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23:37:52

“高老板已经在棺材里面躲了十年吗?”我忍不住在心中问。但只有在心中问,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没有答案的。

芮官山是翠湖背靠着的大山,山体高耸严峻,是九弯十八官最大的山。

山上有洞我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是否有十三个洞。不过,我并不怀疑,因为老祖婆说的话都是真的。

用清水洗了一把脸之后,趁着火辣辣的太阳还没有跳出来,我们便急匆匆的向着芮官山赶去。

跨过桥头河再往东走,在可以看见翠湖的岔路口上山。

我们走到之内的时候,太阳刚刚从芮官山的山顶跳出来,我们却停在了岔路口上。

在这里也可以看见翠湖,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停下脚步。

杨奉天和丹玲都是一脸惊愕的看着翠湖的方向,我的内心同样风起云涌,无法平静。

因为,翠湖干涸了。即便是大旱了十五个月之后,依旧有水的翠湖,却好像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干土坑。

是的,确实是在一夜之间,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因为昨晚,我就是在翠湖边上跟一个担水的老头打听老祖婆的住处。也就是在昨晚,我看见了一具尸体从翠湖里面走出来。

翠湖的水干涸。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杨奉天说过,翠湖是三川九弯十八官的龙脉所在地。

如今翠湖的水干涸,这意味着什么?

杨奉天面色铁青,看着翠湖沉默了良久,然后迈步向着芮官山上去了。我和丹玲对看了一眼也开始往芮官山上走。

芮官山的山洞相聚非常远,我们走了一上午找了七个山洞,都没有发现异常。在下午找到第十一个洞口的时候,终于得有所收获了。

我们站在洞口没有进去,尽管在我看来洞口并没有任何的古怪,但是杨奉天却说里面也不一般的气息。

他在洞口撒了一层香会,点燃了一炷香,在撒了三张黄纸后,四周就起了风。

风不大,却将洞口的香会吹了干净。一炷香以非同寻常的速度快速燃烧,等香燃烧结束之后,风也就停止了。

在风停止后,洞口出现在了一串漆黑的脚印。

“果然在这里!”杨奉天凝重的面色中带着一丝欣喜。

“老祖婆说的真是一点儿也没错的!”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杨奉天看着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这一看法,但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她们梅派青衣一门,手段是了得的,就是亦正亦邪,做事只看自己心情而不计后果!”

杨奉天后面这一句话好像是在提醒我,不要跟老祖婆走得太近。

“向南,时间还早,你赶紧去沧阳一趟,到凤鸣老街棺材铺依旧找高老板,告诉他旱魃真身已经找到,请祖师爷的墨斗铁线一用!”

听到杨奉天这么吩咐,我立即就出发,此刻已经太阳靠西,他嘱咐我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赶回来,时间并不是如果充裕了。

一路无话,来到了棺材铺的时候,高老板正躲在棺材铺后面遮阴的小房子里面抽烟。

因为上次跟赵华的事,我对他没有多少好感,因此见面也就不多客气,直接说明了来意。

高老板听完也不啰嗦,让丑老头去拿。趁着这么点时间,他问我:“杨奉天是不是有要选你做传人的意思?”

这本来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的,可以聊许多。但我却只是淡淡回答了一句:“不知道!”便不再说话。

高老板见得如此,似乎也察觉到了我对他的态度不是很好,当下就不再问下去。

丑老头很快拿了墨斗铁线过来,他用一块方布折叠城包袱,让我带在身上。我对着两人说了一句多谢,算是告辞,离开了凤鸣老街就往三川方向赶。

过了凤鸣老街,是练兵的校场(许多年以后这里改成了明珠广场)过了广场,就是南街。

我匆匆走在南街上,却被两个人拦住了去路。

这两个人穿着大褂子却不是读书人的模样,其中一个先开口问我:“你小子就是云向南?”

我看了这人一眼,点了点头。

另外一个人就指了指了路对面,然后开口说道:“我家少爷有话跟你说!”

我顺着这人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得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公子哥,身边还跟着三个人。

仔细一看,这人却是赵华。

“走吧,过去说话!”我看清赵华的时候,站在我身边的两人一下子几乎是将我推过了马路来到了赵华的身边。

赵华看见我过来,一脸坏笑,“小子,我问你,我那丹玲妹妹怎么没来?”

“不知道!”我冷冷的回答道。上次在大帅府没来由挨了这个小畜生一顿打,这个仇我一直都记着。

“小贼,你找死是不是?”旁边一个家伙,一把过来揪住那我的衣领,怒声问道。

“哈哈……”赵华在一旁笑得却极为得意:“云向南,我知道的你心思,你也喜欢丹玲对不对?”说完他笑得越加得意了起来:“但是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不怕实话告诉你,她马上就是我的人了……你就别痴人说梦了!”

听到赵华这话,我只觉得气血上涌,脑海中一阵轰鸣,当下握紧了拳头,挥手便向着赵华打了过去。

我的拳头还没有落在赵华的身上,就被人抓住了,接下来我就看见了有很多拳头向着我砸了过来,然后我的身体也很快失去了平衡,结结实实的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赵华用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我挣扎着想要跳起来杀他全家,但被四个人给压住根本站不起来。

“云向南,你在老子面前还不如只臭虫,今天留下你的狗命,完全是看在丹玲的面子上!哈哈……”

众人哄笑着上了一辆汽车。我站了起来,我不顾一切的从地上站起来要冲上去报仇,然而,汽车跑得飞快,只是在瞬间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

怒火在我的脑海燃烧,怒气几乎冲破了我胸腔。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仇,一定要报仇。

今天,赵华用脚将我踩在地下,明天我便要十倍还回来。

我不知道是怎样从沧阳走回到了三川的,一路上我如同疯掉一般怪吼怪叫着,满脑子都是报仇的计划。

我想了至少三条复仇的计划,如果这三条都行不通。我就去死,变成鬼我也要报仇。我听杨奉天说话,若是在子夜穿着红衣服上吊而死,再加一口怨气,灵魂就会变成厉鬼。

等我走到了老祖婆的小房子前面的时候,我才猛然清醒过来,随机也才想起来,我走错了路。我是要去芮官山上,怎么会走到老祖婆这里来了?

我赶紧转身,往回走。此刻天色已经朦胧黑了。

“竟然来了,那就进来吧!”我听见了老祖婆的声音。同时,她那一道虚掩着的小木门也在瞬间打开了。

我很惊讶,顿了顿心神还是听了老祖婆的话走进了她的小黑屋子里面。

里面点着一盏灯,灯光很暗,只能勉强看清老祖婆坐在灯旁边的木椅子上。

“门后面有盆清水,你可以洗洗脸!”老祖婆的声音像是飘过来一般。

我抹了一把脸,发现满脸都是灰,当下也就按照她的话去做。伸手去摸盆,然后找到了清水,掬一把清水洗脸。

突然,木门嘎子一声关上了,随即从水盆里面飞出来了一个黑影。

这个黑影速度极快,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落在了我的脸上。

012 南街仇

“高老板已经在棺材里面躲了十年吗?”我忍不住在心中问。但只有在心中问,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没有答案的。芮官山是翠湖背靠着的大山,山体高耸严峻,是九弯十八官最大的山。山上有洞我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是否有十三个洞。不过,我并不怀疑,因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