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5:07:56

刘英看到林妈出来,愠怒对她摆摆手:“你先在那里站会。”

可恶,刚才她可是说了,要把傻子的钱全部赢光的,哪想到他前面自摸了几把后,后面每一把都是自已放的冲,而且还是大赢,真是气死她了。

林妈黑着脸想说话,旁边的人就把事情和她说了,她来了兴趣,站在潘伟身后得瑟的要飞起来。

哎,潘伟真的很不想说,这个透视眼的功能,拿来打麻将,真是太小儿科了。

“你放冲。”潘伟把刘英打下来的牌,放在自已的牌中,无奈的说道。

刘英输的脸红脖子粗:“你出老千?”

旁边有人就出声了:“刘英,你不讲理啊,是你们把他拉上去的,现在人家傻子赢了,你却说人家出老千,你还能不能讲点道理,牌品不要太差。”

众人附和,刘英气的咬牙切齿:“再来。”

接下来,潘伟把她面前的钱赢走了一半,乐的林妈见牙不见眼,输的刘英开口说脏话。

可是她还是不许林妈上来,林妈还不乐意上来了呢,她现在光是看着潘伟赢她的钱,她就乐呵。

刘英面前的钱,全部被赢走了,还倒贴好几万进来,林妈拿包装钱,眼红着牌室所有人的眼。

“我刚数了一下,得有二十万吧?”

“刘英是我们的小雀王,如今遇上大雀王,全输没了,惨啊。”

听着这些话,刘英气的吐血,死死的盯着抱着包的林妈,恨不得冲上前去抢过来。

待到潘伟和林妈走后,刘英躲在角落里给老公打电话:“死鬼,有人抢了我的钱,二十万呢,你找光头哥给我抢回来。”

林妈一路对着潘伟笑:“晚饭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这是林妈第一次对他和声和细的说话,这感觉挺好,笑道:“妈,就做你最拿手的菜就好。”

林妈应的很是痛快:“回去后,可别和你姐和你爸说我赢钱了,不然这钱就不是我的了。”

“好。”潘伟答应的挺好,“妈,这种粗活就我来背吧,我记得爸喜欢吃大龙虾,你去超市跑几只来,再给姐买只墨鱼来炖汤喝。”

林妈一想也对,把重活扔给潘伟,朝着超市而去。

潘伟自口袋里拿出口香糖嚼着,脸上的笑容没了,提着包走到巷子里,巷子口立马出现四个社会青年,自怀中拿出大棍子。

一个镶着金牙的光头佬,摸着光头自社会青年身后走出来,吊儿郎当的笑道:“刚哥我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大哥,是你啊。”

光头佬一看到潘伟,双脚下意识的颤抖,定在了原地,欲哭无泪。

潘伟吹了个泡泡,笑道:“嗯,刚打牌出来,准备回家给你嫂子炖墨鱼汤去。”

光头佬陪笑着,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瘟神送走:“应该的,应该的,大哥,你请!”

泡泡破的声音,吓的光头佬差点瘫地:“大哥,嫂子要吃就得吃极品墨鱼,这是我孝敬嫂子的。”

见他这么上道,潘伟把包的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红通通的,光头佬只瞄了一眼,就把怀中红通通的塞进包里,心痛如电钻:“大哥,你请你请,可千万别担误了给嫂子煲汤的时间。”

潘伟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说,咱们会不会有第三次见面的机会。”

光头佬傻眼了,这话要怎么回答?

说有,岂不是再次让自已大出血。

说没有,这不是找打吗?

“大哥,这是小刚我的名片,上面是我的电话号码,若是需要到小弟的份上,你喊一声,小弟我保证让大哥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递来的名片,潘伟接了,吹着泡泡走人。

“呼!”光头佬一抹头上的汗水,打电话骂人,“我操你姥姥的,你他妈的居然敢坑我,赔我的精神损失费。”

回到家后,煲好墨鱼汤,做好饭菜,林爸回来了,林若然也把小茜宝接回来了。

“爸爸!”小茜宝看到潘伟,张开双手朝他奔去。

潘伟给她举高高,把她放在自已脖子上,抓着她的脚小跑起来:“飞喽飞喽!”

“飞高高喽!”小茜宝抱着潘伟的头,咯咯的笑着。

林若然看着潘伟和小茜宝玩得开心,微咬唇,别开了头去。

“我们回来了。”林若俊人没到,声音先到,“我把二姐也一起接回来了。”

林若黛跟在林若俊身后,一脸的不高兴,临进门还踢了林若俊一脚:“我都说了我自已会早点回来,这天才擦黑,你就把我拉回家来做什么?”

林若俊冲她挥拳头:“你个死丫头,我是男人,男人懂不懂,不能踢我屁股。”

“却,我的小jiji我都看过,还不能踢你屁股?”林若黛抬腿踢向林若俊的屁股。

林若俊面红耳赤的抱着屁股跑了:“林若黛,我若是明天还去接你,我就跟你姓。”

“说的好像你不和我姓是的。好香啊,什么东西?”林若黛把包往自面前跑过的潘伟砸去。

潘伟稳稳的接住包:“别砸着了小茜宝。”

林若黛冷哼一声,脱下高跟鞋朝他扔去:“你个傻子,家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潘伟躲开,盯着她不出声,坐在他脖子上的小茜宝很不高兴:“小姨,不许你骂我爸爸。”

林若黛冲着她做了个鬼脸,跑进厨房,端着一碗墨鱼汤喝:“妈,好香啊。”

“留点给你姐喝。”林妈今天赢了钱,怎么看潘伟怎么高兴,“喂,你干嘛这么盯着若黛看,她又没砸到你。”

众人这才发现,潘伟还在盯着林若黛看。

林若黛捡起另一只高跟鞋扔了过去:“傻子,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煲汤喝。”

潘伟别开眼,耳边传来一道阴沉的笑声:“桀桀!”

吃饭时,林若俊说道:“刚才回来的时候,在转弯的那个巷口,看到有人在烧纸,你们说,这却又不是七月半的,烧什么纸?”

林妈说:“管人家的事做什么,吃饭吃饭。”

林若黛蔑视林若俊:“烧纸都是迷信,你还管她分什么日子,还想考帝都大学,我看你还是考屋里大学算了。”

林若俊冲她喊:“你还说我,我只不过是问问,你做什么要去踢那堆纸钱。”

潘伟霍然抬头看向林若黛,听到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一家人的日常,吃完饭打闹一番,然后各回各屋。

把小茜宝哄睡后,潘伟阴着脸回到自已房间,拿起一本书看着,耳边又传来那道桀桀的笑声。

桀桀的笑声越来越响,潘伟扭头朝闹钟看去,正好午夜十二点。

他起身打开门,站在一道门前,握着门把轻轻的拧开门,闪身进去,小心的关上了门。

窗帘无风自动,高高扬起,一道人影站在窗口,头发倒飞。

“桀桀!你能看到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人影嘻笑着出声。

潘伟沉声道:“她还只是个孩子。你现在走,我保证不追究你。”

“让我走,哈哈,真是大笑话。”女鬼哈哈大笑,“好不容易找着个替身,你凭什么让我放过她?”

潘伟面无表情,声音冰冷:“既然你不听劝,那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房间里的灯忽的亮了,随后又暗了,在林若黛的背上,趴着一只脸色惨白的女鬼,十指尖尖指着潘伟:“我要你的命。”

潘伟飞身而起,一把抓着女鬼的手,一道火光闪现,女鬼目露惊恐,惨叫出声:“啊,你居然是……”

话未完,她已灰飞烟灭。

“啊!”在女鬼灰飞烟灭时,林若黛清醒了,看着一个黑影抓着自已的手,尖叫出声:“妈妈,大姐,救命啊!”

糟了!

第六章 光头佬的悲哀

刘英看到林妈出来,愠怒对她摆摆手:“你先在那里站会。”

可恶,刚才她可是说了,要把傻子的钱全部赢光的,哪想到他前面自摸了几把后,后面每一把都是自已放的冲,而且还是大赢,真是气死她了。

林妈黑着脸想说话,旁边的人就把事情和她说了,她来了兴趣,站在潘伟身后得瑟的要飞起来。

哎,潘伟真的很不想说,这个透视眼的功能,拿来打麻将,真是太小儿科了。

“你放冲。”潘伟把刘英打下来的牌,放在自已的牌中,无奈的说道。

刘英输的脸红脖子粗:“你出老千?”

旁边有人就出声了:“刘英,你不讲理啊,是你们把他拉上去的,现在人家傻子赢了,你却说人家出老千,你还能不能讲点道理,牌品不要太差。”

众人附和,刘英气的咬牙切齿:“再来。”

接下来,潘伟把她面前的钱赢走了一半,乐的林妈见牙不见眼,输的刘英开口说脏话。

可是她还是不许林妈上来,林妈还不乐意上来了呢,她现在光是看着潘伟赢她的钱,她就乐呵。

刘英面前的钱,全部被赢走了,还倒贴好几万进来,林妈拿包装钱,眼红着牌室所有人的眼。

“我刚数了一下,得有二十万吧?”

“刘英是我们的小雀王,如今遇上大雀王,全输没了,惨啊。”

听着这些话,刘英气的吐血,死死的盯着抱着包的林妈,恨不得冲上前去抢过来。

待到潘伟和林妈走后,刘英躲在角落里给老公打电话:“死鬼,有人抢了我的钱,二十万呢,你找光头哥给我抢回来。”

林妈一路对着潘伟笑:“晚饭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这是林妈第一次对他和声和细的说话,这感觉挺好,笑道:“妈,就做你最拿手的菜就好。”

林妈应的很是痛快:“回去后,可别和你姐和你爸说我赢钱了,不然这钱就不是我的了。”

“好。”潘伟答应的挺好,“妈,这种粗活就我来背吧,我记得爸喜欢吃大龙虾,你去超市跑几只来,再给姐买只墨鱼来炖汤喝。”

林妈一想也对,把重活扔给潘伟,朝着超市而去。

潘伟自口袋里拿出口香糖嚼着,脸上的笑容没了,提着包走到巷子里,巷子口立马出现四个社会青年,自怀中拿出大棍子。

一个镶着金牙的光头佬,摸着光头自社会青年身后走出来,吊儿郎当的笑道:“刚哥我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大哥,是你啊。”

光头佬一看到潘伟,双脚下意识的颤抖,定在了原地,欲哭无泪。

潘伟吹了个泡泡,笑道:“嗯,刚打牌出来,准备回家给你嫂子炖墨鱼汤去。”

光头佬陪笑着,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瘟神送走:“应该的,应该的,大哥,你请!”

泡泡破的声音,吓的光头佬差点瘫地:“大哥,嫂子要吃就得吃极品墨鱼,这是我孝敬嫂子的。”

见他这么上道,潘伟把包的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红通通的,光头佬只瞄了一眼,就把怀中红通通的塞进包里,心痛如电钻:“大哥,你请你请,可千万别担误了给嫂子煲汤的时间。”

潘伟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说,咱们会不会有第三次见面的机会。”

光头佬傻眼了,这话要怎么回答?

说有,岂不是再次让自已大出血。

说没有,这不是找打吗?

“大哥,这是小刚我的名片,上面是我的电话号码,若是需要到小弟的份上,你喊一声,小弟我保证让大哥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递来的名片,潘伟接了,吹着泡泡走人。

“呼!”光头佬一抹头上的汗水,打电话骂人,“我操你姥姥的,你他妈的居然敢坑我,赔我的精神损失费。”

回到家后,煲好墨鱼汤,做好饭菜,林爸回来了,林若然也把小茜宝接回来了。

“爸爸!”小茜宝看到潘伟,张开双手朝他奔去。

潘伟给她举高高,把她放在自已脖子上,抓着她的脚小跑起来:“飞喽飞喽!”

“飞高高喽!”小茜宝抱着潘伟的头,咯咯的笑着。

林若然看着潘伟和小茜宝玩得开心,微咬唇,别开了头去。

“我们回来了。”林若俊人没到,声音先到,“我把二姐也一起接回来了。”

林若黛跟在林若俊身后,一脸的不高兴,临进门还踢了林若俊一脚:“我都说了我自已会早点回来,这天才擦黑,你就把我拉回家来做什么?”

林若俊冲她挥拳头:“你个死丫头,我是男人,男人懂不懂,不能踢我屁股。”

“却,我的小jiji我都看过,还不能踢你屁股?”林若黛抬腿踢向林若俊的屁股。

林若俊面红耳赤的抱着屁股跑了:“林若黛,我若是明天还去接你,我就跟你姓。”

“说的好像你不和我姓是的。好香啊,什么东西?”林若黛把包往自面前跑过的潘伟砸去。

潘伟稳稳的接住包:“别砸着了小茜宝。”

林若黛冷哼一声,脱下高跟鞋朝他扔去:“你个傻子,家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潘伟躲开,盯着她不出声,坐在他脖子上的小茜宝很不高兴:“小姨,不许你骂我爸爸。”

林若黛冲着她做了个鬼脸,跑进厨房,端着一碗墨鱼汤喝:“妈,好香啊。”

“留点给你姐喝。”林妈今天赢了钱,怎么看潘伟怎么高兴,“喂,你干嘛这么盯着若黛看,她又没砸到你。”

众人这才发现,潘伟还在盯着林若黛看。

林若黛捡起另一只高跟鞋扔了过去:“傻子,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煲汤喝。”

潘伟别开眼,耳边传来一道阴沉的笑声:“桀桀!”

吃饭时,林若俊说道:“刚才回来的时候,在转弯的那个巷口,看到有人在烧纸,你们说,这却又不是七月半的,烧什么纸?”

林妈说:“管人家的事做什么,吃饭吃饭。”

林若黛蔑视林若俊:“烧纸都是迷信,你还管她分什么日子,还想考帝都大学,我看你还是考屋里大学算了。”

林若俊冲她喊:“你还说我,我只不过是问问,你做什么要去踢那堆纸钱。”

潘伟霍然抬头看向林若黛,听到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一家人的日常,吃完饭打闹一番,然后各回各屋。

把小茜宝哄睡后,潘伟阴着脸回到自已房间,拿起一本书看着,耳边又传来那道桀桀的笑声。

桀桀的笑声越来越响,潘伟扭头朝闹钟看去,正好午夜十二点。

他起身打开门,站在一道门前,握着门把轻轻的拧开门,闪身进去,小心的关上了门。

窗帘无风自动,高高扬起,一道人影站在窗口,头发倒飞。

“桀桀!你能看到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人影嘻笑着出声。

潘伟沉声道:“她还只是个孩子。你现在走,我保证不追究你。”

“让我走,哈哈,真是大笑话。”女鬼哈哈大笑,“好不容易找着个替身,你凭什么让我放过她?”

潘伟面无表情,声音冰冷:“既然你不听劝,那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房间里的灯忽的亮了,随后又暗了,在林若黛的背上,趴着一只脸色惨白的女鬼,十指尖尖指着潘伟:“我要你的命。”

潘伟飞身而起,一把抓着女鬼的手,一道火光闪现,女鬼目露惊恐,惨叫出声:“啊,你居然是……”

话未完,她已灰飞烟灭。

“啊!”在女鬼灰飞烟灭时,林若黛清醒了,看着一个黑影抓着自已的手,尖叫出声:“妈妈,大姐,救命啊!”

糟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