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11:38:20

这女人是谁!

庆平县的人谁不知道陈宣是秦家的姑爷,他的娘子乃是秦家秦夭夭,号称庆平县第一美人,真正的超级白富美。

可是眼前这个浓妆艳抹,艳俗至极的女人是谁,他是看着陈宣叫的,他叫的是陈郎,难道她是陈宣的相好,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陈宣和熊二都是一脸懵逼的回过身,只见这媚俗的女人一下子冲了过来,作势要拉着陈宣的胳膊,陈宣赶紧躲开,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人,难怪有杀气,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大姐,你找谁啊。”

“陈郎,你,你竟然叫我大姐,以前你都叫我娘子的,你怎能如此忘恩负义,你现在攀上了秦家的高枝,莫非就不认我了么。”

这女人的眼中满是幽怨之色,恨恨的说道。

“陈郎,莫非你都忘了么,以前你说要考取功名,是妾身日夜在外被人蹂躏,供你读书,你还说日后高中,要与我成亲的啊。”

娼妓?!

还是最下贱的娼妓。

观音座是青楼没错,但和勾栏是截然不同的,这里不管是书生还是商贾,虽然也会狎妓,但绝对不会去找这种最下贱的娼妓,这是下三流的泥腿子用来泄欲的,和风花雪月完全扯不上关系。

这种粗鄙的事情,陈宣竟然做得出来,而且他以前还是靠着一个下贱娼妓养着,更可恨的是,现在他攀上了秦家的高枝,竟然如此薄情寡义,铁石心肠,翻脸不认人了。

这种人,简直是万夫所指,可耻之极啊。

“陈郎,这些你都忘了么,以前你在家中读书的时候,每晚妾身在外被人蹂躏之后,回到屋中,你都要狠狠的折磨妾身,哪怕是妾身来了葵水,你也不放过,还说一日不和妾身欢好就浑身无力,四肢发软。”

“自从你赶考之后,妾身一直等着你,可是你却音信全无,直到前日才听说你成了秦家姑爷,妾身万念俱灰,想来找你又不敢,怕误了你的才名,妾身不求其他,只要陈郎心中有我,把妾身养在外面,妾身不会和秦小姐争个什么的。”

这女人泪眼含怨,似乎陈宣真是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一样。

陈宣都要被她的演技给征服了,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女人时不时的朝着常威那边瞥上一眼,还有刚入门的杀气寒意,陈宣都要信了。

“大姐,你确定你没有认错,是我么,是我陈宣么。”

“是你,妾身与陈郎日夜缠绵了不下百次,妾身身上每一寸肌肤之上都留着陈郎你的痕迹,又岂会认错。”

这一刻,陈宣都怔住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他怎么可以这么忘恩负义呢,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他陈宣怎么做得出来呢。

陈宣这是默认了么?!

常威的眼中闪过一道奸计得逞的笑意,站起身来,大义凛然的说道。

“听闻陈公子被捡回秦府的时候,患了失忆之症,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如今陈公子和你的相好破镜重圆,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原来是这样,难怪陈宣没有反驳这娼妓,原来他失忆了,那么这个娼妓说的都是真的咯。

一瞬间。

所有人看向陈宣的目光都变了,原来你是这样的陈宣啊。

瓶儿美眸之中满是错愕之色,所有人都信了,但是她不信,陈宣怎么可以是这样的人呢,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假的。

这肯定是假的。

瓶儿一把挡在陈宣的面前,像是护犊子的小母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指着这娼妓说道。

“你撒谎!”

“我倒贴陈公子他都不要,他怎么会看上你,你哪里比我强了。”

瓶儿说这话的时候,还刻意的挺了挺腰,比容貌,她比这娼妓不知道漂亮多少,比身材,她瓶儿的名字是白叫的么。

这娼妓横了一眼瓶儿,冷笑道。

“陈郎与我郎情妾意,又岂是你这小丫头可以理解的,你不过是看陈郎声名鹊起才主动倒贴,我可是和他缠绵了数百个日夜,你知道我们的感情有多深么。”

“你,你胡说。”

瓶儿指着这娼妓,因为羞怒的缘故,胸前一阵摇晃,可光是斗嘴,她哪里有这娼妓这般不要脸不要皮的什么都能说得出口。

“瓶儿姑娘,此事我陈某敢作敢当,这位大姐,陈某患了失忆之症,你说的若是真的,那陈某定然不会坐视不管的。”

陈宣轻轻将瓶儿拉到了一旁,目光真诚的看着眼前这娼妓,这娼妓都愣住了,这家伙难道真的干过这种事情么,他都不反驳一下,就直接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了啊。

“陈郎,妾身说的都是真的,就在这花河边上,那便是妾身的屋舍,你就是和妾身在那里恩爱缠绵,许下山盟海誓的,还说今生非妾身不娶。”

“对了,这段日子陈郎你了无音讯,妾身相思成疾,唯有看着陈郎的画像才能入睡,今日终于找到陈郎你了,真是老天开眼啊。”

这娼妓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画像,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画像之上。

嗯,怎么说呢,还是很抽象的,大概依稀多用一点想象力的话,还是能够看出这画像上的正是他陈宣的惊世容颜。

陈宣将画像捏在手中,叹道。

“大姐你竟然还会作画,可是这怎么墨迹未干啊。”

这娼妓的眼中闪过一道紧张的神色,赶紧说道。

“陈郎,这都是妾身泪痕,妾身每日以泪洗面,唯有抱着画像才能入睡,这画像乃是陈郎你亲手所画,就是留给妾身有个念想。”

好一番情深意切啊,陈宣都不忍心打破这个狗血的瞎几把乱扯故事了。

“大姐,你这不对啊,你说这是我亲手所画,可是你觉得我陈宣陈大才子的画工会如此之差么?!”

陈宣猛然抬头,眼中已经多了几分杀伐之意,戏也陪你演得差不多了,暗中的那些家伙爽也爽了,再让你们爽下去,他陈宣该不爽了。

“大姐,不要怪我太坦白,你这样的哪怕脱光了躺在床上,本姑爷都不会多看一眼。”

“陈郎,你…”

“不要问,我真不是坐怀不乱,主要是你太丑。”

陈宣轻蔑的瞥了一眼常威等人,让熊二去取了宣纸和笔墨过来,冷笑道。

“你要来污蔑陈某好歹用点心思,陈某虽然患了失忆之症,但陈某的岳父大人已经派人查清了陈某的家乡,乃是临县的王家庄,不日陈某将会带着我家娘子回家乡省亲。”

这事情陈宣还是今日才知道的,官府的人派人来登记了他和秦夭夭结为夫妻的事情,秦有财顺口说到了这个事情。

至于后面半句带着秦夭夭回去省亲,这当然是陈宣瞎编了,完全就是说给某些人听的,顺便再小小的炫耀一下,他陈宣的娘子可是秦夭夭,安庆府第一首富家里的第一美人,是你这种残花败柳能比的么。

“还有这画像,虽然本姑爷长得很帅,但是你也不能瞎画啊,而且还污蔑说这是出自陈某之手,你看不起谁呢。”

陈宣很生气,你把本姑爷画得丑一点就算了,但是你竟然要说是他画的,这个他就不能忍了。

“来,让陈某教你该如何作画。”

陈宣本来是不会作画的,但是他可以学嘛,为了以后的各种图纸,陈宣这段日子无事的时候特意在笔记本里学了简笔画。

他朝着一旁好奇的瓶儿看了一眼,笔记本中顿时出现了一张照片,然后经过电脑处理,简笔画便生成了。

只见他手执毛笔在宣纸之上寥寥几笔,一个妙龄女子的模样瞬间跃然纸上,那黛眉之中的青涩,明眸之中的柔情,还有嘴角轻抿的一抹笑意都栩栩如生。

瓶儿探着头一看到这画卷,面颊顿时通红,娇嗔的看了一眼陈宣,陈公子真是的,怎么好端端的画人家呢,这要是传了出去,人家都要羞死了啊。

“熊二,让大家看看本姑爷的画工如何,岂是这等下贱娼妓可以随意污蔑的。”

“是,姑爷。”

熊二将简笔画捧在手中,在观音座大堂里晃了一圈,人群之中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这是什么笔法,寥寥几笔,竟然如此生动。”

“这不是陈宣身旁的女子么,真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啊。”

“与陈宣的画作相比,这娼妓手中的画像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你看,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啊,哪怕他们之中有些人不愿意承认陈宣画工了得,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你还能自欺欺人不成。

陈宣对着这娼妓看了一眼,嘴角划过一抹邪魅笑意,冷声说道。

“大姐,你知不知道你诬陷我不要紧,但是我娘子是秦家小姐,她爹是我安庆府的秦财神,他可是要面子的人,你污蔑我就等于污蔑他,以我家岳父大人的手段,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下场吧。”

这一刻,这娼妓腿都软了。

秦有财是安庆府首府,二十余年里白手起家攒下偌大家业,岂会是表面这般简单,里面不知道带着多少血腥呢。

她只不过是一个娼妓而已,别说秦财神亲自过问了,哪怕是秦家一句话,整个安庆府都没有她容身之地。

这娼妓支支吾吾了半天,目光一直朝着常威望去,眼神焦急,明显是在求救。

“别看,不要因为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的害怕,大声告诉陈某,是谁指使你诬陷陈某的,是谁拿着这个不堪入目的画像来陷害陈某的。”

陈宣的眼神死死的逼视着她,哪怕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从这娼妓口中说出来,肯定别有一番意思。

这娼妓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面色苍白的看着陈宣,犹豫了半天,心中一横,硬着头皮说道。

“是我,是我听说你患了失忆之症,才想着讹上一笔银子,赖上你陈宣的。”

“你?!”

陈宣轻咦一声。

“就凭你一个下贱娼妓,也配知道我陈宣失忆之事!”

第二十四章:你在瞧不起谁呢

这女人是谁!

庆平县的人谁不知道陈宣是秦家的姑爷,他的娘子乃是秦家秦夭夭,号称庆平县第一美人,真正的超级白富美。

可是眼前这个浓妆艳抹,艳俗至极的女人是谁,他是看着陈宣叫的,他叫的是陈郎,难道她是陈宣的相好,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陈宣和熊二都是一脸懵逼的回过身,只见这媚俗的女人一下子冲了过来,作势要拉着陈宣的胳膊,陈宣赶紧躲开,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人,难怪有杀气,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大姐,你找谁啊。”

“陈郎,你,你竟然叫我大姐,以前你都叫我娘子的,你怎能如此忘恩负义,你现在攀上了秦家的高枝,莫非就不认我了么。”

这女人的眼中满是幽怨之色,恨恨的说道。

“陈郎,莫非你都忘了么,以前你说要考取功名,是妾身日夜在外被人蹂躏,供你读书,你还说日后高中,要与我成亲的啊。”

娼妓?!

还是最下贱的娼妓。

观音座是青楼没错,但和勾栏是截然不同的,这里不管是书生还是商贾,虽然也会狎妓,但绝对不会去找这种最下贱的娼妓,这是下三流的泥腿子用来泄欲的,和风花雪月完全扯不上关系。

这种粗鄙的事情,陈宣竟然做得出来,而且他以前还是靠着一个下贱娼妓养着,更可恨的是,现在他攀上了秦家的高枝,竟然如此薄情寡义,铁石心肠,翻脸不认人了。

这种人,简直是万夫所指,可耻之极啊。

“陈郎,这些你都忘了么,以前你在家中读书的时候,每晚妾身在外被人蹂躏之后,回到屋中,你都要狠狠的折磨妾身,哪怕是妾身来了葵水,你也不放过,还说一日不和妾身欢好就浑身无力,四肢发软。”

“自从你赶考之后,妾身一直等着你,可是你却音信全无,直到前日才听说你成了秦家姑爷,妾身万念俱灰,想来找你又不敢,怕误了你的才名,妾身不求其他,只要陈郎心中有我,把妾身养在外面,妾身不会和秦小姐争个什么的。”

这女人泪眼含怨,似乎陈宣真是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一样。

陈宣都要被她的演技给征服了,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女人时不时的朝着常威那边瞥上一眼,还有刚入门的杀气寒意,陈宣都要信了。

“大姐,你确定你没有认错,是我么,是我陈宣么。”

“是你,妾身与陈郎日夜缠绵了不下百次,妾身身上每一寸肌肤之上都留着陈郎你的痕迹,又岂会认错。”

这一刻,陈宣都怔住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他怎么可以这么忘恩负义呢,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他陈宣怎么做得出来呢。

陈宣这是默认了么?!

常威的眼中闪过一道奸计得逞的笑意,站起身来,大义凛然的说道。

“听闻陈公子被捡回秦府的时候,患了失忆之症,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如今陈公子和你的相好破镜重圆,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原来是这样,难怪陈宣没有反驳这娼妓,原来他失忆了,那么这个娼妓说的都是真的咯。

一瞬间。

所有人看向陈宣的目光都变了,原来你是这样的陈宣啊。

瓶儿美眸之中满是错愕之色,所有人都信了,但是她不信,陈宣怎么可以是这样的人呢,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假的。

这肯定是假的。

瓶儿一把挡在陈宣的面前,像是护犊子的小母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指着这娼妓说道。

“你撒谎!”

“我倒贴陈公子他都不要,他怎么会看上你,你哪里比我强了。”

瓶儿说这话的时候,还刻意的挺了挺腰,比容貌,她比这娼妓不知道漂亮多少,比身材,她瓶儿的名字是白叫的么。

这娼妓横了一眼瓶儿,冷笑道。

“陈郎与我郎情妾意,又岂是你这小丫头可以理解的,你不过是看陈郎声名鹊起才主动倒贴,我可是和他缠绵了数百个日夜,你知道我们的感情有多深么。”

“你,你胡说。”

瓶儿指着这娼妓,因为羞怒的缘故,胸前一阵摇晃,可光是斗嘴,她哪里有这娼妓这般不要脸不要皮的什么都能说得出口。

“瓶儿姑娘,此事我陈某敢作敢当,这位大姐,陈某患了失忆之症,你说的若是真的,那陈某定然不会坐视不管的。”

陈宣轻轻将瓶儿拉到了一旁,目光真诚的看着眼前这娼妓,这娼妓都愣住了,这家伙难道真的干过这种事情么,他都不反驳一下,就直接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了啊。

“陈郎,妾身说的都是真的,就在这花河边上,那便是妾身的屋舍,你就是和妾身在那里恩爱缠绵,许下山盟海誓的,还说今生非妾身不娶。”

“对了,这段日子陈郎你了无音讯,妾身相思成疾,唯有看着陈郎的画像才能入睡,今日终于找到陈郎你了,真是老天开眼啊。”

这娼妓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画像,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画像之上。

嗯,怎么说呢,还是很抽象的,大概依稀多用一点想象力的话,还是能够看出这画像上的正是他陈宣的惊世容颜。

陈宣将画像捏在手中,叹道。

“大姐你竟然还会作画,可是这怎么墨迹未干啊。”

这娼妓的眼中闪过一道紧张的神色,赶紧说道。

“陈郎,这都是妾身泪痕,妾身每日以泪洗面,唯有抱着画像才能入睡,这画像乃是陈郎你亲手所画,就是留给妾身有个念想。”

好一番情深意切啊,陈宣都不忍心打破这个狗血的瞎几把乱扯故事了。

“大姐,你这不对啊,你说这是我亲手所画,可是你觉得我陈宣陈大才子的画工会如此之差么?!”

陈宣猛然抬头,眼中已经多了几分杀伐之意,戏也陪你演得差不多了,暗中的那些家伙爽也爽了,再让你们爽下去,他陈宣该不爽了。

“大姐,不要怪我太坦白,你这样的哪怕脱光了躺在床上,本姑爷都不会多看一眼。”

“陈郎,你…”

“不要问,我真不是坐怀不乱,主要是你太丑。”

陈宣轻蔑的瞥了一眼常威等人,让熊二去取了宣纸和笔墨过来,冷笑道。

“你要来污蔑陈某好歹用点心思,陈某虽然患了失忆之症,但陈某的岳父大人已经派人查清了陈某的家乡,乃是临县的王家庄,不日陈某将会带着我家娘子回家乡省亲。”

这事情陈宣还是今日才知道的,官府的人派人来登记了他和秦夭夭结为夫妻的事情,秦有财顺口说到了这个事情。

至于后面半句带着秦夭夭回去省亲,这当然是陈宣瞎编了,完全就是说给某些人听的,顺便再小小的炫耀一下,他陈宣的娘子可是秦夭夭,安庆府第一首富家里的第一美人,是你这种残花败柳能比的么。

“还有这画像,虽然本姑爷长得很帅,但是你也不能瞎画啊,而且还污蔑说这是出自陈某之手,你看不起谁呢。”

陈宣很生气,你把本姑爷画得丑一点就算了,但是你竟然要说是他画的,这个他就不能忍了。

“来,让陈某教你该如何作画。”

陈宣本来是不会作画的,但是他可以学嘛,为了以后的各种图纸,陈宣这段日子无事的时候特意在笔记本里学了简笔画。

他朝着一旁好奇的瓶儿看了一眼,笔记本中顿时出现了一张照片,然后经过电脑处理,简笔画便生成了。

只见他手执毛笔在宣纸之上寥寥几笔,一个妙龄女子的模样瞬间跃然纸上,那黛眉之中的青涩,明眸之中的柔情,还有嘴角轻抿的一抹笑意都栩栩如生。

瓶儿探着头一看到这画卷,面颊顿时通红,娇嗔的看了一眼陈宣,陈公子真是的,怎么好端端的画人家呢,这要是传了出去,人家都要羞死了啊。

“熊二,让大家看看本姑爷的画工如何,岂是这等下贱娼妓可以随意污蔑的。”

“是,姑爷。”

熊二将简笔画捧在手中,在观音座大堂里晃了一圈,人群之中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这是什么笔法,寥寥几笔,竟然如此生动。”

“这不是陈宣身旁的女子么,真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啊。”

“与陈宣的画作相比,这娼妓手中的画像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你看,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啊,哪怕他们之中有些人不愿意承认陈宣画工了得,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你还能自欺欺人不成。

陈宣对着这娼妓看了一眼,嘴角划过一抹邪魅笑意,冷声说道。

“大姐,你知不知道你诬陷我不要紧,但是我娘子是秦家小姐,她爹是我安庆府的秦财神,他可是要面子的人,你污蔑我就等于污蔑他,以我家岳父大人的手段,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下场吧。”

这一刻,这娼妓腿都软了。

秦有财是安庆府首府,二十余年里白手起家攒下偌大家业,岂会是表面这般简单,里面不知道带着多少血腥呢。

她只不过是一个娼妓而已,别说秦财神亲自过问了,哪怕是秦家一句话,整个安庆府都没有她容身之地。

这娼妓支支吾吾了半天,目光一直朝着常威望去,眼神焦急,明显是在求救。

“别看,不要因为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的害怕,大声告诉陈某,是谁指使你诬陷陈某的,是谁拿着这个不堪入目的画像来陷害陈某的。”

陈宣的眼神死死的逼视着她,哪怕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从这娼妓口中说出来,肯定别有一番意思。

这娼妓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面色苍白的看着陈宣,犹豫了半天,心中一横,硬着头皮说道。

“是我,是我听说你患了失忆之症,才想着讹上一笔银子,赖上你陈宣的。”

“你?!”

陈宣轻咦一声。

“就凭你一个下贱娼妓,也配知道我陈宣失忆之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