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09:24:00

徐教头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但似乎也只有成为了一名修士才有能力自保吧。

但在徐教头看来这似乎也是一种安慰,不过他更倾向于把事情告诉段云的父亲,也只有他出面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但看到段云一脸信心十足的样子,他本想开口提醒的话却始终没有讲出来。

段云当然不会去告诉他哪位父亲,首先他即使说了,恐怕他哪位偏袒的父亲也不会轻易相信,即使相信了,难倒段风之流就能放过自己吗?恐怕不会,既然明着不行,暗地里一样可以,只是换了个方式,照样能起到警示和立威的效果。

虽然现在还不确认这个传言是否属实,但段云已经决定让程东好看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段云身为一个孤儿,自小就明白这个道理。

话说另一边的徐教头,去得快,回来的更快,仅仅只是出去了不到几刻钟就赶了回来,神情十分难看,而且比离开时更慌张了。

见到段云又低下了头,似乎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说的样子,段云见他有话憋在嗓子眼里,难受得紧,催促道:“徐教头去而复返,想必有事情吧?有话不妨直说。”

徐菖看了段云一眼,还是喃喃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我去让人帮你到家族拿修炼的药材,他们竟然说没有了,负责采办的管事我与他向熟,昨天他还告诉我,他进货了大批修炼体质的药材,今天他们就告诉我没有了,你说这是不是欺人太甚?”

“哦”

段云只是轻声哦了一声,似乎这件事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

“既然家族里说没有了,那我们就出去自己买就好了,钱我来出。”

虽然段云没这个世界的货币,可他母亲还是拿的出来的,不然怎么能叫独宠呢,这没有独宠而娇,反而被人欺负,这是没地说理去,可钱还是有的,而且比大夫人的还要多,当然,明地里还是一样的,只是段父会暗地里给一些,要说疼爱段云的母亲,那是不打折扣的,就是唯独对段云,他似乎很不愿承认这是他的种。

大概段父觉得自己英雄了一辈子,霸气了一辈子,可生的这个小儿子的性格,活像个娘们,没有一点血性不说,而且对于修炼竟然一点兴趣没有,这着实让段父气恼不已,这要不是段母所生,他掐死段云的心都有了。

听了段云说自己出钱出去买,徐教头摇了摇头,叹气说道:“要是如此,我何须来这里向你诉苦,这药材虽然有几株还算名贵,但我还是拿的出灵石的,只是……。”

徐教头欲言又止,急得段云都想骂娘了,尼玛,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什么毛病,动不动就欲言又止,能不能不大喘气?

“只是什么?”

段云耐着性子问道。

只是我走遍了全城,所有药材都凑齐了,唯独有一株药材尚缺,起初我以为是巧合,于是我又去了其他城,离这里最近的城,洛河城那边同样,还是少那一株岩心草,我一气之下,抓了一个小斯,问了问,他告诉我,在一天前有个神秘人买走了全程的岩心草,而且是有多少要多少。

岩心草是淬体的关键药材之一,没有淬体,你如何修炼?更为关键的是,那个小斯告诉我,那个神秘离去的方向就是我们柯尔城,你说,这能是巧合吗?

“当真是大手笔啊,把附近所有药店的岩心草不惜高价也收购一空,厉害啊。”

段云都有点佩服他们了,也不知道是段风的主意还是裴喜,当真是好手段,一边阻止自己修炼,成为一名修士,一边打算除掉自己,当真是好手段。

其实这些所作所为在外人看来都是多余,因为段云还不是一个修士,即使成为了筑基期,可筑基期分九段,而每一段又分上中下,也就是初期,中期后期,划分十分明显,而之所以这样区分不是为了确认谁进步快,而是哪怕相差一个小境界,一个筑基中期的人,能完虐十几个筑基初期的修士。

而在程东筑基三段中期水平的情况下,段风还不放心一个还没开脉之人,当真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对方留啊。

“那我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比如向其他世家买一株,我就不信,没有其他世家有此物。”

段云的话说完,徐菖又是一声叹息,段云见他如此,也就猜到结局了,估计又是段风所致,毕竟交好一个段家未来家主,和交好一个废物或者说一个教头,怎么选择,相信那些世家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

“算了,大不了我们自己去采摘嘛,相信徐教头知道哪里有吧?”

听到此话,徐菖微微一愣,但又有些失望的说道:“三少爷有所不知,这岩心草出生在深山底层,只有在极度炎热的岩浆旁边才有此物的诞生,而一旦采摘下来,若没有什么特殊手法封印和器材保存,不出三刻钟,一准化作一堆烂泥,对于淬体没有丝毫帮助。”

原来,这岩心草需要用特殊手法封印灵气,用特殊器材装下才能保持原样,但就这样也只能保持三年而已,可这种药材供不应求,几乎没有到失效的那一天,所以段风等才会选择这一株药材作为垄断之用,因为不愁出手,只要十天后段云一死,他就可以大赚一笔,一举两得。

“三刻钟?时间似乎也不是很急吗?三刻钟大概四十五分钟左右。”

“既然无法保存,找到了又赶不回来,那么,我与你去一趟不就行了?我们当场使用,不就得了?”

“不可。”

还不等段云说完,这徐菖就断然拒绝道。

段云一愣,轻声问道:“哦,有何不可?你去的,我为何去不得!”

“三少爷有所不知,那岩心草生活在盘龙山,也就是三少爷上次昏迷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瘴气,一阵风袭来就会有瘴气,可一阵风过后又没了,十分诡异,更为关键的是哪里有很多灵兽出现,即便是我也讨不到便宜,三少爷上次离家出走,被家奴追赶,慌不择路,勿入盘龙山,就是被外围的瘴气所致昏迷不醒,你若还去,三夫人岂会同意?”

原来小段云这个倒霉鬼是勿入盘龙山才嗝屁的?这是什么鬼体质?被瘴气给搞死了,好吧,即便是现在的段云,吸入瘴气他一样会昏迷,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制作个口罩,口罩用几味治疗瘴气的药物泡制一下,短时间内,还是问题不大的。

段云下定决心,一定要去一次盘龙山,去看看,小段云身死道消的地方,有时间他也好去祭奠一下,呃,这话听上去挺吓人的。

“徐教头不必说了,盘龙山我一定会去,即便我不去盘龙山,难倒对付程东时我就没有生命之忧了吗?修炼本就是与天争命,若事事顺心,那还修炼个什么劲。”

徐菖微微一愣,这段云传言是一点也不喜修炼的,可这个不喜修炼之人认真起来,竟然比他看的还要透彻,上次就是因为他一句话,让他提高了一个小境界,上次事他还没来得及谢过段云,今天听段云的话,他又想起了此事。

说时迟那时快,段云用时不久就制作了一个厚厚的口罩,用瓶子灌满了中药水,只要到了把口罩浸湿,戴上去,一时半刻保证啥事没有。

段云没有和段母说明,只说和徐教头出去办点事,和修炼有关,段母不疑有他,毕竟有一个教头在身边总不能做出什么有违师道的事吧。

二人用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来到了盘龙山,这次段云可是体会到什么是心飞扬,身随我动这个词的含义了,那是被徐教头夹在腋下一路拎过来的。

段云敢说,比跑车还快,尼玛,老子竟然没晕车,呃……好像是不晕腋下。

“三少爷,前面那座山就是盘龙山了,盘龙山地势如一条龙盘踞之势,从龙口入,龙尾出,地势十分陡峭,由于灵兽很多也是雇佣兵尝尝光顾的地方,不过一般都是一级或者二级佣兵团才有资格,不然进去了也是当灵兽的肥料。”

我们虽然不惧怕他们,但还是躲着点好,这帮佣兵是刀尖上过日子的人,见我们人少,要是起了歹心思,我们就麻烦了。

其实徐菖说的还是含蓄了,若是二级佣兵还好,毕竟没有一个与他相同等级的,不足为惧,可要是一级,那就有和他肩并肩的存在了,而且甚至还有比他等级还要高的,只是柯尔城佣兵团虽多,一级的确很少,而且一级也有强弱之分,有的一级甚至比徐菖等级高的多,只是这种人一般已经不怎么出来了,手下养着人帮他呢。

“我们进去吧。”

段云不想多说,因为他一靠近这个地方,看到这些似曾相识的山,他就有点发自内心的惧怕,这是小段云的记忆停留在身体里的缘故,现如今大部分的记忆已经被段云的超级强大的大脑整理就来了。

这就像一个出车祸失忆的人,若是一般人可能只记得一些场景熟悉,人可能几个也熟悉,但距离叫出名字还早,但段云不同,他的大脑可不是一般人,所以小段云的记忆已经被他整理的差不多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本能的对死亡有一丝畏惧。

这丝畏惧仅仅只停留了一会,就被段云强大的内心压制下去了,开玩笑,他对这个身体的主导权岂能受到前任的影响。

只是让段云很诧异的是,自从进入盘龙山脉以来,他总感觉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盯着自己,似乎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自己身体。

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像小伙子看到了心仪的姑娘,像艺术家发现了一块璞玉,那种灰蒙蒙,似曾被全身笼罩的感觉随着越来越深入,这种感觉竟然越来越强烈了。

而在深山地下的,像温泉咕嘟咕嘟冒着蒸汽的地方,正有一个眼睛注视着段云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近,这让他兴奋的不能自缢。

第八章:盘龙山脉

徐教头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但似乎也只有成为了一名修士才有能力自保吧。

但在徐教头看来这似乎也是一种安慰,不过他更倾向于把事情告诉段云的父亲,也只有他出面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但看到段云一脸信心十足的样子,他本想开口提醒的话却始终没有讲出来。

段云当然不会去告诉他哪位父亲,首先他即使说了,恐怕他哪位偏袒的父亲也不会轻易相信,即使相信了,难倒段风之流就能放过自己吗?恐怕不会,既然明着不行,暗地里一样可以,只是换了个方式,照样能起到警示和立威的效果。

虽然现在还不确认这个传言是否属实,但段云已经决定让程东好看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段云身为一个孤儿,自小就明白这个道理。

话说另一边的徐教头,去得快,回来的更快,仅仅只是出去了不到几刻钟就赶了回来,神情十分难看,而且比离开时更慌张了。

见到段云又低下了头,似乎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说的样子,段云见他有话憋在嗓子眼里,难受得紧,催促道:“徐教头去而复返,想必有事情吧?有话不妨直说。”

徐菖看了段云一眼,还是喃喃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我去让人帮你到家族拿修炼的药材,他们竟然说没有了,负责采办的管事我与他向熟,昨天他还告诉我,他进货了大批修炼体质的药材,今天他们就告诉我没有了,你说这是不是欺人太甚?”

“哦”

段云只是轻声哦了一声,似乎这件事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

“既然家族里说没有了,那我们就出去自己买就好了,钱我来出。”

虽然段云没这个世界的货币,可他母亲还是拿的出来的,不然怎么能叫独宠呢,这没有独宠而娇,反而被人欺负,这是没地说理去,可钱还是有的,而且比大夫人的还要多,当然,明地里还是一样的,只是段父会暗地里给一些,要说疼爱段云的母亲,那是不打折扣的,就是唯独对段云,他似乎很不愿承认这是他的种。

大概段父觉得自己英雄了一辈子,霸气了一辈子,可生的这个小儿子的性格,活像个娘们,没有一点血性不说,而且对于修炼竟然一点兴趣没有,这着实让段父气恼不已,这要不是段母所生,他掐死段云的心都有了。

听了段云说自己出钱出去买,徐教头摇了摇头,叹气说道:“要是如此,我何须来这里向你诉苦,这药材虽然有几株还算名贵,但我还是拿的出灵石的,只是……。”

徐教头欲言又止,急得段云都想骂娘了,尼玛,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什么毛病,动不动就欲言又止,能不能不大喘气?

“只是什么?”

段云耐着性子问道。

只是我走遍了全城,所有药材都凑齐了,唯独有一株药材尚缺,起初我以为是巧合,于是我又去了其他城,离这里最近的城,洛河城那边同样,还是少那一株岩心草,我一气之下,抓了一个小斯,问了问,他告诉我,在一天前有个神秘人买走了全程的岩心草,而且是有多少要多少。

岩心草是淬体的关键药材之一,没有淬体,你如何修炼?更为关键的是,那个小斯告诉我,那个神秘离去的方向就是我们柯尔城,你说,这能是巧合吗?

“当真是大手笔啊,把附近所有药店的岩心草不惜高价也收购一空,厉害啊。”

段云都有点佩服他们了,也不知道是段风的主意还是裴喜,当真是好手段,一边阻止自己修炼,成为一名修士,一边打算除掉自己,当真是好手段。

其实这些所作所为在外人看来都是多余,因为段云还不是一个修士,即使成为了筑基期,可筑基期分九段,而每一段又分上中下,也就是初期,中期后期,划分十分明显,而之所以这样区分不是为了确认谁进步快,而是哪怕相差一个小境界,一个筑基中期的人,能完虐十几个筑基初期的修士。

而在程东筑基三段中期水平的情况下,段风还不放心一个还没开脉之人,当真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对方留啊。

“那我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比如向其他世家买一株,我就不信,没有其他世家有此物。”

段云的话说完,徐菖又是一声叹息,段云见他如此,也就猜到结局了,估计又是段风所致,毕竟交好一个段家未来家主,和交好一个废物或者说一个教头,怎么选择,相信那些世家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

“算了,大不了我们自己去采摘嘛,相信徐教头知道哪里有吧?”

听到此话,徐菖微微一愣,但又有些失望的说道:“三少爷有所不知,这岩心草出生在深山底层,只有在极度炎热的岩浆旁边才有此物的诞生,而一旦采摘下来,若没有什么特殊手法封印和器材保存,不出三刻钟,一准化作一堆烂泥,对于淬体没有丝毫帮助。”

原来,这岩心草需要用特殊手法封印灵气,用特殊器材装下才能保持原样,但就这样也只能保持三年而已,可这种药材供不应求,几乎没有到失效的那一天,所以段风等才会选择这一株药材作为垄断之用,因为不愁出手,只要十天后段云一死,他就可以大赚一笔,一举两得。

“三刻钟?时间似乎也不是很急吗?三刻钟大概四十五分钟左右。”

“既然无法保存,找到了又赶不回来,那么,我与你去一趟不就行了?我们当场使用,不就得了?”

“不可。”

还不等段云说完,这徐菖就断然拒绝道。

段云一愣,轻声问道:“哦,有何不可?你去的,我为何去不得!”

“三少爷有所不知,那岩心草生活在盘龙山,也就是三少爷上次昏迷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瘴气,一阵风袭来就会有瘴气,可一阵风过后又没了,十分诡异,更为关键的是哪里有很多灵兽出现,即便是我也讨不到便宜,三少爷上次离家出走,被家奴追赶,慌不择路,勿入盘龙山,就是被外围的瘴气所致昏迷不醒,你若还去,三夫人岂会同意?”

原来小段云这个倒霉鬼是勿入盘龙山才嗝屁的?这是什么鬼体质?被瘴气给搞死了,好吧,即便是现在的段云,吸入瘴气他一样会昏迷,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制作个口罩,口罩用几味治疗瘴气的药物泡制一下,短时间内,还是问题不大的。

段云下定决心,一定要去一次盘龙山,去看看,小段云身死道消的地方,有时间他也好去祭奠一下,呃,这话听上去挺吓人的。

“徐教头不必说了,盘龙山我一定会去,即便我不去盘龙山,难倒对付程东时我就没有生命之忧了吗?修炼本就是与天争命,若事事顺心,那还修炼个什么劲。”

徐菖微微一愣,这段云传言是一点也不喜修炼的,可这个不喜修炼之人认真起来,竟然比他看的还要透彻,上次就是因为他一句话,让他提高了一个小境界,上次事他还没来得及谢过段云,今天听段云的话,他又想起了此事。

说时迟那时快,段云用时不久就制作了一个厚厚的口罩,用瓶子灌满了中药水,只要到了把口罩浸湿,戴上去,一时半刻保证啥事没有。

段云没有和段母说明,只说和徐教头出去办点事,和修炼有关,段母不疑有他,毕竟有一个教头在身边总不能做出什么有违师道的事吧。

二人用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来到了盘龙山,这次段云可是体会到什么是心飞扬,身随我动这个词的含义了,那是被徐教头夹在腋下一路拎过来的。

段云敢说,比跑车还快,尼玛,老子竟然没晕车,呃……好像是不晕腋下。

“三少爷,前面那座山就是盘龙山了,盘龙山地势如一条龙盘踞之势,从龙口入,龙尾出,地势十分陡峭,由于灵兽很多也是雇佣兵尝尝光顾的地方,不过一般都是一级或者二级佣兵团才有资格,不然进去了也是当灵兽的肥料。”

我们虽然不惧怕他们,但还是躲着点好,这帮佣兵是刀尖上过日子的人,见我们人少,要是起了歹心思,我们就麻烦了。

其实徐菖说的还是含蓄了,若是二级佣兵还好,毕竟没有一个与他相同等级的,不足为惧,可要是一级,那就有和他肩并肩的存在了,而且甚至还有比他等级还要高的,只是柯尔城佣兵团虽多,一级的确很少,而且一级也有强弱之分,有的一级甚至比徐菖等级高的多,只是这种人一般已经不怎么出来了,手下养着人帮他呢。

“我们进去吧。”

段云不想多说,因为他一靠近这个地方,看到这些似曾相识的山,他就有点发自内心的惧怕,这是小段云的记忆停留在身体里的缘故,现如今大部分的记忆已经被段云的超级强大的大脑整理就来了。

这就像一个出车祸失忆的人,若是一般人可能只记得一些场景熟悉,人可能几个也熟悉,但距离叫出名字还早,但段云不同,他的大脑可不是一般人,所以小段云的记忆已经被他整理的差不多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本能的对死亡有一丝畏惧。

这丝畏惧仅仅只停留了一会,就被段云强大的内心压制下去了,开玩笑,他对这个身体的主导权岂能受到前任的影响。

只是让段云很诧异的是,自从进入盘龙山脉以来,他总感觉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盯着自己,似乎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自己身体。

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像小伙子看到了心仪的姑娘,像艺术家发现了一块璞玉,那种灰蒙蒙,似曾被全身笼罩的感觉随着越来越深入,这种感觉竟然越来越强烈了。

而在深山地下的,像温泉咕嘟咕嘟冒着蒸汽的地方,正有一个眼睛注视着段云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近,这让他兴奋的不能自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