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7 23:57:02

“是吗,辛苦老哥了。”楚尘答谢。

短暂的通话之后,挂断了电话。

“刚才就是韩知云打过来的,他说他已经给秦家企业注资了,这下你们不用担心公司运转的事情了。”

楚尘对秦中元说。

“哼,真是装的像模像样,不要以为随便找个人打个电话就能帮你包装了,这些东西不是靠装就能装出来的。”

王剑一脸瞧不上,紧接着说道:“我说,楚尘啊,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为了让大家瞧得起你,竟然联合外人来欺骗我们。”

“你这样吃软饭终究不是个事啊。这样吧,你看我这边还缺一个后勤工人,一个月怎么说也有一两千,还包吃包住,要不然我给你开后门,让你来干?”

王剑句话可是将楚尘踩得够狠了,让楚尘去干杂活,还一两千的那种,还说是给他走后门?

这可真是个好亲戚呀!

楚尘皱眉,这王剑可真是认定了他楚尘不可能会有本事了。

这个时候秦诗涵的电话响了。

接完电话之后,秦诗涵惊得张大了嘴巴。

“怎么了,诗涵,什么事情这么不得了?”秦中元问道。

“公司财务收到一个亿的打款,根据财务说,是韩氏集团打过来的,而且对方还明确说……”秦诗涵大胸脯一起一伏,显然被消息惊得语无伦次了。

“说什么?”秦中元急切问道。

“说这是他们借给楚尘的,还不要利息。并且还说希望以后还会和秦家在一些生意上进行合作。”秦诗涵说完,一桌子人除了楚尘外,全部惊得说不出话来。

韩知云啊,那可是巴城响当当的人物,跺一跺脚,巴城经济圈都要抖一抖的巨头。

这样的人物竟然真的借给楚尘一个亿,还不要利息,这不就代表着,楚尘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吗?

和韩知云攀上关系需要本事,能让韩知云心甘情愿借钱有需要更大的本事,还能让韩知云不计代价不要利息,这让众人想都不敢想。

“诗涵,你是不是听错了?”

好半天,秦中元才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没有听错,要是你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回去问财务。”秦诗涵肯定地回答。

秦中元立刻拨通电话,给秦家企业的财务问询了一下,确确实实,对方告知他,收到了来自韩氏集团一个亿的打款,和秦诗涵所说的情况差不多。

“这绝对不可能,韩氏集团老板高高在上,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连我们总经理都没有讲过几次,他一个吃软饭的废柴,怎么可能会和我们韩老板攀上关系?”

王剑还是不信,甚至诬蔑楚尘说,是楚尘又在用什么把戏戏耍众人。

“你既然说你马上要升职成副总经理了,我相信你还是能够查到公司的大概资金走向吧,你不妨打个电话去问问。”

楚尘就是要让让王剑输的心服口服。

王剑打了一通电话,打完之后,整个人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一脸震惊。

韩氏集团的财务告诉他,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而且还是韩知云亲自从上面吩咐下来的。

王剑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副总经理的职位,本想炫耀一波,结果却被楚尘啪啪打脸。

瞬间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就和一只猴子一样,当众戏耍一番,而楚尘只是淡淡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

这让王剑心里郁闷的同时又是一股火气冒出。

“楚尘,你这是故意要耍我?”王剑怒气冲冲地质问楚尘。

“砰!”

楚尘一拳砸在桌子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上好的硬木桌打出一个大窟窿,吓得王剑一缩脖子。

“给你脸了是吗?三番五次挑衅,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楚尘可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宰割却不敢反抗的人,他也是看在亲戚的份上,才一直没有发飙而已,这并不代表他没脾气。

换做不认识的,这王剑少说也要被楚尘抽两个大嘴巴子。

“你也询问了,这下是铁一样的事实了吧,你还想狡辩什么?”楚尘站起身来,锐利的眼神犹如鹰眼,瞪得王剑脸色一白,只能无力坐下。

“对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这件事情要是真的,你就把筷子吃下去是吧,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吃筷子的。”

楚尘让服务员拿来一把筷子,撒在王剑面前。

王剑吞了吞口水,吓得心脏狂跳。他刚才也就是下意识的意味楚尘没有那个本事,所以才敢随口乱说。

真要让他吃筷子,他也没那个胆子。

“嗨呀,楚尘,真是的阿剑也就是开开玩笑而已,你别当真。”

秦诗涵的舅妈开口说道,想要为王剑开脱。

“现在说是开玩笑?那刚才王剑那么咄咄逼人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们那个出来劝阻一番呀?”

不是喜欢怼人吗?那我就怼到你吐血为止。

这话让对方闭嘴了,之前王剑这样那样的挑衅,他们反而一脸幸灾乐祸看笑话,哪有什么劝阻王剑的意思。

心底里面,还不是想看楚尘出丑。

有些亲戚呀,真的是望人穷,恨不得能把你踩到烂泥里面去,这王剑一家子,就是这样的货色。

“喏,别怕会把你噎着,我帮你折断。”

楚尘将筷子一根一根折成一小节一小节的,丢在王剑面前,让王剑身体直哆嗦,不敢说话。

“小尘,算了算了,大家毕竟都是亲戚,以后还要见面的,何必做的这么绝。”

秦中元开口劝道,楚尘本来还不想就这么算了。

却发现秦诗涵一脸祈求地看着自己,让楚尘心一软。

秦诗涵虽然以前没少掀起他,但是这三年来,也确实帮他不少,至少给了她三年的衣食无忧,还让他给他躺在医院ICU昏迷不醒的父亲支付了高昂的医药费。

如果说在座这些人,谁能让楚尘改变主意,也就只有秦诗涵了。

想到这王剑毕竟和秦家有血缘关系,要是他真的今天做得太绝,以后也会让秦诗涵也以后也不好喝亲戚相处。

“真是个怂包。”

楚尘骂了一句,坐会了作为,继续吃着饭店送的免费甜点填肚子。

楚尘这么一发火,让原本一直拿楚尘开刀的场面有了很大改变。

王程英原本还对自己这个女婿十分讨厌,却没想到楚尘能和韩知云拉上关系。

让他对楚尘的感官瞬间提升了几个档次。

“小尘啊,你这孩子可真是的,有这么大的本事,也不告诉妈一声,让我以前对你那么大的误会。”

王程英一改往日板着脸对楚尘动辄训斥的口吻,反倒是带着微笑,和颜悦色对楚尘说。

这样的转变让楚尘都一时间适应不了,虽然他知道王程英有些势利,不过她终究是自己的丈母娘,是秦诗涵的亲妈,所以很多时候,他也并未真的往心里去。

秦中元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心里对自己这个女婿开始满意起来。

秦家企业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眼看着就要被刘苍金给弄倒闭了,楚尘直接弄来一个亿。

要是加上之前的两千万,就是一亿两千万。

要知道整个秦家企业最巅峰的时候,总资金撑死了也不过两个亿左右,一亿两千万,相当于是秦家企业的半壁江山。

就算是企业倒闭了,也可以凭借这笔钱东山再起,再创一个公司。

秦诗涵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也很不平静。

她原本以为,楚尘只是一个窝囊废。

她也正是看中楚尘这一点,容易掌控,所以才愿意和楚尘假结婚。

这三年来,楚尘也确确实实,表现的任何一点都和窝囊废没有任何差别,让她觉得容易控制的同时,也非常看不起。

然而楚尘却一下变得让她有些看不透了。

她是个强势的女人,喜欢将任何事物都掌控在手掌心的那种人,而现在的楚尘却让她觉得,自己似乎驾驭不了这个人了,或者说,如今的楚尘已经是条龙了。

“就算是借来了,可也是借呀,又不是不用还了,得意什么。”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让众人看了过去,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涛开口说的。

“就是,终究是借来的,不是自己的,说不定韩老板只是可怜他这个吃了三年软饭的人而已,毕竟,一个亿对于韩知云那样的人来说,就和我们手上的一块钱一样,你们会因为掉了一块钱而伤心吗?”

沈涛缓缓说道,话里话外,都带着刺。

“沈涛,你什么意思?”

这次连王程英都看不下去了,出口替楚尘说话。

“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在韩知云眼中,某些人可能就是个要饭的。能把别人的怜悯当成一种荣耀,看来某些人呀,真是没骨气。”

不得不说,沈涛很会钻空子,韩知云给楚尘面子,为秦家企业注入一个亿的资金,本来是好事,到他嘴里就成了楚尘被人怜悯,没骨气,还是要饭的了。

这让楚尘都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是不是要饭的,是不是被人可怜,是不是没骨气还真不好说,可有的人,为了显摆,却谎报自己情况,博取大家的认同,那才是最悲哀的。”

楚尘这话一出,让沈涛脸色一沉。

第19章 怼到你吐血

“是吗,辛苦老哥了。”楚尘答谢。

短暂的通话之后,挂断了电话。

“刚才就是韩知云打过来的,他说他已经给秦家企业注资了,这下你们不用担心公司运转的事情了。”

楚尘对秦中元说。

“哼,真是装的像模像样,不要以为随便找个人打个电话就能帮你包装了,这些东西不是靠装就能装出来的。”

王剑一脸瞧不上,紧接着说道:“我说,楚尘啊,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为了让大家瞧得起你,竟然联合外人来欺骗我们。”

“你这样吃软饭终究不是个事啊。这样吧,你看我这边还缺一个后勤工人,一个月怎么说也有一两千,还包吃包住,要不然我给你开后门,让你来干?”

王剑句话可是将楚尘踩得够狠了,让楚尘去干杂活,还一两千的那种,还说是给他走后门?

这可真是个好亲戚呀!

楚尘皱眉,这王剑可真是认定了他楚尘不可能会有本事了。

这个时候秦诗涵的电话响了。

接完电话之后,秦诗涵惊得张大了嘴巴。

“怎么了,诗涵,什么事情这么不得了?”秦中元问道。

“公司财务收到一个亿的打款,根据财务说,是韩氏集团打过来的,而且对方还明确说……”秦诗涵大胸脯一起一伏,显然被消息惊得语无伦次了。

“说什么?”秦中元急切问道。

“说这是他们借给楚尘的,还不要利息。并且还说希望以后还会和秦家在一些生意上进行合作。”秦诗涵说完,一桌子人除了楚尘外,全部惊得说不出话来。

韩知云啊,那可是巴城响当当的人物,跺一跺脚,巴城经济圈都要抖一抖的巨头。

这样的人物竟然真的借给楚尘一个亿,还不要利息,这不就代表着,楚尘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吗?

和韩知云攀上关系需要本事,能让韩知云心甘情愿借钱有需要更大的本事,还能让韩知云不计代价不要利息,这让众人想都不敢想。

“诗涵,你是不是听错了?”

好半天,秦中元才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没有听错,要是你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回去问财务。”秦诗涵肯定地回答。

秦中元立刻拨通电话,给秦家企业的财务问询了一下,确确实实,对方告知他,收到了来自韩氏集团一个亿的打款,和秦诗涵所说的情况差不多。

“这绝对不可能,韩氏集团老板高高在上,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连我们总经理都没有讲过几次,他一个吃软饭的废柴,怎么可能会和我们韩老板攀上关系?”

王剑还是不信,甚至诬蔑楚尘说,是楚尘又在用什么把戏戏耍众人。

“你既然说你马上要升职成副总经理了,我相信你还是能够查到公司的大概资金走向吧,你不妨打个电话去问问。”

楚尘就是要让让王剑输的心服口服。

王剑打了一通电话,打完之后,整个人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一脸震惊。

韩氏集团的财务告诉他,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而且还是韩知云亲自从上面吩咐下来的。

王剑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副总经理的职位,本想炫耀一波,结果却被楚尘啪啪打脸。

瞬间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就和一只猴子一样,当众戏耍一番,而楚尘只是淡淡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

这让王剑心里郁闷的同时又是一股火气冒出。

“楚尘,你这是故意要耍我?”王剑怒气冲冲地质问楚尘。

“砰!”

楚尘一拳砸在桌子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上好的硬木桌打出一个大窟窿,吓得王剑一缩脖子。

“给你脸了是吗?三番五次挑衅,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楚尘可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宰割却不敢反抗的人,他也是看在亲戚的份上,才一直没有发飙而已,这并不代表他没脾气。

换做不认识的,这王剑少说也要被楚尘抽两个大嘴巴子。

“你也询问了,这下是铁一样的事实了吧,你还想狡辩什么?”楚尘站起身来,锐利的眼神犹如鹰眼,瞪得王剑脸色一白,只能无力坐下。

“对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这件事情要是真的,你就把筷子吃下去是吧,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吃筷子的。”

楚尘让服务员拿来一把筷子,撒在王剑面前。

王剑吞了吞口水,吓得心脏狂跳。他刚才也就是下意识的意味楚尘没有那个本事,所以才敢随口乱说。

真要让他吃筷子,他也没那个胆子。

“嗨呀,楚尘,真是的阿剑也就是开开玩笑而已,你别当真。”

秦诗涵的舅妈开口说道,想要为王剑开脱。

“现在说是开玩笑?那刚才王剑那么咄咄逼人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们那个出来劝阻一番呀?”

不是喜欢怼人吗?那我就怼到你吐血为止。

这话让对方闭嘴了,之前王剑这样那样的挑衅,他们反而一脸幸灾乐祸看笑话,哪有什么劝阻王剑的意思。

心底里面,还不是想看楚尘出丑。

有些亲戚呀,真的是望人穷,恨不得能把你踩到烂泥里面去,这王剑一家子,就是这样的货色。

“喏,别怕会把你噎着,我帮你折断。”

楚尘将筷子一根一根折成一小节一小节的,丢在王剑面前,让王剑身体直哆嗦,不敢说话。

“小尘,算了算了,大家毕竟都是亲戚,以后还要见面的,何必做的这么绝。”

秦中元开口劝道,楚尘本来还不想就这么算了。

却发现秦诗涵一脸祈求地看着自己,让楚尘心一软。

秦诗涵虽然以前没少掀起他,但是这三年来,也确实帮他不少,至少给了她三年的衣食无忧,还让他给他躺在医院ICU昏迷不醒的父亲支付了高昂的医药费。

如果说在座这些人,谁能让楚尘改变主意,也就只有秦诗涵了。

想到这王剑毕竟和秦家有血缘关系,要是他真的今天做得太绝,以后也会让秦诗涵也以后也不好喝亲戚相处。

“真是个怂包。”

楚尘骂了一句,坐会了作为,继续吃着饭店送的免费甜点填肚子。

楚尘这么一发火,让原本一直拿楚尘开刀的场面有了很大改变。

王程英原本还对自己这个女婿十分讨厌,却没想到楚尘能和韩知云拉上关系。

让他对楚尘的感官瞬间提升了几个档次。

“小尘啊,你这孩子可真是的,有这么大的本事,也不告诉妈一声,让我以前对你那么大的误会。”

王程英一改往日板着脸对楚尘动辄训斥的口吻,反倒是带着微笑,和颜悦色对楚尘说。

这样的转变让楚尘都一时间适应不了,虽然他知道王程英有些势利,不过她终究是自己的丈母娘,是秦诗涵的亲妈,所以很多时候,他也并未真的往心里去。

秦中元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心里对自己这个女婿开始满意起来。

秦家企业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眼看着就要被刘苍金给弄倒闭了,楚尘直接弄来一个亿。

要是加上之前的两千万,就是一亿两千万。

要知道整个秦家企业最巅峰的时候,总资金撑死了也不过两个亿左右,一亿两千万,相当于是秦家企业的半壁江山。

就算是企业倒闭了,也可以凭借这笔钱东山再起,再创一个公司。

秦诗涵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也很不平静。

她原本以为,楚尘只是一个窝囊废。

她也正是看中楚尘这一点,容易掌控,所以才愿意和楚尘假结婚。

这三年来,楚尘也确确实实,表现的任何一点都和窝囊废没有任何差别,让她觉得容易控制的同时,也非常看不起。

然而楚尘却一下变得让她有些看不透了。

她是个强势的女人,喜欢将任何事物都掌控在手掌心的那种人,而现在的楚尘却让她觉得,自己似乎驾驭不了这个人了,或者说,如今的楚尘已经是条龙了。

“就算是借来了,可也是借呀,又不是不用还了,得意什么。”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让众人看了过去,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涛开口说的。

“就是,终究是借来的,不是自己的,说不定韩老板只是可怜他这个吃了三年软饭的人而已,毕竟,一个亿对于韩知云那样的人来说,就和我们手上的一块钱一样,你们会因为掉了一块钱而伤心吗?”

沈涛缓缓说道,话里话外,都带着刺。

“沈涛,你什么意思?”

这次连王程英都看不下去了,出口替楚尘说话。

“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在韩知云眼中,某些人可能就是个要饭的。能把别人的怜悯当成一种荣耀,看来某些人呀,真是没骨气。”

不得不说,沈涛很会钻空子,韩知云给楚尘面子,为秦家企业注入一个亿的资金,本来是好事,到他嘴里就成了楚尘被人怜悯,没骨气,还是要饭的了。

这让楚尘都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是不是要饭的,是不是被人可怜,是不是没骨气还真不好说,可有的人,为了显摆,却谎报自己情况,博取大家的认同,那才是最悲哀的。”

楚尘这话一出,让沈涛脸色一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