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6 10:37:31

林沫沫一个小女孩哪见过现场版,整个人都被吓懵了。

唐婉则撇撇嘴,也觉得辣眼睛,看到陈伟身上的汗,洁癖发作突然改变主意,心想还是等他完事了再揍他。

耳边连续不绝是那什么的声音,林沫沫眼睛、耳朵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最后红着脸实在忍不住,又冲回了客厅。

“沫沫,像这种事情是人之常情,你习惯就好了,要不以后我专门教教你?”

唐婉一手搭上了林沫沫的腰,蠢蠢欲动地将手游移在林沫沫的背部,借机试探。

林沫沫心里涌上怪怪的感觉,也不知怎么,条件反射地躲开唐婉的手。

“唐婉姐,你不去教训陈伟了?他现在做那个,应该毫无防备。”

“他一身汗,现在打他是脏了我的手。”唐婉一点不掩饰对臭男人的厌恶,“再等等。”

然后她又故技重施,喋喋不休地追问,“沫沫你真的不要试试,有些东西追求到极致是很舒服的,绝对超乎你想象的美好。”

“我……还太早吧,真要有那种体验,我希望是跟我喜欢的人一起。”

林沫沫窘迫地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莫名闪过她表姐夫的身影。

那温柔的吹拂,有些时候唠叨却为她好的场景,一幕幕不知不觉就烙印在心底,光是想想心头就有暖意流淌。

“你呀,还是太小太天真。”唐婉想到喜欢的人,自然是林芸菲,马上失去了撩拨林沫沫的兴致。

她搂着林沫沫,尖尖的下巴抵在林沫沫肩膀上,轻笑道:“但愿你将来不会后悔。”

林沫沫听这话,忽然觉得唐婉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过她还是担心表姐夫的安危,不由蹙眉道:“唐婉姐,我表姐夫独自引开两个保镖,他不会有事吧?”

“他?连区区两个保镖都摆不平,还配当芸菲的老公?”

提起肖阳,唐婉不屑一哂。

“我就是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我做什么就不用叫上他了,他来只会拖后腿。”

“唐婉姐,我觉得你应该正视我表姐夫的能力,不要事事先嘲讽,那样会很打击我表姐夫的自尊心。他是个男人,也很要面子的,如果你在表姐面前也这么说他,我表姐夫该怎么自处。”林沫沫认真地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唐婉心情不好,随口应付了一句,“行了我知道了,以后给他个台阶下。”

这时卧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大吼,唐婉掰了掰手腕,脖子一拧,眼神冰冷地笑起来:“总算完事了,现在该我报复了。”

陈伟没想到小丽身经百战还那么不禁折腾,他就用力过猛,人居然活活晕过去了,让他顿感扫兴。

药性还愈发强烈,才不过是开始,陈伟浑身燥热,忍不住拿起手机给外面人打电话,叫他们赶紧再送女人进来。

唐婉就在这个时候走进卧室,陈伟大脑发热,也不管眼前是谁,来个美女,哟呵还出幻觉长得很像唐婉那种野性美女,正好便宜了他泄火。

唐婉见陈伟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大怒,新仇旧恨她非要一起报了!

“泥煤的,死到临头还不知道,看,我叫你看个够!”

话语落,唐婉出拳就打向陈伟的眼睛,势要给他打出个黑轮。

但唐婉没想到,在药力作用下,哪个男人都能发挥百分之二百的战力,更别说陈伟业余爱好也是锻炼健身,身体素质很强。

她的拳头不仅没有打到陈伟,还在他熊熊燃烧的邪火上又浇了一瓢油。

陈伟双眼赤红,躲过这一击,大喊着“美女过来吧”,然后人就扑向了唐婉。

他气势汹汹,唐婉都被吓了一跳,还沉浸在自己攻击落空的错愕中,被扑个正着!

唐婉再想抬腿把陈伟这块牛皮糖踹开,架不住陈伟无师自通伸手抓住了她踢到半空中的小腿,还难耐地磨蹭起来。

唐婉气得怒目圆瞪,奋力挣扎,那只让陈伟越来越兴奋了。

林沫沫姗姗来迟,从后面赶到就看到这一幕,情急之下大叫着“唐婉姐我来帮你”,就像个小炮弹,冲向了陈伟。

陈伟哪想到他今天有这么美的艳福,一来来两个美女投怀送抱,看这小美女的姿色清纯又带着稚嫩的吸引力,陈伟心火大盛,红着眼大笑道:

“来的好,多多益善!哈哈,都陪我玩个够吧!”

而后林沫沫也没能逃过陈伟的魔掌,被他一并抓住皓腕,鼻子还凑到林沫沫的脖子边嗅闻,都快把林沫沫吓哭了。

“沫沫!”唐婉就后悔,为什么要心软带上林沫沫,还有自己为什么要低估陈伟的能耐,这下好了,芸菲要恨死她了!

“臭男人我跟你拼了!”

唐婉冒着腿折成一字马的痛苦,一头槌想把陈伟放倒,结果这正中陈伟的下怀。

趁着唐婉身体没法保持平衡,陈伟倏然压倒唐婉,得意地趴在她身上。

“美女想反抗啊,晚了,送到嘴边的鸭子我还能让你再飞一次?”

“唐婉姐,呜呜,我害怕!”

林沫沫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吓得魂飞魄散,只知道哭。

陈伟现在就是一牲口,唐婉被他狠狠揉搓,疼得倒吸凉气说不出话来。

她被压着还极力扭动身体抗争,哪想到陈伟一手钳制林沫沫,一手还能稳稳掐着她双手手腕举在头顶。

眼看着唐婉下一刻就要被陈伟得逞,一声踹门巨响轰然传来。

肖阳引开两个保镖之后,寻思唐婉有仇报仇,把人狠狠教训一顿完了就该出来了。

他好不容易把人甩开,回到走廊拿出手机看时间,不料一等就等了十来分钟。

“还没出来?唐婉这女人是多狠啊,拳打脚踢一阵就得了,还没完没了了?再晚可就要被人发现了!”

肖阳实在不放心,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下做出决定,就要打开门进去和唐婉她们会合。

鬼知道唐婉怎么想的,进去以后还把门锁了!

肖阳瞪大眼睛,在外面对着锁上的门气笑了。

这是防贼一样防着他呢?他都做了这么多事,唐婉还觉得他跟陈伟这样的货色一样下流?

肖阳当即想气得扭头就走,爱咋咋地,不管唐婉了。

可他转身就走的时候心里一动,又有点放不下林沫沫,生怕这小丫头跟唐婉学了不该学的,于是不放心折了回来。

“唐婉,林沫沫,你俩给我开门!听到没有?再不开门我撞了啊!”

半晌没人回应。

肖阳心里一沉,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把耳朵贴门上,就听到陈伟猖狂的大笑声,他猜唐婉八成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低估了陈伟的能耐,叫人反杀了。

这怎么行,她和小表妹有个三长两短,林芸菲都能活剐了他!

肖阳那一刻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狠狠撞开了门。

当他看到唐婉遇险的那一幕,他冷汗直流,无比庆幸自己来的及时,没被唐婉气得走人,否则以后等待他的肯定是林芸菲的加倍打击报复。

“陈伟!你踏马放开她们!”

肖阳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是男人都不能对这种情况袖手旁观。

他冲过去的时候抓起沙发边上的装饰台灯,劈头盖脸照着陈伟脸就砸了下去。

陈伟打死都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肖阳冷不防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着急忙慌招架的时候,唐婉终于顺利脱身出来。

“陈、伟!老娘要弄死你啊啊!”

刚刚真是千钧一发,想想都后怕,唐婉自然不会承认那一刻她对陈伟这个臭男人心生恐惧。

所有愤恨、羞恼、惊惧,全数化为雨点一样的拳脚攻势,噼里啪啦砸得陈伟这个刚刚还得意逞凶的家伙抱头鼠窜,嗷嗷直叫。

林沫沫也没闲着,她虽然被吓得还在抽噎,但是一看表姐夫来了,她的勇气也回来了。

“打死你这个臭流氓!坏人!”

沙发另一边还有个装饰台灯,林沫沫脸上泪痕都没擦,怒哼哼抓起台灯也朝陈伟身上砸。

陈伟就是药性再浓烈,被剧痛催的,也多少恢复一点意识。

“肖阳?唐婉!?怎么是你们,草,老子没招你们,你们又来找老子麻烦?”

“你没招我们?陈伟,你脸皮真厚,前晚做过的事就这么轻易忘了?”

唐婉怒极反笑,作势还要接着打,陈伟被打怕了,他一个人再能也扛不住一男二女的摧残,加上他现在光着,就怕三个人又谁拿出手机一阵猛拍,所以他一边着急捂着下边,一边赔着贱笑想叫三人消消气,他真不是故意的。

要说他也是无辜,不懂都派人在门外守着了,他在房间里和小丽玩,怎么还能被这仨人闯进来。

是美女自己闯进怀里的,他就是迷迷糊糊照单全收,被这烈药折腾的,有什么错?

“你没错,那是我叫你下药阴我的?”

直到看见唐婉愈发气得黑沉的脸,陈伟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秃噜出来了。

他欲哭无泪,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下好了,说错话唐婉他们更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第38章 反杀

林沫沫一个小女孩哪见过现场版,整个人都被吓懵了。

唐婉则撇撇嘴,也觉得辣眼睛,看到陈伟身上的汗,洁癖发作突然改变主意,心想还是等他完事了再揍他。

耳边连续不绝是那什么的声音,林沫沫眼睛、耳朵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最后红着脸实在忍不住,又冲回了客厅。

“沫沫,像这种事情是人之常情,你习惯就好了,要不以后我专门教教你?”

唐婉一手搭上了林沫沫的腰,蠢蠢欲动地将手游移在林沫沫的背部,借机试探。

林沫沫心里涌上怪怪的感觉,也不知怎么,条件反射地躲开唐婉的手。

“唐婉姐,你不去教训陈伟了?他现在做那个,应该毫无防备。”

“他一身汗,现在打他是脏了我的手。”唐婉一点不掩饰对臭男人的厌恶,“再等等。”

然后她又故技重施,喋喋不休地追问,“沫沫你真的不要试试,有些东西追求到极致是很舒服的,绝对超乎你想象的美好。”

“我……还太早吧,真要有那种体验,我希望是跟我喜欢的人一起。”

林沫沫窘迫地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莫名闪过她表姐夫的身影。

那温柔的吹拂,有些时候唠叨却为她好的场景,一幕幕不知不觉就烙印在心底,光是想想心头就有暖意流淌。

“你呀,还是太小太天真。”唐婉想到喜欢的人,自然是林芸菲,马上失去了撩拨林沫沫的兴致。

她搂着林沫沫,尖尖的下巴抵在林沫沫肩膀上,轻笑道:“但愿你将来不会后悔。”

林沫沫听这话,忽然觉得唐婉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过她还是担心表姐夫的安危,不由蹙眉道:“唐婉姐,我表姐夫独自引开两个保镖,他不会有事吧?”

“他?连区区两个保镖都摆不平,还配当芸菲的老公?”

提起肖阳,唐婉不屑一哂。

“我就是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我做什么就不用叫上他了,他来只会拖后腿。”

“唐婉姐,我觉得你应该正视我表姐夫的能力,不要事事先嘲讽,那样会很打击我表姐夫的自尊心。他是个男人,也很要面子的,如果你在表姐面前也这么说他,我表姐夫该怎么自处。”林沫沫认真地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唐婉心情不好,随口应付了一句,“行了我知道了,以后给他个台阶下。”

这时卧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大吼,唐婉掰了掰手腕,脖子一拧,眼神冰冷地笑起来:“总算完事了,现在该我报复了。”

陈伟没想到小丽身经百战还那么不禁折腾,他就用力过猛,人居然活活晕过去了,让他顿感扫兴。

药性还愈发强烈,才不过是开始,陈伟浑身燥热,忍不住拿起手机给外面人打电话,叫他们赶紧再送女人进来。

唐婉就在这个时候走进卧室,陈伟大脑发热,也不管眼前是谁,来个美女,哟呵还出幻觉长得很像唐婉那种野性美女,正好便宜了他泄火。

唐婉见陈伟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大怒,新仇旧恨她非要一起报了!

“泥煤的,死到临头还不知道,看,我叫你看个够!”

话语落,唐婉出拳就打向陈伟的眼睛,势要给他打出个黑轮。

但唐婉没想到,在药力作用下,哪个男人都能发挥百分之二百的战力,更别说陈伟业余爱好也是锻炼健身,身体素质很强。

她的拳头不仅没有打到陈伟,还在他熊熊燃烧的邪火上又浇了一瓢油。

陈伟双眼赤红,躲过这一击,大喊着“美女过来吧”,然后人就扑向了唐婉。

他气势汹汹,唐婉都被吓了一跳,还沉浸在自己攻击落空的错愕中,被扑个正着!

唐婉再想抬腿把陈伟这块牛皮糖踹开,架不住陈伟无师自通伸手抓住了她踢到半空中的小腿,还难耐地磨蹭起来。

唐婉气得怒目圆瞪,奋力挣扎,那只让陈伟越来越兴奋了。

林沫沫姗姗来迟,从后面赶到就看到这一幕,情急之下大叫着“唐婉姐我来帮你”,就像个小炮弹,冲向了陈伟。

陈伟哪想到他今天有这么美的艳福,一来来两个美女投怀送抱,看这小美女的姿色清纯又带着稚嫩的吸引力,陈伟心火大盛,红着眼大笑道:

“来的好,多多益善!哈哈,都陪我玩个够吧!”

而后林沫沫也没能逃过陈伟的魔掌,被他一并抓住皓腕,鼻子还凑到林沫沫的脖子边嗅闻,都快把林沫沫吓哭了。

“沫沫!”唐婉就后悔,为什么要心软带上林沫沫,还有自己为什么要低估陈伟的能耐,这下好了,芸菲要恨死她了!

“臭男人我跟你拼了!”

唐婉冒着腿折成一字马的痛苦,一头槌想把陈伟放倒,结果这正中陈伟的下怀。

趁着唐婉身体没法保持平衡,陈伟倏然压倒唐婉,得意地趴在她身上。

“美女想反抗啊,晚了,送到嘴边的鸭子我还能让你再飞一次?”

“唐婉姐,呜呜,我害怕!”

林沫沫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吓得魂飞魄散,只知道哭。

陈伟现在就是一牲口,唐婉被他狠狠揉搓,疼得倒吸凉气说不出话来。

她被压着还极力扭动身体抗争,哪想到陈伟一手钳制林沫沫,一手还能稳稳掐着她双手手腕举在头顶。

眼看着唐婉下一刻就要被陈伟得逞,一声踹门巨响轰然传来。

肖阳引开两个保镖之后,寻思唐婉有仇报仇,把人狠狠教训一顿完了就该出来了。

他好不容易把人甩开,回到走廊拿出手机看时间,不料一等就等了十来分钟。

“还没出来?唐婉这女人是多狠啊,拳打脚踢一阵就得了,还没完没了了?再晚可就要被人发现了!”

肖阳实在不放心,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下做出决定,就要打开门进去和唐婉她们会合。

鬼知道唐婉怎么想的,进去以后还把门锁了!

肖阳瞪大眼睛,在外面对着锁上的门气笑了。

这是防贼一样防着他呢?他都做了这么多事,唐婉还觉得他跟陈伟这样的货色一样下流?

肖阳当即想气得扭头就走,爱咋咋地,不管唐婉了。

可他转身就走的时候心里一动,又有点放不下林沫沫,生怕这小丫头跟唐婉学了不该学的,于是不放心折了回来。

“唐婉,林沫沫,你俩给我开门!听到没有?再不开门我撞了啊!”

半晌没人回应。

肖阳心里一沉,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把耳朵贴门上,就听到陈伟猖狂的大笑声,他猜唐婉八成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低估了陈伟的能耐,叫人反杀了。

这怎么行,她和小表妹有个三长两短,林芸菲都能活剐了他!

肖阳那一刻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狠狠撞开了门。

当他看到唐婉遇险的那一幕,他冷汗直流,无比庆幸自己来的及时,没被唐婉气得走人,否则以后等待他的肯定是林芸菲的加倍打击报复。

“陈伟!你踏马放开她们!”

肖阳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是男人都不能对这种情况袖手旁观。

他冲过去的时候抓起沙发边上的装饰台灯,劈头盖脸照着陈伟脸就砸了下去。

陈伟打死都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肖阳冷不防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着急忙慌招架的时候,唐婉终于顺利脱身出来。

“陈、伟!老娘要弄死你啊啊!”

刚刚真是千钧一发,想想都后怕,唐婉自然不会承认那一刻她对陈伟这个臭男人心生恐惧。

所有愤恨、羞恼、惊惧,全数化为雨点一样的拳脚攻势,噼里啪啦砸得陈伟这个刚刚还得意逞凶的家伙抱头鼠窜,嗷嗷直叫。

林沫沫也没闲着,她虽然被吓得还在抽噎,但是一看表姐夫来了,她的勇气也回来了。

“打死你这个臭流氓!坏人!”

沙发另一边还有个装饰台灯,林沫沫脸上泪痕都没擦,怒哼哼抓起台灯也朝陈伟身上砸。

陈伟就是药性再浓烈,被剧痛催的,也多少恢复一点意识。

“肖阳?唐婉!?怎么是你们,草,老子没招你们,你们又来找老子麻烦?”

“你没招我们?陈伟,你脸皮真厚,前晚做过的事就这么轻易忘了?”

唐婉怒极反笑,作势还要接着打,陈伟被打怕了,他一个人再能也扛不住一男二女的摧残,加上他现在光着,就怕三个人又谁拿出手机一阵猛拍,所以他一边着急捂着下边,一边赔着贱笑想叫三人消消气,他真不是故意的。

要说他也是无辜,不懂都派人在门外守着了,他在房间里和小丽玩,怎么还能被这仨人闯进来。

是美女自己闯进怀里的,他就是迷迷糊糊照单全收,被这烈药折腾的,有什么错?

“你没错,那是我叫你下药阴我的?”

直到看见唐婉愈发气得黑沉的脸,陈伟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秃噜出来了。

他欲哭无泪,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下好了,说错话唐婉他们更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