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8 10:22:06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堂课听的我茅塞顿开。”

“我老听说什么大道至简之类的话,讲的应该就是江神医,别人我想不出还有谁。”

“中医还是中医,不是底蕴浅薄的西医能比的。”

江远悠然走出办公室。

他身后跟着有所悟的赵胜,在后面是张年等一众资深医生——全老家伙。

“他就是江神医?”

“废话,没看赵神医和张院长他们跟在江神医后面吗?跟他并肩走都不敢。”

众医惊呼连连,被江远的年纪吓到。

“江神医,达者为师,您不在考虑下收我入门吗?”赵胜深感遗憾道。

赵神医要拜师?

众医咽了咽口水,这消息也太劲爆了。

张年几人眼底流露羡慕。

赵胜有资格提出拜江远为师,不代表他们也有资格。

江远医术高明。

即使要收弟子也是收有超高天赋的人。

张年他们一把年纪混到现在的地位,仍被赵胜称为庸医,可见天赋也就一般般。

“双花针法你觉得厉害吗?”江远淡淡问道。

“当然厉害。”

赵胜赞不绝口道,“双花针法巧妙平衡人体两极,抽丝剥茧病症,学到大成至少要三四年的苦功钻研!”

“赵神医不愧被称为神医。”张年赞道,“双花针法换做是我,十年钻研也最多到小成的地步。”

众人纷纷认同。

双花针法虽只有两招,但最基本的要求就得将人体穴位摸到滚瓜烂熟的地步。

这一步就把大部分人拦在了外头,更别说接下来的施针和度针,难度之高,能让一个人抓狂。

江远却是淡淡一笑:“双花针法在我眼里是基础中的基础,你连一个基础都得学上三四年,你觉得你活得到学到我皮毛的那时候吗?”

“越往深走,越需要天赋。”

赵胜苦笑道,“我的天赋不够成为你的弟子。”

众人很是意外。

没想到江远的要求如此之高,便是赵胜也达不到。

偌大的北海市。

怕是没人入的了江远的眼。

“吃透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领悟了。”江远微微一笑,挥手道,“我先走了。”

“听得到江神医讲课是你们两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恭送江神医?”

赵胜指着张年等人,恨铁不成钢道。

“恭送江神医。”

张年一行人后知后觉,忙不迭冲江远的背影弯下腰。

一群住院医见状面面相觑。

领导都弯腰了。

他们站着不合适,也跟着一起弯腰。

“这群老古板。”

江远无奈笑笑,沿路遇见的病人和护士都在注视着他,以为医院来了哪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走出门。

吐了吐肺里的消毒水味。

江远手插口袋往家的方向走,却见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缓缓停在他的边上。

车窗降下。

后座上坐着一名短发少女。

周诗灵不施粉黛,五官灵性且具有一丝锐气,穿着的宽大黑衣却散发着淡淡的慵懒。

静时如兔,动则如豹。

江远第一眼看见周诗灵,感觉很惊艳,有别于季云烟和秋歌的干练美。

“你是江远?”

周诗灵傲然地看了一眼江远。

江远最恶心周诗灵这类态度。

都是人。

谁比谁高人一等。

江远对周诗灵颜值上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不咸不淡道:“有事?”

“上车。”

周诗灵仿佛命令道,“提前告诉你,我不喜欢陌生人离我太近,上车后少说话,跟我保持距离。”

江远话都懒得说,直接走人。

在周诗灵的想象中,江远会恭敬地上车,可她等了一会却没听见动静。

扭头一看。

江远消失在了拐角。

“追上去。”

周诗灵微微蹙眉道。

司机应了一声,踩油门跟上了江远。

“我的话你没听见吗?上车。”周诗灵语气渐冷。

“你就像一只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嗡嗡嗡,你不累我都烦。”江远斜眼道,“建议你去精神科挂号,或者重新去读九年义务教育。”说完,他穿进了巷子。

“小小姐,还追吗?”

司机战战兢兢道。

“回家。”周诗灵寒声道。

苍蝇?

精神科挂号?

周诗灵自打出生以来就没人跟她说过粗言俗语,或者没人敢对她这么不敬。

周诗灵当街被江远骂的消息要传出去,北海市顶尖的上流圈子必然会为之震动。

如果不是碍于爷爷的吩咐,周诗灵早就下车打废江远,根本不会有他说第二句话的机会。

“有钱人精神压力也大,都给整成神经病了。”

江远见那辆劳斯莱斯没有死皮赖脸跟上来,摇摇头,吹着口哨回家。

迎着月光。

调息修炼。

闭眼打坐的江远周身有奇妙的波动,四面八方有稀薄的灵气和部分精华汇来。

其他人修炼可能只吸收灵气一种。

江远修炼。

灵气和精华一起吸收。

他修炼相当于开了四倍速,因为《太古吞噬诀》除了多吸收一种能量,修炼速度也飞快。

“啵。”

凌晨六点。

江远体内突兀传出一声脆响,紧接着伴随浑身一震,大量黑色粘稠物由内被挤压出体外。

突破了!

江远感觉自己好像突破了某种壁垒,生命得到了升华,充沛的力量相较之前更加的强劲。

“第一次修炼完成突破,获得修炼新手大礼包。”

江远浅浅一笑。

双喜临门。

境界突破了,还有系统奖励。

他低头看向手腕上浮现的礼包印记,默念打开...

“打开大礼包。”

“礼包内容如下:修炼手册、炼丹大师、春哥丸X1。”

江远细细阅读系统强塞进脑海的内容,不禁感慨炼丹都什么年代的事,竟被系统带回了现代。

“我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锻体中期,下一个是后期,跟着要开发气海,进入筑基境。”

江远读着修炼手册,颇为向往上面写的神奇本领。

今后得好好修炼。

争取早日上天和飞机肩并肩。

“我靠!”

楼下猛地传出一声咆哮:“这次味道比上次还臭几十倍,尼玛吃的奥尔良大满贯翔吗?飘香四溢!”

江远默默进到厕所洗澡。

女人的鼻子和狗有的一拼。

季云烟这疯婆娘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会没准已经提着菜刀循“香”追上来。

...

枯燥的学习生活。

江远走出校门,顿时看见路边停着昨天那辆劳斯莱斯。

“好贵气逼人的车。”

“大几百万呢,那车前的小金人就要四五十万。”

“看样子像在等人,也不知道在等哪个投胎技能点满的幸运儿。”

路过的学生纷纷朝劳斯莱斯投去向往的目光。

此时。

劳斯莱斯车窗降下。

周半生和蔼笑道:“小子,跑那么快做什么?”

“昨天那女的是你七姨太,还是十姨太?”

江远惊讶道。

周半生失笑:“诗灵是我孙女。”

“你看着挺有文化一人,孙女比乡下刁民还不如,以后教育得好好抓抓。”江远恍然道。

正握着方向盘的司机身体紧绷,冷汗直冒。

我的天。

江远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运腾集团的董事长沈天涛见到周半生,也得恭敬有加,说话过脑,话也少说,生怕说多错多。

“诗灵从小被我和她爸妈宠惯了,性子是傲气了些。”周半生不怒反笑道,“我替她给你道个歉,上车,我们在续上次没有下完的棋局。”

司机瞳孔扩大。

江远到底是何方大人物?

孙女当面被人教育,周半生非但没有不悦,还替孙女跟江远道歉?

“上回不是下完了吗?我输了。”江远奇怪道。

周半生闻言想起上次江远临走绝杀他的一幕,眼皮跳了跳,不服输道:“上回的胜负不算,下棋对环境要求高,那时陆青在旁边,影响我思考。”

陆青:“瓦刺?”

第三十四章:周诗灵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堂课听的我茅塞顿开。”

“我老听说什么大道至简之类的话,讲的应该就是江神医,别人我想不出还有谁。”

“中医还是中医,不是底蕴浅薄的西医能比的。”

江远悠然走出办公室。

他身后跟着有所悟的赵胜,在后面是张年等一众资深医生——全老家伙。

“他就是江神医?”

“废话,没看赵神医和张院长他们跟在江神医后面吗?跟他并肩走都不敢。”

众医惊呼连连,被江远的年纪吓到。

“江神医,达者为师,您不在考虑下收我入门吗?”赵胜深感遗憾道。

赵神医要拜师?

众医咽了咽口水,这消息也太劲爆了。

张年几人眼底流露羡慕。

赵胜有资格提出拜江远为师,不代表他们也有资格。

江远医术高明。

即使要收弟子也是收有超高天赋的人。

张年他们一把年纪混到现在的地位,仍被赵胜称为庸医,可见天赋也就一般般。

“双花针法你觉得厉害吗?”江远淡淡问道。

“当然厉害。”

赵胜赞不绝口道,“双花针法巧妙平衡人体两极,抽丝剥茧病症,学到大成至少要三四年的苦功钻研!”

“赵神医不愧被称为神医。”张年赞道,“双花针法换做是我,十年钻研也最多到小成的地步。”

众人纷纷认同。

双花针法虽只有两招,但最基本的要求就得将人体穴位摸到滚瓜烂熟的地步。

这一步就把大部分人拦在了外头,更别说接下来的施针和度针,难度之高,能让一个人抓狂。

江远却是淡淡一笑:“双花针法在我眼里是基础中的基础,你连一个基础都得学上三四年,你觉得你活得到学到我皮毛的那时候吗?”

“越往深走,越需要天赋。”

赵胜苦笑道,“我的天赋不够成为你的弟子。”

众人很是意外。

没想到江远的要求如此之高,便是赵胜也达不到。

偌大的北海市。

怕是没人入的了江远的眼。

“吃透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领悟了。”江远微微一笑,挥手道,“我先走了。”

“听得到江神医讲课是你们两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恭送江神医?”

赵胜指着张年等人,恨铁不成钢道。

“恭送江神医。”

张年一行人后知后觉,忙不迭冲江远的背影弯下腰。

一群住院医见状面面相觑。

领导都弯腰了。

他们站着不合适,也跟着一起弯腰。

“这群老古板。”

江远无奈笑笑,沿路遇见的病人和护士都在注视着他,以为医院来了哪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走出门。

吐了吐肺里的消毒水味。

江远手插口袋往家的方向走,却见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缓缓停在他的边上。

车窗降下。

后座上坐着一名短发少女。

周诗灵不施粉黛,五官灵性且具有一丝锐气,穿着的宽大黑衣却散发着淡淡的慵懒。

静时如兔,动则如豹。

江远第一眼看见周诗灵,感觉很惊艳,有别于季云烟和秋歌的干练美。

“你是江远?”

周诗灵傲然地看了一眼江远。

江远最恶心周诗灵这类态度。

都是人。

谁比谁高人一等。

江远对周诗灵颜值上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不咸不淡道:“有事?”

“上车。”

周诗灵仿佛命令道,“提前告诉你,我不喜欢陌生人离我太近,上车后少说话,跟我保持距离。”

江远话都懒得说,直接走人。

在周诗灵的想象中,江远会恭敬地上车,可她等了一会却没听见动静。

扭头一看。

江远消失在了拐角。

“追上去。”

周诗灵微微蹙眉道。

司机应了一声,踩油门跟上了江远。

“我的话你没听见吗?上车。”周诗灵语气渐冷。

“你就像一只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嗡嗡嗡,你不累我都烦。”江远斜眼道,“建议你去精神科挂号,或者重新去读九年义务教育。”说完,他穿进了巷子。

“小小姐,还追吗?”

司机战战兢兢道。

“回家。”周诗灵寒声道。

苍蝇?

精神科挂号?

周诗灵自打出生以来就没人跟她说过粗言俗语,或者没人敢对她这么不敬。

周诗灵当街被江远骂的消息要传出去,北海市顶尖的上流圈子必然会为之震动。

如果不是碍于爷爷的吩咐,周诗灵早就下车打废江远,根本不会有他说第二句话的机会。

“有钱人精神压力也大,都给整成神经病了。”

江远见那辆劳斯莱斯没有死皮赖脸跟上来,摇摇头,吹着口哨回家。

迎着月光。

调息修炼。

闭眼打坐的江远周身有奇妙的波动,四面八方有稀薄的灵气和部分精华汇来。

其他人修炼可能只吸收灵气一种。

江远修炼。

灵气和精华一起吸收。

他修炼相当于开了四倍速,因为《太古吞噬诀》除了多吸收一种能量,修炼速度也飞快。

“啵。”

凌晨六点。

江远体内突兀传出一声脆响,紧接着伴随浑身一震,大量黑色粘稠物由内被挤压出体外。

突破了!

江远感觉自己好像突破了某种壁垒,生命得到了升华,充沛的力量相较之前更加的强劲。

“第一次修炼完成突破,获得修炼新手大礼包。”

江远浅浅一笑。

双喜临门。

境界突破了,还有系统奖励。

他低头看向手腕上浮现的礼包印记,默念打开...

“打开大礼包。”

“礼包内容如下:修炼手册、炼丹大师、春哥丸X1。”

江远细细阅读系统强塞进脑海的内容,不禁感慨炼丹都什么年代的事,竟被系统带回了现代。

“我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锻体中期,下一个是后期,跟着要开发气海,进入筑基境。”

江远读着修炼手册,颇为向往上面写的神奇本领。

今后得好好修炼。

争取早日上天和飞机肩并肩。

“我靠!”

楼下猛地传出一声咆哮:“这次味道比上次还臭几十倍,尼玛吃的奥尔良大满贯翔吗?飘香四溢!”

江远默默进到厕所洗澡。

女人的鼻子和狗有的一拼。

季云烟这疯婆娘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会没准已经提着菜刀循“香”追上来。

...

枯燥的学习生活。

江远走出校门,顿时看见路边停着昨天那辆劳斯莱斯。

“好贵气逼人的车。”

“大几百万呢,那车前的小金人就要四五十万。”

“看样子像在等人,也不知道在等哪个投胎技能点满的幸运儿。”

路过的学生纷纷朝劳斯莱斯投去向往的目光。

此时。

劳斯莱斯车窗降下。

周半生和蔼笑道:“小子,跑那么快做什么?”

“昨天那女的是你七姨太,还是十姨太?”

江远惊讶道。

周半生失笑:“诗灵是我孙女。”

“你看着挺有文化一人,孙女比乡下刁民还不如,以后教育得好好抓抓。”江远恍然道。

正握着方向盘的司机身体紧绷,冷汗直冒。

我的天。

江远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运腾集团的董事长沈天涛见到周半生,也得恭敬有加,说话过脑,话也少说,生怕说多错多。

“诗灵从小被我和她爸妈宠惯了,性子是傲气了些。”周半生不怒反笑道,“我替她给你道个歉,上车,我们在续上次没有下完的棋局。”

司机瞳孔扩大。

江远到底是何方大人物?

孙女当面被人教育,周半生非但没有不悦,还替孙女跟江远道歉?

“上回不是下完了吗?我输了。”江远奇怪道。

周半生闻言想起上次江远临走绝杀他的一幕,眼皮跳了跳,不服输道:“上回的胜负不算,下棋对环境要求高,那时陆青在旁边,影响我思考。”

陆青:“瓦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