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2:04:00

上了车,那司机师傅发动车子的同时,转头来问:“小伙子,去哪?”

说真的,陆玄也不知道去哪,回头看了看叶书瑶,后者一脸悲伤的望向车窗外面,见如此,陆玄犹豫了片刻,然后道:“咳咳,随便吧师傅。”

司机无奈道:“不是小伙子,你多少给个地方也行啊,你让我随便走,这走到哪是一站呐?”

正在这个时候,叶书瑶推了推陆玄,把手机拿起来,屏幕正对着陆玄。

看清楚了屏幕上面的字,陆玄这才冲那司机道:“去紫竹路新苑小区。”

司机瞅了瞅陆玄,又看了看叶书瑶,憋着想问又不敢问,好半天,方才弱弱道:“小伙子,你们这是吵架了么?”

陆玄疑惑的看司机,司机已经发动车子向目的地而去,他一遍走还一边道:“小伙子,不是跟你吹呢,叔我也是过来人,小两口吵架什么的,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老话不还说的好么?夫妻还没有隔夜仇呢,犯不着把媳妇送回娘家。”

陆玄闻言就急了,忙摆手:“不是师傅,咳咳,不是您想的那样的。”

司机板着脸:“咋不是呢,连行李都给带上了,还不是把人送回娘家呢?”

陆玄张嘴还没解释,司机又说上了:“小伙子,你媳妇这么漂亮,你就知足吧,别等到失去才后悔,这个年头,讨个媳妇不容易,而且看你长的也就那样,穿的也不算多有钱,人女孩愿意跟你,肯定是图你这个人好,你不能寒了人姑娘的心不是。”

也就是欺负陆玄没有跟出租车司机打交道的经历了,这司机说起来巴拉巴拉一通,说的陆玄头都大了,而且关键陆玄还插不上嘴,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要搁在正常人身上,早就有一搭没一搭的结束了话题,偏偏陆玄总想着解释,这一来,就给了司机说话的劲头。

你越是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

不一会儿,正伤心着的叶书瑶好像注意到了车内陆玄和司机的争吵,回头来看,见陆玄面红耳赤,就打手语问陆玄怎么回事。

陆玄急的冒汗,正想跟叶书瑶解释,那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情况又来劲了。

“小伙子,你媳妇这是玩什么呢?咱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陆玄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咳嗽道:“大,大叔,这不是我妻子,这是我妻子的妹妹。”

司机一脸的愕然,甚至于,路过红绿灯的时候都忘了刹车。

“小伙子,你可以啊,这是带着行李跟小姨子私奔么?”

陆玄一脸的无语,咬牙切齿:“咳,大叔,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妻子她妹妹是个聋哑人。”

吱呀一声。

车轮胎在柏油马路上划出来一道两米多长的焦黑印子来,刹车之急,差点让后面的车没反应过来,两两就相撞在了一起。

陆玄也没有注意,脑袋直接撞到了车座上去。

他向前倒的时候,忙搀扶住了叶书瑶。

“干什么呢,这大半夜的,不想活的话跳楼去,别在大马路上玩心跳成不!”

好几个私家车司机探出来脑袋大骂。

出租车司机拉下手刹退了档,回头一脸的正义凛然瞪着陆玄:“小伙子,我看你老老实实的,没想到你却是这么一个人!你勾搭小姨子私奔也就算了,关键你小姨子还是个聋哑人,你这么做,还是个人么?”

陆玄那个着急啊,怎么说都不好使了。

“你也别去什么紫竹小区了,走,咱们去派出所。”

“咳咳,不是,咳咳,不是大叔,事情根本就不是您想的那样。”因为着急,陆玄咳嗽的更加的剧烈了,一脸病态的红。

司机哪管这么多,调转车头便走,任凭陆玄怎么喊都不搭理他。

半个小时后,陆玄就成了警察局的座上客。

叶书瑶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被带到了警局办公室里面,由两个女警察拉着手分别的安慰着。

以至于,后者都明显是一副懵逼的状态,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那俩女警察也都看不懂手语,自己也听不见她们两个说的是什么。

叶书瑶这边不明所以,陆玄那边可就遭了罪了。

几个警察嘴里直哼哼,有故意吓唬他的,也有用话套他的,只要陆玄说一句不对的话,当场就要送到班房里面。

“咳咳,警官,我,我能不能打个电话。”陆玄咳嗽道。

一中年警察板着脸:“怎么,想给你同伙通风报信呢?告诉你,做梦。”

陆玄无语了,咳嗽道:“不,不是警官,我喊人来证明我的清白总可以吧,咳咳。”

“还证明你的清白,你有狗屁的清白,告诉你,想都别想。”

陆玄:“···”

“我给我妻子打电话可以么,咳咳,她能证明,真的,我不骗您。”陆玄不肯放弃道。

旁边一小警察见状嘟囔:“头,我看他说的不像是假的,要不,让他打一个?”

中年警察犹豫了半天,冲那小警察一甩脑袋:“把你手机给他。”

小警察哎了一声,打开手机问陆玄:“你妻子电话号多少?”

陆玄沉默了片刻,然后轻咳道:“我,我不知道。”

“嘭。”

一声巨响,那中年警察拍案而起:“你玩我呢!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不行了,来,把咱们电话簿拿来。”

有两个警察拽住了陆玄的手臂,另外还有一个拿电话簿出来垫在陆玄胸口,随后那中年警察也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了一个小锤子,活动着手腕,鼻子里哼哼不断:“小子,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不然,等会儿我锤子下去,可就晚了。”

陆玄心里有些怵的慌:“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行,嘴硬是吧,我倒要看看,你身板跟你的嘴相比,能有多硬。”

说着,抬手一锤砸在陆玄胸口。

那一瞬间,陆玄只觉的胸口好似蛮牛撞上,一口气顶上来到喉咙,整张脸瞬间苍白无比。

“说,你到底是不是打算拐卖受害者来着!”警察手提着锤子大喝。

陆玄咬牙咳嗽:“我,我就给妻子打,打一个电话,咳咳,她能证明我的清白。”

“小子,你玩我呢,刚才让你打你不打,是不是可有意思?嗯?”

“我,我今天刚买手机,没记我妻子手机号,我当着你们面打可以么?咳咳。”说话之间,陆玄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那中年警察上下的扫视陆玄几眼,凝眸沉思了半响,一挥儿手,道:“去,把他手机拿来。”

话落下,一警察走出去,片刻后,拿着陆玄的手机扔在了桌上。

陆玄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声谢,打开来,上面显示许多未接来电,陆玄看了一眼,是个不认识的号。

他正寻思是谁打来的时候,那中年警察把锤子往桌子上一扔,冷冷喝道:“快打。”

实在是那一锤不好受,陆玄不敢不听,拨通了叶诗凝的电话。

“诗凝···”

“开免提!”

“陆玄,你现在跟我妹妹在哪呢,我给你发的消息你怎么一个也不回?”才按下免提,电话那头,叶诗凝急躁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陆玄抬头看,眼瞅着那警察举起了锤子,陆玄不敢怠慢,急忙道:“咳,诗凝,我现在跟书瑶在警察局,咳咳,你快点过来一趟吧。”

话落下,电话那头倒是一愣:“警察局?你怎么去哪了?”

“一时三刻说不清楚,我被当成了人贩子抓起来了,咳咳。”陆玄道。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等我。”

说完,叶诗凝就挂了电话。

打完了,陆玄抬头看那中年警察。

后者直哼哼:“你最好没骗我,不然的话,有你好果子···”

吃那个字还没出口,陆玄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中年警察一愣,转头看了一眼,示意陆玄接电话。

陆玄也瞧了瞧,依旧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

心中满是疑惑,在中年警察的示意下接通电话,按了免提,还没等说话,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陆老弟,你不地道啊,怎么都不告诉老哥我你的手机号呢?要不是我门路广,找老陈手下那个小李要来了你的手机号,还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呢。”

陆玄闻声愣了愣,好半天时间这才反应过来,他咳了两声,不确定道:“方,方秘书?”

“唉,这么见外做什么,喊我一声老哥你不吃亏吧?”

陆玄抿抿嘴唇,喊了一声方老哥。

后者乐呵呵的笑:“彭书记刚醒了,说是要见见你这个救了他两次的恩人呢,怎么样老弟,现在有空没有?”

陆玄看了看那个中年警察,在后者冰冷的注视下开口:“现在么?”

“嗯,怎么,不方便么。”

“现在我在警察局有点事,怕是咳咳,怕是去不了。”陆玄实话实说。

“警察局?你去哪干什么?算了,把电话给那些警察,我和他们说说。”那边方卓闻言直接语气不善,开口冷哼道。

不等陆玄答应,那中年警察一把就抄过来手机,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道:“我是三河区警察刘宽,你想说什么?”

020-人贩子

上了车,那司机师傅发动车子的同时,转头来问:“小伙子,去哪?”

说真的,陆玄也不知道去哪,回头看了看叶书瑶,后者一脸悲伤的望向车窗外面,见如此,陆玄犹豫了片刻,然后道:“咳咳,随便吧师傅。”

司机无奈道:“不是小伙子,你多少给个地方也行啊,你让我随便走,这走到哪是一站呐?”

正在这个时候,叶书瑶推了推陆玄,把手机拿起来,屏幕正对着陆玄。

看清楚了屏幕上面的字,陆玄这才冲那司机道:“去紫竹路新苑小区。”

司机瞅了瞅陆玄,又看了看叶书瑶,憋着想问又不敢问,好半天,方才弱弱道:“小伙子,你们这是吵架了么?”

陆玄疑惑的看司机,司机已经发动车子向目的地而去,他一遍走还一边道:“小伙子,不是跟你吹呢,叔我也是过来人,小两口吵架什么的,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老话不还说的好么?夫妻还没有隔夜仇呢,犯不着把媳妇送回娘家。”

陆玄闻言就急了,忙摆手:“不是师傅,咳咳,不是您想的那样的。”

司机板着脸:“咋不是呢,连行李都给带上了,还不是把人送回娘家呢?”

陆玄张嘴还没解释,司机又说上了:“小伙子,你媳妇这么漂亮,你就知足吧,别等到失去才后悔,这个年头,讨个媳妇不容易,而且看你长的也就那样,穿的也不算多有钱,人女孩愿意跟你,肯定是图你这个人好,你不能寒了人姑娘的心不是。”

也就是欺负陆玄没有跟出租车司机打交道的经历了,这司机说起来巴拉巴拉一通,说的陆玄头都大了,而且关键陆玄还插不上嘴,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要搁在正常人身上,早就有一搭没一搭的结束了话题,偏偏陆玄总想着解释,这一来,就给了司机说话的劲头。

你越是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

不一会儿,正伤心着的叶书瑶好像注意到了车内陆玄和司机的争吵,回头来看,见陆玄面红耳赤,就打手语问陆玄怎么回事。

陆玄急的冒汗,正想跟叶书瑶解释,那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情况又来劲了。

“小伙子,你媳妇这是玩什么呢?咱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陆玄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咳嗽道:“大,大叔,这不是我妻子,这是我妻子的妹妹。”

司机一脸的愕然,甚至于,路过红绿灯的时候都忘了刹车。

“小伙子,你可以啊,这是带着行李跟小姨子私奔么?”

陆玄一脸的无语,咬牙切齿:“咳,大叔,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妻子她妹妹是个聋哑人。”

吱呀一声。

车轮胎在柏油马路上划出来一道两米多长的焦黑印子来,刹车之急,差点让后面的车没反应过来,两两就相撞在了一起。

陆玄也没有注意,脑袋直接撞到了车座上去。

他向前倒的时候,忙搀扶住了叶书瑶。

“干什么呢,这大半夜的,不想活的话跳楼去,别在大马路上玩心跳成不!”

好几个私家车司机探出来脑袋大骂。

出租车司机拉下手刹退了档,回头一脸的正义凛然瞪着陆玄:“小伙子,我看你老老实实的,没想到你却是这么一个人!你勾搭小姨子私奔也就算了,关键你小姨子还是个聋哑人,你这么做,还是个人么?”

陆玄那个着急啊,怎么说都不好使了。

“你也别去什么紫竹小区了,走,咱们去派出所。”

“咳咳,不是,咳咳,不是大叔,事情根本就不是您想的那样。”因为着急,陆玄咳嗽的更加的剧烈了,一脸病态的红。

司机哪管这么多,调转车头便走,任凭陆玄怎么喊都不搭理他。

半个小时后,陆玄就成了警察局的座上客。

叶书瑶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被带到了警局办公室里面,由两个女警察拉着手分别的安慰着。

以至于,后者都明显是一副懵逼的状态,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那俩女警察也都看不懂手语,自己也听不见她们两个说的是什么。

叶书瑶这边不明所以,陆玄那边可就遭了罪了。

几个警察嘴里直哼哼,有故意吓唬他的,也有用话套他的,只要陆玄说一句不对的话,当场就要送到班房里面。

“咳咳,警官,我,我能不能打个电话。”陆玄咳嗽道。

一中年警察板着脸:“怎么,想给你同伙通风报信呢?告诉你,做梦。”

陆玄无语了,咳嗽道:“不,不是警官,我喊人来证明我的清白总可以吧,咳咳。”

“还证明你的清白,你有狗屁的清白,告诉你,想都别想。”

陆玄:“···”

“我给我妻子打电话可以么,咳咳,她能证明,真的,我不骗您。”陆玄不肯放弃道。

旁边一小警察见状嘟囔:“头,我看他说的不像是假的,要不,让他打一个?”

中年警察犹豫了半天,冲那小警察一甩脑袋:“把你手机给他。”

小警察哎了一声,打开手机问陆玄:“你妻子电话号多少?”

陆玄沉默了片刻,然后轻咳道:“我,我不知道。”

“嘭。”

一声巨响,那中年警察拍案而起:“你玩我呢!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不行了,来,把咱们电话簿拿来。”

有两个警察拽住了陆玄的手臂,另外还有一个拿电话簿出来垫在陆玄胸口,随后那中年警察也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了一个小锤子,活动着手腕,鼻子里哼哼不断:“小子,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不然,等会儿我锤子下去,可就晚了。”

陆玄心里有些怵的慌:“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行,嘴硬是吧,我倒要看看,你身板跟你的嘴相比,能有多硬。”

说着,抬手一锤砸在陆玄胸口。

那一瞬间,陆玄只觉的胸口好似蛮牛撞上,一口气顶上来到喉咙,整张脸瞬间苍白无比。

“说,你到底是不是打算拐卖受害者来着!”警察手提着锤子大喝。

陆玄咬牙咳嗽:“我,我就给妻子打,打一个电话,咳咳,她能证明我的清白。”

“小子,你玩我呢,刚才让你打你不打,是不是可有意思?嗯?”

“我,我今天刚买手机,没记我妻子手机号,我当着你们面打可以么?咳咳。”说话之间,陆玄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那中年警察上下的扫视陆玄几眼,凝眸沉思了半响,一挥儿手,道:“去,把他手机拿来。”

话落下,一警察走出去,片刻后,拿着陆玄的手机扔在了桌上。

陆玄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声谢,打开来,上面显示许多未接来电,陆玄看了一眼,是个不认识的号。

他正寻思是谁打来的时候,那中年警察把锤子往桌子上一扔,冷冷喝道:“快打。”

实在是那一锤不好受,陆玄不敢不听,拨通了叶诗凝的电话。

“诗凝···”

“开免提!”

“陆玄,你现在跟我妹妹在哪呢,我给你发的消息你怎么一个也不回?”才按下免提,电话那头,叶诗凝急躁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陆玄抬头看,眼瞅着那警察举起了锤子,陆玄不敢怠慢,急忙道:“咳,诗凝,我现在跟书瑶在警察局,咳咳,你快点过来一趟吧。”

话落下,电话那头倒是一愣:“警察局?你怎么去哪了?”

“一时三刻说不清楚,我被当成了人贩子抓起来了,咳咳。”陆玄道。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等我。”

说完,叶诗凝就挂了电话。

打完了,陆玄抬头看那中年警察。

后者直哼哼:“你最好没骗我,不然的话,有你好果子···”

吃那个字还没出口,陆玄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中年警察一愣,转头看了一眼,示意陆玄接电话。

陆玄也瞧了瞧,依旧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

心中满是疑惑,在中年警察的示意下接通电话,按了免提,还没等说话,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陆老弟,你不地道啊,怎么都不告诉老哥我你的手机号呢?要不是我门路广,找老陈手下那个小李要来了你的手机号,还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呢。”

陆玄闻声愣了愣,好半天时间这才反应过来,他咳了两声,不确定道:“方,方秘书?”

“唉,这么见外做什么,喊我一声老哥你不吃亏吧?”

陆玄抿抿嘴唇,喊了一声方老哥。

后者乐呵呵的笑:“彭书记刚醒了,说是要见见你这个救了他两次的恩人呢,怎么样老弟,现在有空没有?”

陆玄看了看那个中年警察,在后者冰冷的注视下开口:“现在么?”

“嗯,怎么,不方便么。”

“现在我在警察局有点事,怕是咳咳,怕是去不了。”陆玄实话实说。

“警察局?你去哪干什么?算了,把电话给那些警察,我和他们说说。”那边方卓闻言直接语气不善,开口冷哼道。

不等陆玄答应,那中年警察一把就抄过来手机,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道:“我是三河区警察刘宽,你想说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