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4 13:56:11

刘红星父子见到钱云龙走了进来,立马笑盈盈的上前去迎接。

“龙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刘红星笑盈盈的跟钱云龙握手说道。

钱云龙收了刘红星的钱,自然是要办事,这次刘红星请他办事,他狮子大开口要了十万块,他知道刘红星肯定会给的。

刘红星虽然心里骂钱云龙不是东西,我都是老客户了,还这样宰我,真不是个东西。

不过,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为了自己的位置,刘红星也只能咬牙答应了。

“听说你们村里今天选举,我来看看,为你呐喊助威。”钱云龙笑着说道。

刘红星说道:“那就多谢龙哥了。”

刘建军走到刘远的身边,得意洋洋的说道:“刘远,今天你的这些钱怕是发不出去了。”

刘远笑了一声,说道:“这个事情都不劳你费心了。”

刘松锋担心了起来,他没想到刘红星会来这么一招,真的是太卑鄙了。

随后,刘红星搬来了一张椅子让钱云龙坐下,之后拿起话筒说道:“各位村民,龙哥今天是来观看我们选举的,没有其他的意思。”

妈蛋,这话三岁小孩子都不会信,大家都在心里骂刘红星虚伪,不是东西。

钱云龙站起拿过刘红星手上的话筒,说道:“大家好啊,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钱云龙,但是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龙哥,外面的那些手持钢管的人是我的手下,大家不要害怕,其实他们都很善良的,你们要是不做错什么事,他们都不会动手的。”

“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刘红星呐喊助威的,我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为刘红星呐喊助威,谢谢。”

说完话,钱云龙将话筒递给了刘红星,就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村民们都不傻,钱云龙这威胁的话他们是听出来了,意思是大家给刘红星投票,这样就没事。

如果谁敢站在刘松锋这一边,那就不要怪我手下的钢管不认人。

村民们此刻的心里开始矛盾起来,开始议论纷纷,因为他们想着到底站在哪一边?

“你说,这投给谁啊?”

“还是给刘红星那个王八蛋算了,你看外面那些人手上的钢管,挨一钢管,不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啊?”

“也对,刘远的钱虽然好拿,但是为了那点钱挨顿打不值得。”

“谁说不是呢,还是投给刘红星吧。”

“好了,大家可以开始投票了。”刘红星笑着说道,他知道钱云龙的到来,让大家都害怕的倒向了自己,顿时就觉得那十万块没有白花。

刘远拿起话筒说道:“等一下。”

刘红星看着刘远问道:“刘远,你还想耍什么花样?我告诉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歪门邪道都是不会成功的。”

闻言,刘远鼓掌起来,说道:“这句话说得好,在实力面前,歪门邪道是不会成功的。”

“哼,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劝你乖乖地投出宝贵的一票给我,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因为那些都是徒劳的。”

刘红星一脸的得意,因为他喜欢看到刘远吃瘪的样子,之前跟刘远过招,都是他落了下风吃亏了。

现在,终于能报仇雪恨了,刘红星那颗老心已经激动的加快频率在跳到了。

“刘远,你有两个臭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乖乖地输在我爸爸的手下,我告诉你,姜还是老的辣,以后碰到小爷,你给我小心点。”刘建军指着刘远威胁道。

“你们父子有没有听说过,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刘远微笑着说道。

说完,刘远掏出一根大中华点上。

刘远不怎么抽烟,只是偶尔抽上一根,没有烟瘾,抽不抽都无所谓。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抽上一根,那是因为当着大家的面来一根烟,感觉很吊的样子。

另外,也让村民知道,我刘远现在很淡定,你们莫要慌。

刘红星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刘远,我会告诉你,我现在就是笑到最后的人。”

“刘红星,你这个王八蛋,勾结这些混混,你不得好死。”刘松锋的老婆唐琳站出来,指着刘红星破口大骂。

唐琳虽然跟刘松锋的感情不是很好,但这是关系到自己的老公前途,她自然是要站在刘松锋这边。

刘红星瞪了唐琳一眼,说道:“唐琳,你不要胡说八道,谁勾结混混?人家龙哥可是正儿八经的企业家。”

钱云龙懒洋洋的站起来,说道:“这位女士,这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你说我是混混,这是污蔑,我可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企业家,这次来这里,纯粹就是为了给刘红星站台而已。”

唐琳说道:“你看看外面你带来的这些人,别当大家是傻子,你们不就是和刘红星勾结,如果我们不投票给刘红星,你就让你的人动手是不是?”

钱云龙笑着说道:“你说我们是混混,那我倒要问问大家了。”

“大家说我是企业家还是混混?”钱云龙大声的扫视了大家一眼问道。

村民都不想惹龙哥这样的混混,被他这么一问,大家都不敢作声,村民都选择闭嘴。

王芬站了出来,愤怒的指着钱云龙骂道:“你这个王八蛋,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个二流子,还冒充什么企业家,我告诉你,我儿子才老板企业家。”

刘松奇也站出来说道:“你最后带着你的人滚出我们村子,要不然有你们好看。”

刘红星告诉钱云龙,这三个人是刘远的爸妈和小婶。

钱云龙被人骂了,当然很生气,他作为大哥,很久都没这样被人骂过了。

“都给老子闭嘴,既然你们都老子的身份了,老子也就不演戏了,没错,老子就是来帮助刘红星的,你们谁要是不投票给刘红星,别怪老子不客气。”

既然都知道了,钱云龙也懒得演戏了,演戏也够累的,还是露出他混混的本性才舒服。

“你让我们闭嘴就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唐琳大声的喝问道。

钱云龙怒了,冷冷的说道:“老子让你闭嘴就闭嘴,妈蛋,不动手,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钱云龙朝着唐琳走了过去,他的两个马仔跟在后面。

刘松锋见到这一幕,知道钱云龙怕是要对自己的老婆动手。

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负自己的老婆。

刘松锋立马上前拦住钱云龙的去路,睁大眼睛,目露凶光,大声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钱云龙看了刘松锋一眼,对着身后的两个马仔招手,示意他们将刘松锋给弄开,不要挡住自己的去路。

两个马仔明白钱云龙的意思,上前就要抓刘松锋的双手。

刘松锋自然不能束手就擒,眼见两人要来抓自己,就动手反击起来,并且大声的吼道:“别动,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钱云龙的两个马仔还真的是被唬住了,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刘松锋一脸的愤怒,那样子就好像是抱着必死决心之人。

所谓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这些混混也都是一些欺善怕恶之徒,一时间还真的被刘松锋的气势给吓住了。

“动手啊,你们都傻了啊?”钱云龙愤怒的说道。

自己的两个手下被一个农民给吓住了,这让钱云龙很不爽。

得到命令后,钱云龙的手下这才动手,刘松奇见到自己的兄弟被欺负,立马就上来,对着其中一个马仔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那个马仔显然没想到刘松奇会出手,别看刘松奇四十五岁的人了,但由于常年干农活,力气还是很大的。

这一脚,让那个混混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刘红星见状,指着刘松奇愤怒的吼道:“刘松奇,你干什么?你不想活了,龙哥的人你也敢打,你死定了。”

刘红星的话刚说完,站在他身边的刘远一巴掌就扇在了刘红星的脸上,扇得刘红星都差点栽倒在地。

这一巴掌,扇得刘红星嘴角都出血了,被扇的地方是火辣辣的做疼。

“你,你敢打我?”刘红星双眼喷火,当众挨了一巴掌,这可是奇耻大辱。

“你敢打我爸,我跟你拼了。”刘建军抡起拳头,一副要跟刘远拼命的样子。

不过,刘建军这怂货看到刘远那杀气腾腾的样子,吓得脖子一缩,不敢动手,转而看着自己的老爸问道:“爸,你没事吧?”

钱云龙见到情况不妙,立马大声的朝着外面喊道:“都给进来,快点。”

站在外围的小弟听到自己老大的话,立马就往人群中挤了进来。

刘远也来到了自己的爸妈身边,问刘松奇有没有事,刘松奇说道:“对付这种小瘪三,我还行。”

“把他们几个给我抓起来,狠狠地打,打残打伤了老子负责。”钱云龙愤怒的指着刘远他们几个说道。

马仔得到命令,一个个朝着刘远他们靠拢,这个时候,刘远的父母还有小叔夫妻,有些害怕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

“钱云龙,你好大的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大声的传了过来。

第30章 威胁

刘红星父子见到钱云龙走了进来,立马笑盈盈的上前去迎接。

“龙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刘红星笑盈盈的跟钱云龙握手说道。

钱云龙收了刘红星的钱,自然是要办事,这次刘红星请他办事,他狮子大开口要了十万块,他知道刘红星肯定会给的。

刘红星虽然心里骂钱云龙不是东西,我都是老客户了,还这样宰我,真不是个东西。

不过,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为了自己的位置,刘红星也只能咬牙答应了。

“听说你们村里今天选举,我来看看,为你呐喊助威。”钱云龙笑着说道。

刘红星说道:“那就多谢龙哥了。”

刘建军走到刘远的身边,得意洋洋的说道:“刘远,今天你的这些钱怕是发不出去了。”

刘远笑了一声,说道:“这个事情都不劳你费心了。”

刘松锋担心了起来,他没想到刘红星会来这么一招,真的是太卑鄙了。

随后,刘红星搬来了一张椅子让钱云龙坐下,之后拿起话筒说道:“各位村民,龙哥今天是来观看我们选举的,没有其他的意思。”

妈蛋,这话三岁小孩子都不会信,大家都在心里骂刘红星虚伪,不是东西。

钱云龙站起拿过刘红星手上的话筒,说道:“大家好啊,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钱云龙,但是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龙哥,外面的那些手持钢管的人是我的手下,大家不要害怕,其实他们都很善良的,你们要是不做错什么事,他们都不会动手的。”

“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刘红星呐喊助威的,我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为刘红星呐喊助威,谢谢。”

说完话,钱云龙将话筒递给了刘红星,就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村民们都不傻,钱云龙这威胁的话他们是听出来了,意思是大家给刘红星投票,这样就没事。

如果谁敢站在刘松锋这一边,那就不要怪我手下的钢管不认人。

村民们此刻的心里开始矛盾起来,开始议论纷纷,因为他们想着到底站在哪一边?

“你说,这投给谁啊?”

“还是给刘红星那个王八蛋算了,你看外面那些人手上的钢管,挨一钢管,不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啊?”

“也对,刘远的钱虽然好拿,但是为了那点钱挨顿打不值得。”

“谁说不是呢,还是投给刘红星吧。”

“好了,大家可以开始投票了。”刘红星笑着说道,他知道钱云龙的到来,让大家都害怕的倒向了自己,顿时就觉得那十万块没有白花。

刘远拿起话筒说道:“等一下。”

刘红星看着刘远问道:“刘远,你还想耍什么花样?我告诉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歪门邪道都是不会成功的。”

闻言,刘远鼓掌起来,说道:“这句话说得好,在实力面前,歪门邪道是不会成功的。”

“哼,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劝你乖乖地投出宝贵的一票给我,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因为那些都是徒劳的。”

刘红星一脸的得意,因为他喜欢看到刘远吃瘪的样子,之前跟刘远过招,都是他落了下风吃亏了。

现在,终于能报仇雪恨了,刘红星那颗老心已经激动的加快频率在跳到了。

“刘远,你有两个臭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乖乖地输在我爸爸的手下,我告诉你,姜还是老的辣,以后碰到小爷,你给我小心点。”刘建军指着刘远威胁道。

“你们父子有没有听说过,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刘远微笑着说道。

说完,刘远掏出一根大中华点上。

刘远不怎么抽烟,只是偶尔抽上一根,没有烟瘾,抽不抽都无所谓。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抽上一根,那是因为当着大家的面来一根烟,感觉很吊的样子。

另外,也让村民知道,我刘远现在很淡定,你们莫要慌。

刘红星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刘远,我会告诉你,我现在就是笑到最后的人。”

“刘红星,你这个王八蛋,勾结这些混混,你不得好死。”刘松锋的老婆唐琳站出来,指着刘红星破口大骂。

唐琳虽然跟刘松锋的感情不是很好,但这是关系到自己的老公前途,她自然是要站在刘松锋这边。

刘红星瞪了唐琳一眼,说道:“唐琳,你不要胡说八道,谁勾结混混?人家龙哥可是正儿八经的企业家。”

钱云龙懒洋洋的站起来,说道:“这位女士,这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你说我是混混,这是污蔑,我可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企业家,这次来这里,纯粹就是为了给刘红星站台而已。”

唐琳说道:“你看看外面你带来的这些人,别当大家是傻子,你们不就是和刘红星勾结,如果我们不投票给刘红星,你就让你的人动手是不是?”

钱云龙笑着说道:“你说我们是混混,那我倒要问问大家了。”

“大家说我是企业家还是混混?”钱云龙大声的扫视了大家一眼问道。

村民都不想惹龙哥这样的混混,被他这么一问,大家都不敢作声,村民都选择闭嘴。

王芬站了出来,愤怒的指着钱云龙骂道:“你这个王八蛋,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个二流子,还冒充什么企业家,我告诉你,我儿子才老板企业家。”

刘松奇也站出来说道:“你最后带着你的人滚出我们村子,要不然有你们好看。”

刘红星告诉钱云龙,这三个人是刘远的爸妈和小婶。

钱云龙被人骂了,当然很生气,他作为大哥,很久都没这样被人骂过了。

“都给老子闭嘴,既然你们都老子的身份了,老子也就不演戏了,没错,老子就是来帮助刘红星的,你们谁要是不投票给刘红星,别怪老子不客气。”

既然都知道了,钱云龙也懒得演戏了,演戏也够累的,还是露出他混混的本性才舒服。

“你让我们闭嘴就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唐琳大声的喝问道。

钱云龙怒了,冷冷的说道:“老子让你闭嘴就闭嘴,妈蛋,不动手,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钱云龙朝着唐琳走了过去,他的两个马仔跟在后面。

刘松锋见到这一幕,知道钱云龙怕是要对自己的老婆动手。

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负自己的老婆。

刘松锋立马上前拦住钱云龙的去路,睁大眼睛,目露凶光,大声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钱云龙看了刘松锋一眼,对着身后的两个马仔招手,示意他们将刘松锋给弄开,不要挡住自己的去路。

两个马仔明白钱云龙的意思,上前就要抓刘松锋的双手。

刘松锋自然不能束手就擒,眼见两人要来抓自己,就动手反击起来,并且大声的吼道:“别动,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钱云龙的两个马仔还真的是被唬住了,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刘松锋一脸的愤怒,那样子就好像是抱着必死决心之人。

所谓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这些混混也都是一些欺善怕恶之徒,一时间还真的被刘松锋的气势给吓住了。

“动手啊,你们都傻了啊?”钱云龙愤怒的说道。

自己的两个手下被一个农民给吓住了,这让钱云龙很不爽。

得到命令后,钱云龙的手下这才动手,刘松奇见到自己的兄弟被欺负,立马就上来,对着其中一个马仔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那个马仔显然没想到刘松奇会出手,别看刘松奇四十五岁的人了,但由于常年干农活,力气还是很大的。

这一脚,让那个混混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刘红星见状,指着刘松奇愤怒的吼道:“刘松奇,你干什么?你不想活了,龙哥的人你也敢打,你死定了。”

刘红星的话刚说完,站在他身边的刘远一巴掌就扇在了刘红星的脸上,扇得刘红星都差点栽倒在地。

这一巴掌,扇得刘红星嘴角都出血了,被扇的地方是火辣辣的做疼。

“你,你敢打我?”刘红星双眼喷火,当众挨了一巴掌,这可是奇耻大辱。

“你敢打我爸,我跟你拼了。”刘建军抡起拳头,一副要跟刘远拼命的样子。

不过,刘建军这怂货看到刘远那杀气腾腾的样子,吓得脖子一缩,不敢动手,转而看着自己的老爸问道:“爸,你没事吧?”

钱云龙见到情况不妙,立马大声的朝着外面喊道:“都给进来,快点。”

站在外围的小弟听到自己老大的话,立马就往人群中挤了进来。

刘远也来到了自己的爸妈身边,问刘松奇有没有事,刘松奇说道:“对付这种小瘪三,我还行。”

“把他们几个给我抓起来,狠狠地打,打残打伤了老子负责。”钱云龙愤怒的指着刘远他们几个说道。

马仔得到命令,一个个朝着刘远他们靠拢,这个时候,刘远的父母还有小叔夫妻,有些害怕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

“钱云龙,你好大的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大声的传了过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