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7 17:20:55

充满了意外的人生,才叫有趣。

肖阳没有想到林芸菲在等的人居然就是曹俊,他只不过是提前离开了一小会而已。

或者说是为了避嫌,曹俊才故意装作提前离开了,然后两人再在这里会合。

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一男一女坐在充满着堕落意味的CLUB里,干柴烈火,酒精上头,会发生些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由于隔得太远,肖阳听不见他们在谈什么,但两人却离得很近。

曹俊时不时就会拍拍林芸菲裸露出的香肩,口中侃侃而谈,充分展现出了一个情场高手的风范。

而林芸菲却也没有表现得不耐烦,频频迎合着对方,巧笑嫣然间让她的俏脸更加妩媚。

事实上,在她发短信来说已经在酒店睡下的那一刻,或许就已经是某种背叛了吧?

肖阳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林芸菲早就和老板有了不正当的关系,这种关系到底持续了多久,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都不得而知。

要说他们只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肖阳绝对不信!

有什么事不能在正式的场合谈?哪怕是单独去饭店里吃饭都可以接受,可在深夜相约饮酒寻欢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不过让肖阳略感欣慰的是,这两人看似是要发生点什么,却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也没跳舞,也没有进一步的亲密接触。

林芸菲脸上始终闪烁着兴奋的神色,肖阳猜也猜得到现在的话题应该是关于她升职。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准备离开,肖阳也连忙紧随其后。

目的地,赫然是林芸菲住的酒店。

到了酒店楼下,肖阳坐在出租车上就眼看着他们互相拥抱了一下,而曹俊还在林芸菲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就这么分开了?

曹俊再次坐上车扬长而去,让肖阳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这种情况下曹俊绝对会趁机把林芸菲给推倒,谁知他却很绅士地离开了。

那刚才的吻算是什么,长期生活在国外养成的一种礼节?

肖阳有些纳闷,不过现在已经夜深,什么事也做不成,只好在附近的宾馆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肖阳便打了个电话给林芸菲。

电话接通之后,林芸菲还有些起床气,大声地问:“你干嘛?不知道我很累吗,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我这不是担心你么,今天有什么要忙的?”肖阳暗想昨晚林芸菲未必睡得很好,喝了那么多酒,最后和曹俊分别时还显得怅然若失。

曹俊那样的男人,恐怕很少会有女人能抗拒得了吧?

帅气多金,前途无量,肖阳自问比对方也差了不少,林芸菲如果要出轨,那曹俊肯定是最佳对象了。

“我当然有事情要忙,肖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好了,我挂了!”林芸菲根本就不想多聊。

肖阳知道林芸菲既然昨晚都没干嘛,那估计接下来两天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了,那自己还不如提前回去。

这一来一回,什么线索都没搞到,反倒是浪费了几千元,让肖阳很是心痛。

要知道现在小栈宾馆和景泰酒店带来的收益都不高,这一年之约可不是那么好完成的,所以每浪费一分钱就是离失败更近一步。

回到中天市后,肖阳还在想着那和林芸菲在微信的男人到底是谁,不过却始终没有答案。

这个时候,唐婉终于再次上线了。

“帅哥,谢谢你上次告诉我那么重要的事,不如你再帮我调查点东西呗?”唐婉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肖阳觉得好笑,就说:“上次我只是闲得无聊,才帮了你一把,如果你想知道得更多,那我收费可是很贵的。”

“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搞到我需要的信息!怎么样?”唐婉很是认真地说道。

“你想要什么信息?”肖阳回了过去。

那边很快又回过来:“帮我调查肖阳!”

我了个去,让我自己调查自己!?

肖阳不动声色,又问:“你想知道肖阳的什么事?”

“很简单,我想知道肖阳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人,以及他和林芸菲到底有没有同房!”唐婉说起话来也是很直接。

这让肖阳有些哭笑不得,看来经过上次的事之后,唐婉果然也开始怀疑林芸菲是不是已经移情别恋了。

不过她却搞错了对象,因为林芸菲现在最不可能的就是对自己产生感情。

“美女,你这要求太高了,我虽然神通广大,却帮不到你那么多,人家夫妻同房可是很私密的事,我不会做违法的事。”肖阳以为这下唐婉该死心了。

谁知唐婉却直接开出了价格:“一万,我给你一万元,只要你能拍到肖阳出轨的证据,我就再给你三万!”

肖阳心想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呢?拍我出轨的证据?

难道她是想借此来要挟我,然后独占林芸菲?以前可也没觉得她还这么霸道,估计还是最近的事情让她意识到了危机。

红颜祸水啊!

这林芸菲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让两个人已经食不下咽了。

很快,唐婉便转了一万元钱过来,肖阳想了想,还是点击了接收,不然对方肯定就会怀疑了。

至于调查,到时完全可以找别的借口。

但唐婉的着急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她能和林芸菲谈的事,包括她对林芸菲的了解,都是肖阳都不能比的。

等到林芸菲出差回来,肖阳便觉得更加不对劲了。

“晚上我亲自下厨,你们两个有口福了!”

林芸菲居然主动提出要做饭!

她看起来容光焕发,精神很好,完全没有出差后的疲累。

肖阳便试探性地问道:“工作上的事有进展了?”

“还没有,但是老总承诺我,只要国内的分公司能正常运营起来,我就会是那的第一任总经理。”林芸菲高兴地答道。

这不就是还没升职么,那她为啥这么高兴?

肖阳深知林芸菲的性格不是属于那种幻想派,所以一个遥远的承诺对于她来说,还不至于会造成多大的情绪波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林沫沫倒是很开心地吃着大餐,完全没有看出这顿饭背后的深意,直到晚餐结束后,林芸菲去洗了个澡。

“肖阳,我有事跟你说。”林芸菲的头发还有些湿,但这样却看起来更加真实。

“什么事?”肖阳预感到有些不妙。

林芸菲半倚在床头,蹦出一句话:“我要到临市去上班了。”

“啥?”肖阳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林芸菲的兴奋是有原因的。

“刚才我不是说了么,分公司的组建我必须出力,而且要让老总看到我的能力,所以我不能再待在这里混吃等死,想要往上爬,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林芸菲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肖阳皱眉问道:“那要去多久?”

“不知道,快的话半年,慢的话就难讲了。”

肖阳简直完全接受不了:“这么久,那我要怎么办?”

“你还能怎么办,继续赚你的钱!肖阳,你又不是没有我就活不下去了,而且我借给你那些钱,可是有前提条件的,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告诉你也不是为了征求你的同意。”林芸菲大声说道。

肖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林芸菲在身边也就算了,如果她到了外地,那自己还能算是她老公?

到时别说是曹俊了,连陈伟也会有大把的时间接近她,讨好她,谁又能保证她不变心呢。

“林芸菲,你未免也太绝情了!”肖阳把一直闷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同在一张床上,却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所谓同床异梦也不过如此。

而有些事情是注定了没办法改变的,所以第二天肖阳刚起床便发现林芸菲又拿着行李箱走了。

“姐说她这几天就住公司了,到时直接去那边上班。表姐夫,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啊?”林沫沫也差距出不对劲了。

肖阳没有隐瞒,说:“你姐做出这么大的决定,也没和我商量,能不吵么?而且那边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她就想着工作,连这个家都不要了。”

“那表姐夫你要不要跟着去?”林沫沫好奇地问道。

“我跟着去干嘛?那样只会让她更加讨厌我,而且这边我还有工作,哎,算了,这些事你一个小女孩也不懂。”肖阳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

而林芸菲的这次离开,也许就是永别,谁又能知道呢。

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

除了在离开的那一天,林芸菲还发了条信息过来,让肖阳照顾好林沫沫,两人就好像路人一般陌生。

这让肖阳更加地气愤,这不明摆着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形工具来使唤么?

然而这事还不是最搞笑的。

林芸菲前脚刚走,唐婉就杀上门来了,是直接找到了小栈宾馆。

“肖阳,你他吗的还是不是男人,怎么就让芸菲离家出走了?”唐婉的嗓门很大,搞得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愣。

第20章 老婆跑了!

充满了意外的人生,才叫有趣。

肖阳没有想到林芸菲在等的人居然就是曹俊,他只不过是提前离开了一小会而已。

或者说是为了避嫌,曹俊才故意装作提前离开了,然后两人再在这里会合。

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一男一女坐在充满着堕落意味的CLUB里,干柴烈火,酒精上头,会发生些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由于隔得太远,肖阳听不见他们在谈什么,但两人却离得很近。

曹俊时不时就会拍拍林芸菲裸露出的香肩,口中侃侃而谈,充分展现出了一个情场高手的风范。

而林芸菲却也没有表现得不耐烦,频频迎合着对方,巧笑嫣然间让她的俏脸更加妩媚。

事实上,在她发短信来说已经在酒店睡下的那一刻,或许就已经是某种背叛了吧?

肖阳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林芸菲早就和老板有了不正当的关系,这种关系到底持续了多久,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都不得而知。

要说他们只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肖阳绝对不信!

有什么事不能在正式的场合谈?哪怕是单独去饭店里吃饭都可以接受,可在深夜相约饮酒寻欢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不过让肖阳略感欣慰的是,这两人看似是要发生点什么,却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也没跳舞,也没有进一步的亲密接触。

林芸菲脸上始终闪烁着兴奋的神色,肖阳猜也猜得到现在的话题应该是关于她升职。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准备离开,肖阳也连忙紧随其后。

目的地,赫然是林芸菲住的酒店。

到了酒店楼下,肖阳坐在出租车上就眼看着他们互相拥抱了一下,而曹俊还在林芸菲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就这么分开了?

曹俊再次坐上车扬长而去,让肖阳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这种情况下曹俊绝对会趁机把林芸菲给推倒,谁知他却很绅士地离开了。

那刚才的吻算是什么,长期生活在国外养成的一种礼节?

肖阳有些纳闷,不过现在已经夜深,什么事也做不成,只好在附近的宾馆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肖阳便打了个电话给林芸菲。

电话接通之后,林芸菲还有些起床气,大声地问:“你干嘛?不知道我很累吗,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我这不是担心你么,今天有什么要忙的?”肖阳暗想昨晚林芸菲未必睡得很好,喝了那么多酒,最后和曹俊分别时还显得怅然若失。

曹俊那样的男人,恐怕很少会有女人能抗拒得了吧?

帅气多金,前途无量,肖阳自问比对方也差了不少,林芸菲如果要出轨,那曹俊肯定是最佳对象了。

“我当然有事情要忙,肖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好了,我挂了!”林芸菲根本就不想多聊。

肖阳知道林芸菲既然昨晚都没干嘛,那估计接下来两天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了,那自己还不如提前回去。

这一来一回,什么线索都没搞到,反倒是浪费了几千元,让肖阳很是心痛。

要知道现在小栈宾馆和景泰酒店带来的收益都不高,这一年之约可不是那么好完成的,所以每浪费一分钱就是离失败更近一步。

回到中天市后,肖阳还在想着那和林芸菲在微信的男人到底是谁,不过却始终没有答案。

这个时候,唐婉终于再次上线了。

“帅哥,谢谢你上次告诉我那么重要的事,不如你再帮我调查点东西呗?”唐婉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肖阳觉得好笑,就说:“上次我只是闲得无聊,才帮了你一把,如果你想知道得更多,那我收费可是很贵的。”

“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搞到我需要的信息!怎么样?”唐婉很是认真地说道。

“你想要什么信息?”肖阳回了过去。

那边很快又回过来:“帮我调查肖阳!”

我了个去,让我自己调查自己!?

肖阳不动声色,又问:“你想知道肖阳的什么事?”

“很简单,我想知道肖阳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人,以及他和林芸菲到底有没有同房!”唐婉说起话来也是很直接。

这让肖阳有些哭笑不得,看来经过上次的事之后,唐婉果然也开始怀疑林芸菲是不是已经移情别恋了。

不过她却搞错了对象,因为林芸菲现在最不可能的就是对自己产生感情。

“美女,你这要求太高了,我虽然神通广大,却帮不到你那么多,人家夫妻同房可是很私密的事,我不会做违法的事。”肖阳以为这下唐婉该死心了。

谁知唐婉却直接开出了价格:“一万,我给你一万元,只要你能拍到肖阳出轨的证据,我就再给你三万!”

肖阳心想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呢?拍我出轨的证据?

难道她是想借此来要挟我,然后独占林芸菲?以前可也没觉得她还这么霸道,估计还是最近的事情让她意识到了危机。

红颜祸水啊!

这林芸菲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让两个人已经食不下咽了。

很快,唐婉便转了一万元钱过来,肖阳想了想,还是点击了接收,不然对方肯定就会怀疑了。

至于调查,到时完全可以找别的借口。

但唐婉的着急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她能和林芸菲谈的事,包括她对林芸菲的了解,都是肖阳都不能比的。

等到林芸菲出差回来,肖阳便觉得更加不对劲了。

“晚上我亲自下厨,你们两个有口福了!”

林芸菲居然主动提出要做饭!

她看起来容光焕发,精神很好,完全没有出差后的疲累。

肖阳便试探性地问道:“工作上的事有进展了?”

“还没有,但是老总承诺我,只要国内的分公司能正常运营起来,我就会是那的第一任总经理。”林芸菲高兴地答道。

这不就是还没升职么,那她为啥这么高兴?

肖阳深知林芸菲的性格不是属于那种幻想派,所以一个遥远的承诺对于她来说,还不至于会造成多大的情绪波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林沫沫倒是很开心地吃着大餐,完全没有看出这顿饭背后的深意,直到晚餐结束后,林芸菲去洗了个澡。

“肖阳,我有事跟你说。”林芸菲的头发还有些湿,但这样却看起来更加真实。

“什么事?”肖阳预感到有些不妙。

林芸菲半倚在床头,蹦出一句话:“我要到临市去上班了。”

“啥?”肖阳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林芸菲的兴奋是有原因的。

“刚才我不是说了么,分公司的组建我必须出力,而且要让老总看到我的能力,所以我不能再待在这里混吃等死,想要往上爬,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林芸菲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肖阳皱眉问道:“那要去多久?”

“不知道,快的话半年,慢的话就难讲了。”

肖阳简直完全接受不了:“这么久,那我要怎么办?”

“你还能怎么办,继续赚你的钱!肖阳,你又不是没有我就活不下去了,而且我借给你那些钱,可是有前提条件的,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告诉你也不是为了征求你的同意。”林芸菲大声说道。

肖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林芸菲在身边也就算了,如果她到了外地,那自己还能算是她老公?

到时别说是曹俊了,连陈伟也会有大把的时间接近她,讨好她,谁又能保证她不变心呢。

“林芸菲,你未免也太绝情了!”肖阳把一直闷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同在一张床上,却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所谓同床异梦也不过如此。

而有些事情是注定了没办法改变的,所以第二天肖阳刚起床便发现林芸菲又拿着行李箱走了。

“姐说她这几天就住公司了,到时直接去那边上班。表姐夫,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啊?”林沫沫也差距出不对劲了。

肖阳没有隐瞒,说:“你姐做出这么大的决定,也没和我商量,能不吵么?而且那边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她就想着工作,连这个家都不要了。”

“那表姐夫你要不要跟着去?”林沫沫好奇地问道。

“我跟着去干嘛?那样只会让她更加讨厌我,而且这边我还有工作,哎,算了,这些事你一个小女孩也不懂。”肖阳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

而林芸菲的这次离开,也许就是永别,谁又能知道呢。

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

除了在离开的那一天,林芸菲还发了条信息过来,让肖阳照顾好林沫沫,两人就好像路人一般陌生。

这让肖阳更加地气愤,这不明摆着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形工具来使唤么?

然而这事还不是最搞笑的。

林芸菲前脚刚走,唐婉就杀上门来了,是直接找到了小栈宾馆。

“肖阳,你他吗的还是不是男人,怎么就让芸菲离家出走了?”唐婉的嗓门很大,搞得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愣。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