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6 14:09:53

他来干什么?看笑话?

肖阳觉得林芸菲是不是在陈伟面前智商就等于零了,明知自己看不惯陈伟,还让他来这里。

或者说,是林芸菲故意膈应自己?

想到这,肖阳索性微微闭眼,不理陈伟的搭话。

但这陈伟脸皮极厚,又自顾自地说道:“哎呀,匆匆忙忙过来,也没带什么东西,芸菲,等下我给医院去说下,这医药费都由我来出了。”

“陈伟,不用这样的,这件事都怪我。”林芸菲自责地说道。

陈伟又继续厚颜无耻地接话:“都是我照顾不周,那家店的经理是我朋友,如果有我在,谁还敢找你的麻烦。所以,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年头,讲究的还是实力。”

这不是变相地在夸耀自己么?还真是够无耻的。

肖阳在旁边听得郁闷,只能希望这家伙快点走,他哪里是来看望自己伤情的。

而事情还远没有这么简单,过了十几分钟,林父林母也闻讯赶到医院。

林振雄倒是关切地问了几句伤势如何,而郑丽蓉听到肖阳是自己惹了事被打,那张脸马上就垮下来了。

“肖阳,你整天待在家里不赚钱就算了,还出去惹是生非,这个家你到底还要不要了?我女儿跟着你,可不是要跟着吃苦的,我看这样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说法?”肖阳觉得有些好笑,他就知道结果会演变成这样,所有责任都推到自己头上,和林芸菲一点关系都没有。

郑丽蓉板着脸说道:“没错,你要么给我们一个保证,要么和菲菲分手!”

听到她的话,连旁边的陈伟都眼睛一亮,很显然,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林振雄倒是嘟囔了一句:“你管那么多年轻人的事干嘛?”

“你们想要什么保证?”肖阳反问道。

郑丽蓉想了会,才答道:“我们菲菲跟着你,可不能没点保障,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不要花钱?我们当时没有要你的彩礼,现在就算你补上了,一年,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只要你能在一年内赚到一百万,我们就再也不过问你们的事!”

一百万?!

肖阳听到这个数字,简直是惊呆了,他猜想到郑丽蓉提出的条件必然很苛刻,谁知居然已经到了这种无理取闹的程度。

别说是一年了,哪怕是三年,十年,要赚到一百万都是很难的事,这不是逼着自己和林芸菲离婚么?

“好。”

这个好字,可不是肖阳说出来的,而是林芸菲!

肖阳顿时傻了眼,他转头看向林芸菲,见她正在给自己使眼色,那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自己答应下来。

不过问题是,到时自己如果赚不到一百万,这钱难道由她来出?

“哈哈,肖兄弟,我觉得伯母给你一点压力也是应该的,毕竟是有压力才有动力嘛,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大可以来找我,在中天市,我还是有些能量的。”陈伟看到这么一出好戏,脸上那得意的表情让人看了恨不得掐死他。

郑丽蓉也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是啊,肖阳,你也别认为是我在故意刁难,看看人家陈伟,年纪和你差不多,已经是公司总经理了,你要多向他学习学习。”

学他?老子没那么无耻!

这郑丽蓉也不顾林振雄反对,就要和肖阳签协议,还好没有在医院找到纸笔,才暂时作罢。

等到他们离开,肖阳才怒气冲冲地质问林芸菲:“你什么意思,怎么能帮我答应这种条件?”

“肖阳,我正要和你好好谈谈。”林芸菲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道歉,而是严肃地坐了下来。

“肖阳,其实我也早就想和你说这件事情了。虽然以我的条件,完全可以让你什么都不做也能过得很好,当初高中老师的工作也是我让你辞掉的,可这里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你必须要有一个能配得上我的身份!”

听到这话,肖阳不由更加好笑:“你是说你看不起老师这个职业咯?”

“不是,老师这个职业固然伟大,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做老师的。更何况,你作为老师是什么水平,难道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我妈说得没错,你如果想继续做我的丈夫,就必须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这样咱们走出去,也不会让别人瞧不起。”

林芸菲的态度前后转变之快,让肖阳有些咂舌,怎么事情到了她这里,都变成了她有理呢?

当初明明就是她说,让自己什么工作都不用做的,现在又变成要配合她一起撑门面了。

肖阳怒极而笑,道:“林芸菲,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一年赚一百万,你让我去哪抢?哪怕是你,一年也最多就赚一百万吧?”

对于自己老婆的薪资,肖阳还是非常清楚的,年薪大概也就在七八十万左右,再加上一些额外收入,能达到百万左右。

不过这是她工作了已经五年左右,而且老板又非常信任的情况下才能达到。

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哪里去找这种好事。

“肖阳,所以说,这才是给你的压力,说句实话,我对于你在协议期间内的表现非常满意,也不想再随便换另外一个人来冒充我的丈夫。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力而为,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会帮助你的。”林芸菲说得振振有词,让人也没办法反驳。

事已至此,肖阳还能说什么,只有认命。

在医院住了几天后,肖阳终于养好伤回到家,发现林父林母虽然已经走了,却多了另外一个人。

“表姐夫,可算见到你了!听姐姐说你受伤了,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我本来早就想去医院看你了,但是这几天我刚开学,也忙得很。”

一个娇俏的身影突然就扑到了肖阳的怀中,让肖阳的心中稍稍安慰。

这恐怕是自己和林芸菲结婚后遇到最好的一件事了吧!

林沫沫,是林芸菲的表妹,性格外向,天真无邪,或许是林家里唯一一个真心喜欢肖阳的人。

每次看到她,肖阳心情都会变好,现在也不例外。

“沫沫,你怎么来中天市读书了?”肖阳有些意外,记忆中这个小美女可是不折不扣的学霸,不说清华北大,至少也是各个重点大学抢着要的对象。

而中天市却只有两个一本大学,都不怎么样。

林沫沫闻言顿时撅起了小嘴,她穿着身运动服,小小年纪身材却已经发育得极好,比起她表姐来也不逞多让。

而且她还正值青春年少,活泼的校园气息,让人很自然地就会想到一个词。

初恋。

“表姐夫,我高考没考好,又不想复读,只好来中天大学了,正好和表姐夫你们也离得近。”林沫沫虽然这样说,但倒是没有表现得很难过。

肖阳便安慰道:“嗯,中天大学也不差,只要好好读,将来还是会很有前途的。对了,你现在是住在这?”

“是啊,军训结束之前我都住这,表姐没告诉你吗?”林沫沫很自然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肖阳苦笑了下,自从那天在医院和林芸菲聊了重新工作的事情后,两人就几乎没有说话了,连每天吃饭,都是自己叫外卖的,哪里会知道这些事。

摇摇头,肖阳放下东西,就说:“沫沫晚上想吃什么,姐夫给你去买菜。”

“不用了,表姐说今晚咱们一起出去吃!”林沫沫说道。

“也好。”

肖阳洗了个澡,才觉得把一身晦气和疲倦都洗掉了,坐在客厅里和林沫沫一起看电视。

但心里想的事情却都是怎么才能挣到一百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沫沫倒是随便得很,就把头靠在肖阳肩膀上,双手还搂着肖阳的胳膊,换做一个不认识的人来看,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对。

问着林沫沫身上的阵阵清香,肖阳不由叹了口气。

“表姐夫,你干嘛叹气啊?”林沫沫抬起头,那张绝美的容颜就近在迟尺。

肖阳笑着说道:“大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烦心事,你以为都像你们小孩,能活得那么没心没肺。”

“哼,你可别装大人了,不就比我大六岁吗?说吧,表姐夫,是不是咱姐虐待你了,是家暴?”林沫沫的脑洞还真是很大。

肖阳摇摇头,说:“没有,就是一些很现实的事。”

“是为了钱嘛?”林沫沫一语中的。

肖阳没有答话,算是默认了。

“表姐夫,这个我能帮到你哦!”林沫沫突然坐起身来,一脸认真地看向肖阳。

肖阳也认真地看着她,问:“你能帮我什么,你现在都还在花家里的钱吧?”

“那可不一样,表姐夫,我跟你说,中天大学那里你应该熟悉吧,我这几天去看了看,发现那里很适合做生意哦!”

被她的话吊起了胃口,肖阳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哪里适合做生意?”

“这个嘛,自然有我的道理,明天,明天你没事吧,到时跟着我去一趟学校就知道了!”

第7章 新的协定

他来干什么?看笑话?

肖阳觉得林芸菲是不是在陈伟面前智商就等于零了,明知自己看不惯陈伟,还让他来这里。

或者说,是林芸菲故意膈应自己?

想到这,肖阳索性微微闭眼,不理陈伟的搭话。

但这陈伟脸皮极厚,又自顾自地说道:“哎呀,匆匆忙忙过来,也没带什么东西,芸菲,等下我给医院去说下,这医药费都由我来出了。”

“陈伟,不用这样的,这件事都怪我。”林芸菲自责地说道。

陈伟又继续厚颜无耻地接话:“都是我照顾不周,那家店的经理是我朋友,如果有我在,谁还敢找你的麻烦。所以,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年头,讲究的还是实力。”

这不是变相地在夸耀自己么?还真是够无耻的。

肖阳在旁边听得郁闷,只能希望这家伙快点走,他哪里是来看望自己伤情的。

而事情还远没有这么简单,过了十几分钟,林父林母也闻讯赶到医院。

林振雄倒是关切地问了几句伤势如何,而郑丽蓉听到肖阳是自己惹了事被打,那张脸马上就垮下来了。

“肖阳,你整天待在家里不赚钱就算了,还出去惹是生非,这个家你到底还要不要了?我女儿跟着你,可不是要跟着吃苦的,我看这样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说法?”肖阳觉得有些好笑,他就知道结果会演变成这样,所有责任都推到自己头上,和林芸菲一点关系都没有。

郑丽蓉板着脸说道:“没错,你要么给我们一个保证,要么和菲菲分手!”

听到她的话,连旁边的陈伟都眼睛一亮,很显然,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林振雄倒是嘟囔了一句:“你管那么多年轻人的事干嘛?”

“你们想要什么保证?”肖阳反问道。

郑丽蓉想了会,才答道:“我们菲菲跟着你,可不能没点保障,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不要花钱?我们当时没有要你的彩礼,现在就算你补上了,一年,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只要你能在一年内赚到一百万,我们就再也不过问你们的事!”

一百万?!

肖阳听到这个数字,简直是惊呆了,他猜想到郑丽蓉提出的条件必然很苛刻,谁知居然已经到了这种无理取闹的程度。

别说是一年了,哪怕是三年,十年,要赚到一百万都是很难的事,这不是逼着自己和林芸菲离婚么?

“好。”

这个好字,可不是肖阳说出来的,而是林芸菲!

肖阳顿时傻了眼,他转头看向林芸菲,见她正在给自己使眼色,那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自己答应下来。

不过问题是,到时自己如果赚不到一百万,这钱难道由她来出?

“哈哈,肖兄弟,我觉得伯母给你一点压力也是应该的,毕竟是有压力才有动力嘛,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大可以来找我,在中天市,我还是有些能量的。”陈伟看到这么一出好戏,脸上那得意的表情让人看了恨不得掐死他。

郑丽蓉也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是啊,肖阳,你也别认为是我在故意刁难,看看人家陈伟,年纪和你差不多,已经是公司总经理了,你要多向他学习学习。”

学他?老子没那么无耻!

这郑丽蓉也不顾林振雄反对,就要和肖阳签协议,还好没有在医院找到纸笔,才暂时作罢。

等到他们离开,肖阳才怒气冲冲地质问林芸菲:“你什么意思,怎么能帮我答应这种条件?”

“肖阳,我正要和你好好谈谈。”林芸菲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道歉,而是严肃地坐了下来。

“肖阳,其实我也早就想和你说这件事情了。虽然以我的条件,完全可以让你什么都不做也能过得很好,当初高中老师的工作也是我让你辞掉的,可这里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你必须要有一个能配得上我的身份!”

听到这话,肖阳不由更加好笑:“你是说你看不起老师这个职业咯?”

“不是,老师这个职业固然伟大,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做老师的。更何况,你作为老师是什么水平,难道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我妈说得没错,你如果想继续做我的丈夫,就必须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这样咱们走出去,也不会让别人瞧不起。”

林芸菲的态度前后转变之快,让肖阳有些咂舌,怎么事情到了她这里,都变成了她有理呢?

当初明明就是她说,让自己什么工作都不用做的,现在又变成要配合她一起撑门面了。

肖阳怒极而笑,道:“林芸菲,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一年赚一百万,你让我去哪抢?哪怕是你,一年也最多就赚一百万吧?”

对于自己老婆的薪资,肖阳还是非常清楚的,年薪大概也就在七八十万左右,再加上一些额外收入,能达到百万左右。

不过这是她工作了已经五年左右,而且老板又非常信任的情况下才能达到。

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哪里去找这种好事。

“肖阳,所以说,这才是给你的压力,说句实话,我对于你在协议期间内的表现非常满意,也不想再随便换另外一个人来冒充我的丈夫。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力而为,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会帮助你的。”林芸菲说得振振有词,让人也没办法反驳。

事已至此,肖阳还能说什么,只有认命。

在医院住了几天后,肖阳终于养好伤回到家,发现林父林母虽然已经走了,却多了另外一个人。

“表姐夫,可算见到你了!听姐姐说你受伤了,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我本来早就想去医院看你了,但是这几天我刚开学,也忙得很。”

一个娇俏的身影突然就扑到了肖阳的怀中,让肖阳的心中稍稍安慰。

这恐怕是自己和林芸菲结婚后遇到最好的一件事了吧!

林沫沫,是林芸菲的表妹,性格外向,天真无邪,或许是林家里唯一一个真心喜欢肖阳的人。

每次看到她,肖阳心情都会变好,现在也不例外。

“沫沫,你怎么来中天市读书了?”肖阳有些意外,记忆中这个小美女可是不折不扣的学霸,不说清华北大,至少也是各个重点大学抢着要的对象。

而中天市却只有两个一本大学,都不怎么样。

林沫沫闻言顿时撅起了小嘴,她穿着身运动服,小小年纪身材却已经发育得极好,比起她表姐来也不逞多让。

而且她还正值青春年少,活泼的校园气息,让人很自然地就会想到一个词。

初恋。

“表姐夫,我高考没考好,又不想复读,只好来中天大学了,正好和表姐夫你们也离得近。”林沫沫虽然这样说,但倒是没有表现得很难过。

肖阳便安慰道:“嗯,中天大学也不差,只要好好读,将来还是会很有前途的。对了,你现在是住在这?”

“是啊,军训结束之前我都住这,表姐没告诉你吗?”林沫沫很自然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肖阳苦笑了下,自从那天在医院和林芸菲聊了重新工作的事情后,两人就几乎没有说话了,连每天吃饭,都是自己叫外卖的,哪里会知道这些事。

摇摇头,肖阳放下东西,就说:“沫沫晚上想吃什么,姐夫给你去买菜。”

“不用了,表姐说今晚咱们一起出去吃!”林沫沫说道。

“也好。”

肖阳洗了个澡,才觉得把一身晦气和疲倦都洗掉了,坐在客厅里和林沫沫一起看电视。

但心里想的事情却都是怎么才能挣到一百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沫沫倒是随便得很,就把头靠在肖阳肩膀上,双手还搂着肖阳的胳膊,换做一个不认识的人来看,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对。

问着林沫沫身上的阵阵清香,肖阳不由叹了口气。

“表姐夫,你干嘛叹气啊?”林沫沫抬起头,那张绝美的容颜就近在迟尺。

肖阳笑着说道:“大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烦心事,你以为都像你们小孩,能活得那么没心没肺。”

“哼,你可别装大人了,不就比我大六岁吗?说吧,表姐夫,是不是咱姐虐待你了,是家暴?”林沫沫的脑洞还真是很大。

肖阳摇摇头,说:“没有,就是一些很现实的事。”

“是为了钱嘛?”林沫沫一语中的。

肖阳没有答话,算是默认了。

“表姐夫,这个我能帮到你哦!”林沫沫突然坐起身来,一脸认真地看向肖阳。

肖阳也认真地看着她,问:“你能帮我什么,你现在都还在花家里的钱吧?”

“那可不一样,表姐夫,我跟你说,中天大学那里你应该熟悉吧,我这几天去看了看,发现那里很适合做生意哦!”

被她的话吊起了胃口,肖阳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哪里适合做生意?”

“这个嘛,自然有我的道理,明天,明天你没事吧,到时跟着我去一趟学校就知道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