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20:04:35

对于面前这个哭泣的女生,李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便用手肘戳了戳白一帆,给她递了个眼色。白一帆也很头疼,好在她还是个女生,或多或少都要比男生多点温柔,便安慰道,“谭小姐,你先平复一下心情,我们现在要问你一点问题,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

谭欣点点头。

白一帆继续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

“阿玥是我的闺蜜”,谭欣所说的阿玥便是死者的名字,她本名叫做董玥,25岁,自己开了个甜品店,家里也很有钱,属于那种不会为钱发愁的女孩。“她昨天说想要设计几款新的甜品,让我今天过来帮她看看。她家里很有钱,这房子是她自己买来偶尔住的,之前她屋里有很多植物,因为她经常去国外旅行,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便给了我一把备用钥匙,每次她走的时候就会让我照顾她家里这些植物。”

董玥这房子里确实有不少的绿植,长的很有生机。

“除了你,还有人有这里的钥匙吗?”

谭欣摇头,“她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连她父母都没有钥匙,因为她怕万一父母突袭过来,她会不方便。”

李畅看了一眼时间,此刻是晚上十一点,在半个小时前他们就到了案发现场,“你们约的是几点?”

“没有固定的时间,”谭欣解释,“我自己开了服装店,主要做线上,最近特别忙,所以等我忙完到这儿的时候,是九点半的样子。”

白一帆拿出酒会的名单,“你知道她参加过这场酒会吗?”

“酒会?”谭欣喃喃的说道,声音里带着几分疑惑,“难道说,她找我要衣服是去参加酒会的?”看着面前两人眼里的询问,她便说起了之前的事情,“阿玥是家里的独生女,长的漂亮、学历也高,她父母是做小本生意起家的,所以她算富二代。我和她以前是同学,在国外的时候,我经常参加一些酒会之类的活动,但是阿玥很不喜欢那种场合。前不久她突然问我有没有礼服,我说店里有一些,她就拿了一件。”

“那,她有男朋友吗?”

谭欣沉默了一会,“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男朋友,但是我听她说过,有一个男的在追她,具体我也没见过。”她看了一眼客厅墙上挂着的董玥的写真,“阿玥一直都有追求者,但是她从小被保护的太好了,在感情上很单纯,我见她说起那人的次数多了,便私下去问了问,结果,那个男人是有家室的。”

这个答案让白一帆和李畅都很意外,而谭欣的声音还在继续,“你刚刚的名单上有他的名字,他叫池振。”

白一帆连忙起身,拿着名单就去找韩煜了,而李畅也跟谭欣客套了几句,随后跟着过去。韩煜让程嘉轩和李畅前去找池振,而白一帆则跟着他留在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的屋子并不大,韩煜其实已经转了好几圈,但他眉头紧皱,脑子一直没有停下过思考,他努力去解决存在的问题。这是个一室一厅的屋子,装修的很女性,很现代,死者被发现时是躺在客厅和卧室的门中间,死者的拖鞋有一只在卧室的床边,有一只在卧室的门边,说明这里就是死者被勒死的地方。她的脖子被人勒住,身体挣扎,所以拖鞋被踢到其他地方。

可是,死者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被杀呢?大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说明死者和凶手是认识的,死者被发现时,头朝着客厅,脚朝着卧室,说明死者是在走向卧室时被人从背后勒住。

还有一点很奇怪,之前发现的叶婷婷和杨如霞,都是在室外,而且还都被穿上了浅绿色的高跟鞋和裙子,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难道这次并非提前预谋,而是临时起意?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是拿什么东西去勒死者的?

韩煜眼神锐利,扫视着屋子里的一切东西,突然,他的眼神停留在客厅窗户下面的网线上。他走过去,顺着那网线走到沙发边上,而网线突然断掉,有被剪过的痕迹。韩煜拿着那网线,想起之前蔡博说过,死者的脖子勒痕很奇怪,不是一般的绳子,但是没有找到来源。韩煜转头看着不远处的莫翰文,“老莫,你过来看看。”

莫翰文走过来,韩煜将那网线递给他,莫翰文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拿了那网线,“回去比对一下,我熬个夜,天亮之前就有结果。”

白一帆在旁边对着她的电脑,手指飞快,她工作以来,第一次接触这种连环的凶杀案,看到死者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心里难免有些愤怒,想要尽最大的努力早点抓到那个可恶的凶手。

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大家总算是回到了队里,连程嘉轩和李畅也回到了队里,他们俩的速度很快,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池振确实没有嫌疑,今天下午六点开始,到案发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公司,程嘉轩和李畅去找他的时候,他才开完会,要不是因为他们说起了董玥的事情,他压根都不知道。

李畅和韩煜有一点相同的是,两人都很喜欢喝特别苦的咖啡,回队里的路上,他很清楚是要熬夜的节奏了,所以买了几杯咖啡回去。让人意外的是,程嘉轩一个时常散发着一种没睡醒的颓废大叔形象的人,居然和白一帆的口味一样,都喜欢那种卡布奇诺的甜味。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队里办公室的灯却亮如白昼,白一帆打了个哈欠,听完程嘉轩说了关于池振的事情,便问道,“他不是有家庭吗?那他的妻子今晚呢?”

程嘉轩解释,“他妻子在娘家,两个人没孩子,最近这段时间在闹离婚呢,她娘家不在临华。”

“池振想跟他老婆离婚,然后娶董玥,本来都说好了,下周就离婚,哪想到出了这事。”

白一帆面前的名单上面的名字,已经被她用红色划掉了不少,“我已经核对完了这名单上的所有人,目前来说,有两个人很可疑。”她将那两个人的信息投影出来,“左边的这个叫汪庆云,男性,30岁,单身,做出口贸易的,案发时,在董玥小区的附近出现过;另一个叫做黎文语,女性,40岁,没工作,但家里很有钱,早年的时候结过婚,后面又离婚了,从那以后就一直一个人,她今晚也在案发现场的小区附近出现过。”

“小白,你是怎么从那么一大堆的名单中进行排除的?”程嘉轩从警以来,知道核对这些名单其实是个很麻烦的大工程事情,可是没想到小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就缩小到两个人。

“直接查找他们今晚在哪儿就好了啊,”白一帆很自然的说道,“现在是信息时代,到处都有摄像头,而且大家用的手机都是智能手机,很容易就能够判断今晚案发时他们在哪儿,做什么了。”

几个人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盯着她,白一帆讪讪的笑着,“那个,这不是案情紧急吗,我也想早点抓出凶手,放心,我对你们很友好的。”

.....................

在场几人更加无语了,谁能够想到看起来单纯无害的白一帆能够这么厉害,虽然她自己说着很容易,但是想一想,在这个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够被人这么知道,其实背后还是有点发凉的。

虽然很晚,但几个人兵分两路,韩煜和程嘉轩去找汪庆云,而李畅和白一帆则去找黎文语。

第七十三章 现场情况

对于面前这个哭泣的女生,李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便用手肘戳了戳白一帆,给她递了个眼色。白一帆也很头疼,好在她还是个女生,或多或少都要比男生多点温柔,便安慰道,“谭小姐,你先平复一下心情,我们现在要问你一点问题,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

谭欣点点头。

白一帆继续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

“阿玥是我的闺蜜”,谭欣所说的阿玥便是死者的名字,她本名叫做董玥,25岁,自己开了个甜品店,家里也很有钱,属于那种不会为钱发愁的女孩。“她昨天说想要设计几款新的甜品,让我今天过来帮她看看。她家里很有钱,这房子是她自己买来偶尔住的,之前她屋里有很多植物,因为她经常去国外旅行,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便给了我一把备用钥匙,每次她走的时候就会让我照顾她家里这些植物。”

董玥这房子里确实有不少的绿植,长的很有生机。

“除了你,还有人有这里的钥匙吗?”

谭欣摇头,“她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连她父母都没有钥匙,因为她怕万一父母突袭过来,她会不方便。”

李畅看了一眼时间,此刻是晚上十一点,在半个小时前他们就到了案发现场,“你们约的是几点?”

“没有固定的时间,”谭欣解释,“我自己开了服装店,主要做线上,最近特别忙,所以等我忙完到这儿的时候,是九点半的样子。”

白一帆拿出酒会的名单,“你知道她参加过这场酒会吗?”

“酒会?”谭欣喃喃的说道,声音里带着几分疑惑,“难道说,她找我要衣服是去参加酒会的?”看着面前两人眼里的询问,她便说起了之前的事情,“阿玥是家里的独生女,长的漂亮、学历也高,她父母是做小本生意起家的,所以她算富二代。我和她以前是同学,在国外的时候,我经常参加一些酒会之类的活动,但是阿玥很不喜欢那种场合。前不久她突然问我有没有礼服,我说店里有一些,她就拿了一件。”

“那,她有男朋友吗?”

谭欣沉默了一会,“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男朋友,但是我听她说过,有一个男的在追她,具体我也没见过。”她看了一眼客厅墙上挂着的董玥的写真,“阿玥一直都有追求者,但是她从小被保护的太好了,在感情上很单纯,我见她说起那人的次数多了,便私下去问了问,结果,那个男人是有家室的。”

这个答案让白一帆和李畅都很意外,而谭欣的声音还在继续,“你刚刚的名单上有他的名字,他叫池振。”

白一帆连忙起身,拿着名单就去找韩煜了,而李畅也跟谭欣客套了几句,随后跟着过去。韩煜让程嘉轩和李畅前去找池振,而白一帆则跟着他留在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的屋子并不大,韩煜其实已经转了好几圈,但他眉头紧皱,脑子一直没有停下过思考,他努力去解决存在的问题。这是个一室一厅的屋子,装修的很女性,很现代,死者被发现时是躺在客厅和卧室的门中间,死者的拖鞋有一只在卧室的床边,有一只在卧室的门边,说明这里就是死者被勒死的地方。她的脖子被人勒住,身体挣扎,所以拖鞋被踢到其他地方。

可是,死者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被杀呢?大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说明死者和凶手是认识的,死者被发现时,头朝着客厅,脚朝着卧室,说明死者是在走向卧室时被人从背后勒住。

还有一点很奇怪,之前发现的叶婷婷和杨如霞,都是在室外,而且还都被穿上了浅绿色的高跟鞋和裙子,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难道这次并非提前预谋,而是临时起意?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是拿什么东西去勒死者的?

韩煜眼神锐利,扫视着屋子里的一切东西,突然,他的眼神停留在客厅窗户下面的网线上。他走过去,顺着那网线走到沙发边上,而网线突然断掉,有被剪过的痕迹。韩煜拿着那网线,想起之前蔡博说过,死者的脖子勒痕很奇怪,不是一般的绳子,但是没有找到来源。韩煜转头看着不远处的莫翰文,“老莫,你过来看看。”

莫翰文走过来,韩煜将那网线递给他,莫翰文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拿了那网线,“回去比对一下,我熬个夜,天亮之前就有结果。”

白一帆在旁边对着她的电脑,手指飞快,她工作以来,第一次接触这种连环的凶杀案,看到死者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心里难免有些愤怒,想要尽最大的努力早点抓到那个可恶的凶手。

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大家总算是回到了队里,连程嘉轩和李畅也回到了队里,他们俩的速度很快,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池振确实没有嫌疑,今天下午六点开始,到案发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公司,程嘉轩和李畅去找他的时候,他才开完会,要不是因为他们说起了董玥的事情,他压根都不知道。

李畅和韩煜有一点相同的是,两人都很喜欢喝特别苦的咖啡,回队里的路上,他很清楚是要熬夜的节奏了,所以买了几杯咖啡回去。让人意外的是,程嘉轩一个时常散发着一种没睡醒的颓废大叔形象的人,居然和白一帆的口味一样,都喜欢那种卡布奇诺的甜味。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队里办公室的灯却亮如白昼,白一帆打了个哈欠,听完程嘉轩说了关于池振的事情,便问道,“他不是有家庭吗?那他的妻子今晚呢?”

程嘉轩解释,“他妻子在娘家,两个人没孩子,最近这段时间在闹离婚呢,她娘家不在临华。”

“池振想跟他老婆离婚,然后娶董玥,本来都说好了,下周就离婚,哪想到出了这事。”

白一帆面前的名单上面的名字,已经被她用红色划掉了不少,“我已经核对完了这名单上的所有人,目前来说,有两个人很可疑。”她将那两个人的信息投影出来,“左边的这个叫汪庆云,男性,30岁,单身,做出口贸易的,案发时,在董玥小区的附近出现过;另一个叫做黎文语,女性,40岁,没工作,但家里很有钱,早年的时候结过婚,后面又离婚了,从那以后就一直一个人,她今晚也在案发现场的小区附近出现过。”

“小白,你是怎么从那么一大堆的名单中进行排除的?”程嘉轩从警以来,知道核对这些名单其实是个很麻烦的大工程事情,可是没想到小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就缩小到两个人。

“直接查找他们今晚在哪儿就好了啊,”白一帆很自然的说道,“现在是信息时代,到处都有摄像头,而且大家用的手机都是智能手机,很容易就能够判断今晚案发时他们在哪儿,做什么了。”

几个人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盯着她,白一帆讪讪的笑着,“那个,这不是案情紧急吗,我也想早点抓出凶手,放心,我对你们很友好的。”

.....................

在场几人更加无语了,谁能够想到看起来单纯无害的白一帆能够这么厉害,虽然她自己说着很容易,但是想一想,在这个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够被人这么知道,其实背后还是有点发凉的。

虽然很晚,但几个人兵分两路,韩煜和程嘉轩去找汪庆云,而李畅和白一帆则去找黎文语。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