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09:23:13

“说你太弱,你不信,还说我不知天高地厚,非得挨顿揍才舒服。”

秦飞看了看一脸震惊的陈光钊,又瞟了罗青彦一眼,接着道:“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废物吗?”

“你,我,不觉得……”

罗青彦完全慌了神,一时间语无伦次,他盯着秦飞,就像遇到了魔鬼一样。

“请回吧,别再居心不良,除非你活腻了。”

秦飞坐在了餐厅里,平实无奇的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

罗青彦如蒙大赦,连忙扶起陈光钊,二人一刻不敢多留,狼狈离开。

柳家四口的目光全部落在秦飞身上,面色极度复杂。

他们想到了秦飞刚刚问过罗青彦的那个问题,以前大家都觉得秦飞是个废物,现在呢?

“秦飞,你藏得可真够深的呀!”

柳希音率先回过神来,她挠了挠自己的奶奶灰头发,似有不满地道:“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在我们家装了五年的窝囊废?”

“没有装,要装也装不了五年时间。”

秦飞面色平静地道:“入赘前,我就失忆了。我的头疼病是真的,而且很严重。”

苗瑛跟着问道:“这么说,你现在找回了记忆?”

“是的。”秦飞点头,“事实上,昨天下午我就恢复了。”

“你不早说!”

苗瑛也一脸不爽,如她的二女儿一样,很难接受秦飞的转变,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对待他。

“你们也没给他说的机会呀!”

柳百川咳嗽两声,看着自己老婆,说道:“昨晚秦飞明显要说些什么,是你偏向罗青彦,还说秦飞吃错药了……”

“怪我?”

苗瑛不服气地道:“我不偏向罗青彦,我们家公司的财务危机谁来解决?”

柳百川无言以对,他退居幕后几年了,最近一阵子不得不成天往外跑,为的就是想办法解决自家公司的财务危机。

可惜,他的那些老朋友都表示最近不景气,实在爱莫能助,毕竟柳家需要的钱太多了。

他和大女儿柳含瑜去银行办贷款,同样遭到了拒绝,自家的公司已经在倒闭的边缘。

“秦……姐夫,你能帮咱们家的公司解决财务危机吗?”

五年来,柳希音第一次改口称呼秦飞为姐夫,不过任谁都能看出,她是有求于秦飞才改的口。

“我如果说这只是小事一桩,你们不会觉得我是吹牛吧?”

秦飞反问,想到了昨晚大家对姚芊芊说过的话。

苗瑛下意识地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丈夫瞪了自己一眼,当即把已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柳含瑜提醒道:“秦飞,要彻底解决咱们家公司的财务危机,至少要两个亿才行。”

“院外那辆跑车虽然不是我花钱买的,并不代表我没钱买。”

“姐夫,你有多少钱?”

柳希音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

秦飞回道:“五年前,我的大部分钱财交给了芊芊的爷爷去做生意,不知道这些年他是赚了还是赔了。”

昨天下午给姚大成打电话的时候,他没问这个问题。

对于钱财,他一直都不在意。

“如果那老头把你的钱赔光了呢?”

柳希音追问。

“我刚才说了,我给他的只是大部分钱财。”

秦飞淡然道:“我的小部分钱财也数目不小,况且,除了钱财之外,我还有很多价值不菲的收藏。”

“姐夫,空口无凭!”

“先吃早餐吧。”

“好,姐夫,我去给你盛饭!”

柳希音立即去到厨房,为秦飞端来一碗皮蛋瘦肉粥。

餐桌上有煎蛋,馒头,几碟小菜。

可以明显看出,不仅柳希音,柳百川和苗瑛的态度也有了较大改观,这在秦飞的意料之中。

……

坐在罗青彦的奔驰车里,陈光钊心有余悸,浑身发抖。

“陈哥,您刚才是太大意了吗?”

罗青彦完全想不通,作为武道高手的陈光钊居然在秦飞面前那么不堪一击。

“确实有点大意,不过这不是我被轻易打败的主要原因。”

陈光钊语气虚弱地道:“你这次可是把我害惨了,得罪了一个来历不明的武道强者不说,我的修为也被废掉了。”

“什么?”罗青彦大感讶异,“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来不及吗?”

“医院根本帮不了我!”

陈光钊恼火地道:“他那一脚不仅毁了我的经脉,还震裂了我的丹田,除非有传说中的灵丹妙药,不然我以后只能当一个普通人!”

他无比后悔,真不该为罗家强出头,想废别人反倒被别人给废了,一脚踢到铁板上的滋味儿着实苦涩。

“陈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罗青彦激将道:“您辛苦练功三十年,一朝被废,您能甘心吗?”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借刀杀人!”

陈光钊的一对虎目转了几圈,吩咐道:“别去医院了,把我送到北郊的陀山。”

“好。”

罗青彦眼睛一亮,心知陈光钊不甘心。

……

上午九点。

秦飞准备带柳含瑜去办理新车的保险与牌照,然后再帮柳家的公司解决财务危机,刚走出别墅客厅,就见一群人将别墅的院门堵住了。

这群人中有穿着工装的工人,有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记者,领头的是一位矮胖的中年人。

“柳总,你可真不够意思呀!”

矮胖中年人看到柳含瑜,当即向前几步,指着那辆酒红色跑车,哼哼着说道:“有钱买这么贵的跑车,却一直拖着我们的款子不给,既然你们家想当老赖,就别怪我曝光你们!”

“胡总,您先把人带走,放心,我今天就能把钱款结了。”

穿着黑裤白衬衣的柳含瑜,走到院门前,陪着笑脸说道。

“柳总,我可以等,手底下的工人可等不了了。”

胡宏涛摸着自己的啤酒肚,他伸出胖乎乎的右手,说道:“把车钥匙给我,钱到账了,我再把它送过来。”

如苗瑛昨晚所说,柳家忽然多了一辆价值八千万的跑车,会惹来麻烦。

“胡总,就算依照咱们签的合同,也要到后天才是最后结款的期限,你今天一大早跑来要拿走我老公昨晚刚刚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不是太过分了?”

柳含瑜那张秀美的瓜子脸上的笑容消失,气愤地回道。

“后天是最后结款期限不假,但十天前就过了咱们约定的结款日。”

胡宏涛态度坚决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今天我必须开走这辆跑车,不然的话,你们家的其他债主把它开走了,我什么都捞不到。”

“胡总,我都说了,今天肯定给你结款,您……”

“别扯淡了,你们公司欠了两个多亿,濒临破产,真有钱早拿出来了!”

胡宏涛完全不信,没等柳含瑜把话说完,就摇头截话,“还是那句话,车我先开走,收到钱后立即给送回来。”

柳含瑜还要再好言相求,秦飞却走向前来,说道:“钱,今天肯定能给你,车是我送给小瑜的礼物,你不能动。”

“柳总,这位就是你的那个废物赘婿吧,听说他脑子有毛病,既然不是个正常人,就该关在家里。”

胡宏涛瞥了秦飞一眼,轻蔑地道:“小心他跑到外面,说了不该说的话,惹了不该惹的事儿!”

“他不是废物,胡宏涛,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柳含瑜发现秦飞的面色变冷,担心他会动手,连忙接话呵斥。

“哈哈,我听人说了,你的这个废物老公忽然有了一个小姑娘当靠山……”

胡宏涛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一声带着怒气的娇喝打断。

“死胖子,你敢再说一句飞哥哥是废物试试!”

姚芊芊来了,今天的她换上了一套粉色的百褶裙,看上去更加清纯可爱。

胡宏涛转头看向姚芊芊,一对绿豆眼瞪得圆大,怒斥:“哪来的野丫头!”

“你才是野丫头呢!你全家都是野丫头!”

姚芊芊很容易生气,她撅起了红艳艳的小嘴儿,两只小手抱在一起,十指间传出了啪啪的脆响。

“咳咳!”

一位留着一绺山羊胡的老人,从姚芊芊的身后走了过来,在他的后面跟着一名穿着中山装的魁梧男人。

“小胡,最近火气挺大呀。”

老人戴着一顶白色草帽,面色红润,步伐十分稳健,一手拄着一根竹木拐杖,一手把玩着两颗核桃。

“姚老,您怎么来了?”

胡宏涛看清了那老人的面容,明显愣了愣,随后满脸堆笑,恭敬地迎了上来。

“哇!是江州首富姚大成!”

被胡宏涛请来的媒体记者们,纷纷调转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那位穿着一身湛蓝色绸衣绸裤的老人。

记者这个职业,通常见多识广!

“爷爷,这个死胖子刚才骂我是野丫头,是你帮我揍他,还是我自己动手揍他?”

姚芊芊看似娇小可爱,实际上非常暴力,能动手绝不动口。

爷爷?

胡宏涛傻眼了,这个小姑娘竟然是江州首富姚大成的孙女儿。

他能混到今天,成为身家过亿的富豪,当然反应不慢,没等姚大成开口,他就自己猛抽自己嘴巴子。

啪!啪!啪……

一边扇自己耳光,胡宏涛一边骂自己,“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嘴贱,我真该死……”

此时,站在自家别墅客厅门口的柳百川、苗瑛、柳希音,同样惊呆了。

他们能猜到姚芊芊的爷爷身份不一般,却怎么也想不到她爷爷居然是江州首富。

柳百川和苗瑛依稀记得,五年前带秦飞来到柳家的那个老头,衣衫不整,须发蓬乱,邋遢得像个老乞丐,如果不是他当时展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本领,说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话,绝对会被毫不留情地轰走。

“哼!算你识趣!”

姚芊芊瞪了胡宏涛一眼后,粉嫩的小脸上又布满了甜甜的笑容,欢快地跑到了秦飞面前,一把抱住了秦飞的胳膊。

“好了,好了,小胡,你别演了。”

姚大成冲胡宏涛摆了摆手,迈步走到了秦飞身边,也不在乎周围有很多人,十分恭敬地鞠躬并小声说道:“公子,我没料到您会提前恢复,来晚了,请您责罚。”

众人只能看到他鞠躬,听不到他说了什么,但仅仅是鞠躬的动作也足以令人心灵震颤,目瞪口呆。

第五章 她的爷爷是首富!

“说你太弱,你不信,还说我不知天高地厚,非得挨顿揍才舒服。”秦飞看了看一脸震惊的陈光钊,又瞟了罗青彦一眼,接着道:“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废物吗?”“你,我,不觉得……”罗青彦完全慌了神...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