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4:33:56

潘伟又成了超人,追赶着小青年,把他逼进小胡同里,小青年拿出水果刀,凶狠的盯着潘伟:“别过来,不管老子弄死你。”

潘伟摸了摸口袋,摸出口香糖,扔进嘴里,脚一勾,棍子勾在手里,含笑的冲着小青年勾手:“来。”

小青年仗胆的大喊一声:“你别逼我,我凶起来连我自已都怕。”

潘伟笑道:“我看着。”

小青年眼珠子乱转,四处看看,突的甩了自已一巴掌,狞狰着脸喝道:“看到没,我狠起来连我自已都打。”

真是太没意思,潘伟慢步过去,手中棍子还没敲在他的膝盖上,后者扔下包,如只青蛙般爬墙逃走。

捡起包的潘伟,微偏头,朝垃圾后面看了一眼,微勾嘴角,抬脚走人。

“我见着她往这里来了。”一道男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杂乱的脚步声。

潘伟轻捏眉心,抬起眸子时,一行七八个人,手执砍刀堵住了路口。

剪着社会头的男人,微眯眼,吐出一口烟圈,才看向潘伟:“你就是那个小娘们的帮手?”

潘伟吹了一个泡泡,把众人吓了一大跳,社会头却鄙夷的笑了:“吹泡泡?你这是在向我社会哥显示你的吹牛逼吗?”

众人哈哈大笑。

“不,我就是吹个泡泡。”潘伟朝他们走去,“而我现在要赶回家去买菜,没事的话,都散了吧?”

社会哥一怔,脸色阴冷下来,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退后一步挥手:“打到他说出那个小娘们在哪里为止?”

众人手执砍刀哄笑着冲向潘伟,后者如看傻逼一样看着,而后抄起旁边一根竹杆,对着跑在最前面的人点去。

社会头微眯眼,这打法,很幼儿园。

潘伟略笑,手上一用力,推着竹杆往前走,最前面的人痛的脸色变青,急急退后,撞上了后来的人身上。

两人被推着往后走,其他人立即分散开来,不曾想,潘伟踢飞垃圾,垃圾朝他们飞去,他们下意识的躲闪。

然后,就躲到了被竹杆推着走的人队伍里。

如此几次下来,除了社会哥,其他人都被推的踉跄摔倒,滚在地上爬不起来。

社会哥看的眼都直了,嘴里的烟圈没吐出来,呛的要死,还被烟给烫了一下。

“滚!”刚才还含笑的潘伟,突的冷脸,吐出一个字。

指着潘伟的社会哥,正想说两句名言,竹杆一挥来,他跑的比谁都快。

待到其他人都跑出去后,扯开衣服才看到,胸前有竹杆的圆印子,青色的。

这不是诡异的,诡异的是除了第一个顶着竹杆的人有圆印子以外,其他排在后面没有碰着竹杆的人,胸前也有一个圆印子。

一模一样!

社会哥腿软了:“碰到高手了。”

潘伟踢掉竹杆,正要走人,一旁的垃圾筒动了,一个身着黑色皮衣,身材前凸后翘的女人,冷面寒霜:“我受伤了。”

潘伟在追进巷子时,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更知道她躲在那里。

“然后呢?”潘伟微挑眉。

皮衣美女冷声道:“我需要治伤。”

潘伟捏捏眉心,淡声道:“美女,我救了你,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皮衣美女眉头紧锁,语气微软:“带我去个安全的地方。”

潘伟看了看这栋旧楼:“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皮衣美女抬眸看楼再回头时,面前哪还有人在,瞳孔微缩,眼一闭突的倒在地上。

“砰!”

听着身后传来的响声,潘伟再次吹了个泡泡,轻叹一声:“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

……

林妈看到潘伟追着小偷去了,追了半天自已非但没追着他们,还把潘伟给弄丢了,急忙打电话给林若然:“若然啊,那个傻子丢了。”

林若然愕然:“怎么丢了?他去哪了?不是说不让他出门,让爸看着他的吗?怎么就丢了?”

林妈把事情说了一遍,挂掉电话后的林若然急急而来,和林妈把附近都找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潘伟。

“下次再出门,一定得让他带上手表电话,那上面有定位系统,不管他去哪都能找得到他。”林若然焦急说道。

林妈犹豫了一下:“其实,若是他不在了,也挺好的,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

林若然脸色严肃:“妈,我可以没了他,但是茜宝呢?”

林妈张张嘴没有出声,只是轻叹一声。

林若然又说:“潘家前后共把他扔了三次,我不想他再经历这事。妈,咱们家多他一个不多,但少他一个,茜宝就没爸爸了。”

林妈哀叹:“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不该过这种日子。”

女儿嫁了一个傻子,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嘲笑,她心疼女儿。

林若然看着车水马龙的马路,迟疑了一下说道:“嫁谁都是嫁,没有区别。走,再找不到,就报警吧?”

两个小时后,潘伟拎着林妈的包,出现在她们二人面前,噼哩叭啦的就被二人给数落了一顿。

林爸打电话来说不回家吃饭,林妈也说不做,林若然就直接带着他们去饭馆吃饭。

正吃着,一道笑声传来:“哟,程玲,和女儿吃饭呢?啧啧啧,就点了这三样菜,够吃吗?”

来人是林妈的牌友,经常在一起打麻将的,叫刘英。

林妈笑道:“就三个人,自然是随便吃点。”

刘英得意的托托头发:“你看,我刚去烫了个头发,最近这几天赢了十几万,像你们这种破了产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心情的。”

林妈铁青着脸。

潘伟抬眸看了她一眼,正好刘英也朝这边看来,四目相对,刘英一拍手,笑的更加得意猖狂:“原来你女婿也在啊,正好呢。我女儿谈了个男朋友,是季氏集团的经理,年薪也就一百二十万,比你这个吃软饭的傻子女婿可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林妈黑脸了:“可以啊你,说我女婿做什么?”

刘英笑道:“你家那点破事,咱们谁不知道谁呢?都把他带出来了还怕人说啊,要不,你下午来打麻将吧?我不和你打一百的,打五十的,你可敢?”

林妈气的要死:“要打就打一百,打什么五十。”

“这才对吗?别因为一个外人就缩短了自已的兴趣。”刘英目光不屑,带着满满的鄙视。

林若然紧捏着筷子,强忍着怒气:“刘阿姨,他叫我一声姐,麻烦你说话客气点。”

刘英皮笑肉不笑的:“哟,若然啊,你说你这么一个大美人,眼睛不好使也就算了,可别把脑袋也给整进水了。”

潘伟放下筷子,准备运功,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先生,真的是你。”

一个老先生急匆匆而来,一把握住潘伟的手,感激道:“先生,那天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这条命可就难保了。”

旁边的妇人,连连点头,把名片再次送上:“是的,先生,我先生是季氏集团的董事长,这是他的名片。”

刘英张大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惊讶过后的林妈,得意的撇了刘英一眼,你女婿是经理,我女婿认识的是你女婿的上司。

林若然一脸的疑惑,看着对方讨好着潘伟。

季老双手握着潘伟的手,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真是多谢,不知先生贵姓?”

“潘伟。”潘伟看到林妈笑了,立即报了自已的名字。

季老笑:“这家饭店是我朋友开的,我给你免单。”说着,季老拿出一张卡递到潘伟手里,“这是云顶酒店的贵宾卡,凡执这卡去,一律免费,还请潘先生收下。”

这么好的事,林妈嘴早已张到最大,林若然也惊呆了,刘英更是傻眼了。

潘伟没有拒绝,接受了,还互留电话号码,他说他没有电话,季老非得留一个,结果留了林若然的电话号码。

第四章 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潘伟又成了超人,追赶着小青年,把他逼进小胡同里,小青年拿出水果刀,凶狠的盯着潘伟:“别过来,不管老子弄死你。”

潘伟摸了摸口袋,摸出口香糖,扔进嘴里,脚一勾,棍子勾在手里,含笑的冲着小青年勾手:“来。”

小青年仗胆的大喊一声:“你别逼我,我凶起来连我自已都怕。”

潘伟笑道:“我看着。”

小青年眼珠子乱转,四处看看,突的甩了自已一巴掌,狞狰着脸喝道:“看到没,我狠起来连我自已都打。”

真是太没意思,潘伟慢步过去,手中棍子还没敲在他的膝盖上,后者扔下包,如只青蛙般爬墙逃走。

捡起包的潘伟,微偏头,朝垃圾后面看了一眼,微勾嘴角,抬脚走人。

“我见着她往这里来了。”一道男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杂乱的脚步声。

潘伟轻捏眉心,抬起眸子时,一行七八个人,手执砍刀堵住了路口。

剪着社会头的男人,微眯眼,吐出一口烟圈,才看向潘伟:“你就是那个小娘们的帮手?”

潘伟吹了一个泡泡,把众人吓了一大跳,社会头却鄙夷的笑了:“吹泡泡?你这是在向我社会哥显示你的吹牛逼吗?”

众人哈哈大笑。

“不,我就是吹个泡泡。”潘伟朝他们走去,“而我现在要赶回家去买菜,没事的话,都散了吧?”

社会哥一怔,脸色阴冷下来,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退后一步挥手:“打到他说出那个小娘们在哪里为止?”

众人手执砍刀哄笑着冲向潘伟,后者如看傻逼一样看着,而后抄起旁边一根竹杆,对着跑在最前面的人点去。

社会头微眯眼,这打法,很幼儿园。

潘伟略笑,手上一用力,推着竹杆往前走,最前面的人痛的脸色变青,急急退后,撞上了后来的人身上。

两人被推着往后走,其他人立即分散开来,不曾想,潘伟踢飞垃圾,垃圾朝他们飞去,他们下意识的躲闪。

然后,就躲到了被竹杆推着走的人队伍里。

如此几次下来,除了社会哥,其他人都被推的踉跄摔倒,滚在地上爬不起来。

社会哥看的眼都直了,嘴里的烟圈没吐出来,呛的要死,还被烟给烫了一下。

“滚!”刚才还含笑的潘伟,突的冷脸,吐出一个字。

指着潘伟的社会哥,正想说两句名言,竹杆一挥来,他跑的比谁都快。

待到其他人都跑出去后,扯开衣服才看到,胸前有竹杆的圆印子,青色的。

这不是诡异的,诡异的是除了第一个顶着竹杆的人有圆印子以外,其他排在后面没有碰着竹杆的人,胸前也有一个圆印子。

一模一样!

社会哥腿软了:“碰到高手了。”

潘伟踢掉竹杆,正要走人,一旁的垃圾筒动了,一个身着黑色皮衣,身材前凸后翘的女人,冷面寒霜:“我受伤了。”

潘伟在追进巷子时,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更知道她躲在那里。

“然后呢?”潘伟微挑眉。

皮衣美女冷声道:“我需要治伤。”

潘伟捏捏眉心,淡声道:“美女,我救了你,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皮衣美女眉头紧锁,语气微软:“带我去个安全的地方。”

潘伟看了看这栋旧楼:“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皮衣美女抬眸看楼再回头时,面前哪还有人在,瞳孔微缩,眼一闭突的倒在地上。

“砰!”

听着身后传来的响声,潘伟再次吹了个泡泡,轻叹一声:“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

……

林妈看到潘伟追着小偷去了,追了半天自已非但没追着他们,还把潘伟给弄丢了,急忙打电话给林若然:“若然啊,那个傻子丢了。”

林若然愕然:“怎么丢了?他去哪了?不是说不让他出门,让爸看着他的吗?怎么就丢了?”

林妈把事情说了一遍,挂掉电话后的林若然急急而来,和林妈把附近都找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潘伟。

“下次再出门,一定得让他带上手表电话,那上面有定位系统,不管他去哪都能找得到他。”林若然焦急说道。

林妈犹豫了一下:“其实,若是他不在了,也挺好的,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

林若然脸色严肃:“妈,我可以没了他,但是茜宝呢?”

林妈张张嘴没有出声,只是轻叹一声。

林若然又说:“潘家前后共把他扔了三次,我不想他再经历这事。妈,咱们家多他一个不多,但少他一个,茜宝就没爸爸了。”

林妈哀叹:“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不该过这种日子。”

女儿嫁了一个傻子,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嘲笑,她心疼女儿。

林若然看着车水马龙的马路,迟疑了一下说道:“嫁谁都是嫁,没有区别。走,再找不到,就报警吧?”

两个小时后,潘伟拎着林妈的包,出现在她们二人面前,噼哩叭啦的就被二人给数落了一顿。

林爸打电话来说不回家吃饭,林妈也说不做,林若然就直接带着他们去饭馆吃饭。

正吃着,一道笑声传来:“哟,程玲,和女儿吃饭呢?啧啧啧,就点了这三样菜,够吃吗?”

来人是林妈的牌友,经常在一起打麻将的,叫刘英。

林妈笑道:“就三个人,自然是随便吃点。”

刘英得意的托托头发:“你看,我刚去烫了个头发,最近这几天赢了十几万,像你们这种破了产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心情的。”

林妈铁青着脸。

潘伟抬眸看了她一眼,正好刘英也朝这边看来,四目相对,刘英一拍手,笑的更加得意猖狂:“原来你女婿也在啊,正好呢。我女儿谈了个男朋友,是季氏集团的经理,年薪也就一百二十万,比你这个吃软饭的傻子女婿可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林妈黑脸了:“可以啊你,说我女婿做什么?”

刘英笑道:“你家那点破事,咱们谁不知道谁呢?都把他带出来了还怕人说啊,要不,你下午来打麻将吧?我不和你打一百的,打五十的,你可敢?”

林妈气的要死:“要打就打一百,打什么五十。”

“这才对吗?别因为一个外人就缩短了自已的兴趣。”刘英目光不屑,带着满满的鄙视。

林若然紧捏着筷子,强忍着怒气:“刘阿姨,他叫我一声姐,麻烦你说话客气点。”

刘英皮笑肉不笑的:“哟,若然啊,你说你这么一个大美人,眼睛不好使也就算了,可别把脑袋也给整进水了。”

潘伟放下筷子,准备运功,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先生,真的是你。”

一个老先生急匆匆而来,一把握住潘伟的手,感激道:“先生,那天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这条命可就难保了。”

旁边的妇人,连连点头,把名片再次送上:“是的,先生,我先生是季氏集团的董事长,这是他的名片。”

刘英张大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惊讶过后的林妈,得意的撇了刘英一眼,你女婿是经理,我女婿认识的是你女婿的上司。

林若然一脸的疑惑,看着对方讨好着潘伟。

季老双手握着潘伟的手,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真是多谢,不知先生贵姓?”

“潘伟。”潘伟看到林妈笑了,立即报了自已的名字。

季老笑:“这家饭店是我朋友开的,我给你免单。”说着,季老拿出一张卡递到潘伟手里,“这是云顶酒店的贵宾卡,凡执这卡去,一律免费,还请潘先生收下。”

这么好的事,林妈嘴早已张到最大,林若然也惊呆了,刘英更是傻眼了。

潘伟没有拒绝,接受了,还互留电话号码,他说他没有电话,季老非得留一个,结果留了林若然的电话号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