脸缓缓扭向克拉克放出两道凌然的杀气。

“你不用给我抛媚眼,见到修女再抛吧,丽莎修女可是一等一的美人。”

见面的地点在定居点外,刘浪远远的看见,红色的沙地上站着一个灰色的身影,火星的表面是-63度,末日骑士可以不戴头盔短暂的生存,因为他们皮下填充着一种凝胶,在暴露在真空中时,会由毛细血管填充在皮肤组织中防止水分冻结,不过这一过程会让皮肤极度干枯,所以骑士团中有大批的老人家也是拜此所赐,捡回一条命,但看上去老了几十岁。

刘浪当然还没有这个经历,但他并没有见过战斗修女戴头盔的样子。

“说了你别惊讶,战斗修女可以在这个环境中不戴头盔生存。”克拉克说。

虽然克拉克已经提前预告,但刘浪还是被丽莎的样子震惊了。

“她好像伊芙!”刘浪怔在原地梦呓一般说道。

“她比伊芙美多了!”克拉克双手张开,以一个拥抱的姿势走向丽莎。但还没等他的手触到灰色的罩袍,一股巨力就已经将他弹开,飞到了几米外。

“介绍一下,这就是战斗修女,丽莎姐姐!”克拉克边抖落盔甲中的细沙,边向刘浪介绍着丽莎。

“很少有人能看到战斗修女出手,看到也没命说出去,战斗修女是超能战士,谁也没想到人类的潜能有这么大吧。“

克拉克像一个兜售的小贩,绕着丽莎转了一圈。

“你的舌头不想要了吧!“

丽莎一开口克拉克就立即陷入了沉默,那种怕是实实在在的怕,刘浪没想到堂堂骑士团第一勇士,铁狮子团最年轻的团长居然会怕一个战斗修女到这种程度,想必她们的手段一定比传说中还要强悍。

“你是和伊芙交配过的男人吗?”

刘浪没想到丽莎这么直接,这句话把旁边的克拉克笑到颤抖。

提到伊芙,刘浪才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来喝茶叙旧的,但他承认刚才确实被战斗修女的气势给震住了。

“把伊芙还给我!”刘浪抽出分子刃,摆开一个架势。

“别,刘浪!我要是你就不这么做!”

“你是不是和伊芙交配过的男人!”

丽莎不为所动,甚至连眉毛都没挑一下,全身都是破绽显然是不把刘浪放在眼里。

“谁他妈要告诉你!!!”

克拉克想拦已经太晚,刘浪脚下的细沙飞溅,每一步都在沙地上留下一个深坑,显然这一击用了全力,他脚下踩着风暴身体卷着狂风一瞬间就欺到了丽莎面前,分子刃对准丽莎从右到左斜劈下去,这一出手速度极快,剑刃被挥成一道弧光,以万钧之势砍向丽莎。

只见后者不紧不慢的抬起右手,只伸出拈花两指即夹住了这雷霆一击,但身上的罩袍和身后的沙土被瞬间剑压吹起,扬起的沙土把三个人都被笼罩在迷雾之中,足以说明这一击是多么势大力沉。

刘浪心中大惊,分子刃是可以从分子层面切开物体的兵器,莫非这修女靠肉身能产生能量护盾不成。

末日骑士中只有体型最庞大的巨犀团才有能力配备能量场发生器,这个修女不过1米6左右的身高,16.7的年龄竟然徒手接下了分子刃。

“你既然不说,就打到你说!”

修女嘴角凌然一笑,刘浪还未来得及反应,一股巨力从腹部传来,紧接着他就像坐上了粒子喷射机,整个人如火箭一般横飞出去,虽然火星的引力不大,但这股力量着实可怕。

“她是什么怪物?”这是刘浪昏厥前最后一个念头。

“你醒啦,丽莎姐姐,那个和伊芙交配过的男人醒啦!”

克拉克看到刘浪睁开了眼睛像个喜鹊一样欢呼雀跃的给丽莎报告。

“我可告诉你,你刚才飞出去可叫我好找,整整三百米啊,知道厉害了就说话小心点,也亏了丽莎姐心地善良,用掌把你推出去的,否则你原地就是个贯穿了。”

刘浪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能抵挡小口径动能炮的装甲居然凹进去了一块。

“你是不是和伊芙交配过的男人。”

“他是,他是,交配过好几回,我都看着呐!”

克拉克怕刘浪不开窍忙不迭的帮他回答,而刘浪开不了口也是算默认了。

“伊芙体内的受精卵发育完全了!”

“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刘浪转向克拉克,眼神中满是慌乱。

“您怎么这么直接就给他说了!”

刘浪在今天收到的惊吓比他这一辈子还要多,他急需缕清楚这里面的原委。

“这些事慢慢再说,我告诉你一个地方,你先去那里,到时候伊芙会和你见面的,但是,我会对骑士团说你叛逃了,所以接下来你要靠自己。”

刘浪一把拽住克拉克的胳膊。

“伊芙真的肚子里有一个孩子吗?”

“现在还没分娩,能不能生下来还不一定!这种技术已经失传了。”丽莎毫无感情色彩的回答。

“您说话不要那么直接啊,我告诉你,至纯地球教是崇尚自然生育的,这种事情他们叫怀孕,受精卵要在母体里至少发育9个月才会变成孩子,现在已经九个月了。”

“那她现在在哪里?”

“在万神殿,为圣皇献祭!”

丽莎的这个回答依然是冷冰冰的,依然是语出惊人。

“我都说了要慢慢说嘛,你这样一下倒出来他吃不消呀。“

“你放心她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因为她的血,圣皇苏醒了。“丽莎简直就是个爆料高手,总是在他人情绪刚要缓和的时候,再加一把力把人推向新的高潮。

刘浪感觉自己的人工心脏都要骤停了,这一个一个的惊人消息在这么短的时间狂轰乱炸一样冲击在头脑里,让他着实有点吃不消。克拉克看到刘浪的状态赶忙对丽莎说:

“您受累了,剩下的我和他说吧。

圣皇是作为第一个人类的超能者出现的,但他使用在自己身上的技术不知道为何无法复制,他的直觉认为这一切的秘密藏在基因里,而基因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人类的潜能是无穷的“这是他疯狂实验时反复念叨的一句话,终于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疯狂实验后,圣皇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但他变成了一个基因催化器,不断的吸取基因也源源不断的产生超能力的基因种子。可惜,这些基因种子只能作用于女性。

“几百年来,圣母院一直在用圣皇的基因种子催化战斗修女,这些祭品就是活着的至纯地球教教徒,他们像人肉血袋一样用来给圣皇的残躯输血,这样圣皇才能不断产生基因种子。“

这一切的骇人听闻程度比之前的几个消息还要劲爆,没想到火星帝国的根基居然是一个吸血鬼。

“那伊芙岂不是也要被那个吸血鬼吸干血?“

“你怎么能这样说圣皇他老人家呢,圣皇需要的只是基因,在获取到所需的量时,这些至纯地球教教徒就会被送到你要去的那个地方,并且保护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还用说吗?太子已经当了几百年的太子了。”

“他若登基为皇,势必要与地球展开全面战争,到时候遭殃的不止是至纯地球教,火星人也要跟着陪葬。“丽莎补充道。

“火星人不是泰坦的对手!”克拉克和丽莎一唱一和的将信息传递完整。

“所以你才会把伊芙交给圣母院?“刘浪看着克拉克的义眼,内心满是愧疚。

“这个你就别在意了,我早就想换一个,这义眼的好处说不完,比方说X透视功能……“克拉克话还没说完,丽莎的手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

“我就特别的没有选装,那种东西多下流啊!“克拉克展现出他过人的求生欲。

“总之,伊芙现在非常的重要,太子是不希望圣皇苏醒的,目前不知道这个消息有没有走漏,但禁军已经在捕杀至纯地球教了,所以我要在军团收集消息,你去保护那个秘密据点,现在团里能信任的人只有你了。“

“你把定居点坐标给我吧。”刘浪长久以来的内心挣扎释然了,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站在了至纯人类教一边,而现在,他知道,依然是圣皇的剑。

“事实上,那不是个定居点。”

第十章:秘密据点

“你不知道战时私自离开驻地是叛逃行为吗?!地球人都登陆了!” 大统领李奥纳多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出现在通讯终端上,要不是他熬走了之前的大统领,以末日骑士的寿命克拉克还要做200年的副团长。 “是的阁下,我知道。” 克拉克肃立在终端前,被...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