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00:01

李寻当时就头大了,这一个姬心夏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接着又冲来了两个,像章鱼一样的将他紧紧的包裹着。

这三个紧紧抱着他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李寻又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

这让他浑身燥热,险些就控制不住了。

虽然心里确实有点想,不过他可不敢真把这个三个女人怎么样,那边三个青年只是被他敲晕了,随时都会醒过来。

现在,李寻也顾不得强行挣开会不会伤害到她们了,轻轻一抖,姬心夏三人便被震开了出去。

接着,李寻一人一拳将她们全都敲晕。

不过,她们虽然晕了过去,但脸色却是越来越红,浑身也逐渐的发烫。

她们身体里还有药性,如果不赶紧处理掉,她们可能会直接烧成白痴!

李寻将她们扶到车里,从姬心夏开始,将手放到她们的胸口,将灵气运送到她们体内,将药性炼化干净!

李寻身体里面的灵气原本就不多,将她们体内的药性炼化完后直接累瘫了。

车里坐着她们三个已经完全没空了,李寻也顾不得太多,直接躺在她们身上休息了片刻。

稍微恢复点体力,李寻就从车上下来,先走过去将地上昏死过去的那三个青年的两个腿给踹断,然后才坐到驾驶的位上,开着车进城。

李寻不想惹麻烦,只想安心修炼,早日将脑海里的光团破开。

所以他随便找了个公园,将她们放到草坪上,就连忙开着车离开了。

接着,李寻开着车来到郊区的燕子湖,将车直接推进了湖里。

至于山上的那三个青年,李寻懒得管,是死是活就听天由命吧!

一切收拾妥当,李寻就回家修炼去了。

。。。。。。

郑向晨揉着肿胀的脑袋,醒了过来,刚准备站起来,腿上一用劲直接疼的他差点再次昏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

郑向晨看着被血染红的双腿,疼的脸都扭曲了。

他不是正准备搞姬心夏那个臭婊子呢吗?

怎么就晕过去了?

腿怎么也断了?

他强忍着痛意从地上坐起来,才发现姬心夏那三个娘们和车子都已经不见了。

他的两个手下居然躺在地上呼呼大睡,顿时脾气就噌的一声上来,咬牙爬过去,举起巴掌就朝他们脸上猛扇!

“你们给老子睡个蛋,姬心夏呢?车呢?人呢?”

他的两个手下被扇醒过来,连忙就想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腿上传来的剧痛直接疼的他们趴在地上哀嚎。

“郑少,我们,我们怎么成这样了……”

“老子他妈的还想问你们呢!”

郑向晨脸上阴沉的瞪着这两个手下,嘶声吼道:

“你们两个废物给老子赶紧想办法把那三个娘们给老子拦住,她们要是安全回到家,老子就惨了,老子要是没有好下场,那你们可就彻底完蛋了!”

“郑少,那车上有定位和车内录像,我赶紧看看他们到哪里了!”那两打手连忙的说道。

“赶紧定位,我给家里说声,必须将她们拦住!”郑向晨拿起手机就连忙的给家里打电话!

找定位的那个打手大声说道:“郑少,车子找到了,不过怎么在燕子湖里呢,她们不会逃跑的时候,一紧张开燕子湖里了吧?我看看车内录像!”

“郑少,有个人……”

“什么人?”郑向晨连忙吼道:“拿给我看看!”

打手连忙将手机递给郑向晨,郑向晨看着手机里的录像,整个脸都狰狞了起来!

“这个畜生是谁?他妈的就是他坏了老子的好事!”

打手皱眉说道:“这畜生戴着口罩和帽子,根本认不出来,不过,他好像认识这三个娘们,都那样了居然还没有把她们给吃了,还送走了。”

“不对啊,如果认识的话,不应该随便送到公园里啊!”

“这三个娘们一直都昏迷状态,咱们可以把这个录像剪辑一下,嫁祸给这个畜生啊,这样也不怕那三个娘们查到咱们身上了。”

郑向晨眉头一拧,一把掌扇在手下的头上,哈哈贱笑道:“你个小坏逼,脑子还真他妈的好用啊!”

。。。。。。

躺在草坪上的姬心夏阮思语阮思欣三人,一直到傍晚才醒过来。

她们醒来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懵了!

她们三人身上的衣服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像是被人撕过一般。

她们吓坏了,连忙各自检查了一番,发现只是衣服破了一点,其余的都没事之后,她们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姬心夏揉着肿胀的头,皱眉看着阮思语和阮思欣,“我们不是在餐厅吃饭吗?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头好疼啊!”

“我的头也好痛,像是被打了一拳似的!”阮思欣也说道。

阮思语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说道:“我只记得在餐厅喝了口水,然后就头昏眼花的昏迷了过去,其余就没什么印象了!”

“对,就是在餐厅喝了杯水之后才出现了问题!”

姬心夏紧皱着眉头,满脸愤怒的道:“走,咱们去餐厅彻底的查一查,到底什么回事,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三人来到餐厅,要求调取监控录像。

餐厅的经理知道三人的身份,很是配合,但是来到监控室一看才发现,摄像头全部被黑,所有的监控视频都没了。

监控什么也调不出来,她们也没啥办法了。

正当她们无奈的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个坐着轮椅的青年被人推进了餐厅里。

坐着轮椅上的那个青年,看着姬心夏阮思语阮思欣三人,轻声喊道:“姬小姐,阮小姐,我们有个视频要给你们看一下。”

“你是?”姬心夏看着这个青年,微微皱眉。

“姬小姐你好,我叫孙诚,请你们先看视频。”青年将手机递给姬心夏。

姬心夏接过手机,阮思语和阮思欣也凑了过去,姬心夏点了一下播放键……

视频开始播放,她们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过视频一开始一阵卡顿,什么也看不到。

几秒钟之后,画面才渐渐正常,第一幕便是姬心夏和阮思语坐在车子的后座上,紧接着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出现在了画面里,这个男人抱着阮思欣放到了后座上……

她们三人坐在后座上,脸色绯红,像个野猫胡乱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姬心夏三人看到这一幕,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青紫!

她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衣服会有撕扯的痕迹了!

接着,那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一人一拳敲在了她们的头上,然后也走进了车里,在她们三人身上一阵动手动脚……

好一会后,似乎是累了,躺在她们三人身上居然还休息了起来……

视频又是一阵卡顿,卡顿了好一会之后,视频才渐渐的清晰,那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已经坐到前面的驾驶位上了,在开车。

他的脸也清晰的出现在了视频里,可惜的是一直带着帽子和口罩,没有漏出正脸!

到这里,视频就结束了。

不过看完视频,姬心夏阮思语阮思欣她们三人全都呆住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

“是他!是他!居然是他这个畜生!尽管他带着帽子和口罩,但我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了!”

阮思欣情绪十分激动的指着视频里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嘶声喊道:“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认得,偷了爷爷的店铺,还往爷爷身上扎针,让爷爷差点丢了性命!这个畜生!”

姬心夏脸色有些发白,虽然不敢相信,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李寻!

阮思语怔怔的看着手机上的那个男人,虽然带着帽子和口罩,但她认识那双清澈的眼睛,这个男人就是救她妈妈的神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阮思语大口的喘息,疯狂的摇头,像是疯了一样的喊道:“我不信,我不相信!”

姬心夏阮思欣看着阮思语的这个疯狂的模样,直接惊傻了!

阮思欣拉住阮思语,问道:“姐,你怎么了?什么不可能?不相信啊?”

“没,没什么……”

阮思语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深深吸了口气,一脸严肃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青年,一字一句的问道:“请问,你这个视频哪里来的?”

“我车上的车内录像啊!”

青年看着阮思语的眼神,一时还真有点心虚,咳嗽两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早上开车上山钓鱼去了,到中午的时候,有点热,我就躺在树下面睡了一会,醒来才发现车不见了,我的两个腿也断了。”

“我的车有定位和车内录像,我先查了一下车的定位,发现车居然在燕子湖里,然后赶紧的就看了一下车内录像,然后就看到你们看到的这些了!”

“你在哪个山钓鱼?”阮思语又问道。

“南山。”青年回道。

“那个位置?”

“就半山腰上,南山的路只修到半山腰。”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你为什么到这里来找我们?”阮思语死死的盯着青年的眼睛。

坐在轮椅上的青年一脸紧张,“我……我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啊?原本打算明天给你们送过去的,真……真巧啊,吃个饭居然碰见了。”

“视频为什么这么卡顿?”阮思语冷声问道。

“可能车子进水,把摄像头给浸湿了吧!”

“那我看着怎么像是人为的呢?”

阮思语拿出手机,对着青年的脸一阵乱拍。

“你最好不要骗我,你的照片我留下了,现在我去调查一下,无论耗费多久,我一定要查个清楚,只要你敢骗我,这事我给你没完!”

说完,阮思语就跑出了餐厅,她要去亲自去南山调查一下!

开着车,她直奔南山。

二十分钟后来到南山脚下,突然她看到南山脚下不远处的一个小院。

这是她的小院,前几天刚租出去,不知道租小院的人有没有听到啥动静?

阮思语转动方向盘,向小院开了过去。

013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李寻当时就头大了,这一个姬心夏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接着又冲来了两个,像章鱼一样的将他紧紧的包裹着。 这三个紧紧抱着他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李寻又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 这让他浑身燥热,险些就控制不住了。 虽然心里确实有点想,不过他可不敢真把这个三个女人怎么样,那边三个青年只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