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7:03:56

林若然气呼呼的,手中抱枕朝他砸去,凶巴巴的:“别让我知道你在外来乱来,不然,嘿嘿!”

凶狠的目光朝潘伟两腿间望去,后者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抱枕紧紧的抱着,打了个颤抖,嘻笑着:“姐你很凶残,我荤都没开过呢。”

林若然刚才也是那么一说,如今这事摆在明面上说了,她的脸一红,反驳道:“说的我好像开过荤一样。”

话落,两个人都怔住了,面红耳赤的林若然,反应过来后,狼狈逃窜。

结果,慌乱中左脚踩右脚,整个人朝前扑去,眼看着就要亲吻地板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横穿过来,扶住了她。

嗯,不能有想法。

潘伟砸巴砸巴嘴,手还有了动作。

林若然被这一动作,捏的整个人都没力气,却又娇俏的恼怒着,整张俏脸都透着粉红色,满目迷离而娇艳,娇喝道:“放手,混蛋!”

潘伟嘴角微勾,直接放手,后者扑在他胸口上,那种挤压,令他轻喊出声,手顺势放在了他柔软的腰肢上,朝自已更加拉近。

“卧槽,你个小流氓。”

正下楼的林若黛看到这一幕,瞬间点燃火山,抓起旁边的扫把,朝潘伟打去,边打边骂:“你个小流氓,才多大,居然就敢撩妹,看我不打死你个丫的。站住,别跑,我看你是活的太潇洒了,占便宜居然占到我姐头上来了,我不把你家老二切了,我跟你睡。”

最后四个字,成功的让潘伟停住了脚,回头懵逼的问道:“不是跟我姓吗?”

林若黛扫把扫向潘伟:“你们臭男人,不是喜欢说我的姓你的名吗?你以为本小姐会上当,打死你。”

眼看着扫把就要打到他脸上时,也不知他的身体是怎么做的,如条泥鳅似的溜了,气的林若黛哇哇大叫。

没一会儿,全家人都出来了,自打骂的林若黛嘴中听明了怎么一回事,更是气的全家出动,拿家伙什的去打潘伟。

林若然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真是又羞又恼,那个混蛋小流氓……不可以,我可是他姐。

不过,就算是如此一闹,早餐居然还有他的份,令他眼就没眯开过,头一次有被关注的感觉,真是幸福。

“啊,昨天谁洗的衣服,皱巴巴的。”林若黛发飙了。

潘伟跑了。

他朝着公交车慢悠悠而去,一个美女低头看手机,撞到他身上,怒骂:“你瞎啊,穷酸,你以为你这样搭讪,老娘就会给你机会?也不看看你这身穷酸样,老娘也是你能肖想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个卵样,穷逼。”

潘伟瞳孔微缩:“是你撞的我。”

美女冷笑,手中苹果手机指着他大骂:“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傻逼故意撞我,想要我电话号码,居然还说是我撞的他,就他这种穷逼样,我撞你做什么,沾点穷酸味吗?”

潘伟不想和这种女人说理,简直没理可说去。

可是美女却不放过他,双手抱胸,凹凸曼妙的身材,惹得其他的青年,双眼都直了。

“穷逼,也不看看你身上的地摊货衣服,给老娘我擦鞋,我都闲脏,你还好意思穿出来。老娘我一个女人都混的比你个男人好,你还好意思活在这世界上,那边工地正好是你的坟墓,跳下去死也好过赖活着。”

众人不但觉得美女说的好,还觉得潘伟就该去死。

“小曼。”林若黛急步而来,“怎么了?”

小曼指着潘伟冷笑道:“这个流氓他揩我油,撞我胸。”

潘伟惊的瞪大眼,天地良心,我没有。

林若黛眯起:“滚你个小流氓。”

小曼说:“你认识他?”

“不认识。”林若黛直接否认,还打眼色,不许潘伟说也认识他。

小曼得意了:“我若是认识这个穷逼男人,真是会活活被气死,全身上下衣服加起来,还不如我脚上这一双鞋贵,就这种人,也好有脸活着,怎么不死了呢。”

林若黛阴着脸。

一辆停在旁边的路虎,缓缓驶过来,车窗被摇下,露出一张帅气的脸。

小曼双眼亮了,扭着细腰朝对方走去:“先生,加个微信吧?”

季宇卓撇了她一眼,朝潘伟说道:“上车。”

潘伟在二女惊诧的目光中上车,季宇卓这才抬头看向小曼,满眼鄙视不屑,冷声道:“我兄弟岂是你能高攀的,也不拿盆水泼泼你个恐龙样。”

说罢,车子绝尘而去,尾气令小曼暴跳如雷,一旁的林若黛傻眼了,唇紧紧的抿着。

车上的潘伟笑笑:“一个大老爷们,说话那么霸气做什么?”

季宇卓嘴角抽抽:“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说话。”

“不过,我喜欢。”潘伟又突然说道。

车子一颤,季宇卓差点没把油门当刹车。

来到季家别墅,潘伟吹了一声口哨:“很漂亮。”

季宇卓微皱眉,随后松开,笑着说道:“是很漂亮,不过,比起华府别墅,还差了几个档次。”

潘伟笑笑:“华府别墅,还真不清楚。”

季宇卓说:“华府别墅,一套至低三千万,还有一套高级别墅,价值一个亿,是我好哥们袁先冬家公司开发的,有机会介绍你认识他。”

潘伟没有点头,跟着他进入季家别墅里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身着肚脐装,热裤,秀着大长腿的季依依。

她一看到潘伟,小脸娇俏,不屑的轻哼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潘伟摸摸鼻子,别开目光,现在的小年青,动不动就穿的这么引人犯罪,还说男人是流氓,真是太不公平了。

难道女人穿的漂亮,不是给男人看的吗?

若不是,那就请你把自已包成棕子,谢谢!

季老在得知潘伟来了,急急自书房里走出来,双手紧握着他的手,连声说道:“潘先生,真是辛苦你了。坐坐坐,卓儿,泡杯大红袍茶来。”

“哼!”季依依不适应的重重冷哼一声。

季老面黑,沉声道:“你什么态度?还有,穿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回去换掉。”

季依依满脸抗议,转身上楼,临走前还狠狠的瞪了潘伟一眼,小嘴无声说道:“骗子,流氓。”

潘伟无奈的笑笑,他还真不知道,自已到底哪里惹得这位大小姐不高兴了。

喝了一口大红袍茶,潘伟满意的点头,这才看向季氏夫妇和季宇卓:“季老,不知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季家人大吃一惊,季老更是惊讶的张大嘴:“得罪人?不知潘先生什么意思?”

季宇卓双眉紧皱:“做生意的总会有一些对手的。”

季夫人也说道:“我家老头子最是和蔼了,怎么会得罪于人?”

潘伟笑笑,端起青花瓷杯子,对着季老举了举才说道:“那你就没想到,为何短短几天的功夫,你就连续被噎了两次?”

季老大惊失色:“有人想害我?”

“没错,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并没看出什么来。但是在医院里,我却看出了,你身上带着死气,就算是此时,你身上也带着死气,只是不重而已。”

面对着潘伟的说词,季家人都懵了,季宇卓更是不相信:“死气?潘先生,你这用词怕是不妥吧?”

潘伟耸耸肩:“我既然来了,就是想来解决事的。若是你们不相信,那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下午三点,不管季老吃什么,都会噎着。”

这话令季家三人全身一怔,有种毛骨耸然,寒气入骨的感觉。

季夫人急了,当下说道:“为什么还要等到下午三点受那种罪呢?我现在就请潘先生救命。”

季宇卓不相信,但他不想拿父亲的命去开玩笑,上次那件事,还压在他心头,久挥不去。

季老看了看妻子,又看了看儿子,重重点头:“还请潘先生救命,事成之后,我会奉上五百万。”

“不可以!”

第十二章 我兄弟你高攀不上

林若然气呼呼的,手中抱枕朝他砸去,凶巴巴的:“别让我知道你在外来乱来,不然,嘿嘿!”

凶狠的目光朝潘伟两腿间望去,后者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抱枕紧紧的抱着,打了个颤抖,嘻笑着:“姐你很凶残,我荤都没开过呢。”

林若然刚才也是那么一说,如今这事摆在明面上说了,她的脸一红,反驳道:“说的我好像开过荤一样。”

话落,两个人都怔住了,面红耳赤的林若然,反应过来后,狼狈逃窜。

结果,慌乱中左脚踩右脚,整个人朝前扑去,眼看着就要亲吻地板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横穿过来,扶住了她。

嗯,不能有想法。

潘伟砸巴砸巴嘴,手还有了动作。

林若然被这一动作,捏的整个人都没力气,却又娇俏的恼怒着,整张俏脸都透着粉红色,满目迷离而娇艳,娇喝道:“放手,混蛋!”

潘伟嘴角微勾,直接放手,后者扑在他胸口上,那种挤压,令他轻喊出声,手顺势放在了他柔软的腰肢上,朝自已更加拉近。

“卧槽,你个小流氓。”

正下楼的林若黛看到这一幕,瞬间点燃火山,抓起旁边的扫把,朝潘伟打去,边打边骂:“你个小流氓,才多大,居然就敢撩妹,看我不打死你个丫的。站住,别跑,我看你是活的太潇洒了,占便宜居然占到我姐头上来了,我不把你家老二切了,我跟你睡。”

最后四个字,成功的让潘伟停住了脚,回头懵逼的问道:“不是跟我姓吗?”

林若黛扫把扫向潘伟:“你们臭男人,不是喜欢说我的姓你的名吗?你以为本小姐会上当,打死你。”

眼看着扫把就要打到他脸上时,也不知他的身体是怎么做的,如条泥鳅似的溜了,气的林若黛哇哇大叫。

没一会儿,全家人都出来了,自打骂的林若黛嘴中听明了怎么一回事,更是气的全家出动,拿家伙什的去打潘伟。

林若然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真是又羞又恼,那个混蛋小流氓……不可以,我可是他姐。

不过,就算是如此一闹,早餐居然还有他的份,令他眼就没眯开过,头一次有被关注的感觉,真是幸福。

“啊,昨天谁洗的衣服,皱巴巴的。”林若黛发飙了。

潘伟跑了。

他朝着公交车慢悠悠而去,一个美女低头看手机,撞到他身上,怒骂:“你瞎啊,穷酸,你以为你这样搭讪,老娘就会给你机会?也不看看你这身穷酸样,老娘也是你能肖想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个卵样,穷逼。”

潘伟瞳孔微缩:“是你撞的我。”

美女冷笑,手中苹果手机指着他大骂:“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傻逼故意撞我,想要我电话号码,居然还说是我撞的他,就他这种穷逼样,我撞你做什么,沾点穷酸味吗?”

潘伟不想和这种女人说理,简直没理可说去。

可是美女却不放过他,双手抱胸,凹凸曼妙的身材,惹得其他的青年,双眼都直了。

“穷逼,也不看看你身上的地摊货衣服,给老娘我擦鞋,我都闲脏,你还好意思穿出来。老娘我一个女人都混的比你个男人好,你还好意思活在这世界上,那边工地正好是你的坟墓,跳下去死也好过赖活着。”

众人不但觉得美女说的好,还觉得潘伟就该去死。

“小曼。”林若黛急步而来,“怎么了?”

小曼指着潘伟冷笑道:“这个流氓他揩我油,撞我胸。”

潘伟惊的瞪大眼,天地良心,我没有。

林若黛眯起:“滚你个小流氓。”

小曼说:“你认识他?”

“不认识。”林若黛直接否认,还打眼色,不许潘伟说也认识他。

小曼得意了:“我若是认识这个穷逼男人,真是会活活被气死,全身上下衣服加起来,还不如我脚上这一双鞋贵,就这种人,也好有脸活着,怎么不死了呢。”

林若黛阴着脸。

一辆停在旁边的路虎,缓缓驶过来,车窗被摇下,露出一张帅气的脸。

小曼双眼亮了,扭着细腰朝对方走去:“先生,加个微信吧?”

季宇卓撇了她一眼,朝潘伟说道:“上车。”

潘伟在二女惊诧的目光中上车,季宇卓这才抬头看向小曼,满眼鄙视不屑,冷声道:“我兄弟岂是你能高攀的,也不拿盆水泼泼你个恐龙样。”

说罢,车子绝尘而去,尾气令小曼暴跳如雷,一旁的林若黛傻眼了,唇紧紧的抿着。

车上的潘伟笑笑:“一个大老爷们,说话那么霸气做什么?”

季宇卓嘴角抽抽:“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说话。”

“不过,我喜欢。”潘伟又突然说道。

车子一颤,季宇卓差点没把油门当刹车。

来到季家别墅,潘伟吹了一声口哨:“很漂亮。”

季宇卓微皱眉,随后松开,笑着说道:“是很漂亮,不过,比起华府别墅,还差了几个档次。”

潘伟笑笑:“华府别墅,还真不清楚。”

季宇卓说:“华府别墅,一套至低三千万,还有一套高级别墅,价值一个亿,是我好哥们袁先冬家公司开发的,有机会介绍你认识他。”

潘伟没有点头,跟着他进入季家别墅里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身着肚脐装,热裤,秀着大长腿的季依依。

她一看到潘伟,小脸娇俏,不屑的轻哼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潘伟摸摸鼻子,别开目光,现在的小年青,动不动就穿的这么引人犯罪,还说男人是流氓,真是太不公平了。

难道女人穿的漂亮,不是给男人看的吗?

若不是,那就请你把自已包成棕子,谢谢!

季老在得知潘伟来了,急急自书房里走出来,双手紧握着他的手,连声说道:“潘先生,真是辛苦你了。坐坐坐,卓儿,泡杯大红袍茶来。”

“哼!”季依依不适应的重重冷哼一声。

季老面黑,沉声道:“你什么态度?还有,穿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回去换掉。”

季依依满脸抗议,转身上楼,临走前还狠狠的瞪了潘伟一眼,小嘴无声说道:“骗子,流氓。”

潘伟无奈的笑笑,他还真不知道,自已到底哪里惹得这位大小姐不高兴了。

喝了一口大红袍茶,潘伟满意的点头,这才看向季氏夫妇和季宇卓:“季老,不知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季家人大吃一惊,季老更是惊讶的张大嘴:“得罪人?不知潘先生什么意思?”

季宇卓双眉紧皱:“做生意的总会有一些对手的。”

季夫人也说道:“我家老头子最是和蔼了,怎么会得罪于人?”

潘伟笑笑,端起青花瓷杯子,对着季老举了举才说道:“那你就没想到,为何短短几天的功夫,你就连续被噎了两次?”

季老大惊失色:“有人想害我?”

“没错,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并没看出什么来。但是在医院里,我却看出了,你身上带着死气,就算是此时,你身上也带着死气,只是不重而已。”

面对着潘伟的说词,季家人都懵了,季宇卓更是不相信:“死气?潘先生,你这用词怕是不妥吧?”

潘伟耸耸肩:“我既然来了,就是想来解决事的。若是你们不相信,那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下午三点,不管季老吃什么,都会噎着。”

这话令季家三人全身一怔,有种毛骨耸然,寒气入骨的感觉。

季夫人急了,当下说道:“为什么还要等到下午三点受那种罪呢?我现在就请潘先生救命。”

季宇卓不相信,但他不想拿父亲的命去开玩笑,上次那件事,还压在他心头,久挥不去。

季老看了看妻子,又看了看儿子,重重点头:“还请潘先生救命,事成之后,我会奉上五百万。”

“不可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