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10:53:50

“咦,是你,你怎么还在这里?保安——”

小丽没忘记刚刚就是自己报警,坏了唐婉的事,对这个长得中性美,性子十分火辣的女人,小丽是充满警惕的。

再说昨晚她灌酒把唐婉灌倒了,险些就拖到陈少的床上,叫陈少为所欲为,小丽觉得她如果是唐婉,一定不会放过为虎作伥的人。

“诶,咱们小姐妹说话,你还叫什么保安啊,太见外了吧!”

唐婉真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对小丽眨眨眼,顺理成章挨近过去,作势想搂小丽继续昨晚的调情。

岂料小丽笑着躲闪过去,“唐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跟陈少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总不会没什么事找上我。你在这儿等这么久了,也不是想跟我说废话的吧,咱们简单点,有话直说。”

没想到这个女人十分通透,唐婉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差点收敛不住自己脾气。

过了一会儿她也跟着笑起来,“行,我不跟你虚与委蛇,就问你跟了陈伟多久了,知道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

“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

小丽也不蠢,唐婉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可不能随便说话,出卖陈少。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又做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让唐婉没法继续哄骗她把陈少的私人秘密说出来。

于是唐婉的第一次行动就以失败告终,她阴着脸,咬着牙忿忿回到肖阳他们面前。

“我说什么来着,像小丽这样的女人肯定见多识广,一般手段用来对付她根本不行。”

肖阳才说完,唐婉冷飕飕的眼刀子就剜了过来,叫肖阳整个人都僵硬了。

可就算唐婉瞪他,他也认为自己说的没错!

你想使美人计的时候,要想想人家早用过这招了,就不至于跑到人跟前丢人现眼,白白惹人笑话。

“表姐夫,唐婉姐心情本来就不好,你就别再说这种风凉话,惹唐婉姐不高兴了。”

这种情况下林沫沫比较有眼色,一看唐婉脸色黑成鞋底,连忙用手臂碰了肖阳一下,小声说道。

“啧,行,我闭嘴。”肖阳翻了个白眼,手放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千错万错,都是他不该昨晚就救唐婉,放这个死男人婆被陈伟狠狠占便宜,她就知道到底谁对她是真的好。

“美人计失败了,说明小丽的性向还是比较正常的,她偏好强壮的男人,而且这类小姐最喜欢的就是傍大款……”

唐婉那边还在思考,不知怎么想的,她的目光突然投到肖阳身上,眼睛一点点亮了起来!

肖阳被她看得恶寒,眉头一抽赶紧转过身。

林沫沫也注意到这一幕,不禁好奇地问道:“唐婉姐,你怎么这么看我表姐夫?是不是又想到办法了?”

“我还是拿小丽当突破口,她不是喜欢有钱又强壮的男人吗,咱给她一个,不就能让她倒戈了?像这样贪婪的人,我见得多了!只要先给她放两个糖衣炮弹,把她迷得晕晕乎乎,那么松口的契机就来了!”

唐婉一拳盖在手心,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容,可她说出来的话反倒叫肖阳心生一种不安,仿佛自己也是她计划安排的一环。

“所以,唐婉姐你想把我表姐夫包装一下,装大款接近小丽,再套出陈伟见不得人的桃色秘密?”

林沫沫听得惊讶,心里想想这种计划可行性还是挺高的,不由叫了一声肖阳。

“表姐夫,我觉得唐婉姐这个计划不错哎,你呢?”

“我不干!找谁也别找我!”

肖阳就知道唐婉一天到晚肚子里装的都是坏水,逮着机会针对他一点不手软,哪知道她会想出那么不靠谱的主意!

他扭头就走,心想这次就是唐婉通过林芸菲给他打电话,他也坚决不会妥协!

然而没过多久,真接到林芸菲训斥的电话,肖阳只能捏着鼻子说一句:真香!

唐婉用的缓兵之计,给林芸菲打了通电话,大致解释了一下昨晚为什么会喝得烂醉做出失态的事,又话锋一转,说她开的酒吧里出了个吃里扒外的小妹,要林芸菲把肖阳借给她使唤一下。

林芸菲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但还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像借个微不足道的工具,吩咐了肖阳一声,要他必须事事听唐婉指挥,就挂了电话。

肖阳无语,唐婉这个女人,他是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来讨债的吧!

“看,芸菲都让你听我的了,你还别扭个什么劲儿,跟我过来。”

唐婉随即把肖阳和一路跟着看热闹的林沫沫带到了她开的酒吧,就是上次陈伟约林芸菲的地点。

凯悦酒吧,深蓝的背景灯带着惑人的魅力,投射在舞池里放肆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身上,加上鼓噪有节奏的DJ打碟乐声,构成混乱又热闹的景象。

唐婉一进这里,浑身气息一下发生变化,强势中带着玫瑰般热烈火辣的妩媚,叫肖阳和林沫沫都看得一愣愣的。

“给我来杯血腥玛丽,这小妹妹来杯蓝色夏威夷,至于这个男的……随便来杯什么。”

肖阳跟着气势风格大变的唐婉到吧台,眼睛都不有点不够用了,上次光顾着找林芸菲,没想到酒吧内部那么大,唐婉也挺有钱的。

正巧他以前是老实巴交的高中老师,也没来过这种场合,点什么鸡尾酒他也不知道,就顺着唐婉的安排不露怯了。

“Gimi,你最近不是才订了一套价值上万的礼服吗,借我,用完还你。对了,等下你有空吗?没空也给我抽出一点时间,帮我打理一下这个男人,务必要给他整成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又是情场浪子的样子。”

唐婉气场全开,让人面对她没有丝毫拒绝的余地,这样的唐婉叫肖阳和林沫沫觉得陌生,也意外有些带感。

被她点名的Gimi,就是吧台打扮得很像妖孽,调酒还不忘骚包炫技的酒保,闻言也习惯了老板的快节奏,翘着声音说“收到”。

肖阳看着这样的Gimi,心中立时涌上即将被未知造型支配的恐惧。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待Gimi把肖阳带进酒吧的后台休息室好好整饬一番,再度出现在唐婉和林沫沫眼前,两女眼中都不禁放射出惊艳的异彩。

“这未免太夸张了吧?这还是我那个老实人表姐夫吗?”

林沫沫惊得张大嘴巴,眼光不受控制地都黏在了造型大变以至于气质也发生显著变化的肖阳身上。

穿着银色带亮片的紧身西装,肖阳微妙的局促感都被亮眼的造型衬得,有种禁欲绅士的诱惑。

更别说Gimi为了凸显这身西装带来的时尚感,进一步给肖阳喷了香水,化了妆,这样显得英俊帅气,还有点玩世不恭的痞坏味道。

林沫沫忍不住围着肖阳看,越看越得意,这是她表姐夫呢!

唐婉就算在生理角度上对男人不感冒,见了这样的肖阳也不禁眼前一亮,打着响指吹了声口哨:“Perfect!”

真有那么完美?尽管照过镜子了,肖阳对自己这造型还是有点没底。

他板着脸,更显得这妆容有距离感,总之看一眼就想让那些颜控的女人蜂拥着扑上来。

林沫沫也留意到吧台附近的女人望着她表姐夫的火热眼神,心里莫名有点酸,娇哼着走过去把肖阳挡了个严严实实。

“表姐夫,你这样真的很帅!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表姐要对你金屋藏娇,一直不让你出去工作。”

“沫沫!”

肖阳黑线,人靠衣装,丑靠美妆,那Gimi围着他转了半天还打扮不好才有鬼了!

而且林沫沫好歹是大学生,怎么能乱用成语,一个大男人在家里怎么能被叫做金屋藏娇。

“唐婉,我这身应该差不多了吧,我觉得够唬人的了。”

肖阳咽了口口水,又扶了扶脖子上的领结,心道他就遭这一次罪,下回唐婉还拉着她整美男计,他死都不答应。

他可不是个随便的男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是我新买的手表,先借给你戴了。”

唐婉挑眉一笑走到近前,仔细审视了肖阳一番,忽然一拍额头,想到有些硬件设施也得跟上,忙从吧台里翻出一个手表。

上面花体英文肖阳没认出来什么牌子,但一看到纯黑色精致的表盘,上面碎钻反射着大气奢华的光,他就咂舌了。

管它是多少钱,一定价值不菲。

“你就穿着这身,手上戴这块表,小丽只要识货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巴上你!”

做完前期准备,唐婉再次对肖阳评头论足,这才终于满意,拍拍他,叫他再去酒店一趟。

“装有钱的富二代,没事瞎装逼的,你会吧?还不会咱们就远程遥控,我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指点你,务必要一次把小丽拿下。我就不信了,面对有钱的帅哥诱惑,她还能一点不动容!”

这样整真的能行?抱着满腹疑惑,肖阳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

他深呼吸一口气,在唐婉和林沫沫灼灼目光下昂首阔步进入了利普顿酒店。

第40章 人靠衣装丑靠美妆

“咦,是你,你怎么还在这里?保安——”

小丽没忘记刚刚就是自己报警,坏了唐婉的事,对这个长得中性美,性子十分火辣的女人,小丽是充满警惕的。

再说昨晚她灌酒把唐婉灌倒了,险些就拖到陈少的床上,叫陈少为所欲为,小丽觉得她如果是唐婉,一定不会放过为虎作伥的人。

“诶,咱们小姐妹说话,你还叫什么保安啊,太见外了吧!”

唐婉真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对小丽眨眨眼,顺理成章挨近过去,作势想搂小丽继续昨晚的调情。

岂料小丽笑着躲闪过去,“唐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跟陈少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总不会没什么事找上我。你在这儿等这么久了,也不是想跟我说废话的吧,咱们简单点,有话直说。”

没想到这个女人十分通透,唐婉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差点收敛不住自己脾气。

过了一会儿她也跟着笑起来,“行,我不跟你虚与委蛇,就问你跟了陈伟多久了,知道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

“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

小丽也不蠢,唐婉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可不能随便说话,出卖陈少。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又做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让唐婉没法继续哄骗她把陈少的私人秘密说出来。

于是唐婉的第一次行动就以失败告终,她阴着脸,咬着牙忿忿回到肖阳他们面前。

“我说什么来着,像小丽这样的女人肯定见多识广,一般手段用来对付她根本不行。”

肖阳才说完,唐婉冷飕飕的眼刀子就剜了过来,叫肖阳整个人都僵硬了。

可就算唐婉瞪他,他也认为自己说的没错!

你想使美人计的时候,要想想人家早用过这招了,就不至于跑到人跟前丢人现眼,白白惹人笑话。

“表姐夫,唐婉姐心情本来就不好,你就别再说这种风凉话,惹唐婉姐不高兴了。”

这种情况下林沫沫比较有眼色,一看唐婉脸色黑成鞋底,连忙用手臂碰了肖阳一下,小声说道。

“啧,行,我闭嘴。”肖阳翻了个白眼,手放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千错万错,都是他不该昨晚就救唐婉,放这个死男人婆被陈伟狠狠占便宜,她就知道到底谁对她是真的好。

“美人计失败了,说明小丽的性向还是比较正常的,她偏好强壮的男人,而且这类小姐最喜欢的就是傍大款……”

唐婉那边还在思考,不知怎么想的,她的目光突然投到肖阳身上,眼睛一点点亮了起来!

肖阳被她看得恶寒,眉头一抽赶紧转过身。

林沫沫也注意到这一幕,不禁好奇地问道:“唐婉姐,你怎么这么看我表姐夫?是不是又想到办法了?”

“我还是拿小丽当突破口,她不是喜欢有钱又强壮的男人吗,咱给她一个,不就能让她倒戈了?像这样贪婪的人,我见得多了!只要先给她放两个糖衣炮弹,把她迷得晕晕乎乎,那么松口的契机就来了!”

唐婉一拳盖在手心,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容,可她说出来的话反倒叫肖阳心生一种不安,仿佛自己也是她计划安排的一环。

“所以,唐婉姐你想把我表姐夫包装一下,装大款接近小丽,再套出陈伟见不得人的桃色秘密?”

林沫沫听得惊讶,心里想想这种计划可行性还是挺高的,不由叫了一声肖阳。

“表姐夫,我觉得唐婉姐这个计划不错哎,你呢?”

“我不干!找谁也别找我!”

肖阳就知道唐婉一天到晚肚子里装的都是坏水,逮着机会针对他一点不手软,哪知道她会想出那么不靠谱的主意!

他扭头就走,心想这次就是唐婉通过林芸菲给他打电话,他也坚决不会妥协!

然而没过多久,真接到林芸菲训斥的电话,肖阳只能捏着鼻子说一句:真香!

唐婉用的缓兵之计,给林芸菲打了通电话,大致解释了一下昨晚为什么会喝得烂醉做出失态的事,又话锋一转,说她开的酒吧里出了个吃里扒外的小妹,要林芸菲把肖阳借给她使唤一下。

林芸菲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但还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像借个微不足道的工具,吩咐了肖阳一声,要他必须事事听唐婉指挥,就挂了电话。

肖阳无语,唐婉这个女人,他是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来讨债的吧!

“看,芸菲都让你听我的了,你还别扭个什么劲儿,跟我过来。”

唐婉随即把肖阳和一路跟着看热闹的林沫沫带到了她开的酒吧,就是上次陈伟约林芸菲的地点。

凯悦酒吧,深蓝的背景灯带着惑人的魅力,投射在舞池里放肆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身上,加上鼓噪有节奏的DJ打碟乐声,构成混乱又热闹的景象。

唐婉一进这里,浑身气息一下发生变化,强势中带着玫瑰般热烈火辣的妩媚,叫肖阳和林沫沫都看得一愣愣的。

“给我来杯血腥玛丽,这小妹妹来杯蓝色夏威夷,至于这个男的……随便来杯什么。”

肖阳跟着气势风格大变的唐婉到吧台,眼睛都不有点不够用了,上次光顾着找林芸菲,没想到酒吧内部那么大,唐婉也挺有钱的。

正巧他以前是老实巴交的高中老师,也没来过这种场合,点什么鸡尾酒他也不知道,就顺着唐婉的安排不露怯了。

“Gimi,你最近不是才订了一套价值上万的礼服吗,借我,用完还你。对了,等下你有空吗?没空也给我抽出一点时间,帮我打理一下这个男人,务必要给他整成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又是情场浪子的样子。”

唐婉气场全开,让人面对她没有丝毫拒绝的余地,这样的唐婉叫肖阳和林沫沫觉得陌生,也意外有些带感。

被她点名的Gimi,就是吧台打扮得很像妖孽,调酒还不忘骚包炫技的酒保,闻言也习惯了老板的快节奏,翘着声音说“收到”。

肖阳看着这样的Gimi,心中立时涌上即将被未知造型支配的恐惧。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待Gimi把肖阳带进酒吧的后台休息室好好整饬一番,再度出现在唐婉和林沫沫眼前,两女眼中都不禁放射出惊艳的异彩。

“这未免太夸张了吧?这还是我那个老实人表姐夫吗?”

林沫沫惊得张大嘴巴,眼光不受控制地都黏在了造型大变以至于气质也发生显著变化的肖阳身上。

穿着银色带亮片的紧身西装,肖阳微妙的局促感都被亮眼的造型衬得,有种禁欲绅士的诱惑。

更别说Gimi为了凸显这身西装带来的时尚感,进一步给肖阳喷了香水,化了妆,这样显得英俊帅气,还有点玩世不恭的痞坏味道。

林沫沫忍不住围着肖阳看,越看越得意,这是她表姐夫呢!

唐婉就算在生理角度上对男人不感冒,见了这样的肖阳也不禁眼前一亮,打着响指吹了声口哨:“Perfect!”

真有那么完美?尽管照过镜子了,肖阳对自己这造型还是有点没底。

他板着脸,更显得这妆容有距离感,总之看一眼就想让那些颜控的女人蜂拥着扑上来。

林沫沫也留意到吧台附近的女人望着她表姐夫的火热眼神,心里莫名有点酸,娇哼着走过去把肖阳挡了个严严实实。

“表姐夫,你这样真的很帅!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表姐要对你金屋藏娇,一直不让你出去工作。”

“沫沫!”

肖阳黑线,人靠衣装,丑靠美妆,那Gimi围着他转了半天还打扮不好才有鬼了!

而且林沫沫好歹是大学生,怎么能乱用成语,一个大男人在家里怎么能被叫做金屋藏娇。

“唐婉,我这身应该差不多了吧,我觉得够唬人的了。”

肖阳咽了口口水,又扶了扶脖子上的领结,心道他就遭这一次罪,下回唐婉还拉着她整美男计,他死都不答应。

他可不是个随便的男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是我新买的手表,先借给你戴了。”

唐婉挑眉一笑走到近前,仔细审视了肖阳一番,忽然一拍额头,想到有些硬件设施也得跟上,忙从吧台里翻出一个手表。

上面花体英文肖阳没认出来什么牌子,但一看到纯黑色精致的表盘,上面碎钻反射着大气奢华的光,他就咂舌了。

管它是多少钱,一定价值不菲。

“你就穿着这身,手上戴这块表,小丽只要识货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巴上你!”

做完前期准备,唐婉再次对肖阳评头论足,这才终于满意,拍拍他,叫他再去酒店一趟。

“装有钱的富二代,没事瞎装逼的,你会吧?还不会咱们就远程遥控,我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指点你,务必要一次把小丽拿下。我就不信了,面对有钱的帅哥诱惑,她还能一点不动容!”

这样整真的能行?抱着满腹疑惑,肖阳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

他深呼吸一口气,在唐婉和林沫沫灼灼目光下昂首阔步进入了利普顿酒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