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6:34:58

所有人都如见鬼般的望着光头佬,感觉丢了人,鸡哥一脚踢在光头佬背上。

朱老虎一见,双眼发亮,连忙退后让出位置,眼中射出毒辣的光芒。

鸡哥冷笑的看着潘伟,手中雪茄朝潘伟弹去,冷声道:“小子,接招吧?”

雪茄带着火花射向潘伟,他眼微眯,脚飞起一踢,雪茄又倒飞回去,一路火花带闪电,蹦进鸡哥的嘴里,且还是着火的那头在里面。

“啊!”

鸡哥被烫的跳脚,尊严受辱,狰狞着脸,双手成爪,朝潘伟抓去。

潘伟如个宗师一般,一手背后,单手接招,招招化解鸡哥打来的招式,且还打得他连连后退。

“该我了。”

十招过后,一直防御的潘伟,突的出招,本是刚劲的掌风,突然柔弱无骨,阴柔绵绵。

一掌拍在鸡哥胸口上,后者连退十来步,带翻桌子才停下,满眼的震撼。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只有知情者光头佬缩在墙角里,恨不得自已是个透明的。

呆若木鸡的朱老虎,整个人如被定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心中只有一句话,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林若然不可思议的看向潘伟,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眼前这个男人,还是那个任由自已打骂,叫自已姐的男人吗?

谢长林早已吓呆了,整个人贴着玻璃,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鸡哥甩开小弟们伸来的手,铁青着脸指着潘伟:“再来。”

潘伟抽出纸巾,反复的擦试着手指:“别,再打你一次,还得擦手指,你愿挨我还嫌脏呢。”

侮辱!

妥妥的侮辱!

鸡哥自出道以来,还没有受过这等侮辱,以前只有他侮辱别人的份,绝没有别人呛他的份。

“小子,你有种,咱们走。”

打不过就跑,这才是正理,而不是站着被别人打死,等着十八年后再成英雄来报仇。

屁,孟婆一碗汤就让你忘却前世,你十八年后还记得个屁。

“怎么这么赶,留下来喝杯酒吧?”潘伟把玩着杯子,淡笑出声。

鸡哥回头剜了他一眼,正想走人,就见一道人影在眼前闪过,待到反应过来时,自已已经坐在了位置上,而对面坐着的正是潘伟。

鸡哥心中惊涛骇浪,对方居然在自已有防备的情况下,还把自已抓过来,且自已没有半分抵抗,这等手法真是诡异到强大。

潘伟端起酒杯朝鸡哥笑道:“都是朱老板太客气了,我都说一百万够了,他偏偏还要叫你也拿一百万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来,你干我随意。”

鸡哥端着酒杯,冷冷的射向朱老虎,后者想死的心都有了。

潘伟随意抿酒,不过就是打湿了一下唇,却朝鸡哥举了举杯,后者黑着脸一口干掉杯里的酒。

后背脊直发冷的朱老虎,心中直喊完了完了,不但要替鸡哥出那一百万,还把鸡哥给得罪了。

鸡哥耻辱的握着酒杯,犹豫片刻,一口干了酒,砰的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

“我还有事。”

淡淡的四个字自潘伟嘴里吐出,满头大汗的朱老虎,立马拿出支票写下两百万,双手递给他,讨好的笑着:“真是麻烦大哥了,大哥慢走。”

潘伟笑笑,没有怼他,接过支票放到懵怔的林若然手里,轻声道:“老婆,给你买下午茶吃。”

林若然还在怔愣中,她实在无法想像,这个天天被自已欺负,喊自已姐的男孩子,已经长大且这么厉害了,她一时接受不了。

潘伟拥着林若然走人,眼角淡淡的朝谢长林扫去,后者身体猛的一软,朝下滑去。

就在刚才,那一眼,如被黑漆漆洞口的枪,指着一般的冰冷,恐惧。

见他走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潘伟停下脚步,朝缩在最角落里的光头佬看去,笑眯眯的说道:“哟,刚子,你也在啊。”

光头佬吓的直接给跪了,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哥啊,我我我,有啥吩咐啊?”

潘伟望了望酒店内部,漫不经心的回答:“这家酒店挺好,我以后会经常光顾。”

一席话又把众人给打入了冰窖,朱老虎现在不但想死,还想弄死光头佬,你踏马的认识这个狠人,你不开口提醒啊。

待到潘伟走后,鸡哥阴沉着脸,抓着光头佬,一巴掌拍在他的光头上,大吼:“你个混蛋,你认识他,你不居然还不出声?”

若是他出声,自已能被打的这么惨,胸口到现在还疼着呢。

光老佬很是无辜:“大哥啊大哥,我没有想到你也打不过他。”

一句话,全场寂静。

光头佬双眼恐惧,知道自已说错了话,双手抱头,迎接的便是暴雨般的揍打。

朱老虎阴狠的盯着地上目瞪口呆的陈奇,指着他骂不出声来,最后直接上脚,踢了他一脚,再骂他滚。

被打的陈奇很是委屈,目光撇到贴着玻璃而坐的谢长林,心中怒火蹭蹭蹭的上涨,吊着一条手臂,冲过去把他给暴打了一顿。

……

走在路上的林若然这才反应过来,猛的甩掉牵着自已手的潘伟,冷着脸问:“你为什么会打架?”

潘伟轻叹一声:“要想学会打架,首先得学会挨打。”

林若然脸黑了:“你这是在说我们打你了?”

潘伟连连摇头,眼中带笑:“姐,你别乱想。”

林若然冷眼望着他,语气冰冷:“现在知道叫我姐了,刚才不是叫老婆叫的很开心吗?”

潘伟嘻笑着:“那就叫老婆!”

“闭嘴!”林若然低喝,“我说了,若是你再叫我老婆,你便去和大黄睡,今晚不许进门。”

潘伟再次轻叹出声,抬脚走人的林若然猛然回头,冷声道:“不服气?”

“今天星星很亮。”潘伟抬头四十五度望天,嘴角微扬起。

林若然这个角度望去,看着他完美的侧脸,不知怎么的,突然发现,他居然很帅。

这一想法,令她的心咯噔往下沉,脑海中闪现了另一张脸,嘴紧紧的抿着,不再言语,大踏步而走。

还没进家门,就看到小茜宝坐在小椅子上,双手托着腮,望着门口的路,看到潘伟来了,张开双手朝他扑去,兴奋的喊:“爸爸!”

潘伟快走两步,把小茜宝抱入怀中,来了一个旋转,再来一个飞飞,接着又骑马马。

父子俩玩的那叫一个乐不思蜀。

屋里的林若然看着院子里的父女二人,包里的支票终究是没有告诉家里人。

只是,潘伟没能进屋,在小茜宝被哄睡后,他被留在了院子里。

想了一夜的林若然,起来后没在一楼找到潘伟,疑惑的跑到院子里去找他,嘀咕着:“以前都知道回屋,难道脑子好了后,还不知道回屋了?”

结果,也没在院子里找到潘伟,却看到院门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对方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目光冷清的站在那里。

一大早看到这一幕,怪诡异的,林若然朝她走去:“你找谁?”

冷雪的目光自二楼移下,移到林若然身上,满眼的蔑视和不屑,转头走人。

“哎。”林若然被这一目光看的很不舒服,见对方不回答自已,追着问,“喂,你……”

后面的话,在对方凶狠的目光中,吞回了嘴里。

潘伟下楼就看到林若然失魂落魄的样子,问她怎么了。

林若然猛然惊醒,指着潘伟逼问:“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了桃花债?”

潘伟一怔,真是哭笑不得:“姐,我也想啊,奈何现在实力不允许。”

林若然柳眉倒竖,娇斥道:“你居然还想有桃花债?都忘了你女儿都四岁了吗?”

潘伟捏捏眉心:“姐,我只是那么一说。”

第十一章 你干我随意

所有人都如见鬼般的望着光头佬,感觉丢了人,鸡哥一脚踢在光头佬背上。

朱老虎一见,双眼发亮,连忙退后让出位置,眼中射出毒辣的光芒。

鸡哥冷笑的看着潘伟,手中雪茄朝潘伟弹去,冷声道:“小子,接招吧?”

雪茄带着火花射向潘伟,他眼微眯,脚飞起一踢,雪茄又倒飞回去,一路火花带闪电,蹦进鸡哥的嘴里,且还是着火的那头在里面。

“啊!”

鸡哥被烫的跳脚,尊严受辱,狰狞着脸,双手成爪,朝潘伟抓去。

潘伟如个宗师一般,一手背后,单手接招,招招化解鸡哥打来的招式,且还打得他连连后退。

“该我了。”

十招过后,一直防御的潘伟,突的出招,本是刚劲的掌风,突然柔弱无骨,阴柔绵绵。

一掌拍在鸡哥胸口上,后者连退十来步,带翻桌子才停下,满眼的震撼。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只有知情者光头佬缩在墙角里,恨不得自已是个透明的。

呆若木鸡的朱老虎,整个人如被定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心中只有一句话,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林若然不可思议的看向潘伟,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眼前这个男人,还是那个任由自已打骂,叫自已姐的男人吗?

谢长林早已吓呆了,整个人贴着玻璃,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鸡哥甩开小弟们伸来的手,铁青着脸指着潘伟:“再来。”

潘伟抽出纸巾,反复的擦试着手指:“别,再打你一次,还得擦手指,你愿挨我还嫌脏呢。”

侮辱!

妥妥的侮辱!

鸡哥自出道以来,还没有受过这等侮辱,以前只有他侮辱别人的份,绝没有别人呛他的份。

“小子,你有种,咱们走。”

打不过就跑,这才是正理,而不是站着被别人打死,等着十八年后再成英雄来报仇。

屁,孟婆一碗汤就让你忘却前世,你十八年后还记得个屁。

“怎么这么赶,留下来喝杯酒吧?”潘伟把玩着杯子,淡笑出声。

鸡哥回头剜了他一眼,正想走人,就见一道人影在眼前闪过,待到反应过来时,自已已经坐在了位置上,而对面坐着的正是潘伟。

鸡哥心中惊涛骇浪,对方居然在自已有防备的情况下,还把自已抓过来,且自已没有半分抵抗,这等手法真是诡异到强大。

潘伟端起酒杯朝鸡哥笑道:“都是朱老板太客气了,我都说一百万够了,他偏偏还要叫你也拿一百万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来,你干我随意。”

鸡哥端着酒杯,冷冷的射向朱老虎,后者想死的心都有了。

潘伟随意抿酒,不过就是打湿了一下唇,却朝鸡哥举了举杯,后者黑着脸一口干掉杯里的酒。

后背脊直发冷的朱老虎,心中直喊完了完了,不但要替鸡哥出那一百万,还把鸡哥给得罪了。

鸡哥耻辱的握着酒杯,犹豫片刻,一口干了酒,砰的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

“我还有事。”

淡淡的四个字自潘伟嘴里吐出,满头大汗的朱老虎,立马拿出支票写下两百万,双手递给他,讨好的笑着:“真是麻烦大哥了,大哥慢走。”

潘伟笑笑,没有怼他,接过支票放到懵怔的林若然手里,轻声道:“老婆,给你买下午茶吃。”

林若然还在怔愣中,她实在无法想像,这个天天被自已欺负,喊自已姐的男孩子,已经长大且这么厉害了,她一时接受不了。

潘伟拥着林若然走人,眼角淡淡的朝谢长林扫去,后者身体猛的一软,朝下滑去。

就在刚才,那一眼,如被黑漆漆洞口的枪,指着一般的冰冷,恐惧。

见他走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潘伟停下脚步,朝缩在最角落里的光头佬看去,笑眯眯的说道:“哟,刚子,你也在啊。”

光头佬吓的直接给跪了,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哥啊,我我我,有啥吩咐啊?”

潘伟望了望酒店内部,漫不经心的回答:“这家酒店挺好,我以后会经常光顾。”

一席话又把众人给打入了冰窖,朱老虎现在不但想死,还想弄死光头佬,你踏马的认识这个狠人,你不开口提醒啊。

待到潘伟走后,鸡哥阴沉着脸,抓着光头佬,一巴掌拍在他的光头上,大吼:“你个混蛋,你认识他,你不居然还不出声?”

若是他出声,自已能被打的这么惨,胸口到现在还疼着呢。

光老佬很是无辜:“大哥啊大哥,我没有想到你也打不过他。”

一句话,全场寂静。

光头佬双眼恐惧,知道自已说错了话,双手抱头,迎接的便是暴雨般的揍打。

朱老虎阴狠的盯着地上目瞪口呆的陈奇,指着他骂不出声来,最后直接上脚,踢了他一脚,再骂他滚。

被打的陈奇很是委屈,目光撇到贴着玻璃而坐的谢长林,心中怒火蹭蹭蹭的上涨,吊着一条手臂,冲过去把他给暴打了一顿。

……

走在路上的林若然这才反应过来,猛的甩掉牵着自已手的潘伟,冷着脸问:“你为什么会打架?”

潘伟轻叹一声:“要想学会打架,首先得学会挨打。”

林若然脸黑了:“你这是在说我们打你了?”

潘伟连连摇头,眼中带笑:“姐,你别乱想。”

林若然冷眼望着他,语气冰冷:“现在知道叫我姐了,刚才不是叫老婆叫的很开心吗?”

潘伟嘻笑着:“那就叫老婆!”

“闭嘴!”林若然低喝,“我说了,若是你再叫我老婆,你便去和大黄睡,今晚不许进门。”

潘伟再次轻叹出声,抬脚走人的林若然猛然回头,冷声道:“不服气?”

“今天星星很亮。”潘伟抬头四十五度望天,嘴角微扬起。

林若然这个角度望去,看着他完美的侧脸,不知怎么的,突然发现,他居然很帅。

这一想法,令她的心咯噔往下沉,脑海中闪现了另一张脸,嘴紧紧的抿着,不再言语,大踏步而走。

还没进家门,就看到小茜宝坐在小椅子上,双手托着腮,望着门口的路,看到潘伟来了,张开双手朝他扑去,兴奋的喊:“爸爸!”

潘伟快走两步,把小茜宝抱入怀中,来了一个旋转,再来一个飞飞,接着又骑马马。

父子俩玩的那叫一个乐不思蜀。

屋里的林若然看着院子里的父女二人,包里的支票终究是没有告诉家里人。

只是,潘伟没能进屋,在小茜宝被哄睡后,他被留在了院子里。

想了一夜的林若然,起来后没在一楼找到潘伟,疑惑的跑到院子里去找他,嘀咕着:“以前都知道回屋,难道脑子好了后,还不知道回屋了?”

结果,也没在院子里找到潘伟,却看到院门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对方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目光冷清的站在那里。

一大早看到这一幕,怪诡异的,林若然朝她走去:“你找谁?”

冷雪的目光自二楼移下,移到林若然身上,满眼的蔑视和不屑,转头走人。

“哎。”林若然被这一目光看的很不舒服,见对方不回答自已,追着问,“喂,你……”

后面的话,在对方凶狠的目光中,吞回了嘴里。

潘伟下楼就看到林若然失魂落魄的样子,问她怎么了。

林若然猛然惊醒,指着潘伟逼问:“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了桃花债?”

潘伟一怔,真是哭笑不得:“姐,我也想啊,奈何现在实力不允许。”

林若然柳眉倒竖,娇斥道:“你居然还想有桃花债?都忘了你女儿都四岁了吗?”

潘伟捏捏眉心:“姐,我只是那么一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