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09:09:44

陈宣是个好人,不然他会给小叫花送包子吃么。

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疏忽了,除了小叫花,还有这么多乞丐饿着肚子呢,他陈宣怎么忍心看着他们饿肚子呢,不就是包子么,他陈宣像是缺包子的人么。

“熊二哥,你将带来的吃食都拿出来,然后拿着银子再去买些包子回来,记住一定要肉馅的,到了叫花街里,你便告诉他们,今天本姑爷心情不错,请他们吃顿好的。”

熊二摩拳擦掌了一阵,一听还要去买包子,总觉得有些肉疼,心里想着何必这么麻烦呢,像外面那种泼皮无赖,没有什么事一顿揍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揍一顿。

陈宣看着熊二这磨磨蹭蹭的样子,岂会不知道熊二心里想的是什么,当即板着脸催促了一声。

“快去,记住带一壶好酒回来,不花你的银子。”

“是,姑爷。”

一听不花他的银子,熊二心里舒坦了不少,当即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叫花街里就传来了熊二的吆喝声,还有一股肉香味混在汗臭腐臭之中,真是格外的清爽,提神效果绝对牛叉。

“俺家姑爷今天心情不错,特意吩咐俺熊二来请你们吃包子,要吃包子的赶紧过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看到没,这白花花的面皮,这香喷喷的肉馅,都是八宝阁新鲜出炉的热包子,今天俺心情也不错,包子管够。”

熊二端着两大盘子的肉包子一路走到了破屋门前,回头望了一眼,在他身后三五步的地方,大概有七八个乞丐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神色之中还有些犹豫之色,当即呵道。

“看什么看,就你们这样子,莫非俺还能对你们有什么想法不成,要吃就进来,不吃赶紧滚蛋,别堵着碍眼。”

熊二把话丢在那里,然后一步踏入破屋之中,将两大盘肉包子放在大锅旁边,整个人往那里一杵,颇有几分守门神的意思。

“来,吃包子,今天包子管够,敞开了吃。”

陈宣瞥了一眼门外,也不管守在门口的那群乞丐,当即将两个肉包子塞在了一个小叫花的手里,笑道。

“放心吃,从今往后啊,天天都有肉包子。”

“谢谢大哥哥。”

“我也要肉包子,谢谢大哥哥。”

这群小叫花对陈宣是没有丝毫戒备的,当即拿着肉包子就往嘴里送,陈宣看着他们大快朵颐的样子,心中微微有些触动,这肉包子还能吃得这么香啊。

“不要急,不要急,这还有酒,要是吃包子吃噎住了,就喝一口酒,今天让大家痛痛快快的吃一顿饱饭。”

陈宣将酒壶打开,顷刻间酒香四溢,门外那群乞丐此刻都伸长了脖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睛都要看直了。

肉包子他们平日里可以抢,但真没有酒喝啊,今天若是不去,怕是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啊。

而且他们这么多人,也不怕什么,当即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围在大锅的前面,口中喊道。

“公子,我,我们也要吃包子。”

“对,我们也要吃包子,谢谢公子大恩大德。”

“酒,还有酒,我好些日子没喝过酒了。”

陈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对嘛,本姑爷又不是豺狼虎豹,你们怕什么啊,我好心请大家吃包子,你们刚刚还守在门口不进来,那是几个意思。

“放心,今天本姑爷心情好,包子管够,不过得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陈宣瞥了一眼熊二,熊二立马会意,身子一横,挡在这群乞丐的面前,沉声呵道。

“都给俺排好队,谁不排队就给俺滚出去,今天的包子他别想吃上一口。”

不得不说,熊二这身板还是挺唬人的,何况他现在横在乞丐和包子的中间,说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这群乞丐哪怕有些不情愿,但此刻还是只能按着熊二说的去做,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排成一列,喊道。

“公子,现在我们能吃包子了吧。”

“当然。”

陈宣走到了近前,抓着一个包子就塞到了一个乞丐的手里,看着他一口咬下去,狼吞虎咽的样子,笑道。

“今天的包子好吃么。”

“好吃好吃。”

“那是今天的包子好吃,还是前几天的包子好吃。”

“都好吃都好吃。”

“好吃就好,好吃就好,我害怕你吃不惯呢,告诉我,今天准备吃多少包子。”

“五,五个,不,十个,我能吃十个包子。”

这乞丐抬起头,有些露怯的喊出了十个包子,可是他发现陈宣的眼神却是变了,眉头紧皱,耳边响起一道不满的呵斥。

“才十个,你是看不起本姑爷么,本姑爷让你吃二十个。”

“熊二哥,来,你亲自看着这位兄弟吃二十个包子,一定要看着他一个一个吃下去。”

“是,姑爷。”

熊二乐呵乐呵的跑到陈宣的边上,一双铜铃般的眼睛都瞪圆了,姑爷说了要看着他一个一个吃下去,他就要瞪大了眼睛看着。

这乞丐也不含糊,一口气连吃了七个肉包子,再吃第八个的时候实在是干得不行,这好吃的肉包子都觉得难以下咽了,抬起头讨好的看着熊二。

“恩,恩公,能不能给点酒喝,太干了。”

“姑爷没说给赏酒,你就这么吃吧,吃完二十个肉包子再喝酒。”

“那,那喝点米汤也行啊。”

“米汤?!”

熊二轻哼了一声,嘴角都带着一抹慑人的坏笑。

“这米汤是他们的,俺可做不了主,不过你可以抢啊,以前抢肉包子,现在抢米汤嘛。”

这乞丐不傻,一听熊二这话,顿时就明白了,赶紧将身旁的肉包子抓在手里,还不时的往怀里塞。

可是熊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捏,这乞丐顿时发出一阵惨叫,脸都要变形了,吃痛的喊道。

“你干嘛,你松手,你松手。”

“哼。”

熊二也不答话,但也不松手,只听陈宣悠悠的说道。

“我请你吃包子,说二十个就二十个,你不在这吃完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我就不高兴,我不高姓…”

陈宣停了一下,指着熊二说道。

“我不高兴,他就不高兴,他不高兴就会发狂。”

“对,俺会发狂。”

熊二很配和的朝着这乞丐凶了一眼,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吼道。

“俺发狂起来俺自己都怕,没事就喜欢拍东西,你看看你这小身板够俺拍几下。”

“你,你们这是要害命。”

这乞丐慌了,咬着牙想要从熊二手里挣脱出来,陈宣看着他这样子,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我劝你还是赶紧将二十个包子吃下去,不然的话,我马上就要不高兴了。”

“你们要干嘛,这包子我不吃了还不行么,你们赶紧松手,不然的话我可要叫人了。”

“叫人?!”

陈宣轻咦一声,这个台词为何这么熟悉,他是不是该说一句——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我,我真叫了啊。”

“叫吧叫吧,我都快忍不住了,你赶紧叫啊。”

“弟兄们,这两个家伙是来给这群小叫花出头的,给我上,他们身上有包子,还有银子,抢了他们的包子,抢了他们的银子。”

这乞丐真叫了。

他身后的一群乞丐顿时凶相毕露,纷纷朝着熊二和陈宣围了上来,双眼冒着凶光的看着熊二和陈宣,扯着喉咙吼道。

“你们赶紧松开我们大哥,不然的话,小心我们不客气。”

陈宣惊异的笑了笑,被熊二捏着的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带头大哥,他陈宣最讨厌的就是带头大哥了。

“哎哟,你们这是要人多欺负人少啊。光天化日的,你们还敢谋财害命不成,还有没有王法了。”

“放你娘的屁。”

这群乞丐的大哥龇牙咧嘴的怒骂了一声,脸上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恭谨之色,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老子告诉你们,在这叫花街,我们就是王法。”

陈宣的眼神变了,这是你们能说的台词么,好好的乞丐不做,你还想做山贼劫匪啊。

不过这群乞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又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砍头是不可能砍头,发配也不可能发配。

若是关到大牢里去,大牢里的狱卒在他们身上半点油水都收刮不到,还要免费提供伙食,这完全是亏本的买卖。

所以官府对他们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做出什么非法乱纪的事情,也就任他们去折腾。

不过陈宣今天来就是要立威的,总不能因为几颗耗子屎就坏了他的宏图大业吧。

“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是什么王法。”

陈宣轻哼一声,瞥了一眼身后的小叫花们,让他们纷纷退回了破屋之中。

至于陈宣自己,这种事情当然是不能自己动手的,这多掉价啊,给了熊二一个眼神后,果断也开溜了。

这绝对不是怂,这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万一误伤了怎么办,他这脸就是碰破了一点皮也是天下人的损失啊。

待到他感觉已经安全之后,这才大喊了一声。

“关门,放熊二。”

第二十章:关门,放熊二

陈宣是个好人,不然他会给小叫花送包子吃么。

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疏忽了,除了小叫花,还有这么多乞丐饿着肚子呢,他陈宣怎么忍心看着他们饿肚子呢,不就是包子么,他陈宣像是缺包子的人么。

“熊二哥,你将带来的吃食都拿出来,然后拿着银子再去买些包子回来,记住一定要肉馅的,到了叫花街里,你便告诉他们,今天本姑爷心情不错,请他们吃顿好的。”

熊二摩拳擦掌了一阵,一听还要去买包子,总觉得有些肉疼,心里想着何必这么麻烦呢,像外面那种泼皮无赖,没有什么事一顿揍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揍一顿。

陈宣看着熊二这磨磨蹭蹭的样子,岂会不知道熊二心里想的是什么,当即板着脸催促了一声。

“快去,记住带一壶好酒回来,不花你的银子。”

“是,姑爷。”

一听不花他的银子,熊二心里舒坦了不少,当即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叫花街里就传来了熊二的吆喝声,还有一股肉香味混在汗臭腐臭之中,真是格外的清爽,提神效果绝对牛叉。

“俺家姑爷今天心情不错,特意吩咐俺熊二来请你们吃包子,要吃包子的赶紧过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看到没,这白花花的面皮,这香喷喷的肉馅,都是八宝阁新鲜出炉的热包子,今天俺心情也不错,包子管够。”

熊二端着两大盘子的肉包子一路走到了破屋门前,回头望了一眼,在他身后三五步的地方,大概有七八个乞丐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神色之中还有些犹豫之色,当即呵道。

“看什么看,就你们这样子,莫非俺还能对你们有什么想法不成,要吃就进来,不吃赶紧滚蛋,别堵着碍眼。”

熊二把话丢在那里,然后一步踏入破屋之中,将两大盘肉包子放在大锅旁边,整个人往那里一杵,颇有几分守门神的意思。

“来,吃包子,今天包子管够,敞开了吃。”

陈宣瞥了一眼门外,也不管守在门口的那群乞丐,当即将两个肉包子塞在了一个小叫花的手里,笑道。

“放心吃,从今往后啊,天天都有肉包子。”

“谢谢大哥哥。”

“我也要肉包子,谢谢大哥哥。”

这群小叫花对陈宣是没有丝毫戒备的,当即拿着肉包子就往嘴里送,陈宣看着他们大快朵颐的样子,心中微微有些触动,这肉包子还能吃得这么香啊。

“不要急,不要急,这还有酒,要是吃包子吃噎住了,就喝一口酒,今天让大家痛痛快快的吃一顿饱饭。”

陈宣将酒壶打开,顷刻间酒香四溢,门外那群乞丐此刻都伸长了脖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睛都要看直了。

肉包子他们平日里可以抢,但真没有酒喝啊,今天若是不去,怕是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啊。

而且他们这么多人,也不怕什么,当即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围在大锅的前面,口中喊道。

“公子,我,我们也要吃包子。”

“对,我们也要吃包子,谢谢公子大恩大德。”

“酒,还有酒,我好些日子没喝过酒了。”

陈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对嘛,本姑爷又不是豺狼虎豹,你们怕什么啊,我好心请大家吃包子,你们刚刚还守在门口不进来,那是几个意思。

“放心,今天本姑爷心情好,包子管够,不过得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陈宣瞥了一眼熊二,熊二立马会意,身子一横,挡在这群乞丐的面前,沉声呵道。

“都给俺排好队,谁不排队就给俺滚出去,今天的包子他别想吃上一口。”

不得不说,熊二这身板还是挺唬人的,何况他现在横在乞丐和包子的中间,说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这群乞丐哪怕有些不情愿,但此刻还是只能按着熊二说的去做,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排成一列,喊道。

“公子,现在我们能吃包子了吧。”

“当然。”

陈宣走到了近前,抓着一个包子就塞到了一个乞丐的手里,看着他一口咬下去,狼吞虎咽的样子,笑道。

“今天的包子好吃么。”

“好吃好吃。”

“那是今天的包子好吃,还是前几天的包子好吃。”

“都好吃都好吃。”

“好吃就好,好吃就好,我害怕你吃不惯呢,告诉我,今天准备吃多少包子。”

“五,五个,不,十个,我能吃十个包子。”

这乞丐抬起头,有些露怯的喊出了十个包子,可是他发现陈宣的眼神却是变了,眉头紧皱,耳边响起一道不满的呵斥。

“才十个,你是看不起本姑爷么,本姑爷让你吃二十个。”

“熊二哥,来,你亲自看着这位兄弟吃二十个包子,一定要看着他一个一个吃下去。”

“是,姑爷。”

熊二乐呵乐呵的跑到陈宣的边上,一双铜铃般的眼睛都瞪圆了,姑爷说了要看着他一个一个吃下去,他就要瞪大了眼睛看着。

这乞丐也不含糊,一口气连吃了七个肉包子,再吃第八个的时候实在是干得不行,这好吃的肉包子都觉得难以下咽了,抬起头讨好的看着熊二。

“恩,恩公,能不能给点酒喝,太干了。”

“姑爷没说给赏酒,你就这么吃吧,吃完二十个肉包子再喝酒。”

“那,那喝点米汤也行啊。”

“米汤?!”

熊二轻哼了一声,嘴角都带着一抹慑人的坏笑。

“这米汤是他们的,俺可做不了主,不过你可以抢啊,以前抢肉包子,现在抢米汤嘛。”

这乞丐不傻,一听熊二这话,顿时就明白了,赶紧将身旁的肉包子抓在手里,还不时的往怀里塞。

可是熊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捏,这乞丐顿时发出一阵惨叫,脸都要变形了,吃痛的喊道。

“你干嘛,你松手,你松手。”

“哼。”

熊二也不答话,但也不松手,只听陈宣悠悠的说道。

“我请你吃包子,说二十个就二十个,你不在这吃完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我就不高兴,我不高姓…”

陈宣停了一下,指着熊二说道。

“我不高兴,他就不高兴,他不高兴就会发狂。”

“对,俺会发狂。”

熊二很配和的朝着这乞丐凶了一眼,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吼道。

“俺发狂起来俺自己都怕,没事就喜欢拍东西,你看看你这小身板够俺拍几下。”

“你,你们这是要害命。”

这乞丐慌了,咬着牙想要从熊二手里挣脱出来,陈宣看着他这样子,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我劝你还是赶紧将二十个包子吃下去,不然的话,我马上就要不高兴了。”

“你们要干嘛,这包子我不吃了还不行么,你们赶紧松手,不然的话我可要叫人了。”

“叫人?!”

陈宣轻咦一声,这个台词为何这么熟悉,他是不是该说一句——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我,我真叫了啊。”

“叫吧叫吧,我都快忍不住了,你赶紧叫啊。”

“弟兄们,这两个家伙是来给这群小叫花出头的,给我上,他们身上有包子,还有银子,抢了他们的包子,抢了他们的银子。”

这乞丐真叫了。

他身后的一群乞丐顿时凶相毕露,纷纷朝着熊二和陈宣围了上来,双眼冒着凶光的看着熊二和陈宣,扯着喉咙吼道。

“你们赶紧松开我们大哥,不然的话,小心我们不客气。”

陈宣惊异的笑了笑,被熊二捏着的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带头大哥,他陈宣最讨厌的就是带头大哥了。

“哎哟,你们这是要人多欺负人少啊。光天化日的,你们还敢谋财害命不成,还有没有王法了。”

“放你娘的屁。”

这群乞丐的大哥龇牙咧嘴的怒骂了一声,脸上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恭谨之色,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老子告诉你们,在这叫花街,我们就是王法。”

陈宣的眼神变了,这是你们能说的台词么,好好的乞丐不做,你还想做山贼劫匪啊。

不过这群乞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又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砍头是不可能砍头,发配也不可能发配。

若是关到大牢里去,大牢里的狱卒在他们身上半点油水都收刮不到,还要免费提供伙食,这完全是亏本的买卖。

所以官府对他们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做出什么非法乱纪的事情,也就任他们去折腾。

不过陈宣今天来就是要立威的,总不能因为几颗耗子屎就坏了他的宏图大业吧。

“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是什么王法。”

陈宣轻哼一声,瞥了一眼身后的小叫花们,让他们纷纷退回了破屋之中。

至于陈宣自己,这种事情当然是不能自己动手的,这多掉价啊,给了熊二一个眼神后,果断也开溜了。

这绝对不是怂,这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万一误伤了怎么办,他这脸就是碰破了一点皮也是天下人的损失啊。

待到他感觉已经安全之后,这才大喊了一声。

“关门,放熊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