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1:13:51

而陈亭完全不知道高枫又在出什么损招。

正餐结束后,兰姐又旧事重提:“亭啊,跟姐回去吧!这小地方,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要不然,姐没法跟你爸交代呀!求你了,好不好?”

语气有些发娇般的可怜状。

陈亭心意已决,“兰姐,要回去你一个人回吧,我不会回去的。”

“你不回去,我回去不是找训吗?你为什么要抛下亿万身家,拿着可怜的零花钱,靠着兼职过日子啊?亭,你不能为了一个不知事的女生……”

“兰姐,别说了!”陈亭不想废话了,想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隐隐觉察到孟馨和高枫在一起,恐怕另有原因。

他站起身来,叫来服务生,指着豪华西餐桌上一大堆未动的甜品、果点,说打一下包,带走。

兰姐愣住了,“亭,你这是……”

陈亭不答话,到一边坐去了。

外边的其他客人,也是愣了愣,哑然窃笑。

吃不完打包,这还是一穷屌丝吧?

不过,陪他那妞,还真是漂亮,性感,正点啊!

就连在监视器上看着的蓝沁,也是摇头无语了。

但她也好奇,陪陈亭吃饭的漂亮女子是谁?

不过一笑了之,都被辞退的补习老师了,从此陌路人,用不着为他操心什么了。

服务生虽然心里也窃嘲着真是一穷鬼,但表面上还是微笑着,赶紧打好包,双手递给陈亭。

陈亭道了谢谢,便起身朝门外走去。

兰姐实在是心里憋屈,追了上去,“哎,亭啊,你等一下……”

陈亭头也不回,心意已决,大步流星,速度超快。

兰姐还是迅速的追了过去,在大门口才拦下了他,低声道:“走吧,我送你回学校去。”

陈亭看着外面繁华的夜色,深吸一口气,瞅了一眼停车场上兰姐的那辆玛莎拉蒂,淡道:“不用了,太扎眼。”

“你这……”兰姐真是满心娇闷,漂亮的脸孔一抹愁色。

她还是咬了咬牙,从随身的古奇包里抽出了一张黑色的金卡递过来,“拿着!”

陈亭一皱眉,看着这张最高等级权限的超级银行卡,“兰姐,什么意思?”

“你执意不回去,我也没办法了。这卡是夫人给你预备的。你的名字开的户,密码是你的生日。里面不太多,五个亿,一直在我身上。你这几年也是倔,愣没管我要过一分。夫人说,你要是心定死在北河了,就随你的便吧,把这卡给你,就当她没生过这个儿子。唉……”

她一把将卡塞到陈亭的手里,快步回到了自己的车里,轰着油门飙走了。

“妈……”陈亭嗓子里堵住了,眼睛也湿润了。

这是因为孟馨,连母亲都放弃自己了吗?

以前,孟馨就是一个全家族都表示不会接受的女子,自己依然故我。

到现在,反而被孟馨一脚给踹了。

心中的悔恨、痛楚,又有谁能知呢?

还有何颜面回家族去?

回去让别人看笑话吗?

这绝对不行。

拿着那张卡,陈亭的心绪有些复杂。

给老妈拨一个电话回去,居然拒接。

再打,竟然拉黑。

陈亭郁闷、难受,感觉真被母亲放弃了。

这三年来,真穷怕了。

孟馨喜欢奢侈享受,陈亭那点零花钱,真心不够花。兼职赚的钱,也是远远不够。

但现在突然多了这么多钱,竟然不知道怎么花了。

也许吧,这三年里,真的习惯了平凡、朴素的生活,明白钱有时候是金贵的了。

他只得回北大去。

推开宿舍门的时候,三个室友的眼神很精彩。

胖胡正一边打游戏,一边吃着薯片,起身哈哈笑道:“亭亭,跟青青生米做成熟饭了吧?”

四眼王放下手机,一推眼镜框,一脸坏笑,“那还用说?酒是催情的药,青春是罪恶的源泉,你想亭亭与青青清白一夜,鄙人觉着有点悬。”

奶茶东一脸的忧郁,摇了摇头,“我的梦中情人,就这样许了亭亭啊!来来来,亭亭,分享一下,细节,一定要细节!”

这家伙,还是蛮兴奋的,往陈亭跟前凑。

提起徐青青,陈亭心头还是一阵郁闷。

他轻推了奶茶东一把,“细节个毛线,哪壶不开提哪壶。谢谢你们把我喝醉了,这是给你们带的甜点和水果,尝尝吧!”

胖胡三人这个白天都窝在宿舍里,昨天晚上醉酒,今天没啥精神,中午外卖,晚上这会儿才七点过,也还没叫饭来。

此时一见这精美的甜点和一份份漂亮的果点,大家都胃口大开,拥过来就是干,一个个大呼过瘾,真特么好吃。

胖胡一边吃,一边鼓着眼睛看着打包塑料袋上的字,大叫道:“卧草,皇朝西餐厅!”

然后一巴掌拍在陈亭的肩膀上,“哥们儿你行啊,到这么高档的地方用晚餐了?跟青青一起去的?你俩烛光了?咋不夜不归宿啊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要总想着兄弟们,要想想你自己。”

奶茶东和四眼王这才发现了这样的真相,也是惊了一大跳。

奶茶东白了胖胡一眼,“这还用说吗?我们青青对亭亭一直有意思。昨天晚上一夜欢好,青青家境又殷实,带亭亭进高档餐厅,开开洋荤,不是很合理吗?哎呀,不能说了……心痛……我吃,我还是吃吧,这糕点真是软和……”

这货演技随时在线,逗的大家还是开心一笑。

四眼王又声情并茂的说:“啊呀,青春是最美的花,亭亭and青青浪漫如火如茶,他们大餐我们吃渣。吃渣吃渣,这果渣爽到真他妈!”

尼玛,如火如荼好不好?

陈亭也是笑了,唉,这一伙兄弟嘴损,但真的也是性情。

这一年半以来,他们从来没有瞧不起自己,都是真心相待的。

毕竟从表面上来看,大家都是穷出身呢!

要真是回去了的话,可能和他们就再也不是一个层次和圈子的人了,也会失去这种穷兄弟的友情了。

当然,和孟馨就这样子了,他的心里还是不甘。

想想一些事情,他便道:“兄弟们,你们吃着我,我出去一趟。”

“我靠!”奶茶东叫了起来,“你是不是这个时候才想起要夜不归宿?不让青青久等成寂寞?”

陈亭对这些兄弟也不想隐瞒什么,脱口就说:‘我找孟馨去。’

三个兄弟大眼瞪小眼,齐声道:“我靠!还找她?”

胖胡道:“你疯了呀我的亭亭?这贱人只怕跟高枫约会去了吧?”

“就是就是,指不定这个周末的晚上,孟馨就被……”奶茶东一脸的邪笑。

陈亭冷道:‘闭嘴吧你!扯什么淡?’

说着,他还是将皇朝西餐厅的事情讲了一遍。

三个兄弟这就震惊了。

感觉亭亭这个雇主可以啊,帮着他教训了一下高枫呢!

奶茶东还说这么漂亮的女经理,还是离异单身小富婆吧,亭哥,求介绍啊,我想少奋斗二十年,她年纪大一点也没关系的。

陈亭一阵脸黑,郁闷,很想踹这货一脚。

不过,四眼王说:“哎,兄弟们,依着高枫说高家帮孟家解决问题的情况看,这里面莫非真有隐情?”

奶茶东躺到了自己床上,手上拿着一大盒子极品草莓,一边吃一边说有个锤子的隐情,那种女生就是奔了钱去的。就算她家里缺钱,咱们一伙穷人,还能顶的过高枫家里财大气粗,能帮她解决问题?就算是解决了,她能回到亭亭的怀抱?得了吧亭亭,省省力气吧!

胖胡吃着香滋滋的奶酪,感觉是比自己那垃圾薯片好吃多了,点点头,表示同意。

陈亭一脸严肃,“嗯,老王说的是有点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得找孟馨去,把事情问个清楚。”

四眼王一脸郁闷,“亭亭,亭哥,别介啊,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信啊?你现在有了青青,虽然今天晚上不在一起,但聊聊微信,煲煲电话粥,让我们听听也行啊!”

奶茶东:“青青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班上一枝花,亭亭你可不能拔了萝卜留个坑,要记得回填啊你!无情无义不是你的性格。要是我,我特么天天都想填坑来着!对了,青青还是个楚不?”

胖胡和四眼王听的真是哈哈大笑起来。

陈亭满心无语。

说荤话,也就奶茶东这闷骚的贱人在行了。

不过青青是不是楚的问题,亭公子表示也无解啊,昨天晚上实在是……记不得了。

只是现在自己什么地方还疼着呢!

但不管兄弟们怎么劝阻,他还是执意出门找孟馨去。

也就在他走后没多大一会儿,胖胡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陈亭一接听,胖胡那雷公嗓子就吼开了,“卧草!亭亭,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008.里面有五个亿

而陈亭完全不知道高枫又在出什么损招。 正餐结束后,兰姐又旧事重提:“亭啊,跟姐回去吧!这小地方,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要不然,姐没法跟你爸交代呀!求你了,好不好?” 语气有些发娇般的可怜状。 陈亭心意已决,“兰姐,要回去你一个人回吧,我不会回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