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5:30:09

潘伟一使力想走人,没有想到林若黛也想跑人,结果跘了一下,眼看着她的头要撞到书桌上时,他伸手一拉一拽。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潘伟在上,林若黛在下,姿势暧昧。

“啪!”

灯亮了,林若然站在房门口,看着潘伟趴在林若黛身上,气红了脸,抓起羽毛球拍朝潘伟打去。

“你个傻子,才没傻一天就想着干坏事,我打死你个小混蛋。”

林若黛看清黑影居然是潘伟,怒气瞬间到达头顶,抓着台灯朝潘伟扔去:“傻子,我要杀了你。”

潘伟狼狈逃窜,可是此时他能解释什么,被林家姐妹自房间里打到门口,又被林若俊打到走廊,又被林家二老追着打。

一个字,惨。

两个字,好惨。

三个字,太惨了。

四个字,惨不忍睹。

潘伟被赶去和大黄睡了,双手枕头,仰望星空,轻喃出声:“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大黄眯眼不理他。

趁着大家都睡着后,潘伟一个起跳,上了二楼的窗户,回房睡了。

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站在楼梯口,大家对他还是横眉怒眼,小茜宝却朝他奔去:“爸爸,快来吃早点。”

“爸爸洗下脸。”潘伟进入洗手间,看着镜子中,自已帅帅的脸,叹了一口气,食指在自已脸上抹了一下,一条青色的瘀痕出现了。

昨天挨了那么多的打,脸上却完好无损,说出去没人信,还是让她们高兴高兴吧?

果然,他一出来,林若黛就哼哼:“白瞎了我那么好的手劲,居然只留下一道疤,咱不打断你的手呢?”

潘伟坐在林若然身边,对方手中碗啪的放下,脸色冰冷,冷声道:“谁准许你坐下了?”

潘伟捏捏眉心,老婆大人生气了。

小茜宝眼泪汪汪的:“妈妈!”

一句妈妈,喊得林若然心都要碎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潘伟,没再出声。

好在,这场早点在暴风雨中,安全的吃完。

大家对于昨晚上那件事,很不开心,一大早没人理潘伟,用林妈的话来说:“若不是看在小茜宝的份上,你早就睡大街去了。把衣服洗了,把菜买了,中午做好饭,你爸回来吃饭,我打麻将去了。”

潘伟看着堆了一盆的衣服,最上面放的,赫然是林若然的小内衣,砸巴砸巴嘴,研究了几分钟洗衣服,把衣服一骨脑的全部扔进了洗衣机里。

拿着桌上的一百块钱,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潘伟出现在旧楼的六楼,打开门闪身进去。

“哼,还知道回来?”这声音这语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才是正妻。

潘伟淡笑着走到冷雪身边,掀开她的外衣,里面全部被纱布包裹着,看不到任何色彩。

“先吃早点,等下我给你换药。”潘伟把早点放在桌上,收拾桌上的零食袋子。

冷雪冷哼一声,拿起早点吃着,眼光朝正在收拾的男人望去,眸光深不见底。

吃完早点后,潘伟洗好手后,把纱布一圈一圈的解开,刹时,冷雪完美的上身,就暴露在他眼前。

肌肤白如雪,却伤痕累累。

身材前凸后窍,却是致命毒药。

“咻!”

潘伟激动的吹了一声口哨,盘腿坐的冷雪,嘴角微扬,一闪而逝。

她一直以来都对自已的身材有信心,她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了她的火辣身材。

“这些疤痕都有故事吧?”潘伟一边替她换药,一边随口问道。

冷雪的眸子冰冷一片:“嗯。”

“怎么不去掉?”潘伟又问,给她上药的过程中,手难免的碰到她的皮肤,光滑而又细腻。

背上滚烫的大手,触摸到她的背,令她全身绑紧:“每个疤痕都是个故事,留着做纪念。”

潘伟动作小心,尽量用最轻的动作去完成这些使命:“可是,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这些疤痕。”

冷雪瞳孔陡的一缩:“你也不喜欢?”

“我为何要喜欢?”潘伟反问,上完药后,拿着纱布,又一圈一圈的给她缠上,“你的身体素质很好,这个枪伤会好的很快。”

冷雪猛的闭上眼,再睁眼时,眼中多了一股绝决:“我曾经发过誓,谁看过我的身子,我就嫁给谁?”

正在打结的潘伟一愣,手上力道加重,勒的冷雪闷哼一声。

打好结的潘伟,拍拍手笑道:“我也发过誓,我救过的人,也可以亲自了结了她。”

冷雪眼微眯,识时务的摇头:“咱们都不适合开玩笑。”

潘伟拿出口香糖抛进嘴里:“嗯,确实。”

“你要走?”看着他收拾药箱,冷雪情不自禁的开口问道。

潘伟头也没抬回答:“嗯,本就是萍水相逢,何必相知。你现在能动,可以自以回去。”

“他们还在找我。”冷雪抿了一下唇,她突然不想走了。

潘伟耸耸肩,不在乎的说道:“那关我什么事?我救了你一次,不能次次都救你。”

“你很冷血。”一闷气堵在胸口处,上不去下不来,冷雪的声音陡的升高。

提着垃圾袋的潘伟,头也没回:“再也不见。”

下楼的潘伟轻叹,哎,就知道女人是个麻烦,家中的母老虎正生气还没哄好,他可不想和其他女人扯不清。

冷雪站在窗前看着远走的潘伟,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我查一个男人,叫宁查。”

潘伟买好菜,做好饭菜,用保温盒提着饭菜来到雅典娜婚纱店,工作人员都已经认识他了,看到他来,都偷偷的笑。

“挺帅的啊。”

“然姐的老公真的是傻子吗?”

“我只是以前听过,却从来没见过,没想到这个傻子老公这么帅?”

“不是有句话说,宁愿看着帅气的傻子吃得下饭,不要愿看着丑陋的男人吐隔夜饭。”

“那我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

这些话语自然传进潘伟耳里,他只是笑笑,并不出声。

“姐!”

潘伟走到正在工作的林若然面前,把保温盒放在桌上:“我带了饭菜来给你。”

林若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店里有叫盒饭。”

潘伟淡淡的应了:“嗯,爸说这道鱼烧得很好吃,叫我带来给你尝尝。”

盖子一打开,鱼的香味扑鼻而来,最爱吃鱼的林若然,犹豫一秒放下工作,接过递来的筷子。

对付吃货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食物来打动她。

潘伟唇角扬起,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吃饭,双眼由她沉鱼落雁的美貌下,落在她的胸口上。

嗯,有料,冒似一只手包不下。

盈盈一握的腰身,潘伟低头看向自已的手,做了个握的动作,笑了,双手刚好可以握个大圆满。

阔腿裤下的双腿,光看腿型,就能想像出,那双又白又直的大长腿。

“你在看什么?”感受到目光的林若然,突的出声,眉头紧皱。

被抓个正着的潘伟指了指她嘴角边:“这里。”

林若然下意识的伸出舌头,朝着嘴边一舔,这个动作令潘伟咽了咽口水。

林若然还没意识到,此时她完美的错误:“还在吗?”

压下内心冲动的潘伟,指着自已的嘴角点头:“还在。”

林若然皱眉,又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并卵。

潘伟伸出大拇指,刮过林若然嘴角,刹时,一股电流在两人中间,闪起了火花。

噼哩叭啦的,一路带火花闪电,直冲二人天灵盖。

林若然猛的放下碗,站起身,掩饰尴尬:“我吃饱了。”

看着狼狈逃窜走的林若然,潘伟心情倍好,坐在她刚才坐的位置上吃饭。

打个回马枪的林若然,看着狼吞虎咽的潘伟,脸一下红了:“你……那是我吃的。”

“我没吃饭。”潘伟回答的很理所当然。

林若然气结,这个该死的小流氓,还不如是个傻子呢。

第七章 玩笑

潘伟一使力想走人,没有想到林若黛也想跑人,结果跘了一下,眼看着她的头要撞到书桌上时,他伸手一拉一拽。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潘伟在上,林若黛在下,姿势暧昧。

“啪!”

灯亮了,林若然站在房门口,看着潘伟趴在林若黛身上,气红了脸,抓起羽毛球拍朝潘伟打去。

“你个傻子,才没傻一天就想着干坏事,我打死你个小混蛋。”

林若黛看清黑影居然是潘伟,怒气瞬间到达头顶,抓着台灯朝潘伟扔去:“傻子,我要杀了你。”

潘伟狼狈逃窜,可是此时他能解释什么,被林家姐妹自房间里打到门口,又被林若俊打到走廊,又被林家二老追着打。

一个字,惨。

两个字,好惨。

三个字,太惨了。

四个字,惨不忍睹。

潘伟被赶去和大黄睡了,双手枕头,仰望星空,轻喃出声:“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大黄眯眼不理他。

趁着大家都睡着后,潘伟一个起跳,上了二楼的窗户,回房睡了。

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站在楼梯口,大家对他还是横眉怒眼,小茜宝却朝他奔去:“爸爸,快来吃早点。”

“爸爸洗下脸。”潘伟进入洗手间,看着镜子中,自已帅帅的脸,叹了一口气,食指在自已脸上抹了一下,一条青色的瘀痕出现了。

昨天挨了那么多的打,脸上却完好无损,说出去没人信,还是让她们高兴高兴吧?

果然,他一出来,林若黛就哼哼:“白瞎了我那么好的手劲,居然只留下一道疤,咱不打断你的手呢?”

潘伟坐在林若然身边,对方手中碗啪的放下,脸色冰冷,冷声道:“谁准许你坐下了?”

潘伟捏捏眉心,老婆大人生气了。

小茜宝眼泪汪汪的:“妈妈!”

一句妈妈,喊得林若然心都要碎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潘伟,没再出声。

好在,这场早点在暴风雨中,安全的吃完。

大家对于昨晚上那件事,很不开心,一大早没人理潘伟,用林妈的话来说:“若不是看在小茜宝的份上,你早就睡大街去了。把衣服洗了,把菜买了,中午做好饭,你爸回来吃饭,我打麻将去了。”

潘伟看着堆了一盆的衣服,最上面放的,赫然是林若然的小内衣,砸巴砸巴嘴,研究了几分钟洗衣服,把衣服一骨脑的全部扔进了洗衣机里。

拿着桌上的一百块钱,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潘伟出现在旧楼的六楼,打开门闪身进去。

“哼,还知道回来?”这声音这语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才是正妻。

潘伟淡笑着走到冷雪身边,掀开她的外衣,里面全部被纱布包裹着,看不到任何色彩。

“先吃早点,等下我给你换药。”潘伟把早点放在桌上,收拾桌上的零食袋子。

冷雪冷哼一声,拿起早点吃着,眼光朝正在收拾的男人望去,眸光深不见底。

吃完早点后,潘伟洗好手后,把纱布一圈一圈的解开,刹时,冷雪完美的上身,就暴露在他眼前。

肌肤白如雪,却伤痕累累。

身材前凸后窍,却是致命毒药。

“咻!”

潘伟激动的吹了一声口哨,盘腿坐的冷雪,嘴角微扬,一闪而逝。

她一直以来都对自已的身材有信心,她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了她的火辣身材。

“这些疤痕都有故事吧?”潘伟一边替她换药,一边随口问道。

冷雪的眸子冰冷一片:“嗯。”

“怎么不去掉?”潘伟又问,给她上药的过程中,手难免的碰到她的皮肤,光滑而又细腻。

背上滚烫的大手,触摸到她的背,令她全身绑紧:“每个疤痕都是个故事,留着做纪念。”

潘伟动作小心,尽量用最轻的动作去完成这些使命:“可是,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这些疤痕。”

冷雪瞳孔陡的一缩:“你也不喜欢?”

“我为何要喜欢?”潘伟反问,上完药后,拿着纱布,又一圈一圈的给她缠上,“你的身体素质很好,这个枪伤会好的很快。”

冷雪猛的闭上眼,再睁眼时,眼中多了一股绝决:“我曾经发过誓,谁看过我的身子,我就嫁给谁?”

正在打结的潘伟一愣,手上力道加重,勒的冷雪闷哼一声。

打好结的潘伟,拍拍手笑道:“我也发过誓,我救过的人,也可以亲自了结了她。”

冷雪眼微眯,识时务的摇头:“咱们都不适合开玩笑。”

潘伟拿出口香糖抛进嘴里:“嗯,确实。”

“你要走?”看着他收拾药箱,冷雪情不自禁的开口问道。

潘伟头也没抬回答:“嗯,本就是萍水相逢,何必相知。你现在能动,可以自以回去。”

“他们还在找我。”冷雪抿了一下唇,她突然不想走了。

潘伟耸耸肩,不在乎的说道:“那关我什么事?我救了你一次,不能次次都救你。”

“你很冷血。”一闷气堵在胸口处,上不去下不来,冷雪的声音陡的升高。

提着垃圾袋的潘伟,头也没回:“再也不见。”

下楼的潘伟轻叹,哎,就知道女人是个麻烦,家中的母老虎正生气还没哄好,他可不想和其他女人扯不清。

冷雪站在窗前看着远走的潘伟,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我查一个男人,叫宁查。”

潘伟买好菜,做好饭菜,用保温盒提着饭菜来到雅典娜婚纱店,工作人员都已经认识他了,看到他来,都偷偷的笑。

“挺帅的啊。”

“然姐的老公真的是傻子吗?”

“我只是以前听过,却从来没见过,没想到这个傻子老公这么帅?”

“不是有句话说,宁愿看着帅气的傻子吃得下饭,不要愿看着丑陋的男人吐隔夜饭。”

“那我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

这些话语自然传进潘伟耳里,他只是笑笑,并不出声。

“姐!”

潘伟走到正在工作的林若然面前,把保温盒放在桌上:“我带了饭菜来给你。”

林若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店里有叫盒饭。”

潘伟淡淡的应了:“嗯,爸说这道鱼烧得很好吃,叫我带来给你尝尝。”

盖子一打开,鱼的香味扑鼻而来,最爱吃鱼的林若然,犹豫一秒放下工作,接过递来的筷子。

对付吃货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食物来打动她。

潘伟唇角扬起,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吃饭,双眼由她沉鱼落雁的美貌下,落在她的胸口上。

嗯,有料,冒似一只手包不下。

盈盈一握的腰身,潘伟低头看向自已的手,做了个握的动作,笑了,双手刚好可以握个大圆满。

阔腿裤下的双腿,光看腿型,就能想像出,那双又白又直的大长腿。

“你在看什么?”感受到目光的林若然,突的出声,眉头紧皱。

被抓个正着的潘伟指了指她嘴角边:“这里。”

林若然下意识的伸出舌头,朝着嘴边一舔,这个动作令潘伟咽了咽口水。

林若然还没意识到,此时她完美的错误:“还在吗?”

压下内心冲动的潘伟,指着自已的嘴角点头:“还在。”

林若然皱眉,又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并卵。

潘伟伸出大拇指,刮过林若然嘴角,刹时,一股电流在两人中间,闪起了火花。

噼哩叭啦的,一路带火花闪电,直冲二人天灵盖。

林若然猛的放下碗,站起身,掩饰尴尬:“我吃饱了。”

看着狼狈逃窜走的林若然,潘伟心情倍好,坐在她刚才坐的位置上吃饭。

打个回马枪的林若然,看着狼吞虎咽的潘伟,脸一下红了:“你……那是我吃的。”

“我没吃饭。”潘伟回答的很理所当然。

林若然气结,这个该死的小流氓,还不如是个傻子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