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17:54:00

周爱情冷冷的看着程旭缤,她一直以来都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是这门婚是祖父和程家祖父定的。

程祖父和周祖父是好哥们,两人曾经约定做亲家,没有想到,两人都生了儿子没生女儿,只好把这婚事沿定到了孙子辈。

正好长孙程旭缤和长孙女周爱情,相差一岁,正是天赐良缘,双方家长自然同意。

可是,在周爱情眼里,她这么肤白貌美,又有能力的女人,她要嫁的是个英雄一样的人物,而不是程旭缤这种富二代。

程旭缤见周爱情要走,忙拦住她,不好意思的笑笑:“爱情,一起吃个饭吧?”

“我……”

周爱情正要拒绝,周雨情自她身后钻出来,微嘟唇可怜兮兮的抚着肚子:“姐,我饿了。”

周爱情很疼这个妹妹,听她这么一说,便点头:“那走吧。”

周雨情冲程旭缤眨眨眼,使了一个快跟上的眼神。

程旭缤冲她感激一笑,带上谢长林,跟在她们身后去了酒店。

而这一切,被周大利珠宝行的对头石立看着了,摸着下巴阴森森的笑了。

包厢里,程旭缤用尽一切温柔手段,想把周爱情拿下,可是对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若不是周雨情还在,她怕是都不会坐在这里吃饭。

这时,服务员拿了两杯果汁上来,一杯放在周爱情面前,一杯放在周雨情面前。

周雨情把自已的果汁喝完了,周爱情就把自已的果汁推到她面前:“喝慢点,没人和你抢。”

周雨情可爱俏皮的吐舌:“知道了。”话是这样说,可是喝的动作还是很快,她是真渴了。

服务员出去后,躲着的石立窜出来,急忙问她:“怎么样,喝了吗?”

服务员说道:“嗯。”好像是喝了。

石立得意的笑了:“你不是冰山美人吗?那我就要看看,你在我身下承欢时,是不是还是冰山美人?”

包厢里的周爱情接了个电话,对周雨情说道:“走,回家。”

周雨情摇头:“不要,你说了要陪我玩的。”

周爱情皱眉:“我刚接了电话,有事要回公司一趟。”

“没事,我等下送雨情回去。”程旭缤找着一切机会,想要讨好周爱情。

“姐!”周雨情撒娇卖萌。

周爱情无奈点头,看向程旭缤时,冰冷一片:“一定要安全把她送回家去。”

得到她的一句话,就算是语气冰冷,程旭缤也开心的要死,连连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周爱情走后,谢长林也接了个电话走了,只有程旭缤和周雨情。

周雨情晃了晃头,对程旭缤说道:“缤哥哥,我有点想睡觉。”

程旭缤没有在意,扶着她去楼上酒店房间,一进去,就被周雨情给缠住了,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直往他怀里靠:“缤哥哥,我好热。”

程旭缤一怔,这才发现,周雨情脸色潮红,双眼迷离,这种情况……

轰!

他如糟雷击,震在原地看着怀中娇小的人,手脚发软,喃喃自语:“怎么办怎么办?若是被爱情知道了,她会杀了我的?”

“缤哥哥,我好热,我好难受。”周雨情扯着衣服,露出美丽的香肩,喃喃自语。

程旭缤想跑,可是他的眼睛却盯着周雨情的动作,心中喊着:脱脱脱。

“禽受!”

程旭缤甩了自已一巴掌,起身就跑,周雨情却把他扑到,流出的鼻血,滴在他胸口的白衬衫上。

程旭缤大惊失色,全身颤抖:“逍遥百合!”

逍遥百合是最厉害的mei药,中此nei药者,半个小时内必须阴阳调和解,不然中毒必死无疑。

程旭缤紧握拳头,双目睚眦欲裂,看着因为难受而哭喊着的周雨情,一咬牙,势死如归的脱掉衣服,扑了上去。

躲暗处的石立,看着周爱情清醒的走了,懊恼的很,到嘴的鸭肉就这样飞走了。

正在离去时,看到程旭缤架着晕乎的周雨情,双眼瞪大,摸着下巴,阴阴的笑了。

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进入房间,阴冷的笑着把耳朵贴在门上面……

……

回到家的潘伟,迎接他的是林妈的骂声:“你个傻子,我胆肥了是吧?一上午跑哪里去了?衣服不洗,菜不买,到了吃饭时间居然晓得跑回来,你咋不把自已弄丢呢?回来做什么?”

潘伟快速进屋,来到厨房,林成刚正在做饭,他小声问:“妈输钱了?”

林成刚把菜装盘:“输了三万。”

潘伟哦了一声,把菜端上桌,林妈的眼睛如刀子般射向他:“我看你不傻了以后,是不是把家里当旅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潘伟嘻嘻的笑道:“没有,妈,怎么可能呢?”

林妈双眼一瞪:“怎么就不可能?老娘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挣钱养你们,你们老的不干活,小的不干活,回家就张着嘴等着我喂,不是当旅馆是什么?下午就去找工作,一个大男人的,也好意思在家里吃闲饭,嫌我打的不够重是不是?”

潘伟哎了一声:“那我做什么?”

林妈的眼刀子射过去:“我管你找什么工作,我只要结果。”

正端菜出来的林成刚听到,说道:“他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除了去工地搬砖,你想让他做什么事?”

林妈白了他一眼,指着林成刚骂:“你还好意思在这里替他说话,也不想想你自已,闲在家里四五年都快发霉了,你还想着把你公司搞起来,你省省吧?春秋白日大梦不是给你这种老头子做的。”

林成刚也生气了:“你这老婆子,一输钱就坐在家里骂人,很好吗?”

林妈开启了骂人模式,把自和林成刚谈恋爱的事,一直说到现在,这期间,潘伟也听出了许多的故事。

他不着痕迹的问林成刚:“爸,你以前还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啊?”

林成刚自豪了:“那是,想当初我自小工做起,然后做到包工头,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家中也是小有资产的人。”

林妈冷哼,却没反驳。

潘伟又问:“刚才听妈说,你现在还在找关系,想把房地产重新拉起来?”

林成刚手一顿:“哎,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都停了四五年,当年的关系都不在了,在的也就是喝顿酒的关系,没用。”

潘伟试探着问:“那你就没想过,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令咱们林家翻不了身。”

林成刚叹气:“做房地产的能得罪什么人?都是说话不敢说死的,哪能得罪人?卷走公款的那个财务,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特别喜欢赌,哪成想最后连自已的命都赌没了?”

“爸,若是我,我就绝对不会请一个爱赌的财务,那根本就是请狼进屋啊。”潘伟诱导着他。

林成刚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道理我自是懂得,当年他跟着我时,别说赌了,连牌都不打。哪成想,最后半年,他染上了赌瘾,才半年,就把好好的小伙子变成了罪犯。”

潘伟哦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若说这里面没有人引导财务去赌,我是不信。”

林成刚一怔,抬头看潘伟望去,却见对方正低头吃饭,好似这句话,是句无心的话。

可是这话,却如鱼刺一样,扎进了林成刚的脑海里。

吃完饭的潘伟,来到雅典娜婚纱店,找到林若然,说:“我想买个手机。”

正在工作的林若然,抬眸朝他望去,默默的自包里拿出几十张红的递给他:“也好。”

看着红的,潘伟摇头:“我不要,你陪我去。”

林若然黑脸了:“没看到我在工作吗?”

“这是午休时间。”潘伟笑道。

林若然愤恨的瞪着他,后者不为所动,她突的笑了:“好。”

两人来到手机店,林若然带着他看VO,低着头的她对营业员说:“拿这个。”

林若然刚把手机拿在手里,一道讽刺的声间响起:“哟,这不是若然吗?怎么?带傻子老公出来买手机,他会用吗?”

第十七章 阴差阳错

周爱情冷冷的看着程旭缤,她一直以来都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是这门婚是祖父和程家祖父定的。

程祖父和周祖父是好哥们,两人曾经约定做亲家,没有想到,两人都生了儿子没生女儿,只好把这婚事沿定到了孙子辈。

正好长孙程旭缤和长孙女周爱情,相差一岁,正是天赐良缘,双方家长自然同意。

可是,在周爱情眼里,她这么肤白貌美,又有能力的女人,她要嫁的是个英雄一样的人物,而不是程旭缤这种富二代。

程旭缤见周爱情要走,忙拦住她,不好意思的笑笑:“爱情,一起吃个饭吧?”

“我……”

周爱情正要拒绝,周雨情自她身后钻出来,微嘟唇可怜兮兮的抚着肚子:“姐,我饿了。”

周爱情很疼这个妹妹,听她这么一说,便点头:“那走吧。”

周雨情冲程旭缤眨眨眼,使了一个快跟上的眼神。

程旭缤冲她感激一笑,带上谢长林,跟在她们身后去了酒店。

而这一切,被周大利珠宝行的对头石立看着了,摸着下巴阴森森的笑了。

包厢里,程旭缤用尽一切温柔手段,想把周爱情拿下,可是对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若不是周雨情还在,她怕是都不会坐在这里吃饭。

这时,服务员拿了两杯果汁上来,一杯放在周爱情面前,一杯放在周雨情面前。

周雨情把自已的果汁喝完了,周爱情就把自已的果汁推到她面前:“喝慢点,没人和你抢。”

周雨情可爱俏皮的吐舌:“知道了。”话是这样说,可是喝的动作还是很快,她是真渴了。

服务员出去后,躲着的石立窜出来,急忙问她:“怎么样,喝了吗?”

服务员说道:“嗯。”好像是喝了。

石立得意的笑了:“你不是冰山美人吗?那我就要看看,你在我身下承欢时,是不是还是冰山美人?”

包厢里的周爱情接了个电话,对周雨情说道:“走,回家。”

周雨情摇头:“不要,你说了要陪我玩的。”

周爱情皱眉:“我刚接了电话,有事要回公司一趟。”

“没事,我等下送雨情回去。”程旭缤找着一切机会,想要讨好周爱情。

“姐!”周雨情撒娇卖萌。

周爱情无奈点头,看向程旭缤时,冰冷一片:“一定要安全把她送回家去。”

得到她的一句话,就算是语气冰冷,程旭缤也开心的要死,连连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周爱情走后,谢长林也接了个电话走了,只有程旭缤和周雨情。

周雨情晃了晃头,对程旭缤说道:“缤哥哥,我有点想睡觉。”

程旭缤没有在意,扶着她去楼上酒店房间,一进去,就被周雨情给缠住了,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直往他怀里靠:“缤哥哥,我好热。”

程旭缤一怔,这才发现,周雨情脸色潮红,双眼迷离,这种情况……

轰!

他如糟雷击,震在原地看着怀中娇小的人,手脚发软,喃喃自语:“怎么办怎么办?若是被爱情知道了,她会杀了我的?”

“缤哥哥,我好热,我好难受。”周雨情扯着衣服,露出美丽的香肩,喃喃自语。

程旭缤想跑,可是他的眼睛却盯着周雨情的动作,心中喊着:脱脱脱。

“禽受!”

程旭缤甩了自已一巴掌,起身就跑,周雨情却把他扑到,流出的鼻血,滴在他胸口的白衬衫上。

程旭缤大惊失色,全身颤抖:“逍遥百合!”

逍遥百合是最厉害的mei药,中此nei药者,半个小时内必须阴阳调和解,不然中毒必死无疑。

程旭缤紧握拳头,双目睚眦欲裂,看着因为难受而哭喊着的周雨情,一咬牙,势死如归的脱掉衣服,扑了上去。

躲暗处的石立,看着周爱情清醒的走了,懊恼的很,到嘴的鸭肉就这样飞走了。

正在离去时,看到程旭缤架着晕乎的周雨情,双眼瞪大,摸着下巴,阴阴的笑了。

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进入房间,阴冷的笑着把耳朵贴在门上面……

……

回到家的潘伟,迎接他的是林妈的骂声:“你个傻子,我胆肥了是吧?一上午跑哪里去了?衣服不洗,菜不买,到了吃饭时间居然晓得跑回来,你咋不把自已弄丢呢?回来做什么?”

潘伟快速进屋,来到厨房,林成刚正在做饭,他小声问:“妈输钱了?”

林成刚把菜装盘:“输了三万。”

潘伟哦了一声,把菜端上桌,林妈的眼睛如刀子般射向他:“我看你不傻了以后,是不是把家里当旅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潘伟嘻嘻的笑道:“没有,妈,怎么可能呢?”

林妈双眼一瞪:“怎么就不可能?老娘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挣钱养你们,你们老的不干活,小的不干活,回家就张着嘴等着我喂,不是当旅馆是什么?下午就去找工作,一个大男人的,也好意思在家里吃闲饭,嫌我打的不够重是不是?”

潘伟哎了一声:“那我做什么?”

林妈的眼刀子射过去:“我管你找什么工作,我只要结果。”

正端菜出来的林成刚听到,说道:“他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除了去工地搬砖,你想让他做什么事?”

林妈白了他一眼,指着林成刚骂:“你还好意思在这里替他说话,也不想想你自已,闲在家里四五年都快发霉了,你还想着把你公司搞起来,你省省吧?春秋白日大梦不是给你这种老头子做的。”

林成刚也生气了:“你这老婆子,一输钱就坐在家里骂人,很好吗?”

林妈开启了骂人模式,把自和林成刚谈恋爱的事,一直说到现在,这期间,潘伟也听出了许多的故事。

他不着痕迹的问林成刚:“爸,你以前还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啊?”

林成刚自豪了:“那是,想当初我自小工做起,然后做到包工头,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家中也是小有资产的人。”

林妈冷哼,却没反驳。

潘伟又问:“刚才听妈说,你现在还在找关系,想把房地产重新拉起来?”

林成刚手一顿:“哎,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都停了四五年,当年的关系都不在了,在的也就是喝顿酒的关系,没用。”

潘伟试探着问:“那你就没想过,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令咱们林家翻不了身。”

林成刚叹气:“做房地产的能得罪什么人?都是说话不敢说死的,哪能得罪人?卷走公款的那个财务,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特别喜欢赌,哪成想最后连自已的命都赌没了?”

“爸,若是我,我就绝对不会请一个爱赌的财务,那根本就是请狼进屋啊。”潘伟诱导着他。

林成刚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道理我自是懂得,当年他跟着我时,别说赌了,连牌都不打。哪成想,最后半年,他染上了赌瘾,才半年,就把好好的小伙子变成了罪犯。”

潘伟哦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若说这里面没有人引导财务去赌,我是不信。”

林成刚一怔,抬头看潘伟望去,却见对方正低头吃饭,好似这句话,是句无心的话。

可是这话,却如鱼刺一样,扎进了林成刚的脑海里。

吃完饭的潘伟,来到雅典娜婚纱店,找到林若然,说:“我想买个手机。”

正在工作的林若然,抬眸朝他望去,默默的自包里拿出几十张红的递给他:“也好。”

看着红的,潘伟摇头:“我不要,你陪我去。”

林若然黑脸了:“没看到我在工作吗?”

“这是午休时间。”潘伟笑道。

林若然愤恨的瞪着他,后者不为所动,她突的笑了:“好。”

两人来到手机店,林若然带着他看VO,低着头的她对营业员说:“拿这个。”

林若然刚把手机拿在手里,一道讽刺的声间响起:“哟,这不是若然吗?怎么?带傻子老公出来买手机,他会用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