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4:02:35

“踏马的,是谁让这个傻子进来的?居然敢打我儿子,老子要废了他?同他在一个地方,都拉低了老子身份。”

男人凶狠的声音,震着肯德基里所有人,也刺进趴在地上的那人耳里。

“爸爸!你醒醒,你个坏蛋,你打我爸爸,我要叫警察叔叔抓你。”这是一道小萝莉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爸爸!我要爸爸!”

听到这声音,潘伟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看到跪坐在地上不停摇晃自已的小女孩,他的眸子慢慢聚集,意识渐渐清醒。

跪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圆嘟嘟的脸,眼睛大而黑,像两颗黑葡萄。头上扎着两个小辨子,有点像闹海的哪咤。

满目泪痕的小女孩,看到潘伟睁开眼睛后,喜极而泣,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哽咽道:“爸爸!你疼吗?茜宝给你呼呼!”

潘伟黯淡无光的眸子,在听到这声叫喊后,逐渐清明,脑海里有了一股不属于自已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潘伟,九岁时因发烧烧成了傻子,曾经的天才一下子变成傻子,令潘家承受不了这种耻辱,试着把他扔了几次,最后都被警察给送了回来。

在潘伟十九岁时,他的准大嫂林若然家中破产,潘老爷子趁火打劫,让林若然嫁给潘伟,不但替她们家还清五百万的债务,还会再拿三百万给林家。

但是有一条件,那就是,让潘伟嫁入林家,当上门女婿。

其实,说白了,就是把傻子这个耻辱包袱找人接手。

潘老爷子还怕林若然反悔,居然卑鄙的让刚大学毕业的姑娘,人工受孕,由处子升级当了妈妈。

潘伟成了林家的上门女婿后,林家因为潘老爷子的这一做法,把不满和愤怒全部都撒在他的身上。

今天,小茜宝在幼儿园得了两朵小红花,便趁着家里人不注意,拉着爸爸去吃肯德基。

正吃着,小茜茜遇到同学小胖子,小胖子看到傻笑流口水的傻子潘伟,就骂小茜宝有个傻子爸爸,小茜宝就把他给打了。

小胖子哭喊着把他爸爸大胖子拉来,大胖子怒气冲冲,一拳砸在傻子潘伟头上,后者倒下去时,后脑勺磕在了椅子上。

异世界的潘伟正在冲关,突然遭到奸人暗算,拼着最后一丝清明,拖着一缕残魂逃离出来。

再睁眼时,他已经附身在了傻子潘伟身上。

“爸爸!你还疼吗?茜宝再给你呼呼。”小茜宝看到自已的爸爸不说话,愣愣的盯着她,很是害怕。

看着这么可爱乖巧的宝贝女儿,潘伟突的感觉心底暖暖的,便明白,这是原身的情绪。

可见,这个傻子是真的很疼这个女儿。

“茜宝乖,爸爸不疼。”潘伟抱起跪坐在地的女儿,站起身朝座位走去。

如头大黑熊般的大胖子,秀着满满的肌肉,嗞牙冲着潘伟大吼:“敢打我儿子,老子打的你满地找不着牙!”

“滚!”潘伟双眼冰冷,一个滚字轻喝出声。

大胖子一怔,被这冰冷的双眼吓着了,随后便是羞辱和愤怒,他怎么可能被一个傻子吓着?

“你个傻子废物,敢凶老子,老子要废了你,让你成为一个太监。”

大胖子可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无视和耻辱,以往那些人见到自已这种块头,哪个不是唯唯诺诺,就这个傻子敢顶他。

“我讨厌你,你打我爸爸!”

怀中的小茜宝见他这么凶,忍着害怕和眼泪,冲着大胖子大喊。

见女儿就算是害怕,也要维护自已,潘伟心里暖暖的。

他这个女儿,他疼了,若是天塌,就让天陪葬。

轻拍女儿的后背安慰她,他面色沉冷寡淡,漆黑如墨的双眼,夹杂着冬天的冰雪,射向大胖子,寒声开口:“别再让我说第三遍,滚!”

大胖子被这眼神吓的全身颤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随后反应过来,羞恼的他挥拳朝潘伟砸去,眼眸中带着得意和阴狠。

马拉个巴子,刚才老子都能打的你躺在地上起不来,这次定能一拳打到你昏迷住院。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大胖子不可置信,看着包裹着自已拳头的男人,对上他深不可测的眸子,他终于感到害怕了,吓的后背冷汗涔涔。

表情冷冽沉郁的男人,加大手上力气,再一脚踹在大胖子膝盖上,后者‘砰’的一声跪在他面前,泪流满面。

“我错了我错了,求好汉饶命!饶命啊!”大胖子抚着断掉的手腕,跪在地上哭喊着求饶。

感觉到怀中小东西的颤抖,潘伟没有在女儿面前对他再次下手,而是无视他,坐到位置上,温柔出声:“小茜宝,爸爸剥虾给你吃好不好?”

小茜宝笑着点头,再朝跪着的大胖子,怯生生的说:“你还不走吗?”

大胖子一愣,连滚带爬的扯着早已吓尿裤子的小胖子跑了。

小茜宝这才笑眯眯的,朝潘伟望去,拍手笑道:“我爸爸是个超人孙悟空。”说着,对着潘伟勾了勾手。

狐疑的潘伟微低头,一道温热的吻就亲在他的脸上,刹那间,全身的煞气通通赶走,心情美丽。

“茜宝最喜欢爸爸。”小茜宝还不忘送上甜言蜜语。

听得潘伟的心都要融化了,把剥好的虾放进她的碗里:“快吃。”

吃了几个虾,突的听到个女人的叫喊声:“老头子,老头子,快来人啊,我老头子噎着了。”

潘伟抬眸望去,在他正前方的前两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正抚着脖子张着嘴翻着白眼,一旁的妇人焦急害怕的四处求救。

看到大家都只观看不敢上前,潘伟朝女儿看了一眼,她大大的眼里满是害怕和乞求,他没有一刻犹豫,大踏步而去。

妇人看到潘伟来,如看到救星般,双眼光亮,朝他求救呼喊:“先生,救命,救命!救救我家老头子。”

潘伟站在老头子面前,伸出两指并拢,对着老头子的腹部点了一下,老头子哇的一声,吐出一个鸡骨头。

这一操作,把妇人惊的目瞪口呆,直到老头子抓住她的手,她才醒悟过来。

正想去感谢潘伟时,救护车来了,妇人只好把名片和几张红的放在他的桌上,歉意的笑着,大恩不言谢。

妇人走后,父女俩瞪着桌上的东西好一会儿,小茜宝才把两样东西收进她的背包里,对潘伟说:“待到下次见到爷爷奶奶时,我们再把这些还给他们,好不好?”

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儿,怎么能不心疼,潘伟自然是没二话可说。

自火锅店里出来,潘伟牵着女儿轧马路,听着她说幼儿园的趣事,感觉世界一片和平,可比他那个异世界安全多了。

夏天的晚上,会来得比较晚,七点多钟,才算是真正的天黑。

突然,一辆面包车快速超过父女俩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吊着手臂的大胖子,指着潘伟对光头佬说道:“刚哥,就是这个傻子把我手给打断了。”

光头佬摸摸自已的光头,一巴掌拍在大胖子后脑勺上,喝道:“你个死胖子,就这么一个傻子,你居然害的刚哥我拉了七八个人来,是你傻还是他傻?”

大胖子陪笑脸:“刚哥,你放心,我再加钱,再加钱,好不好?”

光头佬这才放过他,摸着光头朝潘伟走去,抖着腿笑道:“哟,傻子,今天你那漂亮老婆怎么没一起来啊?”

潘伟见此,眸中寒芒闪过,抱着女儿,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茜宝乖,闭上眼睛,捂着耳朵,默念一百个数就好了。”

第一章 傻子赘婿

“踏马的,是谁让这个傻子进来的?居然敢打我儿子,老子要废了他?同他在一个地方,都拉低了老子身份。”

男人凶狠的声音,震着肯德基里所有人,也刺进趴在地上的那人耳里。

“爸爸!你醒醒,你个坏蛋,你打我爸爸,我要叫警察叔叔抓你。”这是一道小萝莉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爸爸!我要爸爸!”

听到这声音,潘伟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看到跪坐在地上不停摇晃自已的小女孩,他的眸子慢慢聚集,意识渐渐清醒。

跪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圆嘟嘟的脸,眼睛大而黑,像两颗黑葡萄。头上扎着两个小辨子,有点像闹海的哪咤。

满目泪痕的小女孩,看到潘伟睁开眼睛后,喜极而泣,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哽咽道:“爸爸!你疼吗?茜宝给你呼呼!”

潘伟黯淡无光的眸子,在听到这声叫喊后,逐渐清明,脑海里有了一股不属于自已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潘伟,九岁时因发烧烧成了傻子,曾经的天才一下子变成傻子,令潘家承受不了这种耻辱,试着把他扔了几次,最后都被警察给送了回来。

在潘伟十九岁时,他的准大嫂林若然家中破产,潘老爷子趁火打劫,让林若然嫁给潘伟,不但替她们家还清五百万的债务,还会再拿三百万给林家。

但是有一条件,那就是,让潘伟嫁入林家,当上门女婿。

其实,说白了,就是把傻子这个耻辱包袱找人接手。

潘老爷子还怕林若然反悔,居然卑鄙的让刚大学毕业的姑娘,人工受孕,由处子升级当了妈妈。

潘伟成了林家的上门女婿后,林家因为潘老爷子的这一做法,把不满和愤怒全部都撒在他的身上。

今天,小茜宝在幼儿园得了两朵小红花,便趁着家里人不注意,拉着爸爸去吃肯德基。

正吃着,小茜茜遇到同学小胖子,小胖子看到傻笑流口水的傻子潘伟,就骂小茜宝有个傻子爸爸,小茜宝就把他给打了。

小胖子哭喊着把他爸爸大胖子拉来,大胖子怒气冲冲,一拳砸在傻子潘伟头上,后者倒下去时,后脑勺磕在了椅子上。

异世界的潘伟正在冲关,突然遭到奸人暗算,拼着最后一丝清明,拖着一缕残魂逃离出来。

再睁眼时,他已经附身在了傻子潘伟身上。

“爸爸!你还疼吗?茜宝再给你呼呼。”小茜宝看到自已的爸爸不说话,愣愣的盯着她,很是害怕。

看着这么可爱乖巧的宝贝女儿,潘伟突的感觉心底暖暖的,便明白,这是原身的情绪。

可见,这个傻子是真的很疼这个女儿。

“茜宝乖,爸爸不疼。”潘伟抱起跪坐在地的女儿,站起身朝座位走去。

如头大黑熊般的大胖子,秀着满满的肌肉,嗞牙冲着潘伟大吼:“敢打我儿子,老子打的你满地找不着牙!”

“滚!”潘伟双眼冰冷,一个滚字轻喝出声。

大胖子一怔,被这冰冷的双眼吓着了,随后便是羞辱和愤怒,他怎么可能被一个傻子吓着?

“你个傻子废物,敢凶老子,老子要废了你,让你成为一个太监。”

大胖子可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无视和耻辱,以往那些人见到自已这种块头,哪个不是唯唯诺诺,就这个傻子敢顶他。

“我讨厌你,你打我爸爸!”

怀中的小茜宝见他这么凶,忍着害怕和眼泪,冲着大胖子大喊。

见女儿就算是害怕,也要维护自已,潘伟心里暖暖的。

他这个女儿,他疼了,若是天塌,就让天陪葬。

轻拍女儿的后背安慰她,他面色沉冷寡淡,漆黑如墨的双眼,夹杂着冬天的冰雪,射向大胖子,寒声开口:“别再让我说第三遍,滚!”

大胖子被这眼神吓的全身颤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随后反应过来,羞恼的他挥拳朝潘伟砸去,眼眸中带着得意和阴狠。

马拉个巴子,刚才老子都能打的你躺在地上起不来,这次定能一拳打到你昏迷住院。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大胖子不可置信,看着包裹着自已拳头的男人,对上他深不可测的眸子,他终于感到害怕了,吓的后背冷汗涔涔。

表情冷冽沉郁的男人,加大手上力气,再一脚踹在大胖子膝盖上,后者‘砰’的一声跪在他面前,泪流满面。

“我错了我错了,求好汉饶命!饶命啊!”大胖子抚着断掉的手腕,跪在地上哭喊着求饶。

感觉到怀中小东西的颤抖,潘伟没有在女儿面前对他再次下手,而是无视他,坐到位置上,温柔出声:“小茜宝,爸爸剥虾给你吃好不好?”

小茜宝笑着点头,再朝跪着的大胖子,怯生生的说:“你还不走吗?”

大胖子一愣,连滚带爬的扯着早已吓尿裤子的小胖子跑了。

小茜宝这才笑眯眯的,朝潘伟望去,拍手笑道:“我爸爸是个超人孙悟空。”说着,对着潘伟勾了勾手。

狐疑的潘伟微低头,一道温热的吻就亲在他的脸上,刹那间,全身的煞气通通赶走,心情美丽。

“茜宝最喜欢爸爸。”小茜宝还不忘送上甜言蜜语。

听得潘伟的心都要融化了,把剥好的虾放进她的碗里:“快吃。”

吃了几个虾,突的听到个女人的叫喊声:“老头子,老头子,快来人啊,我老头子噎着了。”

潘伟抬眸望去,在他正前方的前两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正抚着脖子张着嘴翻着白眼,一旁的妇人焦急害怕的四处求救。

看到大家都只观看不敢上前,潘伟朝女儿看了一眼,她大大的眼里满是害怕和乞求,他没有一刻犹豫,大踏步而去。

妇人看到潘伟来,如看到救星般,双眼光亮,朝他求救呼喊:“先生,救命,救命!救救我家老头子。”

潘伟站在老头子面前,伸出两指并拢,对着老头子的腹部点了一下,老头子哇的一声,吐出一个鸡骨头。

这一操作,把妇人惊的目瞪口呆,直到老头子抓住她的手,她才醒悟过来。

正想去感谢潘伟时,救护车来了,妇人只好把名片和几张红的放在他的桌上,歉意的笑着,大恩不言谢。

妇人走后,父女俩瞪着桌上的东西好一会儿,小茜宝才把两样东西收进她的背包里,对潘伟说:“待到下次见到爷爷奶奶时,我们再把这些还给他们,好不好?”

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儿,怎么能不心疼,潘伟自然是没二话可说。

自火锅店里出来,潘伟牵着女儿轧马路,听着她说幼儿园的趣事,感觉世界一片和平,可比他那个异世界安全多了。

夏天的晚上,会来得比较晚,七点多钟,才算是真正的天黑。

突然,一辆面包车快速超过父女俩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吊着手臂的大胖子,指着潘伟对光头佬说道:“刚哥,就是这个傻子把我手给打断了。”

光头佬摸摸自已的光头,一巴掌拍在大胖子后脑勺上,喝道:“你个死胖子,就这么一个傻子,你居然害的刚哥我拉了七八个人来,是你傻还是他傻?”

大胖子陪笑脸:“刚哥,你放心,我再加钱,再加钱,好不好?”

光头佬这才放过他,摸着光头朝潘伟走去,抖着腿笑道:“哟,傻子,今天你那漂亮老婆怎么没一起来啊?”

潘伟见此,眸中寒芒闪过,抱着女儿,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茜宝乖,闭上眼睛,捂着耳朵,默念一百个数就好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