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10:46:01

玉华楼,此行几人的目基地。

李翼为了给凌天牵这条线,也是下了血本了。

玉华楼可是长河市河北这一带,美食名楼……家里没点儿矿,还真不敢来这里大吃大喝。

“哇靠靠靠,班长班长,你是不是买彩票中了一百万啊?不然怎么带我们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大餐啊?”

一走进玉华楼,一股富人奢侈的气息扑面而来,姜然顿时惊叹起来,虽然他家里也有点儿钱,可还没富有到来这种场合消费的地步。

“我要是中了一百万,我天天请你们来这里吃……快点进去吧,包厢订好了,雪儿可能还要过会儿才能到。”

李翼瞥了眼姜然,催促着几人快点儿进去。

到了包厢里,李翼从口袋里掏出来两千块钱,递给凌天,道:“凌天,这钱你拿着,待会儿吃完饭,好好带着人家雪儿玩玩,过去的事情就放下吧。”

“班长班长,你怎么总是干点儿滥好人的事情啊?这大傻逼穷的跟狗屎一样,自己都他妈养活不了自己,还他妈养活女人?你这钱要是借给他,学期毕业他都还不了!”

姜然一见自己唾沫横飞,口干舌燥的说了一路,李翼压根没把他的那些献殷勤话放心上,气愤至极。

“嘿嘿,班长,要不你把这钱借给我……我来的匆忙,忘带钱了,到时我带着雪儿好好玩玩,绝对比这穷屌丝强百倍!”

姜然说着说着伸出手,就要去李翼手上拿钱,不过被李翼一下子打开。

“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每天夜里,你都偷偷的拿手机网上赌博,我奉劝你一句,那东西你少玩,不然有多少输多少,最后输的你倾家荡产,你哭都来不及!”

李翼呵斥姜然一句,再次把目光落到凌天身上。

凌天感激的看了眼李翼,开口道:“谢谢班长,不过……这钱班长你还是收回去吧,我存了点儿钱……”

“哟哟哟,穷屌丝学会装逼了呢,还存了点儿钱呢!存了点儿钱,你他妈还偷人家榴莲?我跟你这傻逼说,要不是我吃了你榴莲,我立马打电话报警举报你。”

韩伟没等凌天话说完,立刻鄙夷讽刺的打断了他,紧接着对李翼道:“班长,这傻逼都说有钱了,那这钱你收回去,我倒要看看待会儿吃完饭,这傻逼是不是卖屁股去带雪儿玩。”

李翼闻言,脸上表情比较尴尬……自己光顾着想凌天没钱事情,倒是忽略了当着这么多人面,直接掏钱给他,凌天内心的感受。

李翼心里想着,等吃完饭找个机会把钱塞给凌天,也就把钱重新装回了裤兜。

“班长,你们先坐会儿,我去趟厕所……”

凌天在众人点菜时,起身对几人说道,随后朝着包厢外走去。

从厕所里出来,凌天刚准备洗洗手回去,就碰到了一人。

“土包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说话之人,不是凌天的前女友张慧还能是谁?

张慧陡然间看到凌天从男洗手间出来,脸上表情充满了惊愕,满是不可置信道。

“还能干嘛呀,慧慧,你没见到他的手还是湿的吗?一看就是来这里蹭厕所的,真是丢人现眼。”

张慧话音落下,就见到跟在她后面从女厕所走出来的赵倩倩道。

“呸,我说你这窝囊废怎么在这里呢,原来是偷偷跑来玉华楼蹭厕所的,真是垃圾!”

张慧经过赵倩倩这么一提醒,恍然大悟,顿时满脸鄙夷的讽刺起来。

“怎么样,一辈子都没来过这么高档厕所吧?哎,像你这种穷鬼啊,也就只能来这么奢华高贵的酒楼蹭个厕所了。”

赵倩倩话音刚落下,就见到一拖地清洁员从远处走来。

张慧急忙喊住那名清洁员,指着凌天道:“清洁员,你们酒楼到底怎么服务的?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你看他那穷酸样不在这里消费,还偷混进来蹭厕所,难道不知道这厕所也是我们顾客消费一部分吗?赶出去快点儿赶出去!”

张慧尖端刻薄话音落下,立刻就引起了一大群顾客注意。

那些顾客见到凌天一身黄灿灿美团外卖服,满脸厌恶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生怕离得近了,沾染到凌天身上的晦气。

“就是啊,你们酒楼怎么服务的,门口那两名迎宾员是摆设吗?怎么什么人都能混进来!”

“这人脸皮也不是一般厚,一送外卖上厕所,马路边上就是了,还偷偷跑到玉华楼来上,羞不羞耻啊!”

“要是我啊,我直接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谁家父母摊上这种儿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周围人群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讽刺起来,越骂越难听,越讽刺越刻薄。

清洁员停下脚步望着凌天,表情冷漠嫌弃,要不是顾及周围很多顾客在场,恐怕她就要开腔辱骂了。

“这位先生,你不在我们酒楼消费,还请你快点离开!”

凌天望着冷嘲热讽看着他笑话的众人,心里很是气愤!

自己怎么就不是来消费的了?班长李翼请客吃饭,自己还不能上个厕所了?

凌天刚要出声反驳一句,耳中就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凌天,你上个厕所怎么上这么长时间?快点回来,雪儿已经到了。”

“我知道了,班长。”

凌天回了句,目光平静的盯着赶他离开的清洁员,道:“我班长请客来这里吃饭,我有资格上个厕所吗?”

“有……有……先生,对不起……”

清洁员的脸色如吃了屎般难看,心里早已把张慧、赵倩倩这两贱人大骂一百遍!

要不是这两贱人瞎带节奏,自己怎么可能会赶凌天离开?幸好刚刚没有骂什么难听的话,不然恐怕要卷铺滚蛋了。

赵倩倩、张慧脸色同样难看到极致,看向凌天的眼神,愤怒怨恨的恨不得要把凌天给吃了!

都怪这穷鬼,都怪这畜牲,让她们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丑!这笔账,她们不会就这般算了的!

“呸,一个蹭吃蹭喝的穷鬼而已,我们搭理他做啥!慧慧,我们走吧,周少还在等我们呢。”

赵倩倩望着凌天朝着远处走去,讥讽嘲笑的辱骂道。

“对对对,就一穷鬼!自己在玉华楼吃不起,只能没脸没皮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蹭饭吃了。”

周围刚刚骂凌天骂的最凶的顾客,此刻也是拉不下脸,再次的阴声怪气换个方向羞辱起凌天来……

凌天回到包厢,心里也很好奇这叫黎雪儿的女生长什么样,竟然让班长来时夸了一路。

然而,当凌天走进包厢,看清黎雪儿相貌时,立刻惊呼出声。

“是你!”

一瞬间,凌天的脸上充满了羞愧尴尬,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就那么尴尬的站在那里。

凌天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黎雪儿竟然是他送外卖的一个顾客!

如果光是这样,那倒也就算了……关键是上次给她送外卖时,还把她外卖给打翻了,挨她好一顿臭骂羞辱。

“怎么是你?”

黎雪儿听到凌天的惊呼声,猛地抬起头,当见到进来之人是凌天时,也是大叫一声。

“你们两认识?”

这下子倒是换成班长李翼愕然了,刚刚他还在搜索枯肠、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怎么把凌天介绍给黎雪儿呢。

没想到他还没想到好办法,倒是两人直接略过了这一步,这顿时令李翼大喜过望。

“认识!当然认识!”

黎雪儿咬着一口银牙,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凌天,讥讽道。

上次凌天给她送外卖,可是把她的便当给打翻了……最后见到她不要了,偷偷捡起来蹲在楼梯口哭着吃了起来,这种穷屌丝,她怎么能不印象深刻呢。

李翼则是没有听出来黎雪儿话中的嘲讽,见到凌天紧张的傻愣愣站在那里,赶紧起身拽过他道:“凌天,来来来,既然你们认识,那我也就不费口舌多介绍了,我俩换换位子,你坐雪儿边上坐雪儿边上……”

“啪!”

坐在黎雪儿对面的姜然见状,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班长,你搞什么飞机啊,你怎么能让这脏的跟乞丐一般的垃圾,坐在雪儿大美女身边呢?你要换,也跟我换啊!穷逼,你他妈给老子滚开!”

姜然边说着边来到凌天身前,丝毫不给凌天面子,毫不客气的一耳刮甩在凌天脸上,然后大摇大摆的坐到李翼刚刚的位子上。

而在此时,黎雪儿也开口道:“李学长,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说跟这垃圾认识,并不是说我跟他很熟,而是这傻逼上次给我送外卖,把我的外卖给打翻了,最后还捡起来吃了……”

“什么?这傻逼已经恶心人到这种程度了吗?难怪雪儿你会这般厌恶他,简直就是男人里败类啊!“

姜然一惊一乍的大叫道,看向凌天眼神,就如同看一个丧家之犬。

“姜然,谁让你过来的,回到你自己位子上去!”

李翼生气了!

姜然平时在宿舍欺负凌天也就算了,此刻竟然来外面吃饭,也这般对着凌天又打又踹的,他如何能不生气?

要知道,这顿饭,他是刻意为凌天安排的,目的就是要借着黎雪儿这个机会,让凌天摆脱前女友张慧的悲伤。

而姜然不但三番四次羞辱凌天,还当着黎雪儿面抽凌天耳刮,这让黎雪儿心里如何能不多想?

第五章 高档酒楼

玉华楼,此行几人的目基地。 李翼为了给凌天牵这条线,也是下了血本了。 玉华楼可是长河市河北这一带,美食名楼……家里没点儿矿,还真不敢来这里大吃大喝。 “哇靠靠靠,班长班长,你是不是买彩票中了一百万啊?不然怎么带我们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大餐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