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4 09:20:54

张仁潼和孙崇善一直坐到晚上九点钟,这才舍得抬起屁股,跟楚风道别,离开了苏家别墅。

孙崇善问了楚风九转回命针的一些要领,楚风也并没有把这针灸之法当成宝贝捂着,跟孙崇善和张仁潼两个人仔细讲解了一番。

毕竟治病救人,是一件行善积德的好事,父亲留给楚风的传承也是让他能够多行善事,他将九转回命针教给张仁潼和孙崇善二人,想必能够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送走张仁潼和孙崇善二人之后,苏荣军和宋婉月对视一眼,都朝着楚风看了过去。

和过去相比,两个人看楚风的眼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楚……楚风,我们……”苏荣军有些惭愧地盯着楚风,想要跟楚风道个歉。

楚风转了转眼珠子,开口说:“爸,妈,我们坐下来说吧。”

三个人一块坐到了沙发上。

“我们之前是说到让我和冰萱离婚的事情了吧?如果你们执意让我跟她离的话,我也就没办法了。”楚风装出一脸无奈地样子。

苏荣军立马一瞪眼,现在一点自己这个女婿有这么大的本事之后,他要是还逼着楚风跟苏冰萱离婚,那他就真的是老糊涂了。

宋婉月也是着急起来,赶紧对着楚风赔笑,说:“楚风,你别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哪里执意让你和萱萱离婚呢,那会儿说的都是些气话罢了。”

“是啊,之前是我们误会你了,一直都没相信你的话,要不是今天张仁潼和孙崇善亲自找上门来,我们还得误会你很久呢。”苏荣军也赶紧开口。

“楚风,之前都是我们的错,忽视了你的才华,这一点我们向你道歉,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原谅我们。”宋婉月接着说。

“没错,我们应该郑重地向你道个歉,来反思之前的错误。”苏荣军也跟着说。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给楚风道歉,态度相当诚恳,完全没了之前那种颐指气使的气势。

楚风听着两个人的话感觉很是受用,这几年他一直过得相当憋屈,终于在今天扬眉吐气了。

“爸,妈,既然你们不逼着我和冰萱离婚,那咱们就还是一家人,一家人说话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也就没必要再提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就行了。”楚风笑着开口。

“对对对,过去的都过去了,就不提了。”宋婉月跟着笑道。

“冰萱这个丫头也是,明明都亲眼看见张老中医对你的态度了,还跟我们说你是去医馆里捣乱了,我这就把她给叫回来,让她给你道歉。”

苏荣军说着,拿出手机,要给苏冰萱打电话。

楚风伸手将他给拦住,开口道:“爸,不用打电话了,明天我亲自去她公司找她说吧。”

“这样不好吧,冰萱还不知道她误会了你,她在公司又是副总,到时候如果让保安把你赶出来,岂不是误会就更大了。”宋婉月有些担心地说道。

楚风笑道:“放心吧,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我忘了告诉你们,那天我救了山水集团的董事长,他为了报答我,让我去做秀水医药的总经理。”

苏荣军和宋婉月两个人都是一瞪眼,脸上的吃惊更甚,他们这个女婿给他们的惊喜,是越来越大了。

“看来还是我爹的眼光高啊,当初你看上去一无是处,他就说你日后一定能平步青云,化身人中龙凤,一飞冲天。”

“这几年我还一直埋怨我爹的愚蠢,没想到真是我目光太狭窄了啊。”苏荣军满脸感慨道。

宋婉月也是有些失神,想到她这几年对楚风的态度,心中也是暗暗惭愧。

“既然这样,你和冰萱的事情,就靠你自己解决吧,我们就不插手了。”苏荣军开口,宋婉月也跟着笑了笑。

楚风点头,之后站起身,开口说:“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这时候房子的门被推开,苏晴玉走了进来,看到三个人之后,随口说了一句:“爸妈,你们又在批斗这个废物啊?”

苏荣军立马瞪了苏晴玉一眼,喝道:“以后不许这么叫你姐夫,在让我听到了,打断你的腿!”

宋婉月也是一脸生气,开口说:“楚风可是你姐夫,以后跟他说话客气点,不许再这么乱说了。”

苏晴玉瞬间愣了,甚至有点怀疑自己走错门了。

她爸妈向来看楚风不顺眼,今天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楚风看着苏晴玉脸上的表情,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没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爸,妈,你们怎么帮着他说话了?昨天你们不还批斗他呢么?”苏晴玉怔怔地问。

“什么批斗,我们说的不对么,他是你姐夫,你就应该给他该有的尊重,行了,都几点了你才回来,下次再回来这么晚,小心我把你锁在家里,赶紧回房间睡觉去吧。”

宋婉月对着苏晴玉说了一句,便和苏荣军转身回了房间。

整个客厅当中剩下一脸懵逼的苏晴玉,一时间有些不知所错。

……

第二天早上,楚风起床洗漱,想着自己今天要去秀水医药入职,心里边就有些兴奋。

不知道苏冰萱在得知自己成了她的顶头上司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他收拾好之后下楼,宋婉月已经做好了早饭,热情地说:“楚风起来啦,赶快来吃早饭吧。”

楚风这还是头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激动地都快流眼泪了。

苏晴玉满脸狐疑地盯着楚风,质问道:“你是不是给我爸妈吃什么药了,他们怎么对你的态度比对我都好了?”

“你猜。”楚风笑着说。

苏晴玉立马一瞪眼,想给楚风几句难听话,宋婉月端着一碗粥走过来,在苏晴玉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赶紧吃饭,别影响你姐夫的心情,他今天还要去你姐的公司呢。”

楚风哈哈大笑,看着苏晴玉吃瘪的样子,心中一阵畅快。

“哼,你少在这儿得意,我爸妈治不了你,难不成我姐还治不了你?你去她的公司,就是去找死。”苏晴玉嘀咕道。

楚风并没有在意,耸了耸肩膀,开始喝宋婉月端给他的粥。

吃过早饭之后,楚风跟自己的岳父岳母打了个招呼,便一个人出了门,打车去了秀水医药。

秀水医药作为山水集团旗下实力排名前五的公司,在江洲市的知名度还是相当大的。

秀水医药的总部坐落在江洲市二环内,距离苏家别墅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没多久,出租车在秀水医药的门口停了下来,楚风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感觉还不错。

朝着秀水医药里边走进去,到了一楼大厅当中,楚风扭头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在这里上班的美女还是不少的。

“你听说了么,咱们公司新的总经理今天会来任职,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能坐上总经理位置的,肯定是个厉害的人,要是个帅哥的话就更好了。”

“这你可就想多了,依我看,没准是个大腹便便的秃头呢。”

……

几个路过楚风边上的女孩讨论着。

楚风心里边一阵想笑,没想到自己在她们心目中,竟然是这种形象。

“您好,请问你是来应聘的么?”这时候一个女员工朝着楚风这边走过来,开口问。

楚风想了想,自己也算是应聘,便点了点头。

“请跟我到这边来。”女员工带着楚风往里边走过去。

里边是秀水医药员工的办公区域,大部分人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那个女员工把楚风带到了一个等待区,让他在这儿等着,待会儿会有人来跟他沟通应聘的事宜。

楚风扭头看过去,发现有大概二十多个人都在这里等着,看来想要进秀水医药的人还是相当多的。

“呦,这不是楚风么,你也来秀水医药应聘啊?”就在楚风四处看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楚风扭头看过去,发现是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刘广利。

这个刘广利当初和赵斌走得近,两个人都跟楚风不对眼,楚风也没想到,自己这两天会碰到这么多大学同学。

“你也在这儿啊。”楚风淡淡回答。

“呵呵,你还是当初那幅德行啊,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初在学校成绩可是垫底,竟然敢来秀水医药应聘,怎么,是来应聘当保安的?”刘广利满脸嘲讽道。

楚风对着他撇了撇嘴,开口说:“实不相瞒,我是来应聘总经理的。”

刘广利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后边的人说:“你们听到没,他说他是来应聘总经理的,真是笑死我了。”

那些应聘者都是哄笑起来,看向楚风的目光当中满是嘲讽。

楚风懒得跟他们解释,打算去问一下苏冰萱的办公室在什么地方。

他是来任职总经理的,不应该和这些应聘者待在一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青年朝着他们这里走了过来,正是宋书建家的女婿,高佳杰。

高佳杰一眼看到楚风,眼睛立马一瞪,有些厌恶地开口:“楚风,你怎么在这里?”

第二十一章 不许这么说你姐夫

张仁潼和孙崇善一直坐到晚上九点钟,这才舍得抬起屁股,跟楚风道别,离开了苏家别墅。

孙崇善问了楚风九转回命针的一些要领,楚风也并没有把这针灸之法当成宝贝捂着,跟孙崇善和张仁潼两个人仔细讲解了一番。

毕竟治病救人,是一件行善积德的好事,父亲留给楚风的传承也是让他能够多行善事,他将九转回命针教给张仁潼和孙崇善二人,想必能够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送走张仁潼和孙崇善二人之后,苏荣军和宋婉月对视一眼,都朝着楚风看了过去。

和过去相比,两个人看楚风的眼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楚……楚风,我们……”苏荣军有些惭愧地盯着楚风,想要跟楚风道个歉。

楚风转了转眼珠子,开口说:“爸,妈,我们坐下来说吧。”

三个人一块坐到了沙发上。

“我们之前是说到让我和冰萱离婚的事情了吧?如果你们执意让我跟她离的话,我也就没办法了。”楚风装出一脸无奈地样子。

苏荣军立马一瞪眼,现在一点自己这个女婿有这么大的本事之后,他要是还逼着楚风跟苏冰萱离婚,那他就真的是老糊涂了。

宋婉月也是着急起来,赶紧对着楚风赔笑,说:“楚风,你别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哪里执意让你和萱萱离婚呢,那会儿说的都是些气话罢了。”

“是啊,之前是我们误会你了,一直都没相信你的话,要不是今天张仁潼和孙崇善亲自找上门来,我们还得误会你很久呢。”苏荣军也赶紧开口。

“楚风,之前都是我们的错,忽视了你的才华,这一点我们向你道歉,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原谅我们。”宋婉月接着说。

“没错,我们应该郑重地向你道个歉,来反思之前的错误。”苏荣军也跟着说。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给楚风道歉,态度相当诚恳,完全没了之前那种颐指气使的气势。

楚风听着两个人的话感觉很是受用,这几年他一直过得相当憋屈,终于在今天扬眉吐气了。

“爸,妈,既然你们不逼着我和冰萱离婚,那咱们就还是一家人,一家人说话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也就没必要再提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就行了。”楚风笑着开口。

“对对对,过去的都过去了,就不提了。”宋婉月跟着笑道。

“冰萱这个丫头也是,明明都亲眼看见张老中医对你的态度了,还跟我们说你是去医馆里捣乱了,我这就把她给叫回来,让她给你道歉。”

苏荣军说着,拿出手机,要给苏冰萱打电话。

楚风伸手将他给拦住,开口道:“爸,不用打电话了,明天我亲自去她公司找她说吧。”

“这样不好吧,冰萱还不知道她误会了你,她在公司又是副总,到时候如果让保安把你赶出来,岂不是误会就更大了。”宋婉月有些担心地说道。

楚风笑道:“放心吧,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我忘了告诉你们,那天我救了山水集团的董事长,他为了报答我,让我去做秀水医药的总经理。”

苏荣军和宋婉月两个人都是一瞪眼,脸上的吃惊更甚,他们这个女婿给他们的惊喜,是越来越大了。

“看来还是我爹的眼光高啊,当初你看上去一无是处,他就说你日后一定能平步青云,化身人中龙凤,一飞冲天。”

“这几年我还一直埋怨我爹的愚蠢,没想到真是我目光太狭窄了啊。”苏荣军满脸感慨道。

宋婉月也是有些失神,想到她这几年对楚风的态度,心中也是暗暗惭愧。

“既然这样,你和冰萱的事情,就靠你自己解决吧,我们就不插手了。”苏荣军开口,宋婉月也跟着笑了笑。

楚风点头,之后站起身,开口说:“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这时候房子的门被推开,苏晴玉走了进来,看到三个人之后,随口说了一句:“爸妈,你们又在批斗这个废物啊?”

苏荣军立马瞪了苏晴玉一眼,喝道:“以后不许这么叫你姐夫,在让我听到了,打断你的腿!”

宋婉月也是一脸生气,开口说:“楚风可是你姐夫,以后跟他说话客气点,不许再这么乱说了。”

苏晴玉瞬间愣了,甚至有点怀疑自己走错门了。

她爸妈向来看楚风不顺眼,今天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楚风看着苏晴玉脸上的表情,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没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爸,妈,你们怎么帮着他说话了?昨天你们不还批斗他呢么?”苏晴玉怔怔地问。

“什么批斗,我们说的不对么,他是你姐夫,你就应该给他该有的尊重,行了,都几点了你才回来,下次再回来这么晚,小心我把你锁在家里,赶紧回房间睡觉去吧。”

宋婉月对着苏晴玉说了一句,便和苏荣军转身回了房间。

整个客厅当中剩下一脸懵逼的苏晴玉,一时间有些不知所错。

……

第二天早上,楚风起床洗漱,想着自己今天要去秀水医药入职,心里边就有些兴奋。

不知道苏冰萱在得知自己成了她的顶头上司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他收拾好之后下楼,宋婉月已经做好了早饭,热情地说:“楚风起来啦,赶快来吃早饭吧。”

楚风这还是头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激动地都快流眼泪了。

苏晴玉满脸狐疑地盯着楚风,质问道:“你是不是给我爸妈吃什么药了,他们怎么对你的态度比对我都好了?”

“你猜。”楚风笑着说。

苏晴玉立马一瞪眼,想给楚风几句难听话,宋婉月端着一碗粥走过来,在苏晴玉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赶紧吃饭,别影响你姐夫的心情,他今天还要去你姐的公司呢。”

楚风哈哈大笑,看着苏晴玉吃瘪的样子,心中一阵畅快。

“哼,你少在这儿得意,我爸妈治不了你,难不成我姐还治不了你?你去她的公司,就是去找死。”苏晴玉嘀咕道。

楚风并没有在意,耸了耸肩膀,开始喝宋婉月端给他的粥。

吃过早饭之后,楚风跟自己的岳父岳母打了个招呼,便一个人出了门,打车去了秀水医药。

秀水医药作为山水集团旗下实力排名前五的公司,在江洲市的知名度还是相当大的。

秀水医药的总部坐落在江洲市二环内,距离苏家别墅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没多久,出租车在秀水医药的门口停了下来,楚风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感觉还不错。

朝着秀水医药里边走进去,到了一楼大厅当中,楚风扭头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在这里上班的美女还是不少的。

“你听说了么,咱们公司新的总经理今天会来任职,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能坐上总经理位置的,肯定是个厉害的人,要是个帅哥的话就更好了。”

“这你可就想多了,依我看,没准是个大腹便便的秃头呢。”

……

几个路过楚风边上的女孩讨论着。

楚风心里边一阵想笑,没想到自己在她们心目中,竟然是这种形象。

“您好,请问你是来应聘的么?”这时候一个女员工朝着楚风这边走过来,开口问。

楚风想了想,自己也算是应聘,便点了点头。

“请跟我到这边来。”女员工带着楚风往里边走过去。

里边是秀水医药员工的办公区域,大部分人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那个女员工把楚风带到了一个等待区,让他在这儿等着,待会儿会有人来跟他沟通应聘的事宜。

楚风扭头看过去,发现有大概二十多个人都在这里等着,看来想要进秀水医药的人还是相当多的。

“呦,这不是楚风么,你也来秀水医药应聘啊?”就在楚风四处看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楚风扭头看过去,发现是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刘广利。

这个刘广利当初和赵斌走得近,两个人都跟楚风不对眼,楚风也没想到,自己这两天会碰到这么多大学同学。

“你也在这儿啊。”楚风淡淡回答。

“呵呵,你还是当初那幅德行啊,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初在学校成绩可是垫底,竟然敢来秀水医药应聘,怎么,是来应聘当保安的?”刘广利满脸嘲讽道。

楚风对着他撇了撇嘴,开口说:“实不相瞒,我是来应聘总经理的。”

刘广利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后边的人说:“你们听到没,他说他是来应聘总经理的,真是笑死我了。”

那些应聘者都是哄笑起来,看向楚风的目光当中满是嘲讽。

楚风懒得跟他们解释,打算去问一下苏冰萱的办公室在什么地方。

他是来任职总经理的,不应该和这些应聘者待在一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青年朝着他们这里走了过来,正是宋书建家的女婿,高佳杰。

高佳杰一眼看到楚风,眼睛立马一瞪,有些厌恶地开口:“楚风,你怎么在这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