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4:17:49

“哎呀,这孩子就是这么冲动,一个人去那是要吃亏得,我也去。”林妈焦急的也要跟着去。

林若然把她往屋里推,自已往外走:“妈,茜宝在睡觉,你得在看着她,放心,我们会把若黛安全带回来的。”

潘伟也跟了出去,林妈喊他几遍也没喊回来,看看楼上,再看看已没了影的潘伟,懊恼的直拍大腿,只好回屋。

潘伟小跑几步,才和林若然并肩行走。

林若然看着他也出来了,顿时,脸漆黑如墨:“你是嫌事不够大吗?你跑出来做什么?”

潘伟说道:“我能帮忙。”

林若然没心思和他开玩笑,指着回头路冲他低喝:“立刻,马上,现在,给我回去。”

潘伟幽深如海的双眸,看着她,淡然出声:“我们担误一秒,若黛就危险一分。”

不知怎么的,看到他竟然说出这话来,林若然呆愕了,直到对方走人,她才茫然的跟上。

刚才,那个说话的人,真的是潘伟?而不是她的错觉?

握着手机的林若然,急急的叫喊:“若黛,你到哪了?”

“姐,不是一个人跟着我,是四个人,姐,他们在追我……啊……救命……”

手机里传来若黛的跑步喘息声,还有男人的嘻笑声,随后便是她的尖叫救命声。

林若然双脚一软,差点跪下,嘴唇颤抖,朝着林若俊背影大喊:“若俊,跑快点。”

林若俊脸憋得通红,狂甩两条腿,恨自已为什么不再长高点,如此,腿也就能长点。

突然,一阵风吹过,一道人影已超越自已,看背影像是潘伟,喊了一声:“傻子。”

潘伟没有回头,他正在奔跑,刚才他自手机中,听出了林若黛有危险。

他知道她回家的路线,刚才自手机中听到一道风铃声,若是他没猜错的话,林若黛此时离他们还有五百米远的距离。

若是按照林若俊他们的速度,跑过去,林若黛绝对已经出事。

怎么说对方都是他的小姨子,他只能先发功了。

五百米对于他来说,八秒搞定,相信林若黛一定能坚持八秒。

果然,在幽暗的巷尾处,潘伟看到五个人正在拉拉扯扯,双腿如风火轮一般加速,对着其中一个人就踹了过去。

后者倒地不醒。

林若黛是崩溃的,她不停的挣扎着呼喊着,却没有人经过帮她,衣服都被对方扯破了。

正绝望时,一道人影如天神般降临,一脚把对方给干掉。

待到她看清来人是谁时,不禁更加绝望了。

“兄弟们,干死他个丫的。”其他四人朝着潘伟冲来,其中一个人更是甩出了折叠刀,惊的林若黛高呼小心。

突然,在她眼中的废物,如神附体般,一脚一个,把四人踹倒在地,拿折叠刀的那个,手被潘伟扭到身后。

“咔嚓!”

拿折叠刀的小青年,惨叫一声,晕死过去,手呈诡异的姿势背在身后。

其他人见此,头皮发麻,翻身就想跑。

潘伟双眼如寒冰,手起刀落,每人都断了一只手,就连晕死过去的那人,也没能幸免。

捂着唇的林若黛,看着躺在地上惨叫的小青年们,脸色煞白,双眼里全是惊恐,突的朝潘伟大叫:“傻子,你闯祸了。”

浑身煞气的潘伟被她这么一喊,怔住了,这姑娘怕不是个智障吧。

惊醒过来的林若黛立马拉着潘伟跑人,边跑边走:“你把他们打成这样,咱们家得赔多少钱?万一他们记着我的脸了,下次把我抓去卖到那种地方去,我怎么办?”

潘伟嘴角抽抽,看来是他想多了,他以为她是被自已的真本式给吓着了。

哪里想到,她是这样想的。

跑出没多久,就碰上林若俊,他跑的气喘吁吁,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就被林若黛给扯回去了。

半路上,又遇着林若然和林成刚,随后一行人回家,安慰了林妈后,一家人坐着开始审判潘伟。

林若黛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事给说了一遍:“你们是没看到,他有多残忍,他这个傻子,居然把他们的手都给打断了。爸,你说,若是他们追究起来,咱们可不能承认这事。”

林若然黑着问潘伟:“你真把他们的手打断了?”

潘伟点头:“嗯。”

林若黛得意的哼哼:“看到没有,傻子承认了。”

林若然突的朝林若黛喝道:“那些人想对你用强,是他赶着去救了你,你不感恩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替他们说话?这件事就算是打官司,那也是我们赢的,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林若黛一怔,冷哼,朝楼上走去:“嫁的不过是个傻子,你凭什么教训我?”

门被甩的砰声响。

林若俊围着潘伟上下打量着,眸中露出不解和疑惑:“傻子,你刚才怎么跑那么快?”

潘伟抬眸看了他一眼:“用力跑。”

林若俊却了一声:“果然,傻子就是傻子。”谁还不知道用力跑。

林妈赶忙安慰小女儿去了,林爸见没事,回自已房间。

林若然把潘伟扯回他的房间,问:“你真把人手打断了?”

潘伟倒了杯水给她:“嗯。”

接过水的林若然,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他的不同,惊讶道:“你不傻了?”

潘伟真是哭笑不得,此时再发现,是不是有点反应慢。

林若然见他不出声,以为他没听懂自已的话,还是个傻子,摆摆手回了自已房。

一夜好眠,潘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睡了个这么安稳的觉。

刚洗簌好,小茜宝就冲来,抱着他的大腿高兴的喊:“爸爸!”

潘伟把小茜宝举高高,乐的小人儿咯咯的笑着说飞飞。

吃早餐时,反应慢半拍的大家,此时都把目光看向潘伟,还真发现他和平时不一样。

“不傻笑了?”

“不缠着大姐了?”

“说话也利索了。”

“吃饭也吃不到身上去了。”

可是,林若黛依然满眼的鄙视他:“一朝是傻子,一辈子都是傻子。我上学去了。”

林成刚忙起身:“我送你。”

“不用,爸,我会小心的。”林若黛一点也没有把昨晚的惊险当成教训。

“站住!”林若然低喝一声,走到她面前,指着她身上的衣服不悦的很,“把这露肚脐的衣服给我换掉,还有这短裤,怎么着也得穿一件,能把屁股包住的。不然,今晚若是再有人跟踪你,就别再怪我们没去救你?”

林若黛撇嘴,冷冷的盯着潘伟:“那也好过处子生孩子。”

一句话,把林若然的脾气抹没了,扬起的手默然的放下。

半个当事人潘伟,夹了一根油条放在林若然碗里,后者冷冷的盯着他,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若俊冷笑:“傻子,看到没,这都是因为你,你们潘家不要你了,就把你拿来霍霍我们家,让我大姐二姐在外面抬不起头来,我二姐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我大姐这么冷,更是因为你。而我,哼,本少爷若是没考上帝都大学,那也是因为你。”

说罢,咬着油条背着书包走人。

“爸爸,你还有我。”小茜宝轻摇潘伟手臂,可怜兮兮的,“爸爸,茜宝是因为你才有的,你要对我负责。”

潘伟摸着她的头,温柔的笑道:“好。”

林妈叹了一口气,收拾桌子,愤怒的瞪着潘伟:“吃吃吃,就知道吃,都把大家气走了,还吃个屁啊吃。”

小茜宝快速的抢了一个包子塞给潘伟,父女俩偷偷的笑了,这种感觉心酸而又温暖。

林妈要送小茜宝去幼儿园,潘伟坚持一起去,小茜宝也非得让潘伟送。

林妈很是无奈,顾着大的,又顾着小的,终于安全把小茜宝送到了幼儿园。

正横穿马路时,一个低头的小青年,抢着林妈的包就跑,林妈狂喊:“抢劫啊,有人抢我包。”

第三章 一切都是因为你

“哎呀,这孩子就是这么冲动,一个人去那是要吃亏得,我也去。”林妈焦急的也要跟着去。

林若然把她往屋里推,自已往外走:“妈,茜宝在睡觉,你得在看着她,放心,我们会把若黛安全带回来的。”

潘伟也跟了出去,林妈喊他几遍也没喊回来,看看楼上,再看看已没了影的潘伟,懊恼的直拍大腿,只好回屋。

潘伟小跑几步,才和林若然并肩行走。

林若然看着他也出来了,顿时,脸漆黑如墨:“你是嫌事不够大吗?你跑出来做什么?”

潘伟说道:“我能帮忙。”

林若然没心思和他开玩笑,指着回头路冲他低喝:“立刻,马上,现在,给我回去。”

潘伟幽深如海的双眸,看着她,淡然出声:“我们担误一秒,若黛就危险一分。”

不知怎么的,看到他竟然说出这话来,林若然呆愕了,直到对方走人,她才茫然的跟上。

刚才,那个说话的人,真的是潘伟?而不是她的错觉?

握着手机的林若然,急急的叫喊:“若黛,你到哪了?”

“姐,不是一个人跟着我,是四个人,姐,他们在追我……啊……救命……”

手机里传来若黛的跑步喘息声,还有男人的嘻笑声,随后便是她的尖叫救命声。

林若然双脚一软,差点跪下,嘴唇颤抖,朝着林若俊背影大喊:“若俊,跑快点。”

林若俊脸憋得通红,狂甩两条腿,恨自已为什么不再长高点,如此,腿也就能长点。

突然,一阵风吹过,一道人影已超越自已,看背影像是潘伟,喊了一声:“傻子。”

潘伟没有回头,他正在奔跑,刚才他自手机中,听出了林若黛有危险。

他知道她回家的路线,刚才自手机中听到一道风铃声,若是他没猜错的话,林若黛此时离他们还有五百米远的距离。

若是按照林若俊他们的速度,跑过去,林若黛绝对已经出事。

怎么说对方都是他的小姨子,他只能先发功了。

五百米对于他来说,八秒搞定,相信林若黛一定能坚持八秒。

果然,在幽暗的巷尾处,潘伟看到五个人正在拉拉扯扯,双腿如风火轮一般加速,对着其中一个人就踹了过去。

后者倒地不醒。

林若黛是崩溃的,她不停的挣扎着呼喊着,却没有人经过帮她,衣服都被对方扯破了。

正绝望时,一道人影如天神般降临,一脚把对方给干掉。

待到她看清来人是谁时,不禁更加绝望了。

“兄弟们,干死他个丫的。”其他四人朝着潘伟冲来,其中一个人更是甩出了折叠刀,惊的林若黛高呼小心。

突然,在她眼中的废物,如神附体般,一脚一个,把四人踹倒在地,拿折叠刀的那个,手被潘伟扭到身后。

“咔嚓!”

拿折叠刀的小青年,惨叫一声,晕死过去,手呈诡异的姿势背在身后。

其他人见此,头皮发麻,翻身就想跑。

潘伟双眼如寒冰,手起刀落,每人都断了一只手,就连晕死过去的那人,也没能幸免。

捂着唇的林若黛,看着躺在地上惨叫的小青年们,脸色煞白,双眼里全是惊恐,突的朝潘伟大叫:“傻子,你闯祸了。”

浑身煞气的潘伟被她这么一喊,怔住了,这姑娘怕不是个智障吧。

惊醒过来的林若黛立马拉着潘伟跑人,边跑边走:“你把他们打成这样,咱们家得赔多少钱?万一他们记着我的脸了,下次把我抓去卖到那种地方去,我怎么办?”

潘伟嘴角抽抽,看来是他想多了,他以为她是被自已的真本式给吓着了。

哪里想到,她是这样想的。

跑出没多久,就碰上林若俊,他跑的气喘吁吁,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就被林若黛给扯回去了。

半路上,又遇着林若然和林成刚,随后一行人回家,安慰了林妈后,一家人坐着开始审判潘伟。

林若黛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事给说了一遍:“你们是没看到,他有多残忍,他这个傻子,居然把他们的手都给打断了。爸,你说,若是他们追究起来,咱们可不能承认这事。”

林若然黑着问潘伟:“你真把他们的手打断了?”

潘伟点头:“嗯。”

林若黛得意的哼哼:“看到没有,傻子承认了。”

林若然突的朝林若黛喝道:“那些人想对你用强,是他赶着去救了你,你不感恩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替他们说话?这件事就算是打官司,那也是我们赢的,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林若黛一怔,冷哼,朝楼上走去:“嫁的不过是个傻子,你凭什么教训我?”

门被甩的砰声响。

林若俊围着潘伟上下打量着,眸中露出不解和疑惑:“傻子,你刚才怎么跑那么快?”

潘伟抬眸看了他一眼:“用力跑。”

林若俊却了一声:“果然,傻子就是傻子。”谁还不知道用力跑。

林妈赶忙安慰小女儿去了,林爸见没事,回自已房间。

林若然把潘伟扯回他的房间,问:“你真把人手打断了?”

潘伟倒了杯水给她:“嗯。”

接过水的林若然,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他的不同,惊讶道:“你不傻了?”

潘伟真是哭笑不得,此时再发现,是不是有点反应慢。

林若然见他不出声,以为他没听懂自已的话,还是个傻子,摆摆手回了自已房。

一夜好眠,潘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睡了个这么安稳的觉。

刚洗簌好,小茜宝就冲来,抱着他的大腿高兴的喊:“爸爸!”

潘伟把小茜宝举高高,乐的小人儿咯咯的笑着说飞飞。

吃早餐时,反应慢半拍的大家,此时都把目光看向潘伟,还真发现他和平时不一样。

“不傻笑了?”

“不缠着大姐了?”

“说话也利索了。”

“吃饭也吃不到身上去了。”

可是,林若黛依然满眼的鄙视他:“一朝是傻子,一辈子都是傻子。我上学去了。”

林成刚忙起身:“我送你。”

“不用,爸,我会小心的。”林若黛一点也没有把昨晚的惊险当成教训。

“站住!”林若然低喝一声,走到她面前,指着她身上的衣服不悦的很,“把这露肚脐的衣服给我换掉,还有这短裤,怎么着也得穿一件,能把屁股包住的。不然,今晚若是再有人跟踪你,就别再怪我们没去救你?”

林若黛撇嘴,冷冷的盯着潘伟:“那也好过处子生孩子。”

一句话,把林若然的脾气抹没了,扬起的手默然的放下。

半个当事人潘伟,夹了一根油条放在林若然碗里,后者冷冷的盯着他,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若俊冷笑:“傻子,看到没,这都是因为你,你们潘家不要你了,就把你拿来霍霍我们家,让我大姐二姐在外面抬不起头来,我二姐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我大姐这么冷,更是因为你。而我,哼,本少爷若是没考上帝都大学,那也是因为你。”

说罢,咬着油条背着书包走人。

“爸爸,你还有我。”小茜宝轻摇潘伟手臂,可怜兮兮的,“爸爸,茜宝是因为你才有的,你要对我负责。”

潘伟摸着她的头,温柔的笑道:“好。”

林妈叹了一口气,收拾桌子,愤怒的瞪着潘伟:“吃吃吃,就知道吃,都把大家气走了,还吃个屁啊吃。”

小茜宝快速的抢了一个包子塞给潘伟,父女俩偷偷的笑了,这种感觉心酸而又温暖。

林妈要送小茜宝去幼儿园,潘伟坚持一起去,小茜宝也非得让潘伟送。

林妈很是无奈,顾着大的,又顾着小的,终于安全把小茜宝送到了幼儿园。

正横穿马路时,一个低头的小青年,抢着林妈的包就跑,林妈狂喊:“抢劫啊,有人抢我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