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1:40:36

我在四周狂奔,花蛛王在后面狂追,如果我要是听到了陆堂郡的这一番话,肯定会大骂一通,难道你天不怕地不怕吗!!

没办法,我一边大叫一边跑,还一边对师傅喊到:“师傅,师傅救命阿”!!

师傅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用手里的金剑指着花蛛王喊到:“你小子回去怼它不就完了,鬼都不怕还怕蜘蛛”。

可是我却没有按照师傅说的作,依然狂奔,花蛛王任然狂追,就这样,我再古寨内跑着,四周的所有人,包括躲在房门内的古寨之人都看向了我,纷纷笑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师傅也没出手救我,陆堂郡更没出手帮忙,我也渐渐的跑累了,花蛛王先停了下来,看着我,整个肚子一上一下,人性化的用前脚碰了碰自己的头部。

我俩就这样停了下来,我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花蛛王也没动静,一直停在原地,好像的很累一样。

师傅此刻终于忍不住了,原本蹲在地上看戏的他,慢慢站直了身子,开口喊到:“小子,你能有点出息不,尽给我丢脸”。

语毕,师傅一脚踏了出去,整个人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花蛛王的头顶,师傅微微一念咒,一张黄符拍下,花蛛王嘶鸣一声,变回了原来的大小,接着师傅从旁边捡起了刚刚被丢弃的黑色盒子,将花蛛王重新关了进去,笑眯眯的说道:“哎,你这小宝贝我可舍不得灭喽”。

说完,师傅拿出一张黄符贴在了黑色盒子上,我满头大汗的走到了师傅身边,说道:“师傅,您心真大”。

说完,我比了一个赞的手势,师傅得意的一笑,将黑色递给了我,可是我却惊恐的将手收了回来,黑色盒子差点就摔在了地上,师傅拍了我脑袋一下,开口说道:“怕个屁,隔着一个盒子呢”。

我尴尬的一笑,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盒子,师傅又走到了仡芳的身边,蹲了下来,开口说道:“仡芳,如今你已走投无路,如果你还有良心,就将解药交给我,我放你一马,你千万不要以为我解不开一个小小的蛊毒,我只是不想多生事端,好好想想吧”。

说完,师傅看着他,仡芳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慢慢的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小药瓶,师傅一笑,从她手里拿过了药瓶,却听到仡芳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可怜,要杀要剐随便你,与其苟活不如痛快一死,反正,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说道最后,仡芳的声音渐渐变小,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将临,可是师傅却没有出手,站起身来往后走去,仡芳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师傅忽然喊到:“我叫你杀了我,杀了我,你听不懂吗,啊!!杀了我啊”!!

师傅还是没有理她,只是微微勾了勾手指,一道金光落下照在了她的身上,仡芳微微一愣,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阿爸,阿妈,我来找你们了,等我”。

说完,仡芳再次闭上眼睛,一声惨叫传来,师傅并没有回头去看,将黑色药瓶装进了口袋内,许久之后,仡芳忽然感觉自己还有一丝喘气,又睁开了双眼,师傅转头看去,开口说道:“说过饶你一命就饶你一命,我已经废了你的道行,从此以后就做个普通人吧,不要在踏入灵异圈这个混乱的社会了”。

师傅话音落下,仡芳却哭了出来,我从未见到一个人哭的如此伤心,也许是自身原因,也许是其他原因,陆堂郡叹了一口气,微微一招手,两个人从后面走出,将仡芳抬回了她自己的房间,陆堂郡此时又对师傅说道:“谭伯卿,事情已经如你所愿”。

师傅点点头,开口回应道:“陆堂郡,仡芳就交给你了,她毕竟是苗疆之人”。

陆堂郡同样点了点头,说道:“我懂”!

“如此最好,那就打扰了”。师傅微微一拱手。

陆堂郡也拱了拱手,目送着我们离开,可是师傅刚准备往古寨外面走去的时候,我们却看见古寨门口站着一个头戴草帽,身穿青布长衫的人,仔细一看,居然是成全光。

师傅一愣,惊讶的说道:“成全光?你怎么在这”。

成全光抬起头来,开口说道:“对不起,前辈,我骗了您”。

“骗了我?骗了我什么”。师傅疑惑的问道。

可是成全光却一指指向了陆堂郡,开口说道:“就是他,如果当初不是他从中作梗,师傅也不会就这么离去”。

这一刻,我愣住了,师傅也愣住了,身后站着的陆堂郡更加愣住了,师傅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什么叫他从中作梗,说清楚点”。

成全光走了上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当初我们赶尸一脉在灵山内遇到了一个秘境,师傅带领我们闯了进去,可是师傅却不小心被秘境内的法器给伤了,要不是他从中插了一脚,师傅肯定没事,都是他,害了师傅,我今天一定要给师傅报仇,我一定要给师傅报仇”。

成全光说完,眼神呆滞的从我们身边走过,师傅叫了他一声,可是他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师傅急忙抓住了他的手臂,成全光这才停了下来,师傅皱起眉头问道:“秘境?你说的可是赶尸秘境”。

成全光点点头,无神的看着师傅,师傅摇了摇头,疑惑的又问道:“天宇带你们进去了?他为何而受伤,小子,别冲动”。

成全光此时忽然捏紧了拳头,颤抖着说道:“赶尸秘境内乃是九黎部落内赶尸一脉流传下来的,也就是我们赶尸一脉的家传,师傅知晓后,带着我们想要一探究竟,可是我们却看到秘境深处内有一只骷髅手臂插在石柱之上,师傅好奇,走了上去本想将手骨拿下来,可是当时手骨却绽放出了一道强大的乌光,将师傅击飞了出去,我们也不例外,同样飞了出去,可是受伤最重的还是师傅,我们本想撤出秘境,可是他,陆堂郡”。

成全光又一次指向了陆堂郡,开口继续说道:“他一路跟随我们,进了秘境,看到手骨后,立马动了恻隐之心,不顾师傅的伤势,硬要强行夺出手骨,因为这是我们赶尸一脉流传下来的秘境,师傅不肯让,双方便争执了起来,可是师傅本就受了重伤,要不是陆堂郡,我们早就撤了出来,师傅也不会....”!

说道最后,成全光哽咽了一下,此时的他完全不像是一个赶尸匠,倒像是个奔波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师傅皱着眉头,没说话,慢慢将头转向了陆堂郡的方向,陆堂郡双手背在身后,丝毫没有胆怯的意思,反而说道:“那手骨,本就是我们苗疆古寨之物,是你师傅孙天宇那家伙非要死拽着不放,为何又来怪我”。

师傅始终皱着眉头,看着陆堂郡说道:“那手骨可有写名写姓”?

“这倒没有,不过它...”。

陆堂郡话还没说完,师傅直接爆呵一声,开口说道:“那为何说是你苗疆古寨之物”。

陆堂郡被师傅突然给打断后,也有些懵,师傅又开口说道:“还有,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这是我给你的第一次警告”。

显然,陆堂郡刚才提起了孙天宇,这一下就将师傅给激怒了,陆堂郡看着师傅,脸色微变,开口说道:“谭伯卿,你我素无恩怨,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就动干戈吧”。

师傅没回答他,转头看着成全光问道:“你说的可是事实,绝无半句假话”?

成全光抬起头来,用力的点了点头,师傅忽然头抬上了天空,长呼了一口气,显然有些不能接受,片刻之后,又开口说道:“那为什么当初天宇没有跟我们说实话”。

“师傅重伤之后,我们为了师傅的安危,放弃了手骨,急忙将师傅带了回来,可是师傅倒在床上第一时间就是想到前辈你们,他说了,不要对你们说实话,还吩咐我们不要跟苗疆古寨继续作对,因为...因为我们斗不过他们,师傅说完后,就走了,走的很突然,突然到我们都没反应过来,我们就像是被无数雷电劈在了心里,那一天,我们赶尸一脉的人都来了,来送一位让人尊敬的赶尸一脉大宗师,直到今天,我遇到了前辈您,我不想让师傅就这么不瞑目,时隔多年,我还是违背了师傅的话,今天,我必须将手骨夺回来”。

成全光说完后,师傅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开口轻声道:“天宇,你这家伙,真不让哥几个省心,唉”。

说完后,师傅又看向了陆堂郡,直接了当的说道:“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要我动手去拿,不然我打穿你的苗疆古寨,不信你试试看”。

话音落下,陆堂郡阴沉着脸说道:“黎广手骨是我自己拿回来的,为什么要交给你,谭伯卿,你别以为自己本事大,就能为所欲为,虽然我不敢惹你,但是我苗疆古寨敢”。

说完,陆堂郡一招手,所有人都走了出来,原本这群看着像普通人的人,此时却都显得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师傅皱着眉头,同样冷冷说道:“以为人多,我就怕了?笑话,既然在圈子里混,想必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人的性格吧,我劝你乖乖交出手骨,不然让他们知道了,你这苗疆古寨也不用立在这里了,青臣鬼王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师傅说完,眼神冰冷的看着四周的人群,我也知道师傅所说的一行人是谁,如果今日换做是妖圣天前辈或者其他前辈的话,那早就开打了,也只有师傅才会这么耐心的站在这里了!

第六十九章 赶尸秘境

我在四周狂奔,花蛛王在后面狂追,如果我要是听到了陆堂郡的这一番话,肯定会大骂一通,难道你天不怕地不怕吗!!

没办法,我一边大叫一边跑,还一边对师傅喊到:“师傅,师傅救命阿”!!

师傅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用手里的金剑指着花蛛王喊到:“你小子回去怼它不就完了,鬼都不怕还怕蜘蛛”。

可是我却没有按照师傅说的作,依然狂奔,花蛛王任然狂追,就这样,我再古寨内跑着,四周的所有人,包括躲在房门内的古寨之人都看向了我,纷纷笑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师傅也没出手救我,陆堂郡更没出手帮忙,我也渐渐的跑累了,花蛛王先停了下来,看着我,整个肚子一上一下,人性化的用前脚碰了碰自己的头部。

我俩就这样停了下来,我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花蛛王也没动静,一直停在原地,好像的很累一样。

师傅此刻终于忍不住了,原本蹲在地上看戏的他,慢慢站直了身子,开口喊到:“小子,你能有点出息不,尽给我丢脸”。

语毕,师傅一脚踏了出去,整个人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花蛛王的头顶,师傅微微一念咒,一张黄符拍下,花蛛王嘶鸣一声,变回了原来的大小,接着师傅从旁边捡起了刚刚被丢弃的黑色盒子,将花蛛王重新关了进去,笑眯眯的说道:“哎,你这小宝贝我可舍不得灭喽”。

说完,师傅拿出一张黄符贴在了黑色盒子上,我满头大汗的走到了师傅身边,说道:“师傅,您心真大”。

说完,我比了一个赞的手势,师傅得意的一笑,将黑色递给了我,可是我却惊恐的将手收了回来,黑色盒子差点就摔在了地上,师傅拍了我脑袋一下,开口说道:“怕个屁,隔着一个盒子呢”。

我尴尬的一笑,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盒子,师傅又走到了仡芳的身边,蹲了下来,开口说道:“仡芳,如今你已走投无路,如果你还有良心,就将解药交给我,我放你一马,你千万不要以为我解不开一个小小的蛊毒,我只是不想多生事端,好好想想吧”。

说完,师傅看着他,仡芳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慢慢的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小药瓶,师傅一笑,从她手里拿过了药瓶,却听到仡芳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可怜,要杀要剐随便你,与其苟活不如痛快一死,反正,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说道最后,仡芳的声音渐渐变小,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将临,可是师傅却没有出手,站起身来往后走去,仡芳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师傅忽然喊到:“我叫你杀了我,杀了我,你听不懂吗,啊!!杀了我啊”!!

师傅还是没有理她,只是微微勾了勾手指,一道金光落下照在了她的身上,仡芳微微一愣,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阿爸,阿妈,我来找你们了,等我”。

说完,仡芳再次闭上眼睛,一声惨叫传来,师傅并没有回头去看,将黑色药瓶装进了口袋内,许久之后,仡芳忽然感觉自己还有一丝喘气,又睁开了双眼,师傅转头看去,开口说道:“说过饶你一命就饶你一命,我已经废了你的道行,从此以后就做个普通人吧,不要在踏入灵异圈这个混乱的社会了”。

师傅话音落下,仡芳却哭了出来,我从未见到一个人哭的如此伤心,也许是自身原因,也许是其他原因,陆堂郡叹了一口气,微微一招手,两个人从后面走出,将仡芳抬回了她自己的房间,陆堂郡此时又对师傅说道:“谭伯卿,事情已经如你所愿”。

师傅点点头,开口回应道:“陆堂郡,仡芳就交给你了,她毕竟是苗疆之人”。

陆堂郡同样点了点头,说道:“我懂”!

“如此最好,那就打扰了”。师傅微微一拱手。

陆堂郡也拱了拱手,目送着我们离开,可是师傅刚准备往古寨外面走去的时候,我们却看见古寨门口站着一个头戴草帽,身穿青布长衫的人,仔细一看,居然是成全光。

师傅一愣,惊讶的说道:“成全光?你怎么在这”。

成全光抬起头来,开口说道:“对不起,前辈,我骗了您”。

“骗了我?骗了我什么”。师傅疑惑的问道。

可是成全光却一指指向了陆堂郡,开口说道:“就是他,如果当初不是他从中作梗,师傅也不会就这么离去”。

这一刻,我愣住了,师傅也愣住了,身后站着的陆堂郡更加愣住了,师傅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什么叫他从中作梗,说清楚点”。

成全光走了上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当初我们赶尸一脉在灵山内遇到了一个秘境,师傅带领我们闯了进去,可是师傅却不小心被秘境内的法器给伤了,要不是他从中插了一脚,师傅肯定没事,都是他,害了师傅,我今天一定要给师傅报仇,我一定要给师傅报仇”。

成全光说完,眼神呆滞的从我们身边走过,师傅叫了他一声,可是他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师傅急忙抓住了他的手臂,成全光这才停了下来,师傅皱起眉头问道:“秘境?你说的可是赶尸秘境”。

成全光点点头,无神的看着师傅,师傅摇了摇头,疑惑的又问道:“天宇带你们进去了?他为何而受伤,小子,别冲动”。

成全光此时忽然捏紧了拳头,颤抖着说道:“赶尸秘境内乃是九黎部落内赶尸一脉流传下来的,也就是我们赶尸一脉的家传,师傅知晓后,带着我们想要一探究竟,可是我们却看到秘境深处内有一只骷髅手臂插在石柱之上,师傅好奇,走了上去本想将手骨拿下来,可是当时手骨却绽放出了一道强大的乌光,将师傅击飞了出去,我们也不例外,同样飞了出去,可是受伤最重的还是师傅,我们本想撤出秘境,可是他,陆堂郡”。

成全光又一次指向了陆堂郡,开口继续说道:“他一路跟随我们,进了秘境,看到手骨后,立马动了恻隐之心,不顾师傅的伤势,硬要强行夺出手骨,因为这是我们赶尸一脉流传下来的秘境,师傅不肯让,双方便争执了起来,可是师傅本就受了重伤,要不是陆堂郡,我们早就撤了出来,师傅也不会....”!

说道最后,成全光哽咽了一下,此时的他完全不像是一个赶尸匠,倒像是个奔波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师傅皱着眉头,没说话,慢慢将头转向了陆堂郡的方向,陆堂郡双手背在身后,丝毫没有胆怯的意思,反而说道:“那手骨,本就是我们苗疆古寨之物,是你师傅孙天宇那家伙非要死拽着不放,为何又来怪我”。

师傅始终皱着眉头,看着陆堂郡说道:“那手骨可有写名写姓”?

“这倒没有,不过它...”。

陆堂郡话还没说完,师傅直接爆呵一声,开口说道:“那为何说是你苗疆古寨之物”。

陆堂郡被师傅突然给打断后,也有些懵,师傅又开口说道:“还有,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这是我给你的第一次警告”。

显然,陆堂郡刚才提起了孙天宇,这一下就将师傅给激怒了,陆堂郡看着师傅,脸色微变,开口说道:“谭伯卿,你我素无恩怨,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就动干戈吧”。

师傅没回答他,转头看着成全光问道:“你说的可是事实,绝无半句假话”?

成全光抬起头来,用力的点了点头,师傅忽然头抬上了天空,长呼了一口气,显然有些不能接受,片刻之后,又开口说道:“那为什么当初天宇没有跟我们说实话”。

“师傅重伤之后,我们为了师傅的安危,放弃了手骨,急忙将师傅带了回来,可是师傅倒在床上第一时间就是想到前辈你们,他说了,不要对你们说实话,还吩咐我们不要跟苗疆古寨继续作对,因为...因为我们斗不过他们,师傅说完后,就走了,走的很突然,突然到我们都没反应过来,我们就像是被无数雷电劈在了心里,那一天,我们赶尸一脉的人都来了,来送一位让人尊敬的赶尸一脉大宗师,直到今天,我遇到了前辈您,我不想让师傅就这么不瞑目,时隔多年,我还是违背了师傅的话,今天,我必须将手骨夺回来”。

成全光说完后,师傅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开口轻声道:“天宇,你这家伙,真不让哥几个省心,唉”。

说完后,师傅又看向了陆堂郡,直接了当的说道:“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要我动手去拿,不然我打穿你的苗疆古寨,不信你试试看”。

话音落下,陆堂郡阴沉着脸说道:“黎广手骨是我自己拿回来的,为什么要交给你,谭伯卿,你别以为自己本事大,就能为所欲为,虽然我不敢惹你,但是我苗疆古寨敢”。

说完,陆堂郡一招手,所有人都走了出来,原本这群看着像普通人的人,此时却都显得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师傅皱着眉头,同样冷冷说道:“以为人多,我就怕了?笑话,既然在圈子里混,想必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人的性格吧,我劝你乖乖交出手骨,不然让他们知道了,你这苗疆古寨也不用立在这里了,青臣鬼王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师傅说完,眼神冰冷的看着四周的人群,我也知道师傅所说的一行人是谁,如果今日换做是妖圣天前辈或者其他前辈的话,那早就开打了,也只有师傅才会这么耐心的站在这里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