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17:03:00

老奶奶把狗蛋拉过来,乐呵呵的对张萌萌的直播间说:“我这孙子得了怪病,看了许多家医院都没看好,刚才这位小兄弟啊,就是拿砖头上的青苔,给他用水涂了涂就好了。”

此时的狗蛋,他的脸上白嫩嫩的,可是自他的脖子以下,却是黑不溜湫的,特别的明显。

【卧槽,真的假的,用青苔就能治好别的医院治不好的病?】

【是个托吧?若是连青苔都能治病,我直播吃翔。】

【楼上,青苔能止血,请问你什么时间地点直播,我去打赏。】

【同上+1】

【哎,歪楼了,治病治病。】

【这牛气了,主播,这绝对不是你安排的?】

【刚才治病怎么没赶上直播?】

【强烈要求主播大大,直播医生救人的真相。】

【若真是如此,我第一个给主播来波打赏。】

霎时,屏幕上几辆跑车飞过。

紧接着,又有几十朵玫瑰洒满整个屏幕间,甚是美丽着紧。

张萌萌惊的捂着唇,不敢置信的看着直播间的打赏,声音都有点颤抖:“老铁们啊,这个治病的事过去了,我们错过了啊。”

【这里是药材市场,让那人再找个病人,治治不就好了吗?】

【同上,得看看咱们不知道的真相,那才是迷人的。】

【就是就是,主播赶快找人,找到人了,我给你打赏飞机。】

【同上+1】

【同上+2】

……

张萌萌的心激动的跳着,她直播几个月,还没得到过飞机,这飞机可是一架五百块!

她很心动。

张萌萌把潘伟拉过来,指着直播间,弱弱的问道:“你好,老铁们刚才听说,你是因为替人治病打的赌,所以想看你直播治病,可以吗?”

潘伟连连摆手:“不可不可。”

【骗子,这就是个骗子,主播,你被人给骗了。】

【刚才还说治好了病人,如今让他治,他就说不可不可,就是个骗子。】

【卧槽,老子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这小子不圆润,大家盘他。】

看着直播间的漫骂,张萌萌也懵了,她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潘伟把她的手机摆正,指着正在吞吃花的袁文冠,对她说道:“我给你们直播他吃花,他输了。”

直播间里又疯了。

【这是欺负人,他绝对是和病人一伙的。不然为什么一个医师都治不好的人,就让他给治好了?】

【这就是打广告,大家可全都不要听他的。】

【人肉搜索他,打死这个死骗子。】

【盘他。】

【同上+1】

【同上+2】

……

看着弹幕,潘伟也傻眼了,他只是想让袁文冠直播吃花,哪曾想到就惹到这些健盘侠们了?

也是冤枉的很。

“哎哟,老天爷啊,你一道雷劈死我算了,我不要活了,老天爷,活不了,不活了啊。”

一道哭喊声,惊到了所有人,大家朝那边望去,看到一个妇人,坐在地上,拍打着大腿哭喊。

有人问其原因后,把那妇人带到潘伟面前:“大姐,你别怕,刚才这个神医,他治好了老奶奶孙子的病,还一文钱不收,定也能治好你儿子的病。”

妇人当即拉着孩子,给潘伟跪下:“神医啊,求你救命啊。”

正难爱吞吃花的袁文冠,抬眸冷笑:“哎,你救不救?”这花带着药味,超难吃。

潘伟拧眉:“手伸来。”

两根手指头搭在孩子脉博上,几秒后,拿了一百块钱给药材老板:“两斤用醋泡的大蒜。”

从头看到尾的老板推回钱:“这东西我这里正好有,不要钱。”

妇人急了:“神医,你都不问下他得了什么病吗?”

“不用,我知道了。”潘伟手一扬,帅气的很。

直播间里却炸了。

【人家那孩子面黄肌瘦的,他却在这里让人拿醋泡的大蒜。想干嘛?就着料酒吃瓜子吗?】

【骗子,骗子,骗子。】

【我静静的看他装逼。】

【大家排好队,准备盘他。】

【同上+1】

张萌萌尴尬的想把直播间关掉,无意间抬头一看,看到粉丝居然由一千粉丝,涨到了一千五百。

她惊喜的差点跳起来,镜头由吃花转到潘伟身上。

潘伟接过老板拿来的醋泡大蒜,递给孩子:“吃了它。”

妇人急了:“这这这,神医,吃这个有用吗?”

“信我就按我说的做。”潘伟把碗直接递到孩子手里,冷声道,“想不这么难受,那就吃到吐。”

孩子也就十岁的样子,可怜巴巴的望着潘伟,伸出瘦巴巴的手接过碗,闭着眼睛把大蒜往嘴里塞。

【这神马操作?】

【搬个小马扎,静等答案。】

【突然有种看着他吃想流口水的感觉。】

【就我觉得他是神医吗?用我们华夏古老的偏方在治病!】

直播里显示的潘伟,面容冷峻,双手背后的样子,帅呆了。

张萌萌的心跳,悄悄的加速。

现场只有孩子吃大蒜的声音,有的不喜这种味道的人,躲的远远的。

“呕!”

孩子突然干呕起来,妇人心疼的直流泪。

“继续。”潘伟冷声道。

委屈的孩子,继续吃又酸又臭的大蒜,这种情形,不但激怒了直播间里的老铁们,也让现场的看官们有了怒气。

就在大家想要开口骂人时,孩子再次呕起来,有东西自他嘴里吐出来。

“啊,蛇!”

眼尖的人看见孩子吐出来的,居然是一条蛇,当下惊叫出声。

张萌萌的直播间里,清楚的记录着这一切。

【卧槽,牛啊,就这么亲眼看着,有人吐出一条蛇,这世界玄幻了吧?】

【这必须打赏,老铁们,飞机的走起。】

【裤子穿好,飞起走起。】

直播间里,飞机咻咻的飞起,一只接着一只,看的张萌萌嘴都合不拢。

朝手机角落望去,粉丝已经涨到了五千,惊的张萌萌心脏差点停下。

她居然有五千粉丝!

潘伟看到孩子吐出蛇以后,对妇人说道:“以后不要再让他喝生水,别乱吃东西。”

吓呆的妇人喜极而泣:“谢谢神医!”

“神医,给我看看吧?”

“神医,我腰疼了好多年,给我看看吧?”

“神医,我想生个儿子,神医。”

“神医……”

……

张萌萌被挤出来了,待到人群散后,别说潘伟不见了,就连直播吃花的袁文冠也不见了。

回到医院的潘伟,把制好的药膏递给周爱情:“给她两个小时涂一次患处,晚上就能起来。嗯,想起来就起来吧,不碍事。”

患处!

周爱情脸色羞红,朝潘伟看了一眼,后者神色自然,她这才接过瓷瓶,感激连连:“谢谢你,昨天才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今天又帮了我一个大忙,你真是我命中的贵人。这个,是你应得的。”

看着支票,潘伟犹豫着接过:“行,咱们一码归一码,只是这钱是不是有点多了?”

周爱情莞尔一笑:“我妹妹是无价的,我们还占便宜了。”

潘伟只能笑笑,还真不好意思拒绝,又随便聊了几句,这才走人。

看着这五百万的支票,潘伟轻叹一声:“钱怎么那么好赚?”

把钱存好后,接到了余骏的电话。

金泰酒店包厢里,潘伟和余骏握手后,双双坐下。

余骏开门见山说道:“我是尖刀特种部队的现役兵。”

潘伟点头:“我猜到了。”普通人谁敢在那么危险的时候冲上来。

余骏瞄了他一眼,又说:“记者们问我你是谁,我没说,但是我却告诉了我的上头。”

潘伟点头,眸中含笑:“这个,我也猜到了。”

余骏摸了摸寸头,又说道:“我也知道你是不同的。”

潘伟正倒茶的手一顿,继而手上动作:“说说看。”

余骏刚才还有些犹豫的眸子,一下亮了,继而发光:“你把线接起来时,只是抹了一下就接好了,这是一点。”

“第二点,我以前没有进尖刀部队时,开的就是大挂车,知道车子加速到底是怎么样的。”

“第三,我看你频频望向油罐车后方,定是在计算着,要怎么压制它不爆炸。”

“不然,你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油罐车火灭了,普通人会把你当成妖怪。”

“再说,建国后不许动物成精,更不许人成妖怪。”

最后一句话,逗笑了潘伟,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替他找好了说词,也就顺势而下:“是这样没错。”

余骏激动的直搓手:“那真是太好了,我上面说,想和你见一面。”

潘伟磨搓着杯子,望向他:“你们上面……想让我成为你们的人?”

余骏一怔,嘿嘿的笑了:“这不好吗?做为华夏男儿,每一个少儿郞,都应该为华夏出国出力。犯我华夏,虽远必诛!”

看着这么热血沸腾的余骏,潘伟却摇摇头拒绝了:“不,我不想去。”

余骏怔住了:“为什么?”

潘伟脸色严肃,语气沉重:“在这一刻前,除了你知道我不同外,就连我老婆都不知道。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和老婆孩子,平安健康快乐的生活着。那些血雨腥风,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余骏傻眼了,他热血澎湃的跑来当说客,没有想到被拒绝了,多少人想进尖刀都进不去,而这个人却不进。

潘伟郑重道:“若是华夏有难,我一定奉献我的血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潘伟走后,余骏坐在包厢里打了个电话,才走人。

第二十四章 直播治怪病

老奶奶把狗蛋拉过来,乐呵呵的对张萌萌的直播间说:“我这孙子得了怪病,看了许多家医院都没看好,刚才这位小兄弟啊,就是拿砖头上的青苔,给他用水涂了涂就好了。”

此时的狗蛋,他的脸上白嫩嫩的,可是自他的脖子以下,却是黑不溜湫的,特别的明显。

【卧槽,真的假的,用青苔就能治好别的医院治不好的病?】

【是个托吧?若是连青苔都能治病,我直播吃翔。】

【楼上,青苔能止血,请问你什么时间地点直播,我去打赏。】

【同上+1】

【哎,歪楼了,治病治病。】

【这牛气了,主播,这绝对不是你安排的?】

【刚才治病怎么没赶上直播?】

【强烈要求主播大大,直播医生救人的真相。】

【若真是如此,我第一个给主播来波打赏。】

霎时,屏幕上几辆跑车飞过。

紧接着,又有几十朵玫瑰洒满整个屏幕间,甚是美丽着紧。

张萌萌惊的捂着唇,不敢置信的看着直播间的打赏,声音都有点颤抖:“老铁们啊,这个治病的事过去了,我们错过了啊。”

【这里是药材市场,让那人再找个病人,治治不就好了吗?】

【同上,得看看咱们不知道的真相,那才是迷人的。】

【就是就是,主播赶快找人,找到人了,我给你打赏飞机。】

【同上+1】

【同上+2】

……

张萌萌的心激动的跳着,她直播几个月,还没得到过飞机,这飞机可是一架五百块!

她很心动。

张萌萌把潘伟拉过来,指着直播间,弱弱的问道:“你好,老铁们刚才听说,你是因为替人治病打的赌,所以想看你直播治病,可以吗?”

潘伟连连摆手:“不可不可。”

【骗子,这就是个骗子,主播,你被人给骗了。】

【刚才还说治好了病人,如今让他治,他就说不可不可,就是个骗子。】

【卧槽,老子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这小子不圆润,大家盘他。】

看着直播间的漫骂,张萌萌也懵了,她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潘伟把她的手机摆正,指着正在吞吃花的袁文冠,对她说道:“我给你们直播他吃花,他输了。”

直播间里又疯了。

【这是欺负人,他绝对是和病人一伙的。不然为什么一个医师都治不好的人,就让他给治好了?】

【这就是打广告,大家可全都不要听他的。】

【人肉搜索他,打死这个死骗子。】

【盘他。】

【同上+1】

【同上+2】

……

看着弹幕,潘伟也傻眼了,他只是想让袁文冠直播吃花,哪曾想到就惹到这些健盘侠们了?

也是冤枉的很。

“哎哟,老天爷啊,你一道雷劈死我算了,我不要活了,老天爷,活不了,不活了啊。”

一道哭喊声,惊到了所有人,大家朝那边望去,看到一个妇人,坐在地上,拍打着大腿哭喊。

有人问其原因后,把那妇人带到潘伟面前:“大姐,你别怕,刚才这个神医,他治好了老奶奶孙子的病,还一文钱不收,定也能治好你儿子的病。”

妇人当即拉着孩子,给潘伟跪下:“神医啊,求你救命啊。”

正难爱吞吃花的袁文冠,抬眸冷笑:“哎,你救不救?”这花带着药味,超难吃。

潘伟拧眉:“手伸来。”

两根手指头搭在孩子脉博上,几秒后,拿了一百块钱给药材老板:“两斤用醋泡的大蒜。”

从头看到尾的老板推回钱:“这东西我这里正好有,不要钱。”

妇人急了:“神医,你都不问下他得了什么病吗?”

“不用,我知道了。”潘伟手一扬,帅气的很。

直播间里却炸了。

【人家那孩子面黄肌瘦的,他却在这里让人拿醋泡的大蒜。想干嘛?就着料酒吃瓜子吗?】

【骗子,骗子,骗子。】

【我静静的看他装逼。】

【大家排好队,准备盘他。】

【同上+1】

张萌萌尴尬的想把直播间关掉,无意间抬头一看,看到粉丝居然由一千粉丝,涨到了一千五百。

她惊喜的差点跳起来,镜头由吃花转到潘伟身上。

潘伟接过老板拿来的醋泡大蒜,递给孩子:“吃了它。”

妇人急了:“这这这,神医,吃这个有用吗?”

“信我就按我说的做。”潘伟把碗直接递到孩子手里,冷声道,“想不这么难受,那就吃到吐。”

孩子也就十岁的样子,可怜巴巴的望着潘伟,伸出瘦巴巴的手接过碗,闭着眼睛把大蒜往嘴里塞。

【这神马操作?】

【搬个小马扎,静等答案。】

【突然有种看着他吃想流口水的感觉。】

【就我觉得他是神医吗?用我们华夏古老的偏方在治病!】

直播里显示的潘伟,面容冷峻,双手背后的样子,帅呆了。

张萌萌的心跳,悄悄的加速。

现场只有孩子吃大蒜的声音,有的不喜这种味道的人,躲的远远的。

“呕!”

孩子突然干呕起来,妇人心疼的直流泪。

“继续。”潘伟冷声道。

委屈的孩子,继续吃又酸又臭的大蒜,这种情形,不但激怒了直播间里的老铁们,也让现场的看官们有了怒气。

就在大家想要开口骂人时,孩子再次呕起来,有东西自他嘴里吐出来。

“啊,蛇!”

眼尖的人看见孩子吐出来的,居然是一条蛇,当下惊叫出声。

张萌萌的直播间里,清楚的记录着这一切。

【卧槽,牛啊,就这么亲眼看着,有人吐出一条蛇,这世界玄幻了吧?】

【这必须打赏,老铁们,飞机的走起。】

【裤子穿好,飞起走起。】

直播间里,飞机咻咻的飞起,一只接着一只,看的张萌萌嘴都合不拢。

朝手机角落望去,粉丝已经涨到了五千,惊的张萌萌心脏差点停下。

她居然有五千粉丝!

潘伟看到孩子吐出蛇以后,对妇人说道:“以后不要再让他喝生水,别乱吃东西。”

吓呆的妇人喜极而泣:“谢谢神医!”

“神医,给我看看吧?”

“神医,我腰疼了好多年,给我看看吧?”

“神医,我想生个儿子,神医。”

“神医……”

……

张萌萌被挤出来了,待到人群散后,别说潘伟不见了,就连直播吃花的袁文冠也不见了。

回到医院的潘伟,把制好的药膏递给周爱情:“给她两个小时涂一次患处,晚上就能起来。嗯,想起来就起来吧,不碍事。”

患处!

周爱情脸色羞红,朝潘伟看了一眼,后者神色自然,她这才接过瓷瓶,感激连连:“谢谢你,昨天才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今天又帮了我一个大忙,你真是我命中的贵人。这个,是你应得的。”

看着支票,潘伟犹豫着接过:“行,咱们一码归一码,只是这钱是不是有点多了?”

周爱情莞尔一笑:“我妹妹是无价的,我们还占便宜了。”

潘伟只能笑笑,还真不好意思拒绝,又随便聊了几句,这才走人。

看着这五百万的支票,潘伟轻叹一声:“钱怎么那么好赚?”

把钱存好后,接到了余骏的电话。

金泰酒店包厢里,潘伟和余骏握手后,双双坐下。

余骏开门见山说道:“我是尖刀特种部队的现役兵。”

潘伟点头:“我猜到了。”普通人谁敢在那么危险的时候冲上来。

余骏瞄了他一眼,又说:“记者们问我你是谁,我没说,但是我却告诉了我的上头。”

潘伟点头,眸中含笑:“这个,我也猜到了。”

余骏摸了摸寸头,又说道:“我也知道你是不同的。”

潘伟正倒茶的手一顿,继而手上动作:“说说看。”

余骏刚才还有些犹豫的眸子,一下亮了,继而发光:“你把线接起来时,只是抹了一下就接好了,这是一点。”

“第二点,我以前没有进尖刀部队时,开的就是大挂车,知道车子加速到底是怎么样的。”

“第三,我看你频频望向油罐车后方,定是在计算着,要怎么压制它不爆炸。”

“不然,你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油罐车火灭了,普通人会把你当成妖怪。”

“再说,建国后不许动物成精,更不许人成妖怪。”

最后一句话,逗笑了潘伟,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替他找好了说词,也就顺势而下:“是这样没错。”

余骏激动的直搓手:“那真是太好了,我上面说,想和你见一面。”

潘伟磨搓着杯子,望向他:“你们上面……想让我成为你们的人?”

余骏一怔,嘿嘿的笑了:“这不好吗?做为华夏男儿,每一个少儿郞,都应该为华夏出国出力。犯我华夏,虽远必诛!”

看着这么热血沸腾的余骏,潘伟却摇摇头拒绝了:“不,我不想去。”

余骏怔住了:“为什么?”

潘伟脸色严肃,语气沉重:“在这一刻前,除了你知道我不同外,就连我老婆都不知道。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和老婆孩子,平安健康快乐的生活着。那些血雨腥风,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余骏傻眼了,他热血澎湃的跑来当说客,没有想到被拒绝了,多少人想进尖刀都进不去,而这个人却不进。

潘伟郑重道:“若是华夏有难,我一定奉献我的血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潘伟走后,余骏坐在包厢里打了个电话,才走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