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14:35:48

其实刘城虽然这么讲解了,但是铁彪也就明白了,像之前那么做的话,会比较危险,大概的意思呢,就是敌人实在太多了,他们这么冲上去,就是飞蛾扑火。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现在这样的伪装可是并不算好的,如果一个不小心,被他们的侦察兵给侦查到的话,我们可就完蛋了。”

刘城笑道,“你看这个地图,是雄村现在驻扎的地方。”

地图上,雄村所驻扎的地方被刘城给指了出来,雄村在军事才能的方面,绝对是要比土肥圆更为优秀一些,在龟岛的手底下,最优秀的军事将领之一,就是这位雄村三郎了,他的名号,在和国,也是很了得的,一个青年成名的军事天才,不论是在进攻方面,还是在防守方面,都很有自己独到的一面,不光如此,各种各样的地形战役,才是他的强项,总而言之,这个人,最厉害的一个地方,就是在于他能够适应各种各样的战场环境,然后根据战场的环境,来对自己的军队进行调整部署,从而让自己的军队变成一支更为强大的军队。

而他在晋康防线外驻扎的地方,他挑选了一个空地,别小看了这个空地,是完全被几个山谷给包围着的,可以说是一个进可以攻敌,退可以防守的地方,而且,他还把轻重步兵分开布防,让他们和主力之间遥相呼应,这是他部署里面最厉害的地方,可以说是他整个布防里面的杀招。

他一共是把自己的部队分成了三块,一个主力,一个轻机枪部队,一个重装甲部队,来共同完成任务,要知道,之前土肥圆守在这一片的时候,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连他自己的主营帐也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特别阴凉的地方就这么扎下了的,所以才给了刘城一个可趁之机,不然的话,刘城哪里来的机会正好就把土肥圆给灭了呢。

可是雄村跟土肥圆不一样,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两个人,一个人如果是青铜级别的话,那么雄村绝对是个铂金级别的高手了,所以虽然有了一个兵力部署的地图,但是刘城还是陷入了一个比较为难的境地,为什么为难呢,他为难的是,不知道怎么进兵。

原本他担心的是雄村会进兵,雄村手底下那么多人,轻重武器一点也不少,他知道如果雄村带兵攻打的话,他的晋康防线会很难守住,所以他才会考虑到联合铁血会,用更多的兵力,去攻打雄村的部队,来一个先下手为强,直接就把雄村给端掉,如果雄村是一个跟协战军江庆兴那样,不知道约束部队的人也就罢了,还有可趁之机。

可是,雄村显然不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雄村的部队看得出来,还是整齐有序,做所有的事情,都是守着规矩来的,可以说,根据唐少龙的介绍说,雄村的这支部队,相当的可怕,多少时间入睡,多少时间起来,什么时间操练,什么时间轮休执勤,这些在雄村的军队里面,都是条条框框立着的规矩,当然,这些时间也被负责侦查的人给记录下来了,就在这份地图的背面写着。

刘城默默地看着这些时间,这些时间,都说明了一点,就是雄村的这个军队,真的是一个纪律严明的铁军。

而且都在这里待了那么久了,他们的士气竟然好像还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跟他们同样待遇的协战军,那个士气早就已经差到不行了,一支军队出来打仗,士气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如果军队没有士气的话,那么统帅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也带不动这支部队,而士气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要是一个人能够说了算,谁都希望自己手底下的部队,士气如虹,打仗的时候,永远都是无所畏惧的样子,可是,谁也都知道,这是并不可能的事情啊。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的话,像雄村的部队这样,驻扎在这个地方一个多月了,饱受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的不说,这吃不好也喝不好,睡嘛,因为是在战线前方,所以就算有人执勤轮岗,但是所有的人,还是应该要保持必要的警觉才可以,不然的话,一旦发生敌袭,没有太好的警觉的话,就会像协战军那样,被一下子带来的混乱,弄得带来全军覆没的情况。

“地形能够帮到雄村,但是地形大概也可以害了雄村。”刘城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些谋算,虽然雄村选择的这个地形真的很不错,完全可以说是很符合一个防守必备的条件了,可是,这个地形,其实如果稍微做一些部署,一样可以成为让雄村这支军队,困在其中的一个困兽之地。

“兄弟,怎么安排,你倒是说说看。”铁彪现在其实很着急,因为他跟这刘城这么到这里来,其实是有些违背了胡艺城的命令了,胡艺城只是让他拿下协战军,而这之后的事情,胡艺城都还没有部署,没想到胡艺城还没有部署,他就已经跟着刘城到了雄村的阵地了。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觉得他们三团,或者更准确一些说的话,是他觉得胡艺城的做法,有些亏钱刘城了,所以为了给刘城一些补偿一类的吧,他就决定站在刘城的这一边,起码这一次。

义气这两个字,别看他做起来那么容易,其实这个代价可是一点也不容易的,他这次这样擅作主张,是没有上峰命令的,如果他的军队打完了,是没有办法得到任何补充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个营的兵力没有了,打完了,他就不再是营长了,甚至有可能因为抗命不尊,没有军令的情况下带兵进行军事行动,这是要掉脑袋的。

出于这个原因,所以他现在还是比较着急的,他企图有一场大胜的仗,能够功过相抵吧。

刘城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一下子就看穿了铁彪的心思了,只见刘城笑着说道,“铁彪兄弟,既然你这次这么帮我,我也不会让你亏着,放心吧,这场仗,我有把握。”

有把握,铁彪看这刘城的眼神,他的眼神里面,确实是充满了有把握这三个字,可刘城到底是哪里来的把握呢?他们的兵力人数,跟雄村的兵力人数比起来,那可是有五倍甚至更多的差距,五倍是什么意思?

这不像古代的时候,一个人拼杀了五个人那么容易,而是当你一个人面对五个人,你一把枪对着五个人,对面是五个人,五把枪对着你一个人,你要保证在你开五枪的情况下,五枪全中,而对面,五个人开始十几二十枪都没有打中你,这样的概率,到底有多难?

刘城指出了这个地图上,雄村驻扎地方的一个很大的漏洞,说道,“你们看这些山谷,如果我们在山谷的上方进行埋伏,把雄村所有的部队都吸引到山谷中心位置,在山谷的四周点火,这茂密的丛林,足够雄村这些部队好好地喝一壶了,一旦这个四周烧起来,然后我们只要把每个谷口给守住了,雄村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逃。”

火攻?铁彪竟然听到了火攻,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原来,火攻还可以用来对敌的吗?这就是此时此刻铁彪心里面想的。

当然了,本来也不指望着铁彪能够给出什么太多的意见来,所以铁彪的疑惑是无所谓的,让刘城惊喜的是唐少龙,在刘城提出火攻之后,唐少龙的反应是专注,他完全专注在了这个山谷地形,以及边上所出现的茂密丛林等等。

“这些,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武器,只要我们想,那就他一定可以。”

他以前只是知道唐少龙枪法了得,也知道唐少龙是一个果决勇敢的人,没有想到,唐少龙还可能是一个大奖之才,刘城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在电视里面看多了节目,从小就对地理比较感兴趣的他,所以比较清楚,这方面的情况,但是他没有想到,只是经过他说的一句话,唐少龙就能够有这样的回馈,总的来说,也确实是一种惊喜的。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用火攻的话,要怎么确保这四周全都着火呢?毕竟风向是没有办法受我们控制的,如果我们的人包围住这个地方的话,风向一遍的话,不就烧到我们自己了吗?”唐少龙微微皱眉,心中的忧愁不言而喻,如果一旦出差错,那么到最后,可能就是作茧自缚了。

听到这话,刘城看起来并没有几分过多的担忧,反而脸上一片轻松,笑着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借来东南风,你信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简直是太天方夜谭了,借东风,这不是只有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事情吗?显然,刘城说的,唐少龙并不信。

第六十一章 计划

其实刘城虽然这么讲解了,但是铁彪也就明白了,像之前那么做的话,会比较危险,大概的意思呢,就是敌人实在太多了,他们这么冲上去,就是飞蛾扑火。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现在这样的伪装可是并不算好的,如果一个不小心,被他们的侦察兵给侦查到的话,我们可就完蛋了。”

刘城笑道,“你看这个地图,是雄村现在驻扎的地方。”

地图上,雄村所驻扎的地方被刘城给指了出来,雄村在军事才能的方面,绝对是要比土肥圆更为优秀一些,在龟岛的手底下,最优秀的军事将领之一,就是这位雄村三郎了,他的名号,在和国,也是很了得的,一个青年成名的军事天才,不论是在进攻方面,还是在防守方面,都很有自己独到的一面,不光如此,各种各样的地形战役,才是他的强项,总而言之,这个人,最厉害的一个地方,就是在于他能够适应各种各样的战场环境,然后根据战场的环境,来对自己的军队进行调整部署,从而让自己的军队变成一支更为强大的军队。

而他在晋康防线外驻扎的地方,他挑选了一个空地,别小看了这个空地,是完全被几个山谷给包围着的,可以说是一个进可以攻敌,退可以防守的地方,而且,他还把轻重步兵分开布防,让他们和主力之间遥相呼应,这是他部署里面最厉害的地方,可以说是他整个布防里面的杀招。

他一共是把自己的部队分成了三块,一个主力,一个轻机枪部队,一个重装甲部队,来共同完成任务,要知道,之前土肥圆守在这一片的时候,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连他自己的主营帐也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特别阴凉的地方就这么扎下了的,所以才给了刘城一个可趁之机,不然的话,刘城哪里来的机会正好就把土肥圆给灭了呢。

可是雄村跟土肥圆不一样,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两个人,一个人如果是青铜级别的话,那么雄村绝对是个铂金级别的高手了,所以虽然有了一个兵力部署的地图,但是刘城还是陷入了一个比较为难的境地,为什么为难呢,他为难的是,不知道怎么进兵。

原本他担心的是雄村会进兵,雄村手底下那么多人,轻重武器一点也不少,他知道如果雄村带兵攻打的话,他的晋康防线会很难守住,所以他才会考虑到联合铁血会,用更多的兵力,去攻打雄村的部队,来一个先下手为强,直接就把雄村给端掉,如果雄村是一个跟协战军江庆兴那样,不知道约束部队的人也就罢了,还有可趁之机。

可是,雄村显然不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雄村的部队看得出来,还是整齐有序,做所有的事情,都是守着规矩来的,可以说,根据唐少龙的介绍说,雄村的这支部队,相当的可怕,多少时间入睡,多少时间起来,什么时间操练,什么时间轮休执勤,这些在雄村的军队里面,都是条条框框立着的规矩,当然,这些时间也被负责侦查的人给记录下来了,就在这份地图的背面写着。

刘城默默地看着这些时间,这些时间,都说明了一点,就是雄村的这个军队,真的是一个纪律严明的铁军。

而且都在这里待了那么久了,他们的士气竟然好像还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跟他们同样待遇的协战军,那个士气早就已经差到不行了,一支军队出来打仗,士气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如果军队没有士气的话,那么统帅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也带不动这支部队,而士气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要是一个人能够说了算,谁都希望自己手底下的部队,士气如虹,打仗的时候,永远都是无所畏惧的样子,可是,谁也都知道,这是并不可能的事情啊。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的话,像雄村的部队这样,驻扎在这个地方一个多月了,饱受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的不说,这吃不好也喝不好,睡嘛,因为是在战线前方,所以就算有人执勤轮岗,但是所有的人,还是应该要保持必要的警觉才可以,不然的话,一旦发生敌袭,没有太好的警觉的话,就会像协战军那样,被一下子带来的混乱,弄得带来全军覆没的情况。

“地形能够帮到雄村,但是地形大概也可以害了雄村。”刘城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些谋算,虽然雄村选择的这个地形真的很不错,完全可以说是很符合一个防守必备的条件了,可是,这个地形,其实如果稍微做一些部署,一样可以成为让雄村这支军队,困在其中的一个困兽之地。

“兄弟,怎么安排,你倒是说说看。”铁彪现在其实很着急,因为他跟这刘城这么到这里来,其实是有些违背了胡艺城的命令了,胡艺城只是让他拿下协战军,而这之后的事情,胡艺城都还没有部署,没想到胡艺城还没有部署,他就已经跟着刘城到了雄村的阵地了。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觉得他们三团,或者更准确一些说的话,是他觉得胡艺城的做法,有些亏钱刘城了,所以为了给刘城一些补偿一类的吧,他就决定站在刘城的这一边,起码这一次。

义气这两个字,别看他做起来那么容易,其实这个代价可是一点也不容易的,他这次这样擅作主张,是没有上峰命令的,如果他的军队打完了,是没有办法得到任何补充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个营的兵力没有了,打完了,他就不再是营长了,甚至有可能因为抗命不尊,没有军令的情况下带兵进行军事行动,这是要掉脑袋的。

出于这个原因,所以他现在还是比较着急的,他企图有一场大胜的仗,能够功过相抵吧。

刘城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一下子就看穿了铁彪的心思了,只见刘城笑着说道,“铁彪兄弟,既然你这次这么帮我,我也不会让你亏着,放心吧,这场仗,我有把握。”

有把握,铁彪看这刘城的眼神,他的眼神里面,确实是充满了有把握这三个字,可刘城到底是哪里来的把握呢?他们的兵力人数,跟雄村的兵力人数比起来,那可是有五倍甚至更多的差距,五倍是什么意思?

这不像古代的时候,一个人拼杀了五个人那么容易,而是当你一个人面对五个人,你一把枪对着五个人,对面是五个人,五把枪对着你一个人,你要保证在你开五枪的情况下,五枪全中,而对面,五个人开始十几二十枪都没有打中你,这样的概率,到底有多难?

刘城指出了这个地图上,雄村驻扎地方的一个很大的漏洞,说道,“你们看这些山谷,如果我们在山谷的上方进行埋伏,把雄村所有的部队都吸引到山谷中心位置,在山谷的四周点火,这茂密的丛林,足够雄村这些部队好好地喝一壶了,一旦这个四周烧起来,然后我们只要把每个谷口给守住了,雄村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逃。”

火攻?铁彪竟然听到了火攻,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原来,火攻还可以用来对敌的吗?这就是此时此刻铁彪心里面想的。

当然了,本来也不指望着铁彪能够给出什么太多的意见来,所以铁彪的疑惑是无所谓的,让刘城惊喜的是唐少龙,在刘城提出火攻之后,唐少龙的反应是专注,他完全专注在了这个山谷地形,以及边上所出现的茂密丛林等等。

“这些,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武器,只要我们想,那就他一定可以。”

他以前只是知道唐少龙枪法了得,也知道唐少龙是一个果决勇敢的人,没有想到,唐少龙还可能是一个大奖之才,刘城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在电视里面看多了节目,从小就对地理比较感兴趣的他,所以比较清楚,这方面的情况,但是他没有想到,只是经过他说的一句话,唐少龙就能够有这样的回馈,总的来说,也确实是一种惊喜的。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用火攻的话,要怎么确保这四周全都着火呢?毕竟风向是没有办法受我们控制的,如果我们的人包围住这个地方的话,风向一遍的话,不就烧到我们自己了吗?”唐少龙微微皱眉,心中的忧愁不言而喻,如果一旦出差错,那么到最后,可能就是作茧自缚了。

听到这话,刘城看起来并没有几分过多的担忧,反而脸上一片轻松,笑着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借来东南风,你信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简直是太天方夜谭了,借东风,这不是只有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事情吗?显然,刘城说的,唐少龙并不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