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4 17:00:00

“豹哥,我这几天事真心多!”

“没关系,酒吧不差你一个,诶对了,我有事得出去一趟,也不知道多久,等酒吧开门了通知你。”

“好嘞,一路平安。”

江远挂断电话,心里嘀咕豹哥干什么去,离开多久还没个数...

“直播马上开始了,你卷子带来没?”

季云烟靠在门边道。

“说的好像我直播写卷子就有人看似的。”江远呵道。

“今晚我必须赢那碧池!”

季云烟下最后通牒,冷冷道,“你要赢了万事大吉,你要输了你懂的!”

“懂懂懂。”

江远坐上电竞椅,临开播前说道,“我今晚请假了,一千。”

“你趁火打劫!?”季云烟怒视道。

“不播了。”

江远起身就要走,却被季云烟压了回去,“忍气吞声”道:“一千我给。”

“谢谢金主。”

江远贱兮兮一笑,点击打开直播。

季云烟在的平台是全国流量最大的直播平台,很多知名大主播都驻扎在这。

几个季云烟的死忠粉第一时间涌进了直播间。

“每天晚上不跟玩了个蛇聊天,我就睡不着觉。”

“咦,写卷小哥。”

“快闪,我要看玩了个蛇。”

江远程序化地搬出模拟卷,硬气道:“不管你们爱不爱看,今儿也是直播写模拟卷。

高中的噩梦,了解一下。”

“活跃下气氛啊?”季云烟小声道。

“怒做一百道题活跃?”

江远翘了翘上唇,埋头开始写试卷。

“...”

季云烟恨得牙痒痒。

“写卷小哥都好久没出镜了,关注哈。”

喜欢看季云烟的粉丝跑了,陆续涌进些猎奇的粉丝。

好笑的是。

江远的在线人数秒破季云烟的纪录。

“那货在乱做,写那么快对的了,骗鬼呢。”

“不懂别比比,主播是学霸!”

“认同,我虽然大学毕业多年,但作为经历过模拟卷地狱训练的我,还是一眼认出那些个题。

其中有不少高难度的题,主播都秒答出来,牛!”

江远做模拟卷跟抄写没什么区别,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得出了答案。

很快,有键盘侠不爽了:“主播绝壁有答案,只是不知道藏哪了,哗众取宠!”

“我刚怕打击主播的弱小心灵不敢说,他肯定有答案,或者题目做了好多遍。”

“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现在什么人都能直播了。”

季云烟见状幸灾乐祸道:“诶,有好多人不信你。”

“有答案?”

江远抬眼扫了遍弹幕,喝口水道,“这样,我开个盘,你们派个代表开道题出来,我现场做出来,你们总共刷五千块礼物给我,我要没做出来,直播号也是老号了,承诺每个人一千块不是什么问题。”

直播间一片寂静。

“你赌是你的事,拉上我做什么?”

季云烟由心觉得江远有答案。

江远之前直播做模拟卷时举步维艰,十道题有六道题做错,为此还被很多粉丝嘲笑。

现在陡然变得这么厉害,江远明显有答案啊。

“怕啥,你收一个月房租就回来了。”江远贱笑道。

“我臭!”

季云烟左顾右盼,想找锤子砸死江远。

“五千块大家凑凑,也就每个人十几块的事,以小博大,划算的。”

“乐呵乐呵,几百块不是事。”

“来!”

直播间很快推选出一个面熟的老粉,据说是研究生毕业,且是数学专业。

“题目我私信给你了主播。”

江远点开信箱,原版抄写在草稿纸上。

“这题!”

“我看几遍,没看错,妥妥的大学题目。”

“这就没意思了,主播一高三学生,你出个在大学里都难做的题,不存心框人家吗?”

“他又没限定难度,怪谁?”

直播间有人替江远打抱不平,也有人想看好戏,基本全不看好他做得出题目。

高中和大学的题,难度不在一个频道。

大学涉及到更多更难的解题方法,这些都是高中没有或者鲜少涉猎的。

“你们都睁大眼睛看好了。”

江远提起笔,冲边上的季云烟笑了笑。

“笑,我看你一会还笑不笑得出。”季云烟恨恨道。“我帮你出一毛钱,我是狗!”

这时却见江远唰唰动笔。

大学难题?

在全能学霸面前班门弄斧。

数个呼吸的功夫,江远落笔定音。

季云烟:“...”

直播间:“...”

“哇,这么快!?”

“快快快,快看看答案对不对!”

就在众人拭目以待中,那位老粉直接刷了两百的礼物,跟着打上一行字:“答案对的,而且主播简化了推算过程,我自叹不如。”

“牛逼!”

“主播是真学霸!”

“对不起,我误会主播了!”

粉丝自觉刷起了礼物,满屏飞起小特效。

江远查礼物值,还超出了一千多块,扭头笑道:“钱到手,记得回头转账给我。”

“牛。”

季云烟没的说,要说就是佩服。

“主播骄鹿请求与你PK!”

直播间右上角突兀弹出一个感叹号。

“就是那碧池。”季云烟点头道。

江远点同意。

两个直播间的PK面板一形成,骄鹿那边的人气值蹭蹭上涨,一举压的“玩了个蛇”只见一点人气值。

“一万三,这是小主播?”江远惊讶道,“平台挺牛啊,小主播都有这么大的粉丝量。”

季云烟面露一丝尴尬。

“鹿卫队出征,寸草不生!”

“鹿卫队出征,寸草不生!”

“鹿卫队出征,寸草不生!”

“...”

直播间弹幕突兀冲出一道紫色光晕,后面还伴随着数十道橙色光晕和大片黄色光晕。

紫色是平台消费一百万总值的贵族,在上是帝皇,而橙色是消费十万以上总值的骑士王。

换句话说就是有一个大土豪带着一批小土豪杀了进来。

“脑残队都有,你在跟我说遍她是小主播。”

苏羽点开骄鹿的信息。

卧槽。

粉丝量1023万。

直播间在线人数125万。

“晚安。”

江远拱手告辞。

“哥哥哥。”季云烟压下江远,讪讪一笑道,“那碧池就协议号多,没多少真粉丝。”

“她排名第几?”江远呵道。

“第五。”

季云烟弱弱道。

“你神经病。”

平台排名第五已经是超级主播。

不说粉丝量。

这样的主播一般有经纪公司,也就是所谓的公会。

直白的说。

江远这次要沦为骄鹿的垫脚石,刺激她粉丝消费。

江远能打也没用,因为公会必要时刻会派出内部人员大额打赏,营造气氛牵动粉丝,造势压回去。

“一万。”季云烟咬牙道。

“呵呵。”

“两万。”

“我是不会出卖我的洋相的。”

季云烟竖起五根手指,强硬道:“五万一口价,不要过分了。”

“我就看你是我包租婆。”

江远坐了回去。

两人谈价的时候,直播间已经被鹿卫队屠版了。

“直播做模拟卷,活久见了。”

“就这么个小的不能在小的主播,还值得骄鹿大小姐出马,杀鸡焉用牛刀。”

“小屁孩,你妈叫你回家喝奶了。”

因为鹿卫队和看热闹的骄鹿直播间粉丝涌入,江远直播间的在线人数节节攀升。

以至于直播间人气变相增高,上了分类的前列。

刚进入平台打开分类的观众第一眼就会见到江远的直播间,继而出于好奇心点进来。

当然。

嘲讽江远的居多。

“主播在自黑博关注吗?”

“可怜和他PK的主播,无端端被蹭热度。”

“那个骄鹿主播挺奈斯的耶,这个主播蹭热度,她还不怎么生气,粉了粉了。”

“散了吧,主播就是在不自量力。”

季云烟用另一部手机打开骄鹿的直播间,顿时脸色铁青。

“咋了?”

江远淡然受之。

第二十七章:这是小主播?

“豹哥,我这几天事真心多!”

“没关系,酒吧不差你一个,诶对了,我有事得出去一趟,也不知道多久,等酒吧开门了通知你。”

“好嘞,一路平安。”

江远挂断电话,心里嘀咕豹哥干什么去,离开多久还没个数...

“直播马上开始了,你卷子带来没?”

季云烟靠在门边道。

“说的好像我直播写卷子就有人看似的。”江远呵道。

“今晚我必须赢那碧池!”

季云烟下最后通牒,冷冷道,“你要赢了万事大吉,你要输了你懂的!”

“懂懂懂。”

江远坐上电竞椅,临开播前说道,“我今晚请假了,一千。”

“你趁火打劫!?”季云烟怒视道。

“不播了。”

江远起身就要走,却被季云烟压了回去,“忍气吞声”道:“一千我给。”

“谢谢金主。”

江远贱兮兮一笑,点击打开直播。

季云烟在的平台是全国流量最大的直播平台,很多知名大主播都驻扎在这。

几个季云烟的死忠粉第一时间涌进了直播间。

“每天晚上不跟玩了个蛇聊天,我就睡不着觉。”

“咦,写卷小哥。”

“快闪,我要看玩了个蛇。”

江远程序化地搬出模拟卷,硬气道:“不管你们爱不爱看,今儿也是直播写模拟卷。

高中的噩梦,了解一下。”

“活跃下气氛啊?”季云烟小声道。

“怒做一百道题活跃?”

江远翘了翘上唇,埋头开始写试卷。

“...”

季云烟恨得牙痒痒。

“写卷小哥都好久没出镜了,关注哈。”

喜欢看季云烟的粉丝跑了,陆续涌进些猎奇的粉丝。

好笑的是。

江远的在线人数秒破季云烟的纪录。

“那货在乱做,写那么快对的了,骗鬼呢。”

“不懂别比比,主播是学霸!”

“认同,我虽然大学毕业多年,但作为经历过模拟卷地狱训练的我,还是一眼认出那些个题。

其中有不少高难度的题,主播都秒答出来,牛!”

江远做模拟卷跟抄写没什么区别,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得出了答案。

很快,有键盘侠不爽了:“主播绝壁有答案,只是不知道藏哪了,哗众取宠!”

“我刚怕打击主播的弱小心灵不敢说,他肯定有答案,或者题目做了好多遍。”

“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现在什么人都能直播了。”

季云烟见状幸灾乐祸道:“诶,有好多人不信你。”

“有答案?”

江远抬眼扫了遍弹幕,喝口水道,“这样,我开个盘,你们派个代表开道题出来,我现场做出来,你们总共刷五千块礼物给我,我要没做出来,直播号也是老号了,承诺每个人一千块不是什么问题。”

直播间一片寂静。

“你赌是你的事,拉上我做什么?”

季云烟由心觉得江远有答案。

江远之前直播做模拟卷时举步维艰,十道题有六道题做错,为此还被很多粉丝嘲笑。

现在陡然变得这么厉害,江远明显有答案啊。

“怕啥,你收一个月房租就回来了。”江远贱笑道。

“我臭!”

季云烟左顾右盼,想找锤子砸死江远。

“五千块大家凑凑,也就每个人十几块的事,以小博大,划算的。”

“乐呵乐呵,几百块不是事。”

“来!”

直播间很快推选出一个面熟的老粉,据说是研究生毕业,且是数学专业。

“题目我私信给你了主播。”

江远点开信箱,原版抄写在草稿纸上。

“这题!”

“我看几遍,没看错,妥妥的大学题目。”

“这就没意思了,主播一高三学生,你出个在大学里都难做的题,不存心框人家吗?”

“他又没限定难度,怪谁?”

直播间有人替江远打抱不平,也有人想看好戏,基本全不看好他做得出题目。

高中和大学的题,难度不在一个频道。

大学涉及到更多更难的解题方法,这些都是高中没有或者鲜少涉猎的。

“你们都睁大眼睛看好了。”

江远提起笔,冲边上的季云烟笑了笑。

“笑,我看你一会还笑不笑得出。”季云烟恨恨道。“我帮你出一毛钱,我是狗!”

这时却见江远唰唰动笔。

大学难题?

在全能学霸面前班门弄斧。

数个呼吸的功夫,江远落笔定音。

季云烟:“...”

直播间:“...”

“哇,这么快!?”

“快快快,快看看答案对不对!”

就在众人拭目以待中,那位老粉直接刷了两百的礼物,跟着打上一行字:“答案对的,而且主播简化了推算过程,我自叹不如。”

“牛逼!”

“主播是真学霸!”

“对不起,我误会主播了!”

粉丝自觉刷起了礼物,满屏飞起小特效。

江远查礼物值,还超出了一千多块,扭头笑道:“钱到手,记得回头转账给我。”

“牛。”

季云烟没的说,要说就是佩服。

“主播骄鹿请求与你PK!”

直播间右上角突兀弹出一个感叹号。

“就是那碧池。”季云烟点头道。

江远点同意。

两个直播间的PK面板一形成,骄鹿那边的人气值蹭蹭上涨,一举压的“玩了个蛇”只见一点人气值。

“一万三,这是小主播?”江远惊讶道,“平台挺牛啊,小主播都有这么大的粉丝量。”

季云烟面露一丝尴尬。

“鹿卫队出征,寸草不生!”

“鹿卫队出征,寸草不生!”

“鹿卫队出征,寸草不生!”

“...”

直播间弹幕突兀冲出一道紫色光晕,后面还伴随着数十道橙色光晕和大片黄色光晕。

紫色是平台消费一百万总值的贵族,在上是帝皇,而橙色是消费十万以上总值的骑士王。

换句话说就是有一个大土豪带着一批小土豪杀了进来。

“脑残队都有,你在跟我说遍她是小主播。”

苏羽点开骄鹿的信息。

卧槽。

粉丝量1023万。

直播间在线人数125万。

“晚安。”

江远拱手告辞。

“哥哥哥。”季云烟压下江远,讪讪一笑道,“那碧池就协议号多,没多少真粉丝。”

“她排名第几?”江远呵道。

“第五。”

季云烟弱弱道。

“你神经病。”

平台排名第五已经是超级主播。

不说粉丝量。

这样的主播一般有经纪公司,也就是所谓的公会。

直白的说。

江远这次要沦为骄鹿的垫脚石,刺激她粉丝消费。

江远能打也没用,因为公会必要时刻会派出内部人员大额打赏,营造气氛牵动粉丝,造势压回去。

“一万。”季云烟咬牙道。

“呵呵。”

“两万。”

“我是不会出卖我的洋相的。”

季云烟竖起五根手指,强硬道:“五万一口价,不要过分了。”

“我就看你是我包租婆。”

江远坐了回去。

两人谈价的时候,直播间已经被鹿卫队屠版了。

“直播做模拟卷,活久见了。”

“就这么个小的不能在小的主播,还值得骄鹿大小姐出马,杀鸡焉用牛刀。”

“小屁孩,你妈叫你回家喝奶了。”

因为鹿卫队和看热闹的骄鹿直播间粉丝涌入,江远直播间的在线人数节节攀升。

以至于直播间人气变相增高,上了分类的前列。

刚进入平台打开分类的观众第一眼就会见到江远的直播间,继而出于好奇心点进来。

当然。

嘲讽江远的居多。

“主播在自黑博关注吗?”

“可怜和他PK的主播,无端端被蹭热度。”

“那个骄鹿主播挺奈斯的耶,这个主播蹭热度,她还不怎么生气,粉了粉了。”

“散了吧,主播就是在不自量力。”

季云烟用另一部手机打开骄鹿的直播间,顿时脸色铁青。

“咋了?”

江远淡然受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