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1:02:46

“还有...”唐总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身边女子吩咐,“他送来卖工的那个姓夏的老头,你给我好酒好肉的伺候,这里面不简单,以后说不定有用的上他的时候!”

“是...”女子轻轻点头,目含异色。

......

蝎子赌场,人群拥挤成一团。

呼声一片,嘈杂声尖叫声不绝于耳,人们的脸上爬满了疯狂。

在人群涌动的中心处,陈默托着下巴,看着眼前堆积如小山高的筹码,神色平静的异常。

“下一个投大,全压五百万!”小声一句,陈默一挥手将小山的筹码推过。

在他身后,鲁诺张大着嘴巴,神情之中充满了震惊,在进入这里时,他心中还把陈默当成是一个只会吹大牛的小子,可是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里,他算是明白了,什么是挥金如土,又明白了什么才是淡然自若。

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快点摇骰子啊,啰啰嗦嗦的平时怎么那么流畅!”

“快点,别他娘的只知道进不知道出,这周围可是一圈人呢你得罪的起吗?”

“看看,这丫头浑身都抖起来了,怕是被我们陈爷吓尿了!”

“就是,敢跟我们陈爷作对,搞不死他!”

不多的时间里,陈默的称号在众人口中变了又变,先是直呼其名,再然后陈哥,陈爹,最后落到了爷爷的辈分上。

利欲熏掏,久混在这里的人,在钱的面前早已不知道廉耻为何物。

陈默微微摇头,看向桌前身如篼筛,面如土色的女子轻言道,“廖经理,你可知道死字怎么写?”

下意识的,廖青摇了摇头,原本的荷官早已换下,她赤着白臂亲自上阵,然而几场的结果下来,面前的这个人......

香汗直出,女子背后湿冷一片,浑身上下抖个不停,顶着众人的压力,廖青无力的晃动起杯中筹码。

双目如死鱼一般,半个小时赌场的损失在七百万往上!如果这一局还叫陈默给压中,在加上跟风的众人,这一局结束,她们赌场也就凉凉了,这么多人账是肯定没有办法赖得掉的!

“快点开,别磨磨蹭蹭的!”

“挡了劳资的发家路,劳资叫你凉凉!”

“快一点,你还摇你吗呢?”

陷入疯狂中的群众们,恶语相向,逼迫着廖青将骰盒抬起。

忍受着压力,廖青将绝望的目光放在门口。

“别看了,先放下吧。”陈默叹出一口气,又从桌子上拿出几个筹码,随手抛给一旁的鲁诺。

“把钱换了买几个糖回家去,明天上午工业园六粮醇,记住,我只想在上午的时间看见你!”

鲁诺一手接过,细细磨砂起筹码上的花纹,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

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眼陈默,转身就走。

赌场这种地方,还是少待的比较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鲁诺既然接过筹码,那么明天是肯定回来公司,现在让他回去,也算是对他姐姐负责。

而且现在这个时候,正头戏该来了,由不得分心!

“啪嗒!”廖青面如死灰的将骰盒拍下,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下,犹犹豫豫的慢慢揭开,但就在这个时候,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说了一句慢。

就是这一句话,廖青心中一抖,又将骰盒放了下去,时间能拖一分就是一分,只要等到老板来,再大的逆势也能翻平,对于柳总,廖青是非常相信其能力的。

“陈兄弟你慢什么!这可是几千万的局!”

“对面的你听他的话干嘛?劳资叫你开呢!”

“搞什么鬼?快点开,这里谁说了算?”

“陈小弟,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我们一圈人就你赢的多,凭什么你说不开就不开?”

原本对外的枪口,仅仅只因为一句话,刀芒的方向陡然指向后方。

陈默不以为然,脸庞面如沉水,心中早料到会如此,慢慢的站起身,冲着面红耳赤的众人开口道,“各位,我说慢是为了大家考虑,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盘局开了,赌场赔不起钱索性将全部债务赖掉该着么办?”

“反正都赔不起,脸面撕就撕了,这种情况我想各位都有考虑的吧?”

陈默的一席话,叫众人从疯狂之中,清醒了一点。

“对啊,这么多钱,要是蝎子赌场赔不起该着么办?”

“我他吗的居然忘掉了这一茬子事,几千万不是说给就给的吧!”

“陈爷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醒悟了,先把钱拿出来。”

“对对,叫这赌场先把钱掏出来,我们再开骰盒。”

“先见到钱,其他的以后再讲!”

廖青听着再场众人的话语,心中一阵胆寒,七百万的钱她到哪里能一下子提出来,而且就算提出,摆在众人的面前,自己手上的这注一开,到时翻个滚,赌场连着地皮卖掉也还不起。

杀人诛心,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狠毒到了这种地步,咬着白唇,万道思绪从廖青脑海里飘过。

“我倒要看看谁敢在劳资的赌场闹事!”

在这个时候,门口边传来一道身影,廖青眼中一亮,消散多久的血色再一次浮现出脸上。

而随着声音落下,满脸肃杀之意的柳云走了进来。

只一眼就看见坐于凳上,冷冷看着自己的陈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柳云一手排开众人,撑着桌子怒目而视。

“你这垃圾过来干什么?找死吗!”

“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陈默抬头针锋相对,脸色凝重之极。

一旁的廖青瞅准时机,凑到柳云的身前耳语一番,赫然失色,柳云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陈默,以及旁边如山高的筹码,面容阴晴不定。

“兄弟,给我个面子,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终于,柳云软下声,压下眼中的阴霾,他低声说道。

“一笔勾销?怎么个勾销发?”陈默嗤之一笑,冷然道,“大家都在看着呢,你这么说话不地道吧?”

柳云一抬头,就看着周围的众人,视线直射而来,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其中的疯狂与敌意一览无余。

这个时候要是宣布赌注无效的话,柳云毫不怀疑自己找不出这道门。

心里抽了抽,柳云慢慢的走到赌桌前,恶狠狠的开口道,“姓陈的,你要跟我玩是吧,你可知道你惹到谁的头上。”

陈默从容一笑,面容未起半点波澜,“我陈某人做事,一是一,二是二,钉在板上便是钉,怎容的你说三道四?!”

“你...好大的胆子!”柳云硬咬着牙,声音从喉咙中脱出,多少年了他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面前的这个人不仅始终压他一筹,就连硬对硬的碰也丝毫不将自己的身世放在眼中。

难道他是黄家的人?故意找茬?家族那边传来消息,说黄家有人过来,要我好生“伺候”。

一个念头浮在柳云心头,但仅是一刹那的功夫,他就摇头打散。

没可能,这个叫陈默的小子几个星期前就出现在燕京了,和黄家的人时间上错开,不过既然不是黄家的人,为什么他有这样的底气面对我?

“你那榆木脑袋在想什么?”陈默皱起眉头,看向柳云,脸露不愉,而跟在他身后的赌客们也顿时开起口。

“柳总,钱的事情你能打包票吗?”

“我敬你是柳家的人,但今天这个事就算是柳家老祖过来,大家也当面叫他开。”

“买定离手,输出赢入天经地义的事情,柳总你也别拿自己的身世压人,混这行的谁是吓打的?”

“这钱要么给,要没你这赌场就别想再开下去!”

第三十二章 倨傲

“还有...”唐总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身边女子吩咐,“他送来卖工的那个姓夏的老头,你给我好酒好肉的伺候,这里面不简单,以后说不定有用的上他的时候!”“是...”女子轻轻点头,目含异色。......蝎子赌场,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