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1:18:17

这件事具体的怎么收场的我没有再问三叔,我只知道梁大光跟梁坤父子俩在操场上跪了一天一夜谁拉都不敢起来,之后梁坤便办了退学手续,同样办了退学手续的还有王不正,虽然刘胖子一直在骂王不正是个不讲义气的孬种,但是在王不正来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我们三个还是一直默默的跟在王不正的身后。

当我们送王不正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刘胖子红着眼道:“我们谁都没有怪你,八千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生活方式,你现在走了算怎么回事?真的决定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孬种?”

一直都沉默的王不正听了刘胖子这句话之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抱着自己的头把脑袋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

“我也不想走,可是我继续待在这里,继续整天的面对你们,我会想起我自己的懦弱,我会每天生不如死。”王不正哭着道。

我走了过去拍了拍王不正的肩膀道:“有时间的话,常回来看看。”

“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不会退缩,就算是死我也会跟兄弟们站在一起。”王不正站了起来擦掉了泪抱着书本上了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大奶叹了口气道:“从今往后,算命界的F4就变成F3了。”

事情看似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可是这件事给我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却远没有结束,梁坤走了,而我是林老三亲侄子的事情在学校里传开了,同样发酵的还有我的战斗力,之前在宿舍的混战中我能把梁坤的手臂打断脸打成猪头,更是跟一个打黑拳的黑子打成了一个平手这两件事让混混们认为我是二中第一能打的人,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我能打还是因为我三叔,梁坤之前的手下纷纷找我投诚,学校的小混混们见面也是一口一个八千哥的叫着,想让我接替梁坤的位置在这个学校扛旗。

李雪在之后笑着问我道:“为什么不接收这帮小混混当学校的老大?凭着你的身手,还是林老三的侄子,起码能在这个学校里耀武扬威。”

“没兴趣。我虽然很缺少朋友,但是我对朋友的定义是精而不在于多。”我道。

“林八千,我知道你跟别人不一样,在梁坤这件事上我就可以看的出来,但凡你有一点办法能够自己把这件事扛起来,你甚至都不会求救于你三叔,所以这帮小混混眼中的地位荣耀在你看来非常的幼稚。林八千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以前我总觉得你跟吴耀祖有相似之处,那就是你们两个的眼里都藏着野心,成功的野心,可是我现在却发现你跟他完全不一样,如果是吴耀祖的话,他会立马收编所有投诚的小混混来提升自己的地位,他自然不会把这些人当朋友来看,但是他会左右逢源,这帮混混之中大多数都是家境优越,他会整合所有的资源,任何他可以利用的地方他都不会放过。我本来以为你也会借势这样做。”李雪说道。

“有句话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渴望成功,但是每个人的想象的成功不一样。”我笑道。

“你想要什么?未来成为一个大风水师阴阳师?”李雪道。

“活着。我现在其他的东西都不敢想,只想活着。”我道。

李雪就这么盯着我,逐渐的红了眼眶,我不解的问道:“李老师你怎么了?”

“我心疼。”李雪道。

“觉得我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重量所以心疼我?李老师,这天下不止我一个人在承受东西,活着的人谁的肩膀上没有压力呢?谁的心里没有一坛苦水?这狗日的老天爷从来就没有公平过,相对于很多不幸的人来说我已经非常的幸运了。就拿这件事来说,有多少个在学校遭到过霸凌的同学呢?他们中又有几个能有一个林老三这样的叔叔可以帮他们?又有几个可以幸运的拥有虽然没有出面却还在后面一直关注随时都准备出手帮忙的美女老师呢?”我看着李雪笑道。

李雪破涕为笑道:“我不跟修道的人斗嘴,太能说了。不说这个事儿了,话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帮我把金童送走?”

“这几天吧,我选一个好日子,好好超度。”我道。

——日子逐渐的恢复了平淡,相信在学校里不会在出现梁坤这样的事情,可是我却也通过了这件事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我之前强大自己的方式是全心全意的研究玄学方面的事情,也就是这件事让我发现,在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会遇到鬼,还会遇到各型各色的人,而有的时候人心甚至比鬼神还要更加的可怕。

今天遇到的是梁坤,或许在改天会遇到吴坤刘坤。

我不会也不想每次都指望三叔来帮我摆脱难关。

也不想去收小弟来虚张声势。

因为我知道,想要活着,需要的还是自己的实力。

我再一次的给三叔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准备学功夫,想让他找个人教我,三叔虽然非常意外却也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道:“你自己跟他联系,就说是林老三的侄子,至于他愿不愿意教你那我可不敢不敢保证,这家伙脾气大的很,我要让他去砍个人他不会皱眉头,但是给他安个徒弟他未必乐意。”

我照着三叔给我留的电话打了过去,还没说话那边就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道:“三爷已经交代过了,别怪我说话难听,我发过誓这辈子只收一个徒弟,所以我要的是人才不是废物,行不行还需要见面说。”

我请了个假,按着这个人给我的地址来到了市郊,这是一个地下拳馆,里面满满的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我刚进来就有个年轻人接到了我,他笑道:“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八千少爷?走吧,赵哥已经等你了。”

我跟着他走到了最深处的一个拳台,在拳台上有一个人背对着我站着。

这个人的背影让我感觉到压抑。

不仅仅是他那让人羡慕的肌肉线条。

也不仅仅是那充满阳刚之气的古铜色肤色。

而是那浑身上下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刀疤。

那刀疤如同老树盘根一样的盘在他的身上,狰狞的像是最有男人味的纹身。

“赵哥,我到了。”我道。

他回头对我勾了勾手道:“上来。”

我爬上了拳台,他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眼,道:“打我,用你最大的力气。”

我知道他这是对我的考验,让我打他估计是考验我的力气,不由的心里一松,毕竟我现在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我吸收了尸魃血之后提升的力量。

这一次跟黑子蔑视我不同。

我点了点头,运上了我全部的力气。

没有丝毫的保留,直接一拳头砸在了他的身上。

之后我的脸就扭曲在了一起!

因为我觉得我自己砸到了一块钢板上!

我的整条手臂都已经麻木了,可是眼前的他却纹丝不动,甚至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站好。”他道。

我刚刚站立,他直接一个侧踹就踹了过来,我整个人随即倒飞了出去,砸到那拦网上,再被拦网弹起来重重的跌在地上。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眼前更是一片金星,胸口处的剧痛让我几乎窒息。

我就这样趴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

“十六岁的年纪,力量只能说马马虎虎,别不服气,或许对于外人来说你这样的力气已经算是个可造之材,但是在我眼里屁都不算,至于身体素质,我刚才用了三分的力气,你要是能在两分钟之内起来,就可以暂时先跟着我打拳。”赵哥道。

面对这个人的无情的嘲讽!

我没有沮丧,只有兴奋!

他赵俊杰是三叔手下的第一打手,人送外号疯狗!

我林八千,何尝不是一个疯子?

不疯魔,不成活!

我现在身体的疼痛是让我无法站立!

可是我有自己吐纳的办法。

我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就在赵俊杰准备离场的时候,我站了起来。

他回头看了看我,道:“练过内功?”

“只是一些简单的吐纳法门。”我道。

“明天开始跟着我打拳,我不管你之前是内功还是吐纳,都忘掉。先练好你的皮,再去想体内的那口气。”赵俊杰拿了块毛巾,跳下了拳台。

从第二天晚上开始,我少上一节晚自习开始出来找赵俊杰练拳,但是我却没有上拳台,我每天都只是负重跑步,直到我跑不动为止。我知道这只是开始。

世界上没有武侠小说上只要随便一练就能练成天下无敌的绝世武功。

更没有所谓的吃了一粒就能提升几百年功力的灵丹妙药。

人身体的力量,只能靠自己挖掘,挖掘的方式,就是不把自己当人。

当然我这并不算是弃文从武,学习玄学的知识与我锻炼自己的体魄并不冲突。

而就在练拳后的第四天,我正准备出发去练拳,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李雪的车停在那里,她摇下了窗户对我招了招手道:“上车。”

我不明就里的上了车,李雪回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道:“林八千,我怀孕了。”

第二十章 外练筋骨

这件事具体的怎么收场的我没有再问三叔,我只知道梁大光跟梁坤父子俩在操场上跪了一天一夜谁拉都不敢起来,之后梁坤便办了退学手续,同样办了退学手续的还有王不正,虽然刘胖子一直在骂王不正是个不讲义气的孬种,但是在王不正来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我们三个还是一直默默的跟在王不正的身后。 当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