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11:41:03

以前外面的人都说陈宣是读书读傻了,可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患了失忆之症。

你区区一个下贱娼妓,怕是连陈宣的面都没见过,哪怕是熊二这样可以踏入府宅的仆役,也绝对不会去干你这种烂货,你连道听途说的资格都没有啊。

“我,我真是听别人说的,你,你不要为难我,银子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就是。”

这娼妓被陈宣看得有些发怵了,特别是想到秦家这个庞然大物,心中更是惊恐无比,可她又不敢说是常威指使她的,常威可是县太爷的儿子,要弄死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现在想着的就是赶紧走,她已经按照吩咐泼了陈宣脏水了,只要赶紧离开这里,陈宣应该不会和她一个娼妓过不去吧。

可是。

她脚下刚动,一道魁梧的身影就拦在了她的面前,陈宣缓缓走到这娼妓的面前,笑道。

“银子怎么可以不要呢,这位大姐,不知道上你一夜要多少银子,你说我和你缠绵了数百个日夜,这个银子,我陈宣是不会拖欠的。”

“看大姐你这个姿色和身段,一夜应该也就五十文银子吧,几百个日夜,就算五十两吧。”

陈宣示意了一眼熊二,熊二从怀中取出了一锭一百两的银子,直接塞到了这个娼妓的手中,只听陈宣继续说道。

“剩下的五十两银子就算是陈某做善事了,大姐你既然这么缺银子,又这么喜欢被人蹂躏,陈某是个好人,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这五十两银子应该够十个乞丐流民的宿费了吧。”

“陈某好心提醒大姐一句,可千万要拿出你的十八般武艺,否则的话怕是应付不来。”

熊二一听这话,当即就要往门外跑去,口中喊道。

“姑爷,俺认识不少的乞丐,都是憋了好些年的,俺这就去叫他们过来,他们肯定会感激姑爷的大恩大德的。”

这一下,这娼妓的腿是彻底软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浑身发抖的喊道。

“陈公子,陈大人,陈大人饶命啊,我,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怎么会不敢呢,你打开门做生意,陈某这是照顾你的生意,你用太感激沉默,我会叮嘱他们稍微轻一点的。”

“常公子,常公子救我啊,我可是听了你的才来诬陷他的,你可千万要救我啊。”

这一下,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陈宣转过身,朝着常威望去,发现这家伙的脸都黑了,笑道。

“哎哟,这不是常威常公子么,今天不打来福,怎的和这娼妓搅合在一起了,难道你和她二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么。”

“陈宣,你给我闭嘴!”

常威剜了一眼这个娼妓,冷冷说道。

“陈宣,你不要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我常威可认识这个贱人。”

“常公子,是你给我的十两银子,让我来诬陷陈宣的啊,你还说事成之后,再给我五十两银子,银子我不要了,常公子你可要救救我,他们,他们会要了我的命的。”

不要说秦家的手段了,光是想到一群满身脓疮的乞丐,这娼妓心中就止不住的发颤。

哪怕她身经百战,但也不能一次应付这么多人啊,常威现在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这可是县太爷家的公子,只要有他一句话,陈宣定然是不敢乱来的。

“常公子,这是你给我的十两银子,我,我不要了,还有陈宣的银子,我,我都不要了,放我走,放我走吧。”

陈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压根没想过要怎么为难这个娼妓,至于常威的背后站着的可是县令,光凭此事也不能拿他怎样。

只见他朝着熊二瞥了一眼,熊二一把将银子抓回了手中,这才让开了身子,看着那娼妓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陈宣缓缓走到常威的面前,面颊上带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意,心平气和的问道。

“常公子,可是对陈某有何不满。”

常威黑着脸没有说话。

“莫非是陈某哪日得罪过常兄。”

常威冷哼一声,也不搭理他。

“都不是,那陈某知道了,定然是常兄觉得我家娘子拒绝了常兄,常兄又死皮赖脸的想要追求我家夭夭,所以才这么不折手段的出此下策,想要靠一个下贱娼妓来污蔑陈某,坏我名声,离间我和夭夭之间的感情。”

“可惜啊,常兄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实在是太掉常兄的身价了,下次如果还想针对陈某,麻烦常兄你多动动脑子,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很傻很天真的。”

“陈宣,你!”

“你看,我就喜欢你这种看不惯我,还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陈宣说完这话,又扫了一眼常威身旁的李明远和王致,惊奇的说道。

“原来李兄和王兄也在这里,小弟方才眼拙,还没能认出二位,还以为是两个狗头军师跟在常兄的身边出谋划策呢。”

陈宣又不是傻子,李明远和王致二人都和常威厮混到了一起,这事情里哪怕没有他二人的影子,他二人多半也是知情的,这种读书人,还真是够无耻的啊。

李明远和王致面色一沉,隐隐升起一抹怒意,但是此刻是陈宣气焰最盛的时候,而且方才那娼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认常威,他二人又和他坐到一起,这种越描越黑的事情,越说越错,不如不说。

不过李浩可没有他们二人的顾忌,不但没有动怒,反倒是拍手称好,大笑道。

“果然是伶牙俐齿,巧舌如簧啊,不愧是秦家姑爷啊。”

“你是?!”

陈宣偏过头,方才就是这个家伙对他露出了杀意,他可是记在心里呢,如今看这家伙气焰这么嚣张,摆明了才是今天的正主。

李浩的眼神慢慢冷下来,脸上依然是倨傲之色,轻笑道。

“李浩。”

“李浩?!”

陈宣轻咦一声,庆平县没有姓李的大族啊,嘀咕了一句。

“不认识啊。”

瞬间。

李浩的面色顿时阴沉无比,扯了扯嘴角,阴冷的说道。

“秦夭夭是我大哥的女人,我劝你赶紧滚出秦家,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

“是么?!”

陈宣惊讶的看着李浩,啧啧了两声,看向一旁的熊二,问道。

“熊二啊,我何时收了这么一个小弟啊。”

“有胆!”

李浩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和陈宣四目相对,眼中杀意盎然。

“我大哥乃是翰林侍读,我爹是李天南。”

翰林侍读,正六品官职,虽然不高,但是陈宣却是知道的,凡是新科进士能够进翰林院的,都代表得到了皇帝陛下的认可。

在翰林院中磨砺几年,便会前往六部之中,正是踏入朝堂,可以说翰林院就是一块跳板,鱼跃龙门的跳板。

至于李天南,陈宣的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个人,如今的吏部尚书,一部之首,朝堂之上真正的一方大员,权势滔天的人物。

眼前这个李浩,可以说是陈宣碰到的第一个真正的权贵子弟,常威这样的官宦子弟和他相比,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陈宣的眼神也变得凝重了不少,他不想得罪一个圣眷正浓的当朝一部之首,三品大员,但是这涉及到他的老婆秦夭夭,天王老子陈宣也不能让啊。

“原来是李天南李大人啊,李大人可是当朝大员,为我陈国鞠躬尽瘁,是百官表率,在下也是佩服不已。”

“李公子的大哥如今已是翰林侍读,未来必能封侯拜相,继承李天南李大人的衣钵,实乃当世人杰。”

陈宣的声音之中满是钦佩之色,李浩轻哼了一声,一脸算你小子识相的样子,还以为碰到了一个硬骨头,没想到一听到他爹的名字,不还是一样的货色。

不过下一刻,陈宣突然奇怪的看着李浩,笑道。

“可是这和你有何关系?!”

李浩脸色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陈宣的话就像是一个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你爹是一部之首,三品大员,你爹牛逼,你哥是翰林侍读,当世人杰,他也牛逼,但是你呢,你李浩是个什么,李家的纨绔公子么,成天就知道招摇过市。

当然这句话换一个更简单的说法就是,没有你爹和你哥,你李浩算个什么瘠薄东西。

“陈宣!”

这两个字,李浩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憋出来了,那杀人的目光似乎要将陈宣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陈宣倒是轻松无比的看着李浩,笑道。

“李公子叫陈某有何吩咐。”

“我要你死。”

“这个,这个有些难啊。”

陈宣的面色很为难,怎么可以有这么无理的要求呢,我还想你死呢,你先死一个看看啊。

李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压下,他在来庆平县之前,他爹格外叮嘱过他,不要随便和秦家的人发生冲突,何况这里还是赵王的地盘,哪怕是他也要有所收敛,必须给赵王足够的面子,不然他爹都保不住他。

“好,好,陈宣,我记住你了。”

“能入李公子法眼,陈某感激不尽,不过陈某应该是记不住李公子了,毕竟像陈某这种钢铁之男,无端端的绝对不会惦记一个男人。”

“哼!”

李浩猛的一挥衣袖,不再和陈宣做口舌之争,目光在人群之中扫过,突然看到了倚在门前的瓶儿,嘴角顿时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对着赵恒说道。

“将这个女人送到我的房里,我倒要看看她倒贴人的本事有多厉害!”

第二十五章:这个有些难啊

以前外面的人都说陈宣是读书读傻了,可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患了失忆之症。

你区区一个下贱娼妓,怕是连陈宣的面都没见过,哪怕是熊二这样可以踏入府宅的仆役,也绝对不会去干你这种烂货,你连道听途说的资格都没有啊。

“我,我真是听别人说的,你,你不要为难我,银子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就是。”

这娼妓被陈宣看得有些发怵了,特别是想到秦家这个庞然大物,心中更是惊恐无比,可她又不敢说是常威指使她的,常威可是县太爷的儿子,要弄死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现在想着的就是赶紧走,她已经按照吩咐泼了陈宣脏水了,只要赶紧离开这里,陈宣应该不会和她一个娼妓过不去吧。

可是。

她脚下刚动,一道魁梧的身影就拦在了她的面前,陈宣缓缓走到这娼妓的面前,笑道。

“银子怎么可以不要呢,这位大姐,不知道上你一夜要多少银子,你说我和你缠绵了数百个日夜,这个银子,我陈宣是不会拖欠的。”

“看大姐你这个姿色和身段,一夜应该也就五十文银子吧,几百个日夜,就算五十两吧。”

陈宣示意了一眼熊二,熊二从怀中取出了一锭一百两的银子,直接塞到了这个娼妓的手中,只听陈宣继续说道。

“剩下的五十两银子就算是陈某做善事了,大姐你既然这么缺银子,又这么喜欢被人蹂躏,陈某是个好人,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这五十两银子应该够十个乞丐流民的宿费了吧。”

“陈某好心提醒大姐一句,可千万要拿出你的十八般武艺,否则的话怕是应付不来。”

熊二一听这话,当即就要往门外跑去,口中喊道。

“姑爷,俺认识不少的乞丐,都是憋了好些年的,俺这就去叫他们过来,他们肯定会感激姑爷的大恩大德的。”

这一下,这娼妓的腿是彻底软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浑身发抖的喊道。

“陈公子,陈大人,陈大人饶命啊,我,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怎么会不敢呢,你打开门做生意,陈某这是照顾你的生意,你用太感激沉默,我会叮嘱他们稍微轻一点的。”

“常公子,常公子救我啊,我可是听了你的才来诬陷他的,你可千万要救我啊。”

这一下,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陈宣转过身,朝着常威望去,发现这家伙的脸都黑了,笑道。

“哎哟,这不是常威常公子么,今天不打来福,怎的和这娼妓搅合在一起了,难道你和她二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么。”

“陈宣,你给我闭嘴!”

常威剜了一眼这个娼妓,冷冷说道。

“陈宣,你不要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我常威可认识这个贱人。”

“常公子,是你给我的十两银子,让我来诬陷陈宣的啊,你还说事成之后,再给我五十两银子,银子我不要了,常公子你可要救救我,他们,他们会要了我的命的。”

不要说秦家的手段了,光是想到一群满身脓疮的乞丐,这娼妓心中就止不住的发颤。

哪怕她身经百战,但也不能一次应付这么多人啊,常威现在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这可是县太爷家的公子,只要有他一句话,陈宣定然是不敢乱来的。

“常公子,这是你给我的十两银子,我,我不要了,还有陈宣的银子,我,我都不要了,放我走,放我走吧。”

陈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压根没想过要怎么为难这个娼妓,至于常威的背后站着的可是县令,光凭此事也不能拿他怎样。

只见他朝着熊二瞥了一眼,熊二一把将银子抓回了手中,这才让开了身子,看着那娼妓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陈宣缓缓走到常威的面前,面颊上带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意,心平气和的问道。

“常公子,可是对陈某有何不满。”

常威黑着脸没有说话。

“莫非是陈某哪日得罪过常兄。”

常威冷哼一声,也不搭理他。

“都不是,那陈某知道了,定然是常兄觉得我家娘子拒绝了常兄,常兄又死皮赖脸的想要追求我家夭夭,所以才这么不折手段的出此下策,想要靠一个下贱娼妓来污蔑陈某,坏我名声,离间我和夭夭之间的感情。”

“可惜啊,常兄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实在是太掉常兄的身价了,下次如果还想针对陈某,麻烦常兄你多动动脑子,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很傻很天真的。”

“陈宣,你!”

“你看,我就喜欢你这种看不惯我,还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陈宣说完这话,又扫了一眼常威身旁的李明远和王致,惊奇的说道。

“原来李兄和王兄也在这里,小弟方才眼拙,还没能认出二位,还以为是两个狗头军师跟在常兄的身边出谋划策呢。”

陈宣又不是傻子,李明远和王致二人都和常威厮混到了一起,这事情里哪怕没有他二人的影子,他二人多半也是知情的,这种读书人,还真是够无耻的啊。

李明远和王致面色一沉,隐隐升起一抹怒意,但是此刻是陈宣气焰最盛的时候,而且方才那娼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认常威,他二人又和他坐到一起,这种越描越黑的事情,越说越错,不如不说。

不过李浩可没有他们二人的顾忌,不但没有动怒,反倒是拍手称好,大笑道。

“果然是伶牙俐齿,巧舌如簧啊,不愧是秦家姑爷啊。”

“你是?!”

陈宣偏过头,方才就是这个家伙对他露出了杀意,他可是记在心里呢,如今看这家伙气焰这么嚣张,摆明了才是今天的正主。

李浩的眼神慢慢冷下来,脸上依然是倨傲之色,轻笑道。

“李浩。”

“李浩?!”

陈宣轻咦一声,庆平县没有姓李的大族啊,嘀咕了一句。

“不认识啊。”

瞬间。

李浩的面色顿时阴沉无比,扯了扯嘴角,阴冷的说道。

“秦夭夭是我大哥的女人,我劝你赶紧滚出秦家,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

“是么?!”

陈宣惊讶的看着李浩,啧啧了两声,看向一旁的熊二,问道。

“熊二啊,我何时收了这么一个小弟啊。”

“有胆!”

李浩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和陈宣四目相对,眼中杀意盎然。

“我大哥乃是翰林侍读,我爹是李天南。”

翰林侍读,正六品官职,虽然不高,但是陈宣却是知道的,凡是新科进士能够进翰林院的,都代表得到了皇帝陛下的认可。

在翰林院中磨砺几年,便会前往六部之中,正是踏入朝堂,可以说翰林院就是一块跳板,鱼跃龙门的跳板。

至于李天南,陈宣的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个人,如今的吏部尚书,一部之首,朝堂之上真正的一方大员,权势滔天的人物。

眼前这个李浩,可以说是陈宣碰到的第一个真正的权贵子弟,常威这样的官宦子弟和他相比,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陈宣的眼神也变得凝重了不少,他不想得罪一个圣眷正浓的当朝一部之首,三品大员,但是这涉及到他的老婆秦夭夭,天王老子陈宣也不能让啊。

“原来是李天南李大人啊,李大人可是当朝大员,为我陈国鞠躬尽瘁,是百官表率,在下也是佩服不已。”

“李公子的大哥如今已是翰林侍读,未来必能封侯拜相,继承李天南李大人的衣钵,实乃当世人杰。”

陈宣的声音之中满是钦佩之色,李浩轻哼了一声,一脸算你小子识相的样子,还以为碰到了一个硬骨头,没想到一听到他爹的名字,不还是一样的货色。

不过下一刻,陈宣突然奇怪的看着李浩,笑道。

“可是这和你有何关系?!”

李浩脸色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陈宣的话就像是一个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你爹是一部之首,三品大员,你爹牛逼,你哥是翰林侍读,当世人杰,他也牛逼,但是你呢,你李浩是个什么,李家的纨绔公子么,成天就知道招摇过市。

当然这句话换一个更简单的说法就是,没有你爹和你哥,你李浩算个什么瘠薄东西。

“陈宣!”

这两个字,李浩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憋出来了,那杀人的目光似乎要将陈宣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陈宣倒是轻松无比的看着李浩,笑道。

“李公子叫陈某有何吩咐。”

“我要你死。”

“这个,这个有些难啊。”

陈宣的面色很为难,怎么可以有这么无理的要求呢,我还想你死呢,你先死一个看看啊。

李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压下,他在来庆平县之前,他爹格外叮嘱过他,不要随便和秦家的人发生冲突,何况这里还是赵王的地盘,哪怕是他也要有所收敛,必须给赵王足够的面子,不然他爹都保不住他。

“好,好,陈宣,我记住你了。”

“能入李公子法眼,陈某感激不尽,不过陈某应该是记不住李公子了,毕竟像陈某这种钢铁之男,无端端的绝对不会惦记一个男人。”

“哼!”

李浩猛的一挥衣袖,不再和陈宣做口舌之争,目光在人群之中扫过,突然看到了倚在门前的瓶儿,嘴角顿时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对着赵恒说道。

“将这个女人送到我的房里,我倒要看看她倒贴人的本事有多厉害!”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