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5 09:04:18

吴洋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大笑起来,伸手揽住齐娅的肩膀:“宝贝儿,我没听错吧,这个负债几十亿的丧家之犬,竟然要让资产上亿的吴昊集团在十天内成为历史,这牛皮吹的也没谁了。”

“亲爱的,他也就是说说狠话,咱别理他。”

齐娅十分亲昵的搂住吴洋身体。

就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潘美丽忽然叫住了他们:“站住!”

“怎么,你也要放狠话?”

吴洋眼神中满是嘲讽。

潘美丽没有理他,而是看向齐娅:“是因为我家破产了才选择离开杨宇吗?”

齐娅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但还是点了点头:“阿姨,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背负这么多的债,更何况杨宇什么能力都没有,就算是没债,他也养活不了我,我还有大好的青春,不想把青春都浪费在一无是处的男人身上。”

“明白了,说来说去就是因为我家没钱了。”

潘美丽扭头望向杨宇,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儿子,这种女人不值得你喜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妈一定给你找个比她好一万倍的女朋友。”

杨宇笑了。

“妈,我像是缺女朋友的人吗?对于我来说,她只是我玩过的其中一个妞而已。”

齐娅顿时露出怒色:“杨宇,你就是一混蛋,就该被那些追债的人打死。”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本少至今活得好好的。”

杨宇露出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吴洋嘴角露出一丝阴笑,走到杨宇身边,低声说:“你的女人活儿不错,伺候的我很舒服,你放心,我会好好疼她的。”

说完,吴洋发出十分得意的笑声,牵起齐娅的手离开了这里。

杨宇望着他们的背影,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尽管他知道吴洋之所以泡齐娅就是为了羞辱他,但看到曾经的女友在别人怀里撒娇时,心里还是很上火。

这时,母子俩的肚子相继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两人相视而笑。

杨宇立即牵起母亲的手往街上走:“妈,咱们去吃饭。”

下一刻。

还没等走到街口,一群手持木棍的人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正是房东。

坏菜!

杨宇拉着老妈赶紧往回跑,可没跑多远就被他们围住了。

“大哥,刚才是误会,你这是干什么。”

潘美丽的声音有点发颤,拉了拉杨宇的胳膊,催促道:“快道歉。”

“小潘,我好心收留你们娘俩,你们不感恩就算了,竟然还打我,良心让狗吃啦,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要么痛快的把房钱给我,再给我一些医疗补偿费,咱们恩怨两清,要么就让我身后的这些兄弟好好招待你们。”

房东挺直腰板,摆出一副很拽的样子。

杨宇陡然笑了起来:“说吧,要多少钱。”

“小宇,咱哪里有钱给他,有机会你就赶紧跑,我帮你拖住他们,我是女人,他们不会怎么着我。”潘美丽低声说道。

“妈,别怕,咱最不缺的就是钱。”杨宇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时,房东冷笑一声,直接伸出两根手指:“两万。”

附近的一些围观者见房东竟然要两万,都暗骂房东不是东西,对潘美丽母子投去同情的眼神。

“两个月的房租是一千,合着你的医疗费是一万九,够狠的啊。”杨宇不屑的笑了笑。

“小子,你应该觉得自己幸运,如果我往医院里一躺纯心讹你,就不止两万的事了。”房东阴笑连连。

“嗯,也对,这么说来两万还真不多。”

杨宇点点头,随即看向房东找来的那些兄弟,大声问:“他找你们来,给你们多少钱?”

“你想干什么?”

房东眉头微皱,有种不好的预感。

杨宇没有搭理房东,直接在怀里拿出来一万块钱,朝那些人晃了晃,然后伸手指了指房东:“我看他很不顺眼,谁能打他一顿,这些钱就是谁的。”

他们跟着房东来到这里后一句话都不说,显然不是房东的亲友,那么就剩下一个可能了,房东花钱雇来的陌生人。

幸好在路上取了三万块现金,否则还真不好弄。

那些人望着杨宇手中的钱,都露出兴奋的神色,这好事可不好找。

“哥,那人就给我们两千,他给咱一万,咋办?”

“这还用考虑嘛,我们出来就是赚钱的,当然是谁给的钱多给谁干活。”

房东听到他们的嘀咕声顿时着急了:“我才是你们的雇主,你们得有点职业道德,不能谁给的钱多就帮谁。”

“狗屁职业道德!打他。”

一声大吼,那些人一拥而上,对着房东就是一阵打,房东痛叫连连,嘴里还嚷嚷着要告他们。

片刻后。

他们停了下来。

房东蜷缩在地上,身上脏兮兮的,脸直接被揍成了猪头,看上去特别狼狈。

杨宇瞥了房东一眼,很痛快的把一万块给了那些人,他们临走前还给他留了号码,说是再有这事尽管给他们打电话,保证随叫随到。

这一幕让附近的人看傻了眼。

前一刻还威风八面的带着人来找面子,下一刻就成了被虐的一方,啧啧……钱的魅力就是大。

杨宇在怀里又拿出来两万,随手扔在房东身上,寒声道:“在你这里住了两个月,本来想要好好答谢你,没想到你这老混蛋不是个东西,就你这鳖孙样也不照照镜子,还敢打我妈的主意,以后给我老实点,要是被我知道你敢欺负其他妇女同志,我就要了你的命。”

“儿子,算了,别搭理这种人渣。”

潘美丽拽了下杨宇的胳膊。

杨宇朝房东呸了一声,闲庭信步的揽着她肩膀朝街口走去。

在路上,潘美丽一个劲的追问钱哪儿来的,杨宇只说了四个字“暂时保密”,毕竟三言两语也说不清,他准备回到别墅再说。

半个小时后。

一辆计程车在昌平国际大酒店前面停了下来,潘美丽下车后连忙拉住杨宇的胳膊:“儿子,你确定要在这里吃饭吗?万一被那些追债的人看到就麻烦了。”

“妈,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从今往后咱不用再东躲西藏了,过后再和你解释。”

杨宇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拉着她朝酒店走去。

做为曾经的杨氏集团总裁,潘美丽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常客,酒店负责人视她为贵宾,当然那是杨氏集团没有破产前,如今就得两说了。

“儿子,咱们的衣服又脏又破,来这里吃饭有点不搭。”

潘美丽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尤其是来这里,熟人太多了。

自从集团破产后,他们连一日三餐都很拮据,更别说穿着打扮了,走在普通人群中看不出什么,但在这种高档场合中就太显眼了,完全就像是土包子进城,一些工作人员看到他们,都露出鄙夷的眼神。

“妈,咱都两顿没吃了,先填饱肚子再去买衣服吧。”

杨宇一头黑线的望着她。

“好吧。”

潘美丽早就饿坏了,一想马上就能吃到美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他们既想吃中餐,又想吃西餐,于是去了三楼的中西自助餐厅,如今只想快点填饱肚子。

就在他们刚走进餐厅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哇!这不是潘总嘛。”

潘美丽扭头侧望,只见一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顿时皱起眉头:“你是谁?”

这人一脸春风得意的走到他们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胸牌:“我是餐饮部经理,像潘总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记得我。”

杨宇看了眼胸牌,顿时笑了起来,陆仁嘉,路人甲,这名字起的有意思。

“你有事吗?”潘美丽问道。

“没事,就是好长时间没有看到潘总了,想和潘总聊聊天,听说杨氏集团欠债好几十亿呢,潘总公然现身,难道已经还清了债?”

陆仁嘉话语中暗含嘲讽。

潘美丽脸色骤变,眼神中略带慌意,几十亿的债已经成她心病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们聊天,再在我面前嘚瑟,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滚蛋。”

杨宇非常上火,还以为这人是来套近乎的,没想到是来找茬的。

这一幕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窃窃私语,对潘美丽指指点点,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陆仁嘉顿时露出怒色,大声嘲讽:“你就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杨宇吧,怎么着,还以为自己是富家大少?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谁不知道杨家现在的状况,欠债几十亿的丧家之犬,在这里充什么大尾巴狼,看你们这身行头,恐怕连饭钱都没有吧。”

第3章 钱的魅力就是大

吴洋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大笑起来,伸手揽住齐娅的肩膀:“宝贝儿,我没听错吧,这个负债几十亿的丧家之犬,竟然要让资产上亿的吴昊集团在十天内成为历史,这牛皮吹的也没谁了。”

“亲爱的,他也就是说说狠话,咱别理他。”

齐娅十分亲昵的搂住吴洋身体。

就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潘美丽忽然叫住了他们:“站住!”

“怎么,你也要放狠话?”

吴洋眼神中满是嘲讽。

潘美丽没有理他,而是看向齐娅:“是因为我家破产了才选择离开杨宇吗?”

齐娅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但还是点了点头:“阿姨,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背负这么多的债,更何况杨宇什么能力都没有,就算是没债,他也养活不了我,我还有大好的青春,不想把青春都浪费在一无是处的男人身上。”

“明白了,说来说去就是因为我家没钱了。”

潘美丽扭头望向杨宇,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儿子,这种女人不值得你喜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妈一定给你找个比她好一万倍的女朋友。”

杨宇笑了。

“妈,我像是缺女朋友的人吗?对于我来说,她只是我玩过的其中一个妞而已。”

齐娅顿时露出怒色:“杨宇,你就是一混蛋,就该被那些追债的人打死。”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本少至今活得好好的。”

杨宇露出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吴洋嘴角露出一丝阴笑,走到杨宇身边,低声说:“你的女人活儿不错,伺候的我很舒服,你放心,我会好好疼她的。”

说完,吴洋发出十分得意的笑声,牵起齐娅的手离开了这里。

杨宇望着他们的背影,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尽管他知道吴洋之所以泡齐娅就是为了羞辱他,但看到曾经的女友在别人怀里撒娇时,心里还是很上火。

这时,母子俩的肚子相继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两人相视而笑。

杨宇立即牵起母亲的手往街上走:“妈,咱们去吃饭。”

下一刻。

还没等走到街口,一群手持木棍的人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正是房东。

坏菜!

杨宇拉着老妈赶紧往回跑,可没跑多远就被他们围住了。

“大哥,刚才是误会,你这是干什么。”

潘美丽的声音有点发颤,拉了拉杨宇的胳膊,催促道:“快道歉。”

“小潘,我好心收留你们娘俩,你们不感恩就算了,竟然还打我,良心让狗吃啦,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要么痛快的把房钱给我,再给我一些医疗补偿费,咱们恩怨两清,要么就让我身后的这些兄弟好好招待你们。”

房东挺直腰板,摆出一副很拽的样子。

杨宇陡然笑了起来:“说吧,要多少钱。”

“小宇,咱哪里有钱给他,有机会你就赶紧跑,我帮你拖住他们,我是女人,他们不会怎么着我。”潘美丽低声说道。

“妈,别怕,咱最不缺的就是钱。”杨宇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时,房东冷笑一声,直接伸出两根手指:“两万。”

附近的一些围观者见房东竟然要两万,都暗骂房东不是东西,对潘美丽母子投去同情的眼神。

“两个月的房租是一千,合着你的医疗费是一万九,够狠的啊。”杨宇不屑的笑了笑。

“小子,你应该觉得自己幸运,如果我往医院里一躺纯心讹你,就不止两万的事了。”房东阴笑连连。

“嗯,也对,这么说来两万还真不多。”

杨宇点点头,随即看向房东找来的那些兄弟,大声问:“他找你们来,给你们多少钱?”

“你想干什么?”

房东眉头微皱,有种不好的预感。

杨宇没有搭理房东,直接在怀里拿出来一万块钱,朝那些人晃了晃,然后伸手指了指房东:“我看他很不顺眼,谁能打他一顿,这些钱就是谁的。”

他们跟着房东来到这里后一句话都不说,显然不是房东的亲友,那么就剩下一个可能了,房东花钱雇来的陌生人。

幸好在路上取了三万块现金,否则还真不好弄。

那些人望着杨宇手中的钱,都露出兴奋的神色,这好事可不好找。

“哥,那人就给我们两千,他给咱一万,咋办?”

“这还用考虑嘛,我们出来就是赚钱的,当然是谁给的钱多给谁干活。”

房东听到他们的嘀咕声顿时着急了:“我才是你们的雇主,你们得有点职业道德,不能谁给的钱多就帮谁。”

“狗屁职业道德!打他。”

一声大吼,那些人一拥而上,对着房东就是一阵打,房东痛叫连连,嘴里还嚷嚷着要告他们。

片刻后。

他们停了下来。

房东蜷缩在地上,身上脏兮兮的,脸直接被揍成了猪头,看上去特别狼狈。

杨宇瞥了房东一眼,很痛快的把一万块给了那些人,他们临走前还给他留了号码,说是再有这事尽管给他们打电话,保证随叫随到。

这一幕让附近的人看傻了眼。

前一刻还威风八面的带着人来找面子,下一刻就成了被虐的一方,啧啧……钱的魅力就是大。

杨宇在怀里又拿出来两万,随手扔在房东身上,寒声道:“在你这里住了两个月,本来想要好好答谢你,没想到你这老混蛋不是个东西,就你这鳖孙样也不照照镜子,还敢打我妈的主意,以后给我老实点,要是被我知道你敢欺负其他妇女同志,我就要了你的命。”

“儿子,算了,别搭理这种人渣。”

潘美丽拽了下杨宇的胳膊。

杨宇朝房东呸了一声,闲庭信步的揽着她肩膀朝街口走去。

在路上,潘美丽一个劲的追问钱哪儿来的,杨宇只说了四个字“暂时保密”,毕竟三言两语也说不清,他准备回到别墅再说。

半个小时后。

一辆计程车在昌平国际大酒店前面停了下来,潘美丽下车后连忙拉住杨宇的胳膊:“儿子,你确定要在这里吃饭吗?万一被那些追债的人看到就麻烦了。”

“妈,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从今往后咱不用再东躲西藏了,过后再和你解释。”

杨宇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拉着她朝酒店走去。

做为曾经的杨氏集团总裁,潘美丽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常客,酒店负责人视她为贵宾,当然那是杨氏集团没有破产前,如今就得两说了。

“儿子,咱们的衣服又脏又破,来这里吃饭有点不搭。”

潘美丽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尤其是来这里,熟人太多了。

自从集团破产后,他们连一日三餐都很拮据,更别说穿着打扮了,走在普通人群中看不出什么,但在这种高档场合中就太显眼了,完全就像是土包子进城,一些工作人员看到他们,都露出鄙夷的眼神。

“妈,咱都两顿没吃了,先填饱肚子再去买衣服吧。”

杨宇一头黑线的望着她。

“好吧。”

潘美丽早就饿坏了,一想马上就能吃到美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他们既想吃中餐,又想吃西餐,于是去了三楼的中西自助餐厅,如今只想快点填饱肚子。

就在他们刚走进餐厅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哇!这不是潘总嘛。”

潘美丽扭头侧望,只见一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顿时皱起眉头:“你是谁?”

这人一脸春风得意的走到他们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胸牌:“我是餐饮部经理,像潘总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记得我。”

杨宇看了眼胸牌,顿时笑了起来,陆仁嘉,路人甲,这名字起的有意思。

“你有事吗?”潘美丽问道。

“没事,就是好长时间没有看到潘总了,想和潘总聊聊天,听说杨氏集团欠债好几十亿呢,潘总公然现身,难道已经还清了债?”

陆仁嘉话语中暗含嘲讽。

潘美丽脸色骤变,眼神中略带慌意,几十亿的债已经成她心病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们聊天,再在我面前嘚瑟,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滚蛋。”

杨宇非常上火,还以为这人是来套近乎的,没想到是来找茬的。

这一幕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窃窃私语,对潘美丽指指点点,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陆仁嘉顿时露出怒色,大声嘲讽:“你就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杨宇吧,怎么着,还以为自己是富家大少?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谁不知道杨家现在的状况,欠债几十亿的丧家之犬,在这里充什么大尾巴狼,看你们这身行头,恐怕连饭钱都没有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