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11:53:43

我和刘队点了点头,喻文州有些脸色苍白,开口说道:“谭叔叔,这是什么游戏,干嘛的阿”。

师傅微微一笑,手搭着他肩膀说道:“你看看我们几个人”。

喻文州看了我们一眼,呆呆的说道:“四个人”。

师傅拍了拍他的手臂,说道:“那不就对了嘛,行了,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吧,你小子又不是第一次见鬼,还怕啥”。

喻文州一听到鬼,都快哭出来了,看着黑漆漆的房间,既然来了,也只能选择答应,喻文州忽然抱了一下师傅,开口说道:“谭叔叔,待会有事,一定要先救我阿,我爸妈以后还需要我呢”。

师傅苦笑了一下,点点头,接着我们各自就位,面对着墙角,游戏开始后,我第一个出发,走到了师傅旁边,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师傅接着走到了下一个刘队站着的角落,我替代了师傅位置,就这么反反复复的玩了三圈之后,我们停了下来,面对着墙角谁也没说话,只能听到喻文州这小子有些胆怯的念叨着什么,我小声的提醒了一下他,他这才收住了声音。

没过多久,我就感觉一阵阴风飘了进来,为什么说是阴风呢,因为我感觉这股风,几乎都渗进了我的骨头里,我不自觉的一颤,接着右手手臂就有一阵热感传来,师傅也同样有了反应,我知道,这是有东西进来了。

啪嗒啪嗒,一声声高跟鞋的声音在我们身后传来,这也很符合我们之前在监控内看到的女鬼装扮,身穿一身红衣,脚踩一双血红高跟鞋,反正一身都是红的,除了头发,师傅站在我旁边的角落,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的微微点了一下头,喻文州这小子此时都快吓尿了,努力憋着声音不让自己喊出来。

我做出了战斗的准备,师傅的手从三数到了一,就在这一刻,师傅和我同时出手,直接转身,师傅将一道金光拍了出去,我则将白鱼放了出去,女鬼一惊,想要从窗户逃走,可是白鱼速度比他还快,直接绽放出白芒,将女鬼牢牢的困在了原地,接着到来的就是师傅拍出的金光,女鬼惨叫一声,往后飞去,女鬼重获自由后,在空中直接消失不见,师傅急忙跑到了女鬼消失的地方,皱着眉头,可是我却感觉我们身后传来一阵鬼气,师傅一转头,手一挡,将女鬼的利爪给挡了下来,我直接闪到了女鬼的身后,将她的退路给拦了下来。

喻文州和刘队此时已经被吓呆了,喻文州看到这女鬼后,双腿一直打颤,手扶着旁边的桌子角,刘队还好,毕竟是干刑警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也见的比常人多,可是在看到一个真的女鬼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还是难免会有些惊恐,在又看到师傅手中绽放金芒后,整个人更加震惊了起来。

我和师傅站在对立面,将女鬼包围在了中间,这女鬼胆子也挺大的,就站在我们中间看着我们,开口说道:“臭道士,你们居然敢骗我”。

师傅冷冷的一笑,手中唰的出现一道金剑,开口对女鬼说道:“是你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将你打回原形”。

女鬼看向了师傅,动了动尖锐的利爪,开口说道:“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将我打回原形”。

说完,女鬼一转身冲向了师傅,师傅冷冷一笑,开口轻声呢喃道:“有意思”!

语毕,师傅手中金色长剑一挥,一道月牙形的剑气冲着女鬼直飞而去,这女鬼抬起利爪一挡,可是剑气却将女鬼直直的打飞了出去,女鬼稳定住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师傅,想要再次消失,可是我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手中黑白双鱼双双齐出,砰的一声,撞在了女鬼的背上,女鬼被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倒在了墙上,有些惊慌的看着我们,我和师傅一同走了过去,师傅提着金剑,指着女鬼说道:“现在还是大言不惭吗”!

语毕,女鬼想要逃走,可是我身旁的白鱼却灵性的一闪,白芒在出,瞬间将房间给点亮了起来,喻文州和刘队已经被我和师傅的动作给惊呆了,两人靠在一起,张大着嘴巴看着我们。

白芒出现后,女鬼身上散发出阵阵鬼气,惨叫个不止,却听到女鬼在惨叫之中喊到:“顾先生救我,救我”!!

语毕,我和师傅同时一愣,接着我就感觉一股不弱的灵气从窗户跳了进来,一道乌光直接将我的白鱼给打散了,我一惊,回头看了过去,却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女鬼的身前,女鬼被救后,虚弱的倒在了地上,我仔细看了一眼这人影,直接被惊呆了,这...这人不就是三年前在洲际酒店想要夺取钟家闺女魂力的邪道士,顾成光吗,我此时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他将我的白鱼打散的缘故,而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这是让我最意想不到的。

顾成光背着手,看着我们,许久都没说话,我捏了捏拳头,小声的对师傅说道:“师傅,他是崂山邪道”。

师傅点了点头,也看着他,此时顾成光终于开口说道:“林轩,三年不见,实力倒是提升了不少,怎么,你还想挡我”?

我皱着眉头,开口说道:“顾成光,没想到你居然还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

“呵,死之前也得拉你当垫背的,三年前你坏我好事,如今你还想来干涉我,真当我泥捏的嘛”。

“就当你是泥捏的,怎么,想跟我动手”?

顾成光刚说完,师傅就立马开口说道,此时顾成光疑惑的转头看向了师傅,却开口说道:“哟,林轩,什么时候请了一个帮手了,就这种货色,也想挡我好事”?

顾成光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难听,只是让我疑惑的是,他居然不认识师傅,而且他还骂了师傅,可想而知,不用我动手,师傅也会灭了他,可是我的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

师傅摇了摇头,背着手说道:“是那种货色,你看清楚再说”。

语毕,师傅大手一挥,房间唰的一下被金光照亮,露出了我们的脸,顾成光一直盯着师傅,等金光亮起后,忽然一惊,皱着眉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开口说道:“你...你怎么长的这么像他,不可能,你们只是长的像而已”。

师傅笑了一下,说道:“长的像谁,是不是像这个”。

话音落下,师傅一抬手,一朵青莲花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顾成光看到青莲花后,更加震惊了,下意识的说道:“九朵莲花狮吼印,北冥玄关定三清?你真的是谭伯卿?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在北冥寒山上闭关吗,怎么可能,难道外界传闻是假”?

师傅又是冷冷一笑,说道:“真与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师傅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闪身冲了过去,一掌拍飞了顾成光,手中金剑又猛的往前一刺,顾成光还没来得及反应,被师傅突然的出手给震呆了,鏹的一声,顾成光毫发未损的站在师傅面前,而师傅也同样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剑尖处。

此时的剑尖处,一把带有银色闪电的长枪横在了顾成光的面前,师傅很快反应了过来,转头对我吼到:“你小子做什么”!!

我却没有说话,走到了师傅身边,将天吟破重新唤回了自己手里,看向了捂着自己胸口,嘴角有些溢血的顾成光,开口对师傅说道:“师傅,这一仗还是交给我来打吧,他和我的恩怨早在三年前就结下了,如今我也要亲自了结他”。

师傅慢慢缓和了脸色,看着我坚定的眼神,也知道拗不过我的性子,叹了一口气,不爽的点了点头,简单的说道:“小心点”。

我露出微笑,点了点头,师傅走到了后面,我看着面前的顾成光,开口说道:“顾成光,我们一对一,三年的恩怨也是时候该了结了,而且最后死的人一定是你”。

顾成光捂着胸口,慢慢的站直了身体,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师傅,开口笑道:“小子,别把牛皮吹破了,我到要看看你如今有什么本事和我作对”。

顾成光说话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师傅看,我也知道他的顾虑,我摇了摇头,提着天吟破指向了他,说道:“我说过,我们一对一,谁也不能帮忙,你也不用担心我师傅会出手”。

顾成光的眼神被我拉了回来,开口对我说道:“小子,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我微微一笑,回应道:“是不是自寻死路,手底下见真章吧,别废话了,你们是不是每次打架的时候,都要废话一大堆”。

顾成光被我一怼,脸色一变,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好,只要谭伯卿不出手,看我如何抹了你”。

语毕,我也不在废话,直接朝着顾成光冲了上去。。

第八十四章 再遇老对手

我和刘队点了点头,喻文州有些脸色苍白,开口说道:“谭叔叔,这是什么游戏,干嘛的阿”。

师傅微微一笑,手搭着他肩膀说道:“你看看我们几个人”。

喻文州看了我们一眼,呆呆的说道:“四个人”。

师傅拍了拍他的手臂,说道:“那不就对了嘛,行了,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吧,你小子又不是第一次见鬼,还怕啥”。

喻文州一听到鬼,都快哭出来了,看着黑漆漆的房间,既然来了,也只能选择答应,喻文州忽然抱了一下师傅,开口说道:“谭叔叔,待会有事,一定要先救我阿,我爸妈以后还需要我呢”。

师傅苦笑了一下,点点头,接着我们各自就位,面对着墙角,游戏开始后,我第一个出发,走到了师傅旁边,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师傅接着走到了下一个刘队站着的角落,我替代了师傅位置,就这么反反复复的玩了三圈之后,我们停了下来,面对着墙角谁也没说话,只能听到喻文州这小子有些胆怯的念叨着什么,我小声的提醒了一下他,他这才收住了声音。

没过多久,我就感觉一阵阴风飘了进来,为什么说是阴风呢,因为我感觉这股风,几乎都渗进了我的骨头里,我不自觉的一颤,接着右手手臂就有一阵热感传来,师傅也同样有了反应,我知道,这是有东西进来了。

啪嗒啪嗒,一声声高跟鞋的声音在我们身后传来,这也很符合我们之前在监控内看到的女鬼装扮,身穿一身红衣,脚踩一双血红高跟鞋,反正一身都是红的,除了头发,师傅站在我旁边的角落,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的微微点了一下头,喻文州这小子此时都快吓尿了,努力憋着声音不让自己喊出来。

我做出了战斗的准备,师傅的手从三数到了一,就在这一刻,师傅和我同时出手,直接转身,师傅将一道金光拍了出去,我则将白鱼放了出去,女鬼一惊,想要从窗户逃走,可是白鱼速度比他还快,直接绽放出白芒,将女鬼牢牢的困在了原地,接着到来的就是师傅拍出的金光,女鬼惨叫一声,往后飞去,女鬼重获自由后,在空中直接消失不见,师傅急忙跑到了女鬼消失的地方,皱着眉头,可是我却感觉我们身后传来一阵鬼气,师傅一转头,手一挡,将女鬼的利爪给挡了下来,我直接闪到了女鬼的身后,将她的退路给拦了下来。

喻文州和刘队此时已经被吓呆了,喻文州看到这女鬼后,双腿一直打颤,手扶着旁边的桌子角,刘队还好,毕竟是干刑警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也见的比常人多,可是在看到一个真的女鬼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还是难免会有些惊恐,在又看到师傅手中绽放金芒后,整个人更加震惊了起来。

我和师傅站在对立面,将女鬼包围在了中间,这女鬼胆子也挺大的,就站在我们中间看着我们,开口说道:“臭道士,你们居然敢骗我”。

师傅冷冷的一笑,手中唰的出现一道金剑,开口对女鬼说道:“是你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将你打回原形”。

女鬼看向了师傅,动了动尖锐的利爪,开口说道:“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将我打回原形”。

说完,女鬼一转身冲向了师傅,师傅冷冷一笑,开口轻声呢喃道:“有意思”!

语毕,师傅手中金色长剑一挥,一道月牙形的剑气冲着女鬼直飞而去,这女鬼抬起利爪一挡,可是剑气却将女鬼直直的打飞了出去,女鬼稳定住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师傅,想要再次消失,可是我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手中黑白双鱼双双齐出,砰的一声,撞在了女鬼的背上,女鬼被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倒在了墙上,有些惊慌的看着我们,我和师傅一同走了过去,师傅提着金剑,指着女鬼说道:“现在还是大言不惭吗”!

语毕,女鬼想要逃走,可是我身旁的白鱼却灵性的一闪,白芒在出,瞬间将房间给点亮了起来,喻文州和刘队已经被我和师傅的动作给惊呆了,两人靠在一起,张大着嘴巴看着我们。

白芒出现后,女鬼身上散发出阵阵鬼气,惨叫个不止,却听到女鬼在惨叫之中喊到:“顾先生救我,救我”!!

语毕,我和师傅同时一愣,接着我就感觉一股不弱的灵气从窗户跳了进来,一道乌光直接将我的白鱼给打散了,我一惊,回头看了过去,却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女鬼的身前,女鬼被救后,虚弱的倒在了地上,我仔细看了一眼这人影,直接被惊呆了,这...这人不就是三年前在洲际酒店想要夺取钟家闺女魂力的邪道士,顾成光吗,我此时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他将我的白鱼打散的缘故,而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这是让我最意想不到的。

顾成光背着手,看着我们,许久都没说话,我捏了捏拳头,小声的对师傅说道:“师傅,他是崂山邪道”。

师傅点了点头,也看着他,此时顾成光终于开口说道:“林轩,三年不见,实力倒是提升了不少,怎么,你还想挡我”?

我皱着眉头,开口说道:“顾成光,没想到你居然还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

“呵,死之前也得拉你当垫背的,三年前你坏我好事,如今你还想来干涉我,真当我泥捏的嘛”。

“就当你是泥捏的,怎么,想跟我动手”?

顾成光刚说完,师傅就立马开口说道,此时顾成光疑惑的转头看向了师傅,却开口说道:“哟,林轩,什么时候请了一个帮手了,就这种货色,也想挡我好事”?

顾成光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难听,只是让我疑惑的是,他居然不认识师傅,而且他还骂了师傅,可想而知,不用我动手,师傅也会灭了他,可是我的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

师傅摇了摇头,背着手说道:“是那种货色,你看清楚再说”。

语毕,师傅大手一挥,房间唰的一下被金光照亮,露出了我们的脸,顾成光一直盯着师傅,等金光亮起后,忽然一惊,皱着眉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开口说道:“你...你怎么长的这么像他,不可能,你们只是长的像而已”。

师傅笑了一下,说道:“长的像谁,是不是像这个”。

话音落下,师傅一抬手,一朵青莲花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顾成光看到青莲花后,更加震惊了,下意识的说道:“九朵莲花狮吼印,北冥玄关定三清?你真的是谭伯卿?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在北冥寒山上闭关吗,怎么可能,难道外界传闻是假”?

师傅又是冷冷一笑,说道:“真与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师傅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闪身冲了过去,一掌拍飞了顾成光,手中金剑又猛的往前一刺,顾成光还没来得及反应,被师傅突然的出手给震呆了,鏹的一声,顾成光毫发未损的站在师傅面前,而师傅也同样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剑尖处。

此时的剑尖处,一把带有银色闪电的长枪横在了顾成光的面前,师傅很快反应了过来,转头对我吼到:“你小子做什么”!!

我却没有说话,走到了师傅身边,将天吟破重新唤回了自己手里,看向了捂着自己胸口,嘴角有些溢血的顾成光,开口对师傅说道:“师傅,这一仗还是交给我来打吧,他和我的恩怨早在三年前就结下了,如今我也要亲自了结他”。

师傅慢慢缓和了脸色,看着我坚定的眼神,也知道拗不过我的性子,叹了一口气,不爽的点了点头,简单的说道:“小心点”。

我露出微笑,点了点头,师傅走到了后面,我看着面前的顾成光,开口说道:“顾成光,我们一对一,三年的恩怨也是时候该了结了,而且最后死的人一定是你”。

顾成光捂着胸口,慢慢的站直了身体,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师傅,开口笑道:“小子,别把牛皮吹破了,我到要看看你如今有什么本事和我作对”。

顾成光说话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师傅看,我也知道他的顾虑,我摇了摇头,提着天吟破指向了他,说道:“我说过,我们一对一,谁也不能帮忙,你也不用担心我师傅会出手”。

顾成光的眼神被我拉了回来,开口对我说道:“小子,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我微微一笑,回应道:“是不是自寻死路,手底下见真章吧,别废话了,你们是不是每次打架的时候,都要废话一大堆”。

顾成光被我一怼,脸色一变,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好,只要谭伯卿不出手,看我如何抹了你”。

语毕,我也不在废话,直接朝着顾成光冲了上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