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1:54:36

夏雪琴带着于云来到酒店二楼,这里的装修精美,地面上铺着柔软地毯,踩上去软绵绵很舒服。

“我马上要和女神共处一室了。”

“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于云心猿意马的乱想,可一道尖酸的声音,却蓦然打断了他的遐想。

“夏雪琴!”

“你干什么去了,我让你把上个月的贵宾名单列举出来,为什么还没有交给我!”

只见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扭着腰肢来到夏雪琴面前。

这人是天豪国际大酒店的经理,何红梅。

“何经理……”

看到这人,夏雪琴美眸暗淡,但还是强颜欢笑道:“何经理,你交代的工作我昨天已经发你邮箱了。”

“我什么时候让你发邮箱的?我要的是打印出来的文件,而不是电脑里的数据!”

“何经理,你昨天明明让我发邮箱的……”

“你给我闭嘴!”

何红梅双手叉腰,如同泼妇骂街一般无赖:“夏雪琴,你要是不想干就趁早滚蛋,别以为靠着狐狸精的本事,就想在天豪国际混吃混喝!”

她的话语,越来越难听。

夏雪琴紧绷着俏脸:“王经理,你这已经是人身攻击了!”

“哟嚯,你还敢教训我?”

何红梅气得面色铁青,看着面前容颜姣好的夏雪琴,更是妒火难忍一巴掌抡过去。

呯!

于云扣住对方的手腕,眉头紧皱:“你这人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动手?!”

“你又是谁?”

何红梅看到于云后,不惊反喜:“好你个夏雪琴,果真是浪蹄子,光天化日之下还敢带小白脸来酒店,怎么,还准备在酒店大战三百回合吗?”

“这里只是暂时给你个人休息,不是给你打炮的地方!”

她的嚷嚷声,让周围的人都是汇集过来。

其中有酒店的员工,也有前来消费的贵客。

何红梅似乎抓住这点就不放了,声音愈来愈大:“大家都来看看啊,这个浪蹄子找小白脸,光天化日之下来酒店工作区域打炮。”

“亏这贱人还是大学生,世风日下啊……”

尖酸恶毒的声音,不堪入目。

夏雪琴眼眶湿润,咬着樱唇硬撑着不让泪水滚落下来,可对方刺耳的声音,还有周围人怪异的眼神,就如一柄柄利剑直刺而来。

“哼!”

“贱女人,谁叫你长得比老娘漂亮,浪蹄子!”

何红梅内心冷笑,得意洋洋正准备落井下石的时候——

啪!

一记耳光抡过来,将她嘴边的话语打了回来。

“你,你敢打我?”

何红梅捂着脸庞,不敢置信的看着于云。

于云面无表情道:“我没打人,打的只是狗,你这种泼妇骂街的货色也只能用武力教训。”

这突然的一幕,夏雪琴都吓了一跳。

“好你们这对狗男女,狼狈为奸的狗男女,还敢打我?”

“保安呢,给我把他手打断!还有夏雪琴,你从今天起就别来上班了,你已经被开除了!”

何红梅恶狠狠的咆哮,配合那浓妆艳抹的表情,很是恶心。

十几名酒店安保涌了出来。

看到事态剧烈,周围的顾客都是退后几步,生怕殃及池鱼。

“何红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西装男子匆匆赶过来,看到场中事态后面色微变,他是酒店负责人,如果出事了他的责任最大。

“王管事您来得正好,夏雪琴这贱人带凯子来工作区打炮,这小白脸还动手打我!”

何红梅恶人先告状:“王管事,我可是酒店的老员工,为酒店付出了巨大贡献,如今被人打耳光,这件事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王管事皱眉:“夏雪琴,事情是这样的吗?”

“不是,我……”

夏雪琴话还没说完,再次被打断。

何红梅厉声道:“你还敢说不是?在场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还敢狡辩?这小白脸就是你的凯子,你们这对恶心至极的狗男女……”

“够了!”

于云暴喝,气场强大直接将其镇压下去。

“你就是这里的管事?我现在很怀疑你们的服务态度,本来我打算来这里住一段时间,但这个女人无理取闹颠倒黑白,对我以及我的朋友进行人身攻击!”

“我想问一下,这就是天豪国际对待客人的态度吗?”

于云眸光锐利,话语更是犀利无比。

王管事为难道:“这位先生,这件事还需要进行调查,我们不会冤枉一个无辜的人。”

“还调查什么,王管事你看看我的脸,就是被这小杂种打的!”

何红梅冷笑出声:“像这样的没教养的小杂种,身上穿的不过几十块钱的路边摊,你觉得他有资格入住天豪国际大酒店吗,恐怕最普通的房间他也没钱吧!”

小杂种?

于云眸光一寒,浑身散发出冷厉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他以前不成拥有的,获得神秘传承后,每当他内心愤怒的时候,散发出来的这股冷厉气息,充斥着极度凛冽的危险。

何红梅被看得眼皮跳动,却依旧半步不退,她还真希望这人在打他一巴掌,到时候自己就有理由要赔偿了,而且还是天价赔偿!

夏雪琴担忧的抱住他的胳膊,怯怯道:“于云,不要冲动……”

“别怕,我心里有数。”

于云拍拍她的玉手,接着看向王管事:“我是这里的贵宾,是宋天豪亲自认定的贵宾,我很想知道,你们天豪国际会怎么处理这个泼妇。”

“如果不能满意,我会让宋天豪亲自来处理,反正他也欠我一个人情!”

一边说着。

于云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卡片,正是宋天豪送给他的那张‘首席VIP钻石卡’!

嗯?

王管事看着这张卡片,眉头微皱起来。

这种钻石卡,可以免费享受天豪国际旗下所有产业,因为太过珍贵,好像送出去的不到五个人!

这五人全是跺跺脚就能让阳城震动的大人物,可面前这个年轻人,如此落魄实在不像是大人物啊?

“哈哈哈,还真是搞笑,就你这种穷逼也配认识宋老板?”

何红梅嗤笑道:“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宋老板是阳城大人物,而你就是一条癞蛤蟆,配吗?”

于云的眸光愈加冰寒:“希望你待会还能笑出来。”

说完。

他直接拿出手机,给宋天豪拨出一个电话。

“喂,宋先生,对,我是于云,我现在就在天豪国际大酒店,本来想着住一段时间,却被一个泼妇辱骂,她说我是癞蛤蟆不配认识宋天豪,也不配来你们酒店居住……”

“……宋先生,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好,王管事是吧?他就在这边。”

于云抬头,把手机递给王管事:“宋老板让你接电话。”

王管事皱眉,似信非信的接过手机。

他也不相信于云认识宋天豪,以为对方在故弄玄虚。

但下一刻。

“王成,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于云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更是我宋天豪的好友!”

暴怒的声音响起。

轰!

王管事如雷重击,双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吓得他赶紧躬着身子,用两只手捧着手机接听电话。

当真是宋天豪!

天豪国际大老板,阳城黑白两道通吃的枭雄级人物!

“……老板,是是是,我错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王管事汗流雨下,不断地对着电话那边点头哈腰,恭敬至极。

通话完毕。

王管事双手托着手机,毕恭毕敬的送回来:“于先生,先前的所有事情皆是我的不对,还请您责罚,从今往后,您就是天豪国际大酒店最尊贵的客人,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出来。”

“如果您不解气,也可以揍我一顿消消气。”

他的态度摆放得很低,甚至是惶恐。

何红梅焦急出声:“王管事,你怎么对这个穷逼……”

啪!

王管事反手一巴掌打过去,咆哮怒吼:“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于先生不敬?”

“于先生是宋老板的好友,尊贵至极,你这种泼妇也敢辱骂于先生?”

这话一出。

何红梅的面色终于剧变,涂满厚厚粉底的脸上,更是惨白没有丝毫人色!

第8章 你敢对于先生不敬?

夏雪琴带着于云来到酒店二楼,这里的装修精美,地面上铺着柔软地毯,踩上去软绵绵很舒服。

“我马上要和女神共处一室了。”

“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于云心猿意马的乱想,可一道尖酸的声音,却蓦然打断了他的遐想。

“夏雪琴!”

“你干什么去了,我让你把上个月的贵宾名单列举出来,为什么还没有交给我!”

只见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扭着腰肢来到夏雪琴面前。

这人是天豪国际大酒店的经理,何红梅。

“何经理……”

看到这人,夏雪琴美眸暗淡,但还是强颜欢笑道:“何经理,你交代的工作我昨天已经发你邮箱了。”

“我什么时候让你发邮箱的?我要的是打印出来的文件,而不是电脑里的数据!”

“何经理,你昨天明明让我发邮箱的……”

“你给我闭嘴!”

何红梅双手叉腰,如同泼妇骂街一般无赖:“夏雪琴,你要是不想干就趁早滚蛋,别以为靠着狐狸精的本事,就想在天豪国际混吃混喝!”

她的话语,越来越难听。

夏雪琴紧绷着俏脸:“王经理,你这已经是人身攻击了!”

“哟嚯,你还敢教训我?”

何红梅气得面色铁青,看着面前容颜姣好的夏雪琴,更是妒火难忍一巴掌抡过去。

呯!

于云扣住对方的手腕,眉头紧皱:“你这人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动手?!”

“你又是谁?”

何红梅看到于云后,不惊反喜:“好你个夏雪琴,果真是浪蹄子,光天化日之下还敢带小白脸来酒店,怎么,还准备在酒店大战三百回合吗?”

“这里只是暂时给你个人休息,不是给你打炮的地方!”

她的嚷嚷声,让周围的人都是汇集过来。

其中有酒店的员工,也有前来消费的贵客。

何红梅似乎抓住这点就不放了,声音愈来愈大:“大家都来看看啊,这个浪蹄子找小白脸,光天化日之下来酒店工作区域打炮。”

“亏这贱人还是大学生,世风日下啊……”

尖酸恶毒的声音,不堪入目。

夏雪琴眼眶湿润,咬着樱唇硬撑着不让泪水滚落下来,可对方刺耳的声音,还有周围人怪异的眼神,就如一柄柄利剑直刺而来。

“哼!”

“贱女人,谁叫你长得比老娘漂亮,浪蹄子!”

何红梅内心冷笑,得意洋洋正准备落井下石的时候——

啪!

一记耳光抡过来,将她嘴边的话语打了回来。

“你,你敢打我?”

何红梅捂着脸庞,不敢置信的看着于云。

于云面无表情道:“我没打人,打的只是狗,你这种泼妇骂街的货色也只能用武力教训。”

这突然的一幕,夏雪琴都吓了一跳。

“好你们这对狗男女,狼狈为奸的狗男女,还敢打我?”

“保安呢,给我把他手打断!还有夏雪琴,你从今天起就别来上班了,你已经被开除了!”

何红梅恶狠狠的咆哮,配合那浓妆艳抹的表情,很是恶心。

十几名酒店安保涌了出来。

看到事态剧烈,周围的顾客都是退后几步,生怕殃及池鱼。

“何红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西装男子匆匆赶过来,看到场中事态后面色微变,他是酒店负责人,如果出事了他的责任最大。

“王管事您来得正好,夏雪琴这贱人带凯子来工作区打炮,这小白脸还动手打我!”

何红梅恶人先告状:“王管事,我可是酒店的老员工,为酒店付出了巨大贡献,如今被人打耳光,这件事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王管事皱眉:“夏雪琴,事情是这样的吗?”

“不是,我……”

夏雪琴话还没说完,再次被打断。

何红梅厉声道:“你还敢说不是?在场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还敢狡辩?这小白脸就是你的凯子,你们这对恶心至极的狗男女……”

“够了!”

于云暴喝,气场强大直接将其镇压下去。

“你就是这里的管事?我现在很怀疑你们的服务态度,本来我打算来这里住一段时间,但这个女人无理取闹颠倒黑白,对我以及我的朋友进行人身攻击!”

“我想问一下,这就是天豪国际对待客人的态度吗?”

于云眸光锐利,话语更是犀利无比。

王管事为难道:“这位先生,这件事还需要进行调查,我们不会冤枉一个无辜的人。”

“还调查什么,王管事你看看我的脸,就是被这小杂种打的!”

何红梅冷笑出声:“像这样的没教养的小杂种,身上穿的不过几十块钱的路边摊,你觉得他有资格入住天豪国际大酒店吗,恐怕最普通的房间他也没钱吧!”

小杂种?

于云眸光一寒,浑身散发出冷厉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他以前不成拥有的,获得神秘传承后,每当他内心愤怒的时候,散发出来的这股冷厉气息,充斥着极度凛冽的危险。

何红梅被看得眼皮跳动,却依旧半步不退,她还真希望这人在打他一巴掌,到时候自己就有理由要赔偿了,而且还是天价赔偿!

夏雪琴担忧的抱住他的胳膊,怯怯道:“于云,不要冲动……”

“别怕,我心里有数。”

于云拍拍她的玉手,接着看向王管事:“我是这里的贵宾,是宋天豪亲自认定的贵宾,我很想知道,你们天豪国际会怎么处理这个泼妇。”

“如果不能满意,我会让宋天豪亲自来处理,反正他也欠我一个人情!”

一边说着。

于云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卡片,正是宋天豪送给他的那张‘首席VIP钻石卡’!

嗯?

王管事看着这张卡片,眉头微皱起来。

这种钻石卡,可以免费享受天豪国际旗下所有产业,因为太过珍贵,好像送出去的不到五个人!

这五人全是跺跺脚就能让阳城震动的大人物,可面前这个年轻人,如此落魄实在不像是大人物啊?

“哈哈哈,还真是搞笑,就你这种穷逼也配认识宋老板?”

何红梅嗤笑道:“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宋老板是阳城大人物,而你就是一条癞蛤蟆,配吗?”

于云的眸光愈加冰寒:“希望你待会还能笑出来。”

说完。

他直接拿出手机,给宋天豪拨出一个电话。

“喂,宋先生,对,我是于云,我现在就在天豪国际大酒店,本来想着住一段时间,却被一个泼妇辱骂,她说我是癞蛤蟆不配认识宋天豪,也不配来你们酒店居住……”

“……宋先生,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好,王管事是吧?他就在这边。”

于云抬头,把手机递给王管事:“宋老板让你接电话。”

王管事皱眉,似信非信的接过手机。

他也不相信于云认识宋天豪,以为对方在故弄玄虚。

但下一刻。

“王成,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于云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更是我宋天豪的好友!”

暴怒的声音响起。

轰!

王管事如雷重击,双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吓得他赶紧躬着身子,用两只手捧着手机接听电话。

当真是宋天豪!

天豪国际大老板,阳城黑白两道通吃的枭雄级人物!

“……老板,是是是,我错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王管事汗流雨下,不断地对着电话那边点头哈腰,恭敬至极。

通话完毕。

王管事双手托着手机,毕恭毕敬的送回来:“于先生,先前的所有事情皆是我的不对,还请您责罚,从今往后,您就是天豪国际大酒店最尊贵的客人,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出来。”

“如果您不解气,也可以揍我一顿消消气。”

他的态度摆放得很低,甚至是惶恐。

何红梅焦急出声:“王管事,你怎么对这个穷逼……”

啪!

王管事反手一巴掌打过去,咆哮怒吼:“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于先生不敬?”

“于先生是宋老板的好友,尊贵至极,你这种泼妇也敢辱骂于先生?”

这话一出。

何红梅的面色终于剧变,涂满厚厚粉底的脸上,更是惨白没有丝毫人色!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