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6 08:28:00

这他妈是什么人啊!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去医院,跑这里买什么东西啊?

那大肚子女人买的东西也让我感到意外不解,从货架上拿了铁砂球,来到了收银台这边,让我结账。

刷锅清理厨具才能用到的铁砂球,她这时候买做什么?

我忍不住说道:“大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那大肚子女人瞥了我一眼,脸色有些铁青,眼神冷冰冰的,声音有些森然的说道:“你是刚来这里的?”

我随口说道:“刚到不久,帮忙看店……”

“行了,赶紧结账,我还等着回去刷皮呢!”大肚子女人语气态度不太好,也不知道我哪里招惹她了。

不过,她的话让我更加的疑惑了。

刷皮?

拿铁砂球刷什么皮?

这铁砂球仅仅几块钱罢了,而她却拿出了一张‘大钞’放在了收银台上,让我的眼角抽搐不已。

天地银行……冥钞!?

大肚子女人拿着铁砂球就要离开,我急忙喊住了她,有些不悦的说道:“大姐,大晚上的别跟我开玩笑行不行?这玩意能当钱用吗?”

几块钱的东西虽然无所谓,但是我也不想让人把我当成傻子看待啊!

大肚子女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眸中突然闪过了淡淡的绿芒,这样的眼神突然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心中狂跳,惊恐的看着那个大肚子女人。

这几天的遭遇,让我知道了一些超越了普通人常识的东西,联想这女人足尖着地,背后血糊糊的一幕,我心中顿时明白了。

这大肚子女人不是人,很可能是……鬼!

看到我的惊恐之色,那大肚子女人咧嘴一笑,满口尖牙交错,面容狰狞,一副要扑过来咬我的架势。

“啊~”我忍不住尖叫,脚步踉跄后退,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那个身着背心的中年男人叼着烟走进了便利店,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那大肚子女人的头上。

“滚蛋!”

那大肚子女人像是很畏惧那中年男人,缩了缩脑袋,急忙快步离开了便利店。

接着,那中年男人从货柜上拿出了一瓶啤酒,打开之后放在了我的面前,随意说道:“喝点压压惊!”

我心中惊惧还没平复,颤抖着手抓起酒瓶,灌了一大口之后,颤声说道:“刚刚那个女人……是不是鬼?”

“你说呢!”

中年男人没有直接回应我的问题,直接岔开话题说道:“说说吧,那老家伙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惨?”

我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把在破庙那边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下。

听我说完之后,中年男人微皱眉头,要看看我怀中的蓝布包内的东西。

我将蓝布包给了他,看到那长命锁的时候,他的眉头挑了一下。当看到那羊皮卷的内的复杂图案之后,他和老乞丐的反应一样,急忙合上了还给我。

不过,他并不像老乞丐那样惊恐,而是脸色有些古怪。

他问我这蓝布包内的东西从哪来的,我干脆把前几天的事情都说了,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他知不知道我爷爷的事情。

老乞丐说我和爷爷没有血缘关系,我心中还是有些不愿相信。

“周振姚啊!我确实知道他一些事情,早年间是个狠角色,弑兄杀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确实一生未娶,没有子嗣留下,所以你肯定不是他的亲孙子……”

中年男人抽着烟,悠悠的跟我说着关于爷爷的一些事情。

特别是说到多年前在岭南那边的事情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起来。

用他的话说,多年前岭南那边一处大墓被爷爷那伙人强行打开,导致古墓下的地气上涌,害死了整整一个村子的人。

没有人知晓爷爷他们从那古墓之中得到了什么,只知道从那以后爷爷那些人就隐世而居了。

不过这些年来,当年和爷爷一起强行开启古墓的那些人,都先后失踪或诡异死去,神婆就是当年的那批人之一。

关于岭南那边的事情,中年男人说的很含糊,有很多地方都闪烁其词。

我没有心情追问下去,心中黯然神伤之余,最关心的只有我父母的下落了。

当我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中年男人很干脆的摇头回应说道:“不认识,等那老家伙养好伤之后,你问他吧!他比较清楚你父母的事情。”

说是这样说,但是我能感觉到,这中年男人肯定知道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事情,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不愿跟我说罢了!

老乞丐什么时候能养好伤?现在又在哪里?

中年男人含糊说道:“那老家伙这次栽了,很不甘心,去找帮手了,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你要是没什么地方去,先在我这边呆着吧!”

现在我确实无家可归了,身无分文,连吃饭都成问题。

但是,我还没忘刚刚那个大肚子女人,或者称之为女鬼更为合适,直觉告诉我这家便利店有古怪。

“怎么?怕了?”

中年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这家店确实有点不一样,只要守规矩,其实也没什么。有些东西,见得多了,就见怪不怪了……”

话未说完,他微皱了一下眉头,朝便利店大门的方向看去。

“叮叮叮……”

便利店门口上的那串风铃急促的晃动着,一阵森冷的阴风从外面吹了进来,漆黑的夜色下,外面似乎有人影晃动,但是并没有迈进便利店之中。

中年男人叼着烟,眯着眼睛看向便利店门口,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找你麻烦,你也别来触我霉头,这种小把戏就别耍了,敢走进店门一步,剁了你的腿!”

门口那模糊朦胧的身影一颤,随后传来一声长叹,那是爷爷的声音。

“小岩,跟爷爷走!”

确实是爷爷的声音,我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就要朝店门口走去。

这时候,那中年男人却按住了我的肩头,对着店门那边冷声说道:“老狐狸,这小子已经替你挡了一灾,还不放过他?杀人不过头点地,当年自己造的孽,剩下的就自己去赎罪偿还吧!我这家店最近缺人手,这小子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别来骚扰他了!”

外面爷爷沉默了一会,沉声说道:“把他怀里的那羊皮卷给我!”

中年男人挑眉,冷哼一声说道:“贼心不死,早晚有报应!这东西本该就是他的,周振姚你还是想想怎么逃过那个人的追杀吧!”

“宗毅,你想插手?”外面爷爷的声音变得冷厉起来。

中年男人冷笑,说道:“别把我想的跟你们一样,老子只是觉得这小子可怜,不管你和岭南的那位谁生谁死,关我屁事!不过,我话说前头,这小子进了这家店,就受到我的庇护,敢在这里对他动手,你想想后果。我的手段,你应该很清楚!”

外面又是一阵沉默,随后人影飘忽远去,爷爷的声音幽幽传来:“一个月之后,我来取羊皮卷,你若不给,大不了鱼死网破……”

这个名为宗毅的中年男人掐灭了烟蒂,哼哼着说道:“鱼死网破?你够资格吗?”

我想要追出去,当面问问爷爷一些问题,但是被宗毅拦住了。

“急什么,没听他说一个月之后还会再来嘛!走,先安排你的住宿,以后的一段时间,你就守在我这店里就行了!”

宗毅很干脆的拉着我出了便利店的大门,来到距离便利店数百米处的一处小区内,敲响了一间公寓的门。

过了一会,公寓门打开了,一个头发乱糟糟贴着面膜的年轻女孩出现在我们面前。

“哪个混蛋……哟,宗叔是您啊,这大晚上的来这里什么事?那个,还不到收房租的日子吧!”

这女孩本来有些气呼呼的,但是看到宗毅之后,立马变成了讨好之色,翻脸比翻书还快。

第五章 鱼死网破?

这他妈是什么人啊!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去医院,跑这里买什么东西啊?那大肚子女人买的东西也让我感到意外不解,从货架上拿了铁砂球,来到了收银台这边,让我结账。刷锅清理厨具才能用到的铁砂球,她这时候买做什么?我忍不住说道:“大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hel...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