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1 18:23:06

招聘的人太多,对现在的肖阳来说也成了一种烦恼。

他就招一名副经理,只要能跟李明分庭抗礼,斗得他不敢再碍事,最好灰溜溜走人,就成!

可看着眼前这大帮人,多少都挺有眼力见儿的,选谁倒是叫肖阳踌躇起来。

“老板您要什么样儿的,说出来,再挑我们之中最合适的那个不就完了吗!”

有人眼尖直接点破肖阳的心思,肖阳面上不显,心里却把这个人叉掉了。

会耍小聪明,善于揣测上级的想法,这种人嘴还好,若聘用他,肖阳担心这家伙不干正事整天只知道狂吹马屁撩拨上级。

“是啊,老板,您就给我们出个题,当是逐一面试了,哪个答案符合您心意了您选哪个!”

这个说话中规中矩,还挺爽朗的,可以考虑下。

肖阳思索了一阵,直接给他们这些人出题。

“如果酒店管理遇到非常不听话的无赖下属,你们会怎么办?前提:这个下属跟店铺的房主是亲戚关系,不惧一般的威胁。”

他是把景泰酒店面临的困境摊开来,让这些人群策群力想办法。

要是林芸菲和唐婉这会儿站在这里,听见肖阳狡猾地出这种题目,说不定会刮目相看。

“遇到无赖下属,抓他把柄啊!如果我是他上司,一定会抓住他小辫子狠狠惩办他,给他撵出酒店,房主来了也不好使!”

“不不,房主的面子还是得买的,不然一旦租赁合同到期,或者他提前违约做些膈应人的事,酒店经营一样要有麻烦!老板,我如果是这个无赖下属的上级,我绝壁先稳住他,暗搓搓搜集他对酒店不利的证据,再一次拿出来跟房主摊牌协商,您看这怎么样?”

后者说的主意算是让肖阳挺满意的了,再一看出主意那人,刚巧又是之前说话爽朗讲规矩的人。

肖阳心里已经开始属意聘请这个人回去做景泰酒店的副经理。

哪知道就在他即将开口,要请人进一步深谈薪资待遇,敲定契约合同的时候,长长的人群后面忽然冒出一句:

“你们的答案未免太老套了!我要是那个无赖下属的上级,我一定比他更无赖,看谁耗得过谁!当然了,要我当这个酒店经理,我跟他斗法也不会拿酒店业绩开玩笑,我有把握一边跟他斗,一边确保酒店日常经营不受影响,还能让房主满意!”

话语落下,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一脸不屑和鄙夷。

这人谁啊,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敢放这种狂言!

肖阳也不禁皱了皱眉,因为他分辨出这道突然插话的声音的主人是个女人。

女经理啊?办事业务能力往往差强人意,最怕的就是眼光短浅,有局限性,没法顾全大局。

加上她突然插嘴大放厥词,肖阳对这个猖狂的女经理人更没有丝毫好感。

但当人群分开,露出后面个子微矮,面目精致秀丽的女人来,肖阳又不由眼前一亮。

一个人的着装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比如林芸菲,冷傲的商务女强人,一般穿着也比较性冷淡风格;比如唐婉,热情似火脾气火爆的蕾丝边,日常中性范儿,撩妹功力让作为男人的肖阳都自惭形秽,但是眼前这个美女,她的着装打扮让人想不到她是做管理的。

她的外表好似邻家妹妹一样充满阳光,粉粉的樱桃小嘴一嘟让男人情不自禁为她倾倒,更别说那双灵动有神,时刻带笑的眼眸。

肖阳总结,如果刚刚她说的不是夸大事实,那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善茬。

她很擅长伪装,让人有先入为主的好感,很难叫人对她提起防范。

肖阳蹙了蹙眉,夏洁一眼就注意到他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化。

只见她眉眼弯弯,莞尔道:“老板,我觉得说再多也不过是纸上谈兵,你可以给我三天试用期,如果我做的不好,你随时无条件地把我踢走!

当然,这三天试用期我完全可以不要钱,免费帮你打工。至于最后帮到老板了,老板你怎么对待我,那就全看老板您自己的心意了,反正我一个弱女子,再能闹腾也没法翻过您大老板的五指山,您说是吧?”

这女人的嘴,好伶俐啊,简直是当销售的料!

不过她说的确实让肖阳忍不住动心了,一个免费打工三天算试用期的女经理,不管她这三天做什么,自己都是稳赚不赔的。

倘若她真有能耐在三天时间内斗倒李明,解决自己的心头大患,直接让她转正,补上三天工资也不算晚!

“好,那就是你了!”

肖阳一拍板,顿时让周围绞尽脑汁想问题答案的应聘者傻眼了。

可不管他们有多少意见,都没法阻碍肖阳招这个女人临时试用的决心。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现在起草一个试用合同,你没意见的话直接在上面签字,今天就跟我走吧,我那儿包吃住。”

肖阳边说,边飞快地抽一张A4纸,写上一些他要求的注意事项,还有标明试用期限无工资,双方都同意这个合同生效。

“我叫夏洁,老板您叫我名字,或者小夏都可以!”

夏梦嘻嘻一笑,看也不看试用合同上面写着的事项,明摆着对自己很有信心。

但是她在签字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肖阳的签名,“咦,老板您的名字叫肖阳?旭日东升,一轮骄阳,真是好意兆啊,从这个名字就能窥见老板您今年的运势一定紫气东来,越有越有!”

这张嘴,也太会说话了!

肖阳本身是不想招太伶俐会拍马屁的下属的,但架不住夏洁说得一脸诚恳,还拿他的名字做比喻,说他今年运势旺盛。

刚巧肖阳背着一百五十万的军令状,心里正没底呢,夏洁的一番话算是拍到他心坎上了。

肖阳登时一改对夏洁有意见的态度,对她也和颜悦色起来。

“借你吉言!小夏,你现在就跟我去酒店,那你家里不需要打声招呼?”

“我一个人住,去哪儿对自己有个交代就行啦!况且肖老板您长得那么帅气明朗,一看就不是爱耍心眼使坏的人,我还需要担心什么呀?”

夏洁又是一连串的彩虹屁,吹得肖阳倍感烫帖,这会儿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老总宁可养着会溜须拍马不干正事的下级,也不喜欢那些做实事忠言逆耳的下级的感受。

没别的,这拍马屁拍得人心里舒坦啊!

这一瞬间,面对夏梦,肖阳心里成就感爆棚!

“小夏,跟你商量个事儿,别管我叫肖老板了,我也才不到三十岁,你把我叫老了,直接叫肖哥吧!”

夏洁眨眨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大大方方叫了一声,“好,肖哥!”

“我没想到肖哥这么年轻,都能开上酒店了,真是不简单!哎呀我要是有肖哥你这两把刷子,那也不用出外给人家打工了。”

肖阳这次被吹得不好意思,“哪里,我这还算大器晚成,早该出来搞事业了。具体的情况,等你试用期过去再说,咱们先去酒店看看,你要面对的题目还在后头呢。”

“没事儿,管他什么无赖人物也难不倒我。”

夏洁拍了拍她的胸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很薄一层白衣衬里被她轻轻一拍,透出了里面完美的事业线,肖阳差点看直了眼。

这个女经理招的,还很有料哈,别的不说小嘴叭叭甜,放那儿一摆也是赏心悦目的。

肖阳心想,甭管这个夏洁实力怎么样,冲着她这小模样,留下做个秘书还是没问题的。

他这也是一家小宾馆和一家大酒店的老板了,也该配备个私人助理生活秘书什么的了。

很快两人坐车到了景泰酒店,自打出租车进了中天大学,夏洁的眼睛就亮了,当看到景泰酒店的规模,她更是双眼中精光闪闪,一看就有想施展拳脚大干一场的欲望。

肖阳暗中观察一番后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引人进入酒店。

“别看大堂牌子什么的设施很陈旧,也疏于管理没人整顿,实际酒店客房各方面硬性设施还是不错的,就是这人啊,我很难形容,你见了就知道。”

他这话的意思夏洁一听就懂,无赖下属执意跟老板打对台,因为有房主的关系,老板不好直接撕破脸皮,这也令其他人都不得不审时度势,臣服在无赖下属的淫威下,任由他在酒店作威作福。

眼下就欠她见这个无赖下属一面,了解敌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

酒店里,李明一听人汇报说肖阳又来了,这次还领了个美女,还以为他终于认清这里谁才是老大,打算敬献美女求和了。

他对身边伺候的小倩哈哈笑道:“我就说,跟我打持久战,这新老板也撑不了太长时间!你瞧瞧,先向我低头了不是?”

“你们啊,就继续跟着老子吃香喝辣,只要我叔叔还是这儿的房主,我就是这里的老大,换几个老板来都得看我脸色行事,你们只要全站在我这边,听我的,准没错!”

第29章 就是你了

招聘的人太多,对现在的肖阳来说也成了一种烦恼。

他就招一名副经理,只要能跟李明分庭抗礼,斗得他不敢再碍事,最好灰溜溜走人,就成!

可看着眼前这大帮人,多少都挺有眼力见儿的,选谁倒是叫肖阳踌躇起来。

“老板您要什么样儿的,说出来,再挑我们之中最合适的那个不就完了吗!”

有人眼尖直接点破肖阳的心思,肖阳面上不显,心里却把这个人叉掉了。

会耍小聪明,善于揣测上级的想法,这种人嘴还好,若聘用他,肖阳担心这家伙不干正事整天只知道狂吹马屁撩拨上级。

“是啊,老板,您就给我们出个题,当是逐一面试了,哪个答案符合您心意了您选哪个!”

这个说话中规中矩,还挺爽朗的,可以考虑下。

肖阳思索了一阵,直接给他们这些人出题。

“如果酒店管理遇到非常不听话的无赖下属,你们会怎么办?前提:这个下属跟店铺的房主是亲戚关系,不惧一般的威胁。”

他是把景泰酒店面临的困境摊开来,让这些人群策群力想办法。

要是林芸菲和唐婉这会儿站在这里,听见肖阳狡猾地出这种题目,说不定会刮目相看。

“遇到无赖下属,抓他把柄啊!如果我是他上司,一定会抓住他小辫子狠狠惩办他,给他撵出酒店,房主来了也不好使!”

“不不,房主的面子还是得买的,不然一旦租赁合同到期,或者他提前违约做些膈应人的事,酒店经营一样要有麻烦!老板,我如果是这个无赖下属的上级,我绝壁先稳住他,暗搓搓搜集他对酒店不利的证据,再一次拿出来跟房主摊牌协商,您看这怎么样?”

后者说的主意算是让肖阳挺满意的了,再一看出主意那人,刚巧又是之前说话爽朗讲规矩的人。

肖阳心里已经开始属意聘请这个人回去做景泰酒店的副经理。

哪知道就在他即将开口,要请人进一步深谈薪资待遇,敲定契约合同的时候,长长的人群后面忽然冒出一句:

“你们的答案未免太老套了!我要是那个无赖下属的上级,我一定比他更无赖,看谁耗得过谁!当然了,要我当这个酒店经理,我跟他斗法也不会拿酒店业绩开玩笑,我有把握一边跟他斗,一边确保酒店日常经营不受影响,还能让房主满意!”

话语落下,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一脸不屑和鄙夷。

这人谁啊,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敢放这种狂言!

肖阳也不禁皱了皱眉,因为他分辨出这道突然插话的声音的主人是个女人。

女经理啊?办事业务能力往往差强人意,最怕的就是眼光短浅,有局限性,没法顾全大局。

加上她突然插嘴大放厥词,肖阳对这个猖狂的女经理人更没有丝毫好感。

但当人群分开,露出后面个子微矮,面目精致秀丽的女人来,肖阳又不由眼前一亮。

一个人的着装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比如林芸菲,冷傲的商务女强人,一般穿着也比较性冷淡风格;比如唐婉,热情似火脾气火爆的蕾丝边,日常中性范儿,撩妹功力让作为男人的肖阳都自惭形秽,但是眼前这个美女,她的着装打扮让人想不到她是做管理的。

她的外表好似邻家妹妹一样充满阳光,粉粉的樱桃小嘴一嘟让男人情不自禁为她倾倒,更别说那双灵动有神,时刻带笑的眼眸。

肖阳总结,如果刚刚她说的不是夸大事实,那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善茬。

她很擅长伪装,让人有先入为主的好感,很难叫人对她提起防范。

肖阳蹙了蹙眉,夏洁一眼就注意到他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化。

只见她眉眼弯弯,莞尔道:“老板,我觉得说再多也不过是纸上谈兵,你可以给我三天试用期,如果我做的不好,你随时无条件地把我踢走!

当然,这三天试用期我完全可以不要钱,免费帮你打工。至于最后帮到老板了,老板你怎么对待我,那就全看老板您自己的心意了,反正我一个弱女子,再能闹腾也没法翻过您大老板的五指山,您说是吧?”

这女人的嘴,好伶俐啊,简直是当销售的料!

不过她说的确实让肖阳忍不住动心了,一个免费打工三天算试用期的女经理,不管她这三天做什么,自己都是稳赚不赔的。

倘若她真有能耐在三天时间内斗倒李明,解决自己的心头大患,直接让她转正,补上三天工资也不算晚!

“好,那就是你了!”

肖阳一拍板,顿时让周围绞尽脑汁想问题答案的应聘者傻眼了。

可不管他们有多少意见,都没法阻碍肖阳招这个女人临时试用的决心。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现在起草一个试用合同,你没意见的话直接在上面签字,今天就跟我走吧,我那儿包吃住。”

肖阳边说,边飞快地抽一张A4纸,写上一些他要求的注意事项,还有标明试用期限无工资,双方都同意这个合同生效。

“我叫夏洁,老板您叫我名字,或者小夏都可以!”

夏梦嘻嘻一笑,看也不看试用合同上面写着的事项,明摆着对自己很有信心。

但是她在签字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肖阳的签名,“咦,老板您的名字叫肖阳?旭日东升,一轮骄阳,真是好意兆啊,从这个名字就能窥见老板您今年的运势一定紫气东来,越有越有!”

这张嘴,也太会说话了!

肖阳本身是不想招太伶俐会拍马屁的下属的,但架不住夏洁说得一脸诚恳,还拿他的名字做比喻,说他今年运势旺盛。

刚巧肖阳背着一百五十万的军令状,心里正没底呢,夏洁的一番话算是拍到他心坎上了。

肖阳登时一改对夏洁有意见的态度,对她也和颜悦色起来。

“借你吉言!小夏,你现在就跟我去酒店,那你家里不需要打声招呼?”

“我一个人住,去哪儿对自己有个交代就行啦!况且肖老板您长得那么帅气明朗,一看就不是爱耍心眼使坏的人,我还需要担心什么呀?”

夏洁又是一连串的彩虹屁,吹得肖阳倍感烫帖,这会儿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老总宁可养着会溜须拍马不干正事的下级,也不喜欢那些做实事忠言逆耳的下级的感受。

没别的,这拍马屁拍得人心里舒坦啊!

这一瞬间,面对夏梦,肖阳心里成就感爆棚!

“小夏,跟你商量个事儿,别管我叫肖老板了,我也才不到三十岁,你把我叫老了,直接叫肖哥吧!”

夏洁眨眨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大大方方叫了一声,“好,肖哥!”

“我没想到肖哥这么年轻,都能开上酒店了,真是不简单!哎呀我要是有肖哥你这两把刷子,那也不用出外给人家打工了。”

肖阳这次被吹得不好意思,“哪里,我这还算大器晚成,早该出来搞事业了。具体的情况,等你试用期过去再说,咱们先去酒店看看,你要面对的题目还在后头呢。”

“没事儿,管他什么无赖人物也难不倒我。”

夏洁拍了拍她的胸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很薄一层白衣衬里被她轻轻一拍,透出了里面完美的事业线,肖阳差点看直了眼。

这个女经理招的,还很有料哈,别的不说小嘴叭叭甜,放那儿一摆也是赏心悦目的。

肖阳心想,甭管这个夏洁实力怎么样,冲着她这小模样,留下做个秘书还是没问题的。

他这也是一家小宾馆和一家大酒店的老板了,也该配备个私人助理生活秘书什么的了。

很快两人坐车到了景泰酒店,自打出租车进了中天大学,夏洁的眼睛就亮了,当看到景泰酒店的规模,她更是双眼中精光闪闪,一看就有想施展拳脚大干一场的欲望。

肖阳暗中观察一番后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引人进入酒店。

“别看大堂牌子什么的设施很陈旧,也疏于管理没人整顿,实际酒店客房各方面硬性设施还是不错的,就是这人啊,我很难形容,你见了就知道。”

他这话的意思夏洁一听就懂,无赖下属执意跟老板打对台,因为有房主的关系,老板不好直接撕破脸皮,这也令其他人都不得不审时度势,臣服在无赖下属的淫威下,任由他在酒店作威作福。

眼下就欠她见这个无赖下属一面,了解敌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

酒店里,李明一听人汇报说肖阳又来了,这次还领了个美女,还以为他终于认清这里谁才是老大,打算敬献美女求和了。

他对身边伺候的小倩哈哈笑道:“我就说,跟我打持久战,这新老板也撑不了太长时间!你瞧瞧,先向我低头了不是?”

“你们啊,就继续跟着老子吃香喝辣,只要我叔叔还是这儿的房主,我就是这里的老大,换几个老板来都得看我脸色行事,你们只要全站在我这边,听我的,准没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