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4 15:30:22

肖阳和唐婉彼此两看两相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林芸菲夹在其中很无奈,但整颗心还是偏向唐婉更多点。

所以肖阳一发牢骚她就不爱听了。

“肖阳,现在唐婉既然跟你住在一起,她做什么起码你都要过问一下,不要回头我一问三不知,万一唐婉真在外面出了事,我没及时收到消息,让唐婉觉得她被冷落了,到时候你背得起责任?”

“行行,什么都是我错,唐婉对,我不跟你吵。芸菲,我还没方便完呢,就先挂电话了啊,至于唐婉有什么事你自己明天再问她,现在她睡得那么死,肯定接不了你电话。”

说完肖阳就想急匆匆挂断电话,毕竟看唐婉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搞出大动静,万一真被林芸菲听到了,他都不好交代。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林芸菲那头刚准备收线,正巧听到一声高昂的尖叫,她当时就蒙了!

过了半晌林芸菲才反应过来,气急地冲肖阳质问,“肖阳,你敢和沫沫合起伙来撒谎骗我?快说,唐婉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你听错了!”

求生欲让肖阳一口咬定刚刚的尖叫是林芸菲的幻觉。

“我听错?你怎么知道我是听见了唐婉的尖叫声才会这么问你?肖阳,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唐婉究竟在做什么,否则我直接定今晚的机票杀回去,自己找唐婉问清楚!而你和沫沫谁也别想逃!”

林芸菲不愧是大公司杀伐果断的大秘书,女强人,张口就逻辑思维缜密地推敲出肖阳确实有隐瞒,咄咄逼人的口气登时堵得肖阳无话可说,只能骗一步算一步,硬着头皮胡诌道:

“唐婉她,哎呀其实就是喝高了,突然有点空虚,然后她关上门自给自足了!”

“真的?你没有帮她隐瞒我?她一个人就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沫沫知道吗?沫沫没被吓到吧!”林芸菲将信将疑地追问。

肖阳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节操都毁在唐婉手里了,他抹了把脸,沉重地道:“房子又不隔音,沫沫当然是听见了,不过沫沫小大人一个,对唐婉自己纾解什么的能理解也不排斥就是了。”

“这个唐婉,怎么能背着我在家胡搞!我表妹还在呢!肖阳,你赶紧把唐婉叫出来,让她接电话!”

林芸菲在电话那头只要一想到唐婉在自己的房间纾解,叫声嚷得肖阳和林沫沫都听见了,她就又羞又臊地直想说唐婉两句。

真的她如果早知道唐婉在自己家敢这么胡来,她当初怎么都不会同意唐婉搬过去的。

“啊,你让我这时候叫唐婉?芸菲,我也是要避嫌的啊,我一个男人……这不方便吧?”

听到林芸菲的话,肖阳深感为难,一个头两个大。

不止是因为他得冒着被清醒过来的唐婉爆锤的危险,更有唐婉接听电话很容易露馅的问题,到时林芸菲知道他撒谎,他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肖阳绞尽脑汁地推脱,林芸菲的气头过去倒是很冷静,她说:“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唐婉对男人不感兴趣,在我们眼里你跟太监没什么区别。好了你别浪费我时间,赶紧叫唐婉接电话!”

“行吧。”肖阳绝望了。

他现在只能给自己打气,真正的勇士无惧惨淡的人生,就算等会儿要被唐婉揍一顿,他也不能我违背林芸菲的意思,他豁出去了!

“唐婉,唐婉,你方便吗,芸菲来电话了,叫你出来接电话!”

边喊着,肖阳边捂住话筒,快速拿被子盖住唐婉的身体,手上又用一点力度拍打唐婉的脸,叫她尽快清醒过来。

然而肖阳低估了色欲熏心的陈伟搞来的猛药,他原计划可是要和小丽唐婉一起玩,唐婉喝了加料的药酒,药性上头一定会迷迷糊糊不知今夕是何夕,到时候他就能享受双倍的快乐,充分满足自己。

所以明显唐婉纾解一次还不够,她脸色潮红,眼神迷离,瞥到一个人影站在自己眼前,立刻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肖阳只听她吃吃地笑,“宝贝儿,你回来啦?咱们好久没这么在一起啦,这次一定要把你以前欠我的补回来。”

突然被个大型挂件挂在身上,肖阳手忙脚乱无从招架,他满头大汗下来不及捂住话筒,令唐婉的话原原本本地传到了林芸菲的耳朵里。

林芸菲震惊了,“肖阳,唐婉她这是怎么了?喝多了吗?怎么胡言乱语的?”

“我说了吧,她现在真的不方便,我也不好打搅她!具体的事情,你等她清醒了自己跟你解释吧!”

肖阳憋到极限,实在不堪忍受唐婉的骚扰,他第一次主动挂断林芸菲的电话,没好气地坐在床边压住唐婉身上的被子。

“别扑腾了!再扑腾就丢你去洗冷水澡!”

“唔,我好难受,宝贝儿你在哪里?就知道吊我胃口,坏蛋,给看不给摸,小拳拳打你胸口!”

唐婉大脑已经被药性冲击得七零八落,嘴上也开始语无伦次了,整个人像是不给糖吃就闹的小孩儿,搞得肖阳又不禁起恻隐之心。

都是陈伟那个混蛋作妖,唐婉其实已经对林芸菲够意思了,他俩何苦这样互相折腾内斗便宜共同的敌人。

“这都是你求我的啊,不是我占你便宜,最后一次了!”

肖阳嘟囔了一句,给话筒撇开,继续掀开被子帮唐婉散热。

这回肖阳一直等到唐婉身上药性彻底褪下去,他才汗涔涔地收回了手。

解决完他看也不看一脸餍足睡得香沉的唐婉,急匆匆夺门而出,直冲向厕所狂打香皂洗手。

出去之后林沫沫还站在门口,她看了一眼肖阳匆忙的背影,不放心去望了一眼唐婉的情况,见她身上的热度确实退了,才松了一口气。

林沫沫去厕所门口对肖阳道:“表姐夫,这次真多亏了你,要是没你唐婉姐就得被坏蛋占便宜了,而且若不是你急中生智,换我来应对表姐,多半会穿帮。”

“成家的男人嘛,总有应付老婆的妙招,不过这样的事可一不可再,我这小心脏实在受不了这么刺激。”

肖阳深吸一口气,对着镜子一看,登时震惊了,这个一脸发白,看起来像是身体被掏空了的可怜虫居然是自己?

唐婉果然是个祸害,光为了满足她,他就十八般武艺全部上阵,几乎使尽浑身解数。

要说芸菲胃口也挺大的,真不知道以后设法让她蹬了唐婉,自己一个人能不能满足她的胃口。

想想肖阳就陷入了复杂的纠结中。

“哦?表姐夫,听你的话应付我表姐还很有经验?”

肖阳光顾影自怜了,没想到林沫沫在外面误解他说的话,一脸怀疑地看过来,吓得他又被活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他急忙否认,“沫沫,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我是说男人嘛成了家有小金库什么的都不敢让老婆知道,就算你表姐不在乎这点钱,对我来说却很重要,这么讲你懂我的意思吧?”

“噗,表姐夫看你紧张那样儿,我其实是开玩笑的啦!一看你的胆子就不可能对我表姐阳奉阴违,尤其今天对待唐婉姐这件事上,你做了一般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堪比当代柳下惠,我对谁不放心,对你也是一百个放心哒!”

林沫沫说着朝肖阳眨了眨眼,这番大喘气搞得肖阳又好气又好笑。

“你表姐夫我胆小,所以你以后别随便拿出你表姐来吓唬我,我都怕被吓出精神衰弱!对了,都这么晚你还没吃饭,饿了吧?我去给你做吃的。”

林沫沫闻言很是善解人意道:“不要紧的,刚刚唐婉姐情况紧急刻不容缓,我哪有心思吃饭呀,现在危机过去,表姐夫你随便做点什么都行。”

“好,那我即兴发挥。”

肖阳笑着应了一声,就走向厨房。

临市,林芸菲呆在公寓里,不敢置信看着自己手机。

肖阳居然挂她电话?

这是不是唐婉不耐烦了,让肖阳闭嘴不要吵她,他才会生气地挂了电话。

才几天不见,唐婉就这么想念她,为了她借酒消愁,把自己搞成这样,林芸菲一想就不禁心生歉疚。

她知道自己最近光顾着忙事业,是有点冷落唐婉了,所以出乎愧疚同意唐婉搬来家里住,还一直要求肖阳处处让着唐婉,这次林沫沫被老师告状,林芸菲觉得正是讨好唐婉的机会,便把林沫沫的监护权也交给了唐婉。

本来她想趁热打铁,就着林沫沫的事再跟唐婉说两句软话,缓和她们之间的关系,等唐婉有空再来临市找她,哪想到唐婉不接听电话,把自己还灌醉了,那么傲娇自尊心强的人闹出这样的糗事来,可见自己的冷落对唐婉打击有多大。

“不然,过段时间工作稳定了,我回去找唐婉好好谈一谈吧。”

林芸菲暗下决定。

此时睡梦中的唐婉还不知道有多酸爽的误会等着她,待到一夜过去,她浑身酸疼地醒来,昏迷前的记忆如数回笼,她第一反应就是像弹簧一样坐起来,惊慌地摸索全身。

第35章 酸爽的误会

肖阳和唐婉彼此两看两相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林芸菲夹在其中很无奈,但整颗心还是偏向唐婉更多点。

所以肖阳一发牢骚她就不爱听了。

“肖阳,现在唐婉既然跟你住在一起,她做什么起码你都要过问一下,不要回头我一问三不知,万一唐婉真在外面出了事,我没及时收到消息,让唐婉觉得她被冷落了,到时候你背得起责任?”

“行行,什么都是我错,唐婉对,我不跟你吵。芸菲,我还没方便完呢,就先挂电话了啊,至于唐婉有什么事你自己明天再问她,现在她睡得那么死,肯定接不了你电话。”

说完肖阳就想急匆匆挂断电话,毕竟看唐婉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搞出大动静,万一真被林芸菲听到了,他都不好交代。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林芸菲那头刚准备收线,正巧听到一声高昂的尖叫,她当时就蒙了!

过了半晌林芸菲才反应过来,气急地冲肖阳质问,“肖阳,你敢和沫沫合起伙来撒谎骗我?快说,唐婉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你听错了!”

求生欲让肖阳一口咬定刚刚的尖叫是林芸菲的幻觉。

“我听错?你怎么知道我是听见了唐婉的尖叫声才会这么问你?肖阳,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唐婉究竟在做什么,否则我直接定今晚的机票杀回去,自己找唐婉问清楚!而你和沫沫谁也别想逃!”

林芸菲不愧是大公司杀伐果断的大秘书,女强人,张口就逻辑思维缜密地推敲出肖阳确实有隐瞒,咄咄逼人的口气登时堵得肖阳无话可说,只能骗一步算一步,硬着头皮胡诌道:

“唐婉她,哎呀其实就是喝高了,突然有点空虚,然后她关上门自给自足了!”

“真的?你没有帮她隐瞒我?她一个人就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沫沫知道吗?沫沫没被吓到吧!”林芸菲将信将疑地追问。

肖阳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节操都毁在唐婉手里了,他抹了把脸,沉重地道:“房子又不隔音,沫沫当然是听见了,不过沫沫小大人一个,对唐婉自己纾解什么的能理解也不排斥就是了。”

“这个唐婉,怎么能背着我在家胡搞!我表妹还在呢!肖阳,你赶紧把唐婉叫出来,让她接电话!”

林芸菲在电话那头只要一想到唐婉在自己的房间纾解,叫声嚷得肖阳和林沫沫都听见了,她就又羞又臊地直想说唐婉两句。

真的她如果早知道唐婉在自己家敢这么胡来,她当初怎么都不会同意唐婉搬过去的。

“啊,你让我这时候叫唐婉?芸菲,我也是要避嫌的啊,我一个男人……这不方便吧?”

听到林芸菲的话,肖阳深感为难,一个头两个大。

不止是因为他得冒着被清醒过来的唐婉爆锤的危险,更有唐婉接听电话很容易露馅的问题,到时林芸菲知道他撒谎,他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肖阳绞尽脑汁地推脱,林芸菲的气头过去倒是很冷静,她说:“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唐婉对男人不感兴趣,在我们眼里你跟太监没什么区别。好了你别浪费我时间,赶紧叫唐婉接电话!”

“行吧。”肖阳绝望了。

他现在只能给自己打气,真正的勇士无惧惨淡的人生,就算等会儿要被唐婉揍一顿,他也不能我违背林芸菲的意思,他豁出去了!

“唐婉,唐婉,你方便吗,芸菲来电话了,叫你出来接电话!”

边喊着,肖阳边捂住话筒,快速拿被子盖住唐婉的身体,手上又用一点力度拍打唐婉的脸,叫她尽快清醒过来。

然而肖阳低估了色欲熏心的陈伟搞来的猛药,他原计划可是要和小丽唐婉一起玩,唐婉喝了加料的药酒,药性上头一定会迷迷糊糊不知今夕是何夕,到时候他就能享受双倍的快乐,充分满足自己。

所以明显唐婉纾解一次还不够,她脸色潮红,眼神迷离,瞥到一个人影站在自己眼前,立刻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肖阳只听她吃吃地笑,“宝贝儿,你回来啦?咱们好久没这么在一起啦,这次一定要把你以前欠我的补回来。”

突然被个大型挂件挂在身上,肖阳手忙脚乱无从招架,他满头大汗下来不及捂住话筒,令唐婉的话原原本本地传到了林芸菲的耳朵里。

林芸菲震惊了,“肖阳,唐婉她这是怎么了?喝多了吗?怎么胡言乱语的?”

“我说了吧,她现在真的不方便,我也不好打搅她!具体的事情,你等她清醒了自己跟你解释吧!”

肖阳憋到极限,实在不堪忍受唐婉的骚扰,他第一次主动挂断林芸菲的电话,没好气地坐在床边压住唐婉身上的被子。

“别扑腾了!再扑腾就丢你去洗冷水澡!”

“唔,我好难受,宝贝儿你在哪里?就知道吊我胃口,坏蛋,给看不给摸,小拳拳打你胸口!”

唐婉大脑已经被药性冲击得七零八落,嘴上也开始语无伦次了,整个人像是不给糖吃就闹的小孩儿,搞得肖阳又不禁起恻隐之心。

都是陈伟那个混蛋作妖,唐婉其实已经对林芸菲够意思了,他俩何苦这样互相折腾内斗便宜共同的敌人。

“这都是你求我的啊,不是我占你便宜,最后一次了!”

肖阳嘟囔了一句,给话筒撇开,继续掀开被子帮唐婉散热。

这回肖阳一直等到唐婉身上药性彻底褪下去,他才汗涔涔地收回了手。

解决完他看也不看一脸餍足睡得香沉的唐婉,急匆匆夺门而出,直冲向厕所狂打香皂洗手。

出去之后林沫沫还站在门口,她看了一眼肖阳匆忙的背影,不放心去望了一眼唐婉的情况,见她身上的热度确实退了,才松了一口气。

林沫沫去厕所门口对肖阳道:“表姐夫,这次真多亏了你,要是没你唐婉姐就得被坏蛋占便宜了,而且若不是你急中生智,换我来应对表姐,多半会穿帮。”

“成家的男人嘛,总有应付老婆的妙招,不过这样的事可一不可再,我这小心脏实在受不了这么刺激。”

肖阳深吸一口气,对着镜子一看,登时震惊了,这个一脸发白,看起来像是身体被掏空了的可怜虫居然是自己?

唐婉果然是个祸害,光为了满足她,他就十八般武艺全部上阵,几乎使尽浑身解数。

要说芸菲胃口也挺大的,真不知道以后设法让她蹬了唐婉,自己一个人能不能满足她的胃口。

想想肖阳就陷入了复杂的纠结中。

“哦?表姐夫,听你的话应付我表姐还很有经验?”

肖阳光顾影自怜了,没想到林沫沫在外面误解他说的话,一脸怀疑地看过来,吓得他又被活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他急忙否认,“沫沫,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我是说男人嘛成了家有小金库什么的都不敢让老婆知道,就算你表姐不在乎这点钱,对我来说却很重要,这么讲你懂我的意思吧?”

“噗,表姐夫看你紧张那样儿,我其实是开玩笑的啦!一看你的胆子就不可能对我表姐阳奉阴违,尤其今天对待唐婉姐这件事上,你做了一般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堪比当代柳下惠,我对谁不放心,对你也是一百个放心哒!”

林沫沫说着朝肖阳眨了眨眼,这番大喘气搞得肖阳又好气又好笑。

“你表姐夫我胆小,所以你以后别随便拿出你表姐来吓唬我,我都怕被吓出精神衰弱!对了,都这么晚你还没吃饭,饿了吧?我去给你做吃的。”

林沫沫闻言很是善解人意道:“不要紧的,刚刚唐婉姐情况紧急刻不容缓,我哪有心思吃饭呀,现在危机过去,表姐夫你随便做点什么都行。”

“好,那我即兴发挥。”

肖阳笑着应了一声,就走向厨房。

临市,林芸菲呆在公寓里,不敢置信看着自己手机。

肖阳居然挂她电话?

这是不是唐婉不耐烦了,让肖阳闭嘴不要吵她,他才会生气地挂了电话。

才几天不见,唐婉就这么想念她,为了她借酒消愁,把自己搞成这样,林芸菲一想就不禁心生歉疚。

她知道自己最近光顾着忙事业,是有点冷落唐婉了,所以出乎愧疚同意唐婉搬来家里住,还一直要求肖阳处处让着唐婉,这次林沫沫被老师告状,林芸菲觉得正是讨好唐婉的机会,便把林沫沫的监护权也交给了唐婉。

本来她想趁热打铁,就着林沫沫的事再跟唐婉说两句软话,缓和她们之间的关系,等唐婉有空再来临市找她,哪想到唐婉不接听电话,把自己还灌醉了,那么傲娇自尊心强的人闹出这样的糗事来,可见自己的冷落对唐婉打击有多大。

“不然,过段时间工作稳定了,我回去找唐婉好好谈一谈吧。”

林芸菲暗下决定。

此时睡梦中的唐婉还不知道有多酸爽的误会等着她,待到一夜过去,她浑身酸疼地醒来,昏迷前的记忆如数回笼,她第一反应就是像弹簧一样坐起来,惊慌地摸索全身。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