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09:01:00

林若然眼中闪现不耐烦,朝来人望去:“你不也是会用?”

宋小容怒了:“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听不懂吗?”林若然冷声道,对营业员说道:“把这个给我包起来。”

宋小容一把抢过手机,朝地上摔去,而后抱着身旁人的手臂撒娇道:“亲爱的,我刚摔了个手机。”

雷亮捏捏她的脸蛋笑:“若是喜欢,随你怎么摔。”

宋小容踮脚在雷亮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你真是太棒了,她想买哪一部,我就想摔哪部。”

雷亮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随你高兴。”

宋小容这才满意的朝林若然望去,讥讽:“长得漂亮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嫁给了一个傻子,还校花呢?我看你叫蠢花还差不多。”

潘伟也认识宋小容,大学里和林若然一个宿舍的,且还是上下铺,两人自第一次见面,就剑拔驽张。

就因为林若然比宋小容漂亮,就因为林若然比宋小容自爱,就因数林若然被评了校花,宋小容就左看林若然不顺眼,右看林若然不顺眼。

最后得知林若然一毕业嫁了个傻子,她在家狂笑三天,漂亮又有什么用,男人没用才是女人的悲哀。

潘伟见林若然被人欺负,自是不乐意,当下出声道:“哪来的傻狗,一直犬个不停,你们店里不赶出去吗?”

宋小容惊的张大嘴,摇晃着雷亮的手臂,嘟嘴卖萌:“亲爱的,他骂我傻狗,教训他。”

林若然没有想到潘伟会帮她,心中温暖,把他往身后拉:“站我身后去。”

看着瘦小却坚强挡在前方的林若然,潘伟嘴角扬起,把她拉到自已身旁,笑望着她:“没事,我来。”

林若然却固执的回望着他:“杀鸡焉用牛刀。”

一句话,让潘伟往旁边站去,心中幸福到要上天。

宋小容柳眉倒竖,抬手朝林若然甩去:“我打死你个贱人。”

林若然抬手抓住她的手臂,冷笑:“一直让着你,你却还沾沾自喜,真以为我不敢打你了是吧?”

说罢,林若然一巴掌甩在宋小容脸上,震惊的宋小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气场全开的林若然望向雷亮,目光怜悯:“原来雷公子喜欢公交车,早说吗?我一定在你追我的时候,把她介绍给你。”

公交车三字一出,雷亮的脸都绿了。

宋小容恐惧的朝雷亮望去,扯着他的手臂喊:“亲爱的,不是的,是她冤枉我,当年上大学时,她可是和好几个男的有染,她只是假装清高不和外校的人来往。当年谁不知道她有个未婚夫,却嫁给了他未婚夫的弟弟,就是因为她错把小叔子当成未婚夫睡了,才嫁给小叔子这个傻子。”

潘伟瞳孔微缩,朝林若然望去,她脸色惨白,身体微晃,紧握成拳。

“我们走。”潘伟不想她在这里受伤害,扶着她就要走人。

宋小容一见林若然白了脸,就知晓自已戳中了她的软肋,得意的说道:“林若然,你不敢承认吗?这个傻子老公,是不是你的未婚夫的弟弟,是不是你的小叔子?”

脸色惨白的林若然,紧紧的抓着潘伟的手臂,唇色血无,朝宋小容望去,紧咬着唇,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旁边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真快令她崩溃了。

潘伟眼中闪过暗芒:“我看你是嫌牙长的太多了吧?”

宋小容有恃无恐,拉着雷亮的手臂,冲着潘伟喊:“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们这两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背着自已的大哥,一个勾搭未来大嫂,一个勾搭未来的小叔,还有脸在这里指责别人……啊!”

潘伟脸色阴沉,手一弹,正中对方的膝盖,痛的宋小容惊喊出声,跪倒在林若然面前。

宋小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拽着雷亮起身,潘伟趁势再一弹,两人双双跪倒在林若然面前。

雷亮的脸黑如锅底。

“狗咬了我们一口,我们不需要咬回去。”但是,却会让你痛上一辈子。

潘伟漆黑如墨的双睥里,容纳着寒冬的冷峭,怎么说他都可以,但是林若然不行,这是他的女人,是他孩子的妈。

“林若然,潘岳回来了。”宋小容报复的朝二人背影大喊。

……

潘伟第三十六次自厨房里走出来,朝坐在大厅里发呆的林若然望去,自从宋小容告诉她,潘岳要回来后,她就一直这个样子。

端菜上桌,正想劝解她两句,林爸林妈回来了。

林妈又在念叨着她输了钱,还说若不是林爸把她拉回来,她就不下桌,饭都不吃了。

林爸黑着脸,什么也没说。

林若然一脸的疲惫:“我还有点事,我不吃了。”

潘伟朝她望去:“不吃怎么行,好歹吃点吧?”

林若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上楼去。

林妈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用筷子敲敲桌子:“是不是你个傻子惹我女儿生气了,别以为上次替我赢了点钱,就可以在我家给我们脸色?”

潘伟哭笑不得:“妈,我怎么可能欺负若然。”

“希望是这样,千万不要被我逮着,不然扒了你的皮。”林妈哼哼的说道,吃完饭后去找林若然了。

潘伟观察到,自林爸进来后,就阴着脸一句话也没说,放慢了点速度。

果然,林爸轻叹一声,问潘伟:“你以前一直是傻子,突的变正常了,我们大家都不习惯,可你要知道,我们大家没有恶意。”

潘伟笑道:“爸,瞧你说哪里的话,咱们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和家人生气?”

林爸说:“那就好。”犹豫了一下又说,“上午我去拜访了几位以前要好的朋友,把我们双林房地产的始末和他们说了说,他们支吾着说,我们双林公司确实是被人搞垮的。而他们那几个老家伙也不敢帮我的原因是,那个搞垮我们双林公司的人,曾经威胁过他们,若是敢帮我们,就把他们公司也搞垮。”

潘伟拧眉:“他们知道是谁吗?”

林爸摇头:“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那个男人一身黑衣,手里拿一个权杖,戴着一幅茶色墨镜,他的保镖们,叫他为赤龙。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潘伟沉思:“就这一点,根本就找不出人来。”

林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都不知道,我们林家究竟得罪了谁,居然被逼成这样。”

潘伟安慰他:“你应该往好处想,至少一家人是平安的。”

林爸浑身打了一个颤抖,忽的裂嘴笑了:“是啊,破财消灾,只要一家人平安,去点财没什么?现在儿女都大了,你也不傻了,以后这个家就得靠你了。”

潘伟真是受宠若惊啊:“爸,你太看得起我了。”

林爸瞪他:“难不成你看不上我们家?”

潘伟无奈,真是说多错多。

林爸的手机响了,接通后说道:“老李啊,怎么了?”

“……”

“什么?”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林爸大惊失色,“好,我知道了,谢谢,老李,有机会一起喝酒。”

持掉电话后,林爸的脸色很不好看,潘伟轻声问:“爸,怎么了?”

林爸脸色凝重:“刚才你李伯伯打电话来和我说,那个叫赤龙的人,他的左手腕上,有一个五芒星的纹身。他还说,那个五芒星里面,好像是一只公山羊的头。”

潘伟啊了一声:“这个,我还真不懂。”

林爸也点头:“是啊,一个年青人的纹身,不能说明什么,却能做为证据,让我们留意有这种纹身的人。”

潘伟点头,想了想说:“爸,我有五年没回家了吧?”

林爸刚才还略显无奈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怎么,在我们家不傻了,就想回潘家?你要知道,是他们不要你,是他们把你扔了,是我们家养着你,你让我女儿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现在一好就想回去当你的二少爷?”

潘伟连连摆手,可是现在的林爸哪里听得进去其他话,把潘伟骂了个狗血淋头,再也不敢吭声了。

哎!

……

潘伟独自去买了手机,拿在手里摸索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就会玩了。

先给季宇卓打了个电话:“宇卓,这是我号码,你存一下。”

季宇卓的声音有点兴奋:“你呀,早该买手机了,省得找人都找不到。对了,我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

潘伟切了一声:“跟个小孩一样,什么事?”

“程大少把他小姨子给睡了,被周家人抓个正着,被关在周家呢?”季宇卓笑的很大声,“就看不过去他那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样子,这下闯大祸了吧?”

“谁?”潘伟还没反应过来,“谁睡了谁?”

“就是和你赌石的程大少,把周大小姐的妹妹给睡了。”季宇卓笑,“人家周二小姐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呢?”

潘伟惊讶了:“不至于吧?这周大小姐可比周二小姐漂亮有魅力多了。再说,那个周二小姐有没有成年,他是畜生吗?下得去这个手?”

季宇卓大笑:“也就你装个清纯,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我们男人的目光是不一样的,反正这是事实。”

潘伟轻叹一声:“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进医院了?”

季宇卓静了两秒说道:“听说,周二小姐好像是中了逍遥百合,这mei药,必须得是阴阳调和才能解。力道大了,伤了她的身体,人重度昏迷。”

“靠!”潘伟忍不住骂人,“该杀的,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能承受得住他那畜生般的行为?”

“好了,这不关我们什么事,咱们没必要上赶着发火去。”季宇卓劝说两句后挂了电话。

潘伟查了查新闻,并没看到关于程家和周家的新闻,看来这两家把这事捂的很严透,不然早就上报了。

这可是家丑。

“啊!我的孩子啊!”

第十八章 藏在背后的人

林若然眼中闪现不耐烦,朝来人望去:“你不也是会用?”

宋小容怒了:“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听不懂吗?”林若然冷声道,对营业员说道:“把这个给我包起来。”

宋小容一把抢过手机,朝地上摔去,而后抱着身旁人的手臂撒娇道:“亲爱的,我刚摔了个手机。”

雷亮捏捏她的脸蛋笑:“若是喜欢,随你怎么摔。”

宋小容踮脚在雷亮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你真是太棒了,她想买哪一部,我就想摔哪部。”

雷亮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随你高兴。”

宋小容这才满意的朝林若然望去,讥讽:“长得漂亮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嫁给了一个傻子,还校花呢?我看你叫蠢花还差不多。”

潘伟也认识宋小容,大学里和林若然一个宿舍的,且还是上下铺,两人自第一次见面,就剑拔驽张。

就因为林若然比宋小容漂亮,就因为林若然比宋小容自爱,就因数林若然被评了校花,宋小容就左看林若然不顺眼,右看林若然不顺眼。

最后得知林若然一毕业嫁了个傻子,她在家狂笑三天,漂亮又有什么用,男人没用才是女人的悲哀。

潘伟见林若然被人欺负,自是不乐意,当下出声道:“哪来的傻狗,一直犬个不停,你们店里不赶出去吗?”

宋小容惊的张大嘴,摇晃着雷亮的手臂,嘟嘴卖萌:“亲爱的,他骂我傻狗,教训他。”

林若然没有想到潘伟会帮她,心中温暖,把他往身后拉:“站我身后去。”

看着瘦小却坚强挡在前方的林若然,潘伟嘴角扬起,把她拉到自已身旁,笑望着她:“没事,我来。”

林若然却固执的回望着他:“杀鸡焉用牛刀。”

一句话,让潘伟往旁边站去,心中幸福到要上天。

宋小容柳眉倒竖,抬手朝林若然甩去:“我打死你个贱人。”

林若然抬手抓住她的手臂,冷笑:“一直让着你,你却还沾沾自喜,真以为我不敢打你了是吧?”

说罢,林若然一巴掌甩在宋小容脸上,震惊的宋小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气场全开的林若然望向雷亮,目光怜悯:“原来雷公子喜欢公交车,早说吗?我一定在你追我的时候,把她介绍给你。”

公交车三字一出,雷亮的脸都绿了。

宋小容恐惧的朝雷亮望去,扯着他的手臂喊:“亲爱的,不是的,是她冤枉我,当年上大学时,她可是和好几个男的有染,她只是假装清高不和外校的人来往。当年谁不知道她有个未婚夫,却嫁给了他未婚夫的弟弟,就是因为她错把小叔子当成未婚夫睡了,才嫁给小叔子这个傻子。”

潘伟瞳孔微缩,朝林若然望去,她脸色惨白,身体微晃,紧握成拳。

“我们走。”潘伟不想她在这里受伤害,扶着她就要走人。

宋小容一见林若然白了脸,就知晓自已戳中了她的软肋,得意的说道:“林若然,你不敢承认吗?这个傻子老公,是不是你的未婚夫的弟弟,是不是你的小叔子?”

脸色惨白的林若然,紧紧的抓着潘伟的手臂,唇色血无,朝宋小容望去,紧咬着唇,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旁边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真快令她崩溃了。

潘伟眼中闪过暗芒:“我看你是嫌牙长的太多了吧?”

宋小容有恃无恐,拉着雷亮的手臂,冲着潘伟喊:“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们这两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背着自已的大哥,一个勾搭未来大嫂,一个勾搭未来的小叔,还有脸在这里指责别人……啊!”

潘伟脸色阴沉,手一弹,正中对方的膝盖,痛的宋小容惊喊出声,跪倒在林若然面前。

宋小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拽着雷亮起身,潘伟趁势再一弹,两人双双跪倒在林若然面前。

雷亮的脸黑如锅底。

“狗咬了我们一口,我们不需要咬回去。”但是,却会让你痛上一辈子。

潘伟漆黑如墨的双睥里,容纳着寒冬的冷峭,怎么说他都可以,但是林若然不行,这是他的女人,是他孩子的妈。

“林若然,潘岳回来了。”宋小容报复的朝二人背影大喊。

……

潘伟第三十六次自厨房里走出来,朝坐在大厅里发呆的林若然望去,自从宋小容告诉她,潘岳要回来后,她就一直这个样子。

端菜上桌,正想劝解她两句,林爸林妈回来了。

林妈又在念叨着她输了钱,还说若不是林爸把她拉回来,她就不下桌,饭都不吃了。

林爸黑着脸,什么也没说。

林若然一脸的疲惫:“我还有点事,我不吃了。”

潘伟朝她望去:“不吃怎么行,好歹吃点吧?”

林若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上楼去。

林妈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用筷子敲敲桌子:“是不是你个傻子惹我女儿生气了,别以为上次替我赢了点钱,就可以在我家给我们脸色?”

潘伟哭笑不得:“妈,我怎么可能欺负若然。”

“希望是这样,千万不要被我逮着,不然扒了你的皮。”林妈哼哼的说道,吃完饭后去找林若然了。

潘伟观察到,自林爸进来后,就阴着脸一句话也没说,放慢了点速度。

果然,林爸轻叹一声,问潘伟:“你以前一直是傻子,突的变正常了,我们大家都不习惯,可你要知道,我们大家没有恶意。”

潘伟笑道:“爸,瞧你说哪里的话,咱们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和家人生气?”

林爸说:“那就好。”犹豫了一下又说,“上午我去拜访了几位以前要好的朋友,把我们双林房地产的始末和他们说了说,他们支吾着说,我们双林公司确实是被人搞垮的。而他们那几个老家伙也不敢帮我的原因是,那个搞垮我们双林公司的人,曾经威胁过他们,若是敢帮我们,就把他们公司也搞垮。”

潘伟拧眉:“他们知道是谁吗?”

林爸摇头:“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那个男人一身黑衣,手里拿一个权杖,戴着一幅茶色墨镜,他的保镖们,叫他为赤龙。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潘伟沉思:“就这一点,根本就找不出人来。”

林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都不知道,我们林家究竟得罪了谁,居然被逼成这样。”

潘伟安慰他:“你应该往好处想,至少一家人是平安的。”

林爸浑身打了一个颤抖,忽的裂嘴笑了:“是啊,破财消灾,只要一家人平安,去点财没什么?现在儿女都大了,你也不傻了,以后这个家就得靠你了。”

潘伟真是受宠若惊啊:“爸,你太看得起我了。”

林爸瞪他:“难不成你看不上我们家?”

潘伟无奈,真是说多错多。

林爸的手机响了,接通后说道:“老李啊,怎么了?”

“……”

“什么?”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林爸大惊失色,“好,我知道了,谢谢,老李,有机会一起喝酒。”

持掉电话后,林爸的脸色很不好看,潘伟轻声问:“爸,怎么了?”

林爸脸色凝重:“刚才你李伯伯打电话来和我说,那个叫赤龙的人,他的左手腕上,有一个五芒星的纹身。他还说,那个五芒星里面,好像是一只公山羊的头。”

潘伟啊了一声:“这个,我还真不懂。”

林爸也点头:“是啊,一个年青人的纹身,不能说明什么,却能做为证据,让我们留意有这种纹身的人。”

潘伟点头,想了想说:“爸,我有五年没回家了吧?”

林爸刚才还略显无奈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怎么,在我们家不傻了,就想回潘家?你要知道,是他们不要你,是他们把你扔了,是我们家养着你,你让我女儿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现在一好就想回去当你的二少爷?”

潘伟连连摆手,可是现在的林爸哪里听得进去其他话,把潘伟骂了个狗血淋头,再也不敢吭声了。

哎!

……

潘伟独自去买了手机,拿在手里摸索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就会玩了。

先给季宇卓打了个电话:“宇卓,这是我号码,你存一下。”

季宇卓的声音有点兴奋:“你呀,早该买手机了,省得找人都找不到。对了,我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

潘伟切了一声:“跟个小孩一样,什么事?”

“程大少把他小姨子给睡了,被周家人抓个正着,被关在周家呢?”季宇卓笑的很大声,“就看不过去他那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样子,这下闯大祸了吧?”

“谁?”潘伟还没反应过来,“谁睡了谁?”

“就是和你赌石的程大少,把周大小姐的妹妹给睡了。”季宇卓笑,“人家周二小姐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呢?”

潘伟惊讶了:“不至于吧?这周大小姐可比周二小姐漂亮有魅力多了。再说,那个周二小姐有没有成年,他是畜生吗?下得去这个手?”

季宇卓大笑:“也就你装个清纯,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我们男人的目光是不一样的,反正这是事实。”

潘伟轻叹一声:“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进医院了?”

季宇卓静了两秒说道:“听说,周二小姐好像是中了逍遥百合,这mei药,必须得是阴阳调和才能解。力道大了,伤了她的身体,人重度昏迷。”

“靠!”潘伟忍不住骂人,“该杀的,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能承受得住他那畜生般的行为?”

“好了,这不关我们什么事,咱们没必要上赶着发火去。”季宇卓劝说两句后挂了电话。

潘伟查了查新闻,并没看到关于程家和周家的新闻,看来这两家把这事捂的很严透,不然早就上报了。

这可是家丑。

“啊!我的孩子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