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17:41:25

傍晚六点,一身休闲西装的杜烽,身材挺拔地站在宾利旁边,为眼前的佳人打开了车门。

“呵……反正最后一次了,你不用给我开车门也行。”

江月颜无所谓地说道,笑得挺冷的。

“你也说了,最后一次了,上车吧,江总。”

杜烽耸了耸肩,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停在金海岸大酒店的门前,江月颜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还让你送我么?”

“因为我明天才离职嘛。”

杜烽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因为一会儿的饭局,你要跟我一起参加。”

江月颜摇了摇头。

“跟你一起?呵呵,我只是个司机而已,没必要吧?”

杜烽之前并不知情,心说难道这顿饭有危险,江月颜需要自己跟着保护她?

“这顿饭,是我请白翰飞的。一会儿你跟我上去,认真地跟白少道个歉,我会尽力帮你说情。相信看在我的份上,他不会过于为难你。当然,你可能会受些屈辱,不过忍忍就过去了。”

江月颜认真地叮嘱道。

话音落下,杜烽愣了愣,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这女人有点意思,跟这个白少吃这顿饭,难不成还是为了自己?

有句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星月集团的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带着自己去给人道歉去?

昨天伊曼曼是这样,今天江月颜也是……怪有意思的,呵呵。

杜烽借着后视镜,看向江月颜,只见她那绝美的俏脸,依旧冷冰冰的。

但透过那冰冷的外表,似乎是一颗还算善良温暖的心。

不得不说,杜烽竟然在这一瞬间,觉得这个女人的确挺美,挺有味道的。

“怎么,明天我们就什么关系没有了,江总还替我担心,怕那个小白报复我呢?”

杜烽饶有兴致地问道。

“你也说了,那是明天,起码今天你还是我的员工。我不喜欢欠你什么,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会尽力帮你摆平。”

江月颜淡淡地说道。

“我想不用了,第一,我不怕那什么白少的报复。第二,他先辱我骂我打我,我没必要跟他道歉。江总这顿饭如果因为这事的话,大可不必勉强自己去吃。你也不欠我什么……”

杜烽说着,回头冲江月颜邪邪地笑了笑:“那一吻,什么都抵消了。”

话音落下,江月颜看着杜烽的眼神,再度变得凌厉冰冷起来,绝美的脸蛋儿上,是毫不掩饰地的气愤和厌恶。

下一秒,她冷冷地看了杜烽一眼,然后自己开门下了车。

杜烽脸上闪过一抹犹豫,最终还是坐在车上,并没有跟上去。

……

江月颜之前订好的钻石包间内,白翰飞已经提前到了。

当他见到江月颜开门进来时,双目顿时亮了起来,一脸殷勤地迎了上去。

只见这家伙脸颊的那个巴掌印,这时候已经很淡,几乎看不出来了。

以他们白家的能量,自然不缺少一些顶级的药物。

“月颜,你可算来了,我已经提前点好了酒菜,就等你了。”

白翰飞再次换上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非常绅士地为江月颜拉开椅子,俊朗的脸庞上挂满了阳光般的笑容。

不谈他的家世,就凭他这副相貌,也是许多少女的梦中情人。

“白少,说好了我请的,你这是做什么?”

江月颜优雅地落座后,恬淡地笑道。

笑容恰到好处,既不显得太过冷漠,也保持着一些距离感。

但就算是这样,也看得白翰飞色授魂与。

“哈哈,谁请不一样,反正我的钱,以后都要交给月颜你管。”

白翰飞话里有话地说道。

江月颜俏脸闪过一丝不自然,没搭白翰飞这话。

对方打了个哈哈,然后冲服务员喊道:“行了,开始上菜吧。”

同时,他心中暗暗冷笑,江月颜啊江月颜,你现在就好好装你的清高吧,一会儿,我让你主动往我身上扑!

等菜上齐之后,白翰飞把服务人员打发了出去,然后给江月颜倒上了半杯红酒。

“来,月颜,先喝一杯?”

江月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酒端了起来:“白少,今天我是来替阿烽给你道歉的。”

“哈哈哈,还阿烽呢?月颜,你别骗我了,我已经查过了,那小子只是你的司机而已,你根本没有男朋友。”

白翰飞笑着打断道。

听见这话,江月颜表情顿时一滞,苦笑了一声道:“既然白少已经知道了,那希望你不要跟他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

白翰飞这时候冷笑了一声:“月颜,你也说了,他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你觉得,我白翰飞被这么一个小人物打了脸,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最重要的是,这混蛋竟然强吻了你,我相信你肯定不是自愿的。

就算是不为我自己,也要帮你出这口气!”

说起早上的事,他一拍桌子,一脸愤恨,脸色又显扭曲。

江月颜见状皱起了秀眉,主动抬起了酒杯道:“白少,他好歹是我的员工,而且现在他也知道错了,这件事说到底因为我而起。你如果揪着不放,那就是在生我的气喽。你能不能看在月颜的份上,就此揭过。”

话音落下,白翰飞的脸色再次闪过一抹阴沉。

他想不到,一向对男人不假辞色的江月颜,竟然肯为了这个司机,这么跟自己求情。

麻痹的,两人该不会真的有一腿吧?

但不应该啊,据他的人调查,那小子是昨天才应聘的司机。

也不像是早就好上了,毕竟为了应聘这个司机,那小子还把他另外一个情敌万天宇给打伤了。

如果江月颜早就跟杜烽好上了,不至于再演这么一出戏。

最后,他也只能把原因归结于,江月颜一直对手下员工非常照顾。

但就算如此,也让他心里非常不爽,感觉自己在江月颜心里,都tm不如一个普通员工。

“哈哈,我哪能生你的气呢。月颜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当这一巴掌,是月颜你打的,再揪着不放,就显得没有气度了。打是亲骂是爱嘛……我高兴还来不及。来,干杯。”

这个时候,白翰飞见到江月颜主动举杯,顿时心中暗喜,赶紧故作大度地说道。

而听着对方这肉麻的话,江月颜牵强地笑了笑,跟对方碰了碰杯,小抿了一口。

白翰飞见状,故作不悦道:“月颜,你这有点没诚意啊,你看,我都干了。”

“这……白少,我喝的是红酒。”

江月颜有点无语,心说作为白家大少,你难道连红酒都不会喝?

你见过谁喝红酒一口闷的?

然而白翰飞却好像没听懂一样:“就是嘛,你喝的是红酒,度数那么低,多喝点没关系。你要是这样,就是不给我面子啊,不给我面子,就是又打我脸啊?”

听见这话,江月颜心里暗叹了一声,只能把杯里的红酒干掉。

“哈哈,好!来,再喝一杯。”

白翰飞心中暗乐,接着又给江月颜倒了一杯。

“白少,你……”江月颜绝美的脸蛋上,表情顿时一僵。

“你也说了,今天是来给我道歉的。那么,起码要罚上三杯吧?要不然,我找你那个司机喝点?”

白翰飞话里,隐隐带着一丝威胁。

江月颜抿了抿嘴唇,无奈地再次举起了酒杯。

不消片刻,半瓶红酒已经下肚。

因为公司刚起步的时候,江月颜经常自己出去谈业务,所以她的酒量其实还可以。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喝了这么点,好像就有点迷糊了。

“白少,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便准备离开。

不然一会儿醉倒在这包厢内,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而她刚刚一起身,就再次软倒了下去,只感觉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一样。

白翰飞脸上,终于露出得逞的笑意,目光色眯眯地,在江月颜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游走着。

只见面前的佳人,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绝美的俏脸带着一抹红晕,美艳不可方物。

而一向清冷的她,此时露出的那种醉态和慵懒,更让白翰飞口干舌燥!

“杜烽……”

看着白翰飞脸上那阴邪地笑意,意识到了什么的江月颜,本能地喊着一个名字。

第二十三章 醉倒的江总

傍晚六点,一身休闲西装的杜烽,身材挺拔地站在宾利旁边,为眼前的佳人打开了车门。

“呵……反正最后一次了,你不用给我开车门也行。”

江月颜无所谓地说道,笑得挺冷的。

“你也说了,最后一次了,上车吧,江总。”

杜烽耸了耸肩,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停在金海岸大酒店的门前,江月颜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还让你送我么?”

“因为我明天才离职嘛。”

杜烽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因为一会儿的饭局,你要跟我一起参加。”

江月颜摇了摇头。

“跟你一起?呵呵,我只是个司机而已,没必要吧?”

杜烽之前并不知情,心说难道这顿饭有危险,江月颜需要自己跟着保护她?

“这顿饭,是我请白翰飞的。一会儿你跟我上去,认真地跟白少道个歉,我会尽力帮你说情。相信看在我的份上,他不会过于为难你。当然,你可能会受些屈辱,不过忍忍就过去了。”

江月颜认真地叮嘱道。

话音落下,杜烽愣了愣,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这女人有点意思,跟这个白少吃这顿饭,难不成还是为了自己?

有句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星月集团的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带着自己去给人道歉去?

昨天伊曼曼是这样,今天江月颜也是……怪有意思的,呵呵。

杜烽借着后视镜,看向江月颜,只见她那绝美的俏脸,依旧冷冰冰的。

但透过那冰冷的外表,似乎是一颗还算善良温暖的心。

不得不说,杜烽竟然在这一瞬间,觉得这个女人的确挺美,挺有味道的。

“怎么,明天我们就什么关系没有了,江总还替我担心,怕那个小白报复我呢?”

杜烽饶有兴致地问道。

“你也说了,那是明天,起码今天你还是我的员工。我不喜欢欠你什么,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会尽力帮你摆平。”

江月颜淡淡地说道。

“我想不用了,第一,我不怕那什么白少的报复。第二,他先辱我骂我打我,我没必要跟他道歉。江总这顿饭如果因为这事的话,大可不必勉强自己去吃。你也不欠我什么……”

杜烽说着,回头冲江月颜邪邪地笑了笑:“那一吻,什么都抵消了。”

话音落下,江月颜看着杜烽的眼神,再度变得凌厉冰冷起来,绝美的脸蛋儿上,是毫不掩饰地的气愤和厌恶。

下一秒,她冷冷地看了杜烽一眼,然后自己开门下了车。

杜烽脸上闪过一抹犹豫,最终还是坐在车上,并没有跟上去。

……

江月颜之前订好的钻石包间内,白翰飞已经提前到了。

当他见到江月颜开门进来时,双目顿时亮了起来,一脸殷勤地迎了上去。

只见这家伙脸颊的那个巴掌印,这时候已经很淡,几乎看不出来了。

以他们白家的能量,自然不缺少一些顶级的药物。

“月颜,你可算来了,我已经提前点好了酒菜,就等你了。”

白翰飞再次换上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非常绅士地为江月颜拉开椅子,俊朗的脸庞上挂满了阳光般的笑容。

不谈他的家世,就凭他这副相貌,也是许多少女的梦中情人。

“白少,说好了我请的,你这是做什么?”

江月颜优雅地落座后,恬淡地笑道。

笑容恰到好处,既不显得太过冷漠,也保持着一些距离感。

但就算是这样,也看得白翰飞色授魂与。

“哈哈,谁请不一样,反正我的钱,以后都要交给月颜你管。”

白翰飞话里有话地说道。

江月颜俏脸闪过一丝不自然,没搭白翰飞这话。

对方打了个哈哈,然后冲服务员喊道:“行了,开始上菜吧。”

同时,他心中暗暗冷笑,江月颜啊江月颜,你现在就好好装你的清高吧,一会儿,我让你主动往我身上扑!

等菜上齐之后,白翰飞把服务人员打发了出去,然后给江月颜倒上了半杯红酒。

“来,月颜,先喝一杯?”

江月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酒端了起来:“白少,今天我是来替阿烽给你道歉的。”

“哈哈哈,还阿烽呢?月颜,你别骗我了,我已经查过了,那小子只是你的司机而已,你根本没有男朋友。”

白翰飞笑着打断道。

听见这话,江月颜表情顿时一滞,苦笑了一声道:“既然白少已经知道了,那希望你不要跟他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

白翰飞这时候冷笑了一声:“月颜,你也说了,他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你觉得,我白翰飞被这么一个小人物打了脸,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最重要的是,这混蛋竟然强吻了你,我相信你肯定不是自愿的。

就算是不为我自己,也要帮你出这口气!”

说起早上的事,他一拍桌子,一脸愤恨,脸色又显扭曲。

江月颜见状皱起了秀眉,主动抬起了酒杯道:“白少,他好歹是我的员工,而且现在他也知道错了,这件事说到底因为我而起。你如果揪着不放,那就是在生我的气喽。你能不能看在月颜的份上,就此揭过。”

话音落下,白翰飞的脸色再次闪过一抹阴沉。

他想不到,一向对男人不假辞色的江月颜,竟然肯为了这个司机,这么跟自己求情。

麻痹的,两人该不会真的有一腿吧?

但不应该啊,据他的人调查,那小子是昨天才应聘的司机。

也不像是早就好上了,毕竟为了应聘这个司机,那小子还把他另外一个情敌万天宇给打伤了。

如果江月颜早就跟杜烽好上了,不至于再演这么一出戏。

最后,他也只能把原因归结于,江月颜一直对手下员工非常照顾。

但就算如此,也让他心里非常不爽,感觉自己在江月颜心里,都tm不如一个普通员工。

“哈哈,我哪能生你的气呢。月颜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当这一巴掌,是月颜你打的,再揪着不放,就显得没有气度了。打是亲骂是爱嘛……我高兴还来不及。来,干杯。”

这个时候,白翰飞见到江月颜主动举杯,顿时心中暗喜,赶紧故作大度地说道。

而听着对方这肉麻的话,江月颜牵强地笑了笑,跟对方碰了碰杯,小抿了一口。

白翰飞见状,故作不悦道:“月颜,你这有点没诚意啊,你看,我都干了。”

“这……白少,我喝的是红酒。”

江月颜有点无语,心说作为白家大少,你难道连红酒都不会喝?

你见过谁喝红酒一口闷的?

然而白翰飞却好像没听懂一样:“就是嘛,你喝的是红酒,度数那么低,多喝点没关系。你要是这样,就是不给我面子啊,不给我面子,就是又打我脸啊?”

听见这话,江月颜心里暗叹了一声,只能把杯里的红酒干掉。

“哈哈,好!来,再喝一杯。”

白翰飞心中暗乐,接着又给江月颜倒了一杯。

“白少,你……”江月颜绝美的脸蛋上,表情顿时一僵。

“你也说了,今天是来给我道歉的。那么,起码要罚上三杯吧?要不然,我找你那个司机喝点?”

白翰飞话里,隐隐带着一丝威胁。

江月颜抿了抿嘴唇,无奈地再次举起了酒杯。

不消片刻,半瓶红酒已经下肚。

因为公司刚起步的时候,江月颜经常自己出去谈业务,所以她的酒量其实还可以。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喝了这么点,好像就有点迷糊了。

“白少,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便准备离开。

不然一会儿醉倒在这包厢内,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而她刚刚一起身,就再次软倒了下去,只感觉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一样。

白翰飞脸上,终于露出得逞的笑意,目光色眯眯地,在江月颜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游走着。

只见面前的佳人,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绝美的俏脸带着一抹红晕,美艳不可方物。

而一向清冷的她,此时露出的那种醉态和慵懒,更让白翰飞口干舌燥!

“杜烽……”

看着白翰飞脸上那阴邪地笑意,意识到了什么的江月颜,本能地喊着一个名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