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36:38

全场鸦雀无声,这个白衣青年竟然要纳沈怡心为小妾!

所有人看着白衣青年,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大家对他很陌生,羊城上层圈子之中似乎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今天来的人中有不少人是沈怡心的拥趸者,听到宁无尘这种近乎羞辱的言辞,很是不满。

堂堂沈家千金,商界才女,竟然想纳她为妾,也太狂妄了!

“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鸟样,跟尼玛纵欲过度似的,凭你也敢口出狂言,我怕你是不知道沈小姐的身份吧!”一名年轻记者很是不满的怼道。

这名记者站在外围,距离宁无尘有七八米的距离,刚才没有感受到他身上的威压,所以毫无顾虑的替沈怡心声讨对方。

有人带头开口声讨,立马有人跟进,“你不觉得自己过于无知么,沈女神也是你能亵渎的?”

宁无尘还没发话,他身边的那名侍女冷笑着看向那两人,“亵渎?一介凡俗女而已,你们还真把她当女神了!我们少门主收她为妾是她的荣耀,多少人相当还当不上呢,你们一个个大呼小叫作甚?”

这句话简直是把沈怡心的脸按在地上践踏,狂妄自大到令人发指。

女子的嚣张态度引起了更多人的不满和愤怒。

“你愿意做小妾你自己去啊,别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轻贱!”一名女性不满的说道。

“放肆!”

女子厉喝一声,隔空一抓,那个女记者顿时面露难色,一副痛苦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往宁无尘的侍女身边靠近,旁边的人也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散发出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瞳孔紧缩,明白他们为何这么嚣张狂妄了!

武者!

原来他们是武者!

对于普通人而言,武者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知道他们身份后,没有人再敢出言不逊,除了震惊还有深深的恐惧。

“掌嘴!”

女记者被宁无尘侍女梦蝶抓到跟前后抬手一阵猛扇,一瞬间打了几十个耳光,女记者清秀白净的脸颊顿时红肿。

“这里若不是凡俗界,你早已经死了!”

梦蝶脸上带着一丝冷笑说道。

在众人眼里,看上去很是残忍恶毒,仅仅顶撞了几句就要杀人,可想而知这些人平日里多么血腥残暴。

属下立威后,没有人再敢多嘴,宁无尘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他面带笑容,往台上走去,来到沈怡心跟前,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身上打量,眼里尽是淫邪下流的光芒,看到沈怡心那丰满的胸部,他扬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身材还不错,没想到本人比照片上看到的更漂亮。”

“走吧,跟我回去做小妾,让你夜夜做新娘,而且,从今往后保你沈家一世无忧!”

宁无尘充满自信的说道,以为这句话说出来,沈怡心就会立马跟他离去,甚至是主动投怀送抱。

可是结果并不是那样。

沈怡心拿起桌上的水杯,泼了他一脸!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谁也没想到,沈怡心敢这么对待那个白衣青年。

有人在心中叫好,好,不愧是冰山美人,泼得好。

也有人替沈怡心担忧,不管这些人的行径多么卑劣霸道,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他们是武者,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首富也只能趴在地上仰望。

宁无尘没有当场翻脸,抹了抹脸上的水,笑的更甚了,“有个性,我喜欢,你这种烈性子的女人玩起来才带劲。”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一,跟我走。”

“二,沈家覆灭!”

宁无尘依旧冷笑着,但话语之中已经透露出了杀意。

嘴上说让沈怡心跟她走,其实是在用沈家作为威胁来要挟她。

沈怡心冷冷说道,“想做我的男人,你还不配!”

众人又一次被沈怡心的胆大包天给震惊了,同时也敬佩不已,不少男人在想,如果换做自己敢不敢当着白衣青年说出这种话?

答案是否定的!

沈怡心的内心早已被某个人占据了,对眼前所谓的少门主只有不屑和鄙夷。

“贱东西,给脸不要脸!”

梦蝶见少门主被这般羞辱,怒不可遏的走过来骂道。

“凭你这句话,就足够灭你们沈家一百次了,还不跪下来臣服我少门主。”

宁无尘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怒意,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尤其是他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被沈怡心当众拒绝,让他很不爽。

“这是你的选择么?”宁无尘冷冷一笑,说道,“那也不能改变结果,而且还会给你们沈家带来灭顶之灾。”

“带走!”

宁无尘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侍女把沈怡心带走。

“你们带走她,经过我同意了么?”

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几人前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一刻,众人才发现楚风的存在,帅气、高大、健壮,那双深邃的眼眸让人迷醉。

尤其是他站出来当着白衣青年等人的时候,太帅气了,太man了。

在这种情况下人人自危,旁人连话都不敢说,可是楚风却逆风而上,不仅吃瓜群众对他有好感,沈怡心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内心也感到一阵温暖。

“一只蝼蚁也敢挡我们去路!”宁无尘身边那名男性随从冷笑道,“我们少门主今天出来不想见血光,跪下来,自己掌嘴,扇够一百下方可留你狗命。”

“蝼蚁就是蝼蚁,永远不可能站在山巅。”

“你们肆无忌惮来到凡俗界为非作歹,难道就没有一点忌惮?当真凡俗界没有人能收拾得了你们?”楚风目露寒光直视着他们沉声质问道。

内江湖武者固然厉害,但不是没有底线。

都像他们这样,社会早乱套了。

而且内江湖之中一直有不成文的规定,内江湖武者不得随意在凡俗界动武,更不能利用武力去威胁、逼迫普通人。

可是他们反其道而行之,没有一丝一毫的忌惮和底线。

“无知的东西,我们做事还需你等凡夫俗子过问?”

宁无尘没有把楚风放在眼里,刚刚还刻意查探了一下,发现对方没有灵气波动,不屑的说道,“何必跟一个废物多言,废了就是。”

宁无尘身边的侍女梦蝶却笑道,“少门主,废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不如带回驻地,让他去服侍姐妹们,榨干他。”

百花门不仅抓女人修炼,也会抓男人供女弟子修炼。

只不过男人被抓去后下场更惨,每天要面对数个女人的榨取,往往两三个月就会瘦成皮包骨,甚至有些人会被女弟子一直汲取阳气直到灭亡。

宁无尘冷笑道,“也好,死真是太便宜他了。”

“这两人绑了一并带走。”

宁无尘不打算自己动手,因为觉得没那个必要,下了命令后,背负双手径直往外走去。

楚风横溢一步,挡住宁无尘,挑眉说道,“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宁无尘愣了一下,深深皱眉,表现出一脸不满。

身旁的男性随从知道少门主生气了,急忙上前,抬手向楚风的头发抓住,准备将他按在地上给少门主磕头道歉,然后再绑回去。

“找死!”

楚风冷喝一声,一指头点在男性随从眉间。

砰的一声

闷响过后,男子眉间多了一道圆形的血痕,瞪着双眼往后倒下。

“啊……”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震慑,那人竟然被楚风一手指头给点死,这太不可思议了。

宁无尘和梦蝶更是面露惊色,不敢置信的看着楚风。

这个被他们视为蝼蚁的男人,竟然也是武者!

那名男性随从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级一品,是宁无尘身边最厉害的属下,连挣扎的机会都被没有,就被人毙命了。

说明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他。

“你……你是谁?”梦蝶面色凝重的问道。

宁无尘脸上也一片苍白和凝重,感觉遇到对手了。

“沈怡心的保镖!”

楚风淡淡说道,“你们带走她之前最好问问我同不同意!”

“保镖!?”

“不可能,你明明是武者!”梦蝶压根不相信楚风只是一个普通保镖。

宁无尘也皱眉道,“你是哪个门派的,是想与我百花门为敌么?”

楚风想了想,觉得在这里人多眼杂,不太方便动手,而且容易误伤,说道,“想知道我是谁,去沈家便会知晓!”楚风来到沈怡心身边,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宁无尘和梦蝶稍稍顿了顿,也随即跟了过去。

现场的记者也很想去,可是没有人敢那么做,每个人心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内江湖果然凶险万分。

楚风他们几人很快来到了沈家别院,这里有楚风布置的天机阵,是从上次那名百花门内门弟子的天机阵改造而来,可以屏蔽外界。

可以在里面随意战斗而不惊动外面。

所以他才想着把那个宁无尘引来此处。

“这是……”宁无尘对阵法也有研究,看到门口那道无形的阵法后,震惊道,“这是我们百花门的天机阵!?”

“你把我们那两名内门弟子怎么了?”

宁无尘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楚风走进沈家别院,平静的说道,“他们作恶多端,送他们下地狱去了。”

第26章 没我同意,谁敢带走她

全场鸦雀无声,这个白衣青年竟然要纳沈怡心为小妾! 所有人看着白衣青年,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大家对他很陌生,羊城上层圈子之中似乎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今天来的人中有不少人是沈怡心的拥趸者,听到宁无尘这种近乎羞辱的言辞,很是不满。 堂堂沈家千金,商界才女,竟然想纳她为妾,也太狂妄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