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36:47

修道一途,除却天赋,靠的更多的,还是修道之人的心气和毅力。

一个心气高,毅力坚的人,即便天赋再差,也能在漫长的岁月中让自己成长起来,可若是一个天赋高,却有不愿意努力去修炼的人,那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泯然与众人之中。

张力一向看人很准,从最开始这个清虚天师进来,张力就发现,这个清虚天师,其实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天师,他只是一个天赋比较高,然后又运用了各种天材地宝,才将自己的境界堆砌起来的人。

这样的人,就算是再来两个,都不是张力的对手。

即便那俯身在陈雁南身上的红衣厉鬼,这个清虚天师,也没有半点的机会。

因为张力便是从地狱来的,对于厉鬼最是了解,他们若是奋起一搏,即便是境界比自己高上两层,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哪里跑!”

清虚天师突然震喝一声,一道法印下去,便是印在了陈雁南的身上,将那红衣厉鬼死死地锁住了。

红衣厉鬼挣扎着,嚎叫着,凄惨的声音让场间的众人都是吓了一跳。

尤其是那陈雨墨,之前还心高气傲的,这会儿却是赶紧往后面躲了躲,哆哆嗦嗦的看向了施法的清虚天师。

“大师,没……没事儿吧?”

清虚天师面色轻浮:“区区小鬼,还不是本天师的对手。”

听了这话,陈雨墨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样了,他又往前走了两步,嘿嘿一笑,说道:“大哥,小妹,对不起了,看来,还是我带来的人厉害啊。”

他看向了陈紫萱:“小妹,以后眼睛擦亮点,别什么江湖骗子都往家里带,也就这小子没上手,要是上手了,误了自己性命不说,要是把爷爷的身体给耽搁了,你可是吃罪不起!”

陈紫萱冷哼一声,没有理会陈雨墨

便也是在这个时候,场间突然发生了剧变,只见那清虚天师面色一边,接连下了几道符咒下去,可是,转瞬间,那红衣厉鬼还是一道掌印打了过来,印在了那清虚天师的天灵盖上。

“好厉害的掌印!”无量法师躺在一旁,一脸惊叹。

清虚天师倒飞出了好几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出,面部表情狰狞到了极点。

“竟然是个鬼道级别的厉鬼,倒是我小巧你了!”、

清虚天师重重地咳嗽了几声,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一旁的陈雨墨吓的面色都是变了:“怎么会?这怎么可能?你不是说你是天师吗?你不是说你在这南海市难觅敌手么?怎么会,怎么会败给这么区区一个小鬼?”

陈紫萱的面色也是极其凝重,她一脸焦急地看向了张力,问道:“你能行么?我爷爷可千万不能出事儿啊!”

张力轻轻点了点头,嘴角撇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他们不行的,我自然是能行的。”

“竖子小儿,可别吹牛,那厉鬼已达到鬼道级别,便是放在这人间,也是黄阶后期的高手,你一个江湖骗子,又怎是他的对手!”清虚天师嚷嚷着,似乎在为自己的失败寻找着借口。

“黄阶后期的高手!”陈雨墨吓的双腿一软,“整个南海市,也找不出来几个黄阶后期的高手啊,看来,爷爷这次,是真的要完蛋了!”

“竟然已到了黄阶后期,难怪,难怪。”无量法师也是叹了口气,似乎对自己的失败已经不抱什么怨恨了。

可张力是谁?张力是地狱的鬼王,别说是一个鬼道级别的厉鬼,便是一个鬼帅,鬼王级别的厉鬼到了他的面前,那也得给上几分薄面的,毕竟,地狱修罗的绰号,可不是别人平白无故送过来的。

他往前迈出了一步,向着病榻上的陈雁南那边走了过去。

陈紫萱有些紧张,而陈雨墨,则是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果真是江湖骗子,初出茅庐,不知世间险恶,等送了性命,你连后悔都来不及!”

“闭嘴!”

张力怒吼了一声,声音中气十足,竟是吓的那陈雨墨又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张力来到了陈雁南的病榻前,看向了那附身在陈雁南身上的红衣厉鬼。

“你本有入轮回的机会,为何偏偏要留在这世间,去纠缠一个与你并无深仇大恨的老人?”张力质问着那红衣厉鬼。

清虚天师眼睛一瞪:“搞什么鬼?”

刚刚还被吓了一跳的陈雨墨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小妹,你找来这人,是来搞笑的么?”

然而,张力却依旧是一本正经地盯着那个红衣厉鬼。

红衣厉鬼缩在角落里,眼神惶恐地看着张力:“你到底是谁?为何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压迫的感觉?”

张力嘴角一撇:“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让你看个清楚!”

他双臂展开,大喝一声:“现!”

一道金光闪过,张力的胸口处,一枚金色的王印缓缓飞出。

“鬼王大印,你是地狱的鬼王?!”红衣厉鬼立时身子又往后缩了缩。

“不错!”张力沉声说道。

然而,身后的众人,却是一脸茫然,他们听不到那红衣厉鬼说什么,甚至连张力的鬼王大印都看不到,别说是陈紫萱、陈雨墨等人,即便是那自称天师的清虚道人,也是一脸茫然。

得知张力竟是鬼王,那红衣厉鬼更加害怕了,当即从陈雁南的身体里面跑了出来,跪在了地上。

张力一看,猛然之间,竟是有些恍惚,这红衣厉鬼,竟长的这般好看,即便是比之那陈紫萱,也是不遑多让。

“鬼王在上,我乃紫萱生母,十五年前,紫萱刚满五岁,我便被紫萱大伯强迫致死,这些年来,附身于公公体内,也是迫不得已,紫萱与公公关系较好,经常陪伴与公公左右,我放不下念想,只想看着紫萱长大成人,这才出此下策,附身于公公体内,为的,便是多陪陪紫萱。”

红衣厉鬼声泪俱下的诉说着,一时间,张力除却震惊,更多的,便是感动了。

“那你可知,你这样做,会害死你的公公?”张力质问着。

红衣厉鬼无奈摇头:“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我想要报仇,但却更想看到紫萱长大成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张力回头看了一眼陈紫萱,见陈紫萱依旧担心,便又看向了这红衣厉鬼。

“报上你的姓名。”张力冷冷说道。

“回禀鬼王,民女刘诗颖。”

“倒是个好名字。”张力沉吟片刻,“那你可愿追随于本王身边,本王可遂你心愿,让你看到女儿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更可为你报得大仇,但是,你却要听命于我。”

刘诗颖一听,瞬间拜了下去:“能跟随于鬼王身边,保全公公,还能看到紫萱结婚生子,民女愿意。”

“好!”张力放出大印,那大印立刻罩在了刘诗颖的灵魂之上,“进入这王印,你便能跟随本王左右。”

“谢鬼王!”刘诗颖又拜了一个,随即进入了张力的王印当中。

张力将王印收回,长出了一口气,随即看向了陈紫萱:“好了。”

陈紫萱面色大喜,可随即又有些疑惑:“真的好了?”

此刻的张力,因为知道了内情,看着陈紫萱的时候,竟是有些怜惜,他轻轻点头:“确实好了。”

“哈哈哈哈,竖子,休要胡说!”清虚天师忍着痛扶着旁边的墙壁站了起来,“你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只是在陈老身边站了站,便说陈老好了,果真是个江湖骗子!”

陈雨墨见状,也立刻挖坑了起来:“小妹,这就是你找的人么?正事什么都不会干,就只会吹牛皮,若是爷爷死了,这事儿,全都要怪罪在你的头上!”

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玺羽也是插了进来:“若是爷爷今日丢了性命,我陈家,定取了你全家性命!”

啪的一声,一个嘴巴子打在了陈玺羽的脸上:“不要用我的家人威胁与我,我很反感这一点!”

陈玺羽怒了:“小子,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如何?惹怒了我,就算我将你碎尸万段,你又能如何?”张力面色冰冷。

陈玺羽一下子就被吓住了:“你……好啊……好啊……好好好……那咱们打个赌,若是我爷爷没好,你今日便跪在我的面前,喊我三声爷爷,如何?”

“那我若是赌赢了呢?”张力问道。

“你若是赌赢了,我兄弟二人,当着你的面,吃下狗屎!”一旁的陈雨墨也不屑的看了过来。

张力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啊,好啊,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遂了你们的心愿,这个赌,我跟你们打了!”

“咳咳咳……”

便是在这时,病床上的陈雁南,突然之间咳嗽了几声,然后清醒了过来,随后,他爬起了身子,看向了这边:“你们两个不争气的东西,既然打了赌,那就要愿赌服输!”

他看向了陈紫萱的方向:“紫萱啊,去,把你那条小泰迪抱过来,让他俩好好吃一顿!”

陈玺羽、陈雨墨脸色大变:“爷爷,您……您真的好了?!”

第九章 愿赌服输

修道一途,除却天赋,靠的更多的,还是修道之人的心气和毅力。 一个心气高,毅力坚的人,即便天赋再差,也能在漫长的岁月中让自己成长起来,可若是一个天赋高,却有不愿意努力去修炼的人,那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泯然与众人之中。 张力一向看人很准,从最开始这个清虚天师进来,张力就发现,这个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